138 意外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30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翌日。

    邵正谦正常去上班,他亲自去童鸿理的病房查房,做完检查,童鸿理叫住了他,“正谦,耽搁你两分钟。”

    邵正谦点点头,他身边的人很知趣的先行离开了。

    陈晓舟也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爷爷,您说。”邵正谦站在旁边,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童鸿理跟他自个的奶奶一样,都是通情达理,也很通透的人。

    如果不是有些话,不敢跟他说,不然的话,他还真想让他帮他分析分析呢。

    算了,这种事,一旦捅破,估计童家会震动。

    “你知道的,六月五号是彬彬三岁的生日,我想在四号出院,不好意思啊,正谦,本来是答应你住院一个月的,现在看来,只能提前了,也没提前多久,就是一个星期,你看?”

    邵正谦理解的点点头。

    “可以的,爷爷,你这边身体的各项数据恢复都不错,提前一个星期出院是正常的,到时候我给你开出院手续就是了。”邵正谦直接答应了。

    童鸿理笑的就跟个孩子一样,“那就谢谢你了。”

    邵正谦一怔,“爷爷,不需要这么客气吧?”

    “正谦啊,你真不打算追回乐乐了吗?”童鸿理直接问了另一个问题。

    邵正谦愣住,“……爷爷,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有,就是听说了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讲,所以就想了解下你的态度。”童鸿理靠坐在床上,表情严肃的问着。

    “什么事?”邵正谦心里咯噔了下,以他对童鸿理的了解,在童鸿理这里能够算的上是事的话,那还真是事。

    “秦远翔跟乐乐表白了,乐乐她……没拒绝。”童鸿理也不拐弯,直接就说了出来。

    主要是这两天,乐乐来病房的时候,人都很多,让他没法单独跟她说话,她从杨瑞婷那儿听来的,他也没能具体了解。

    他对童欣乐很了解,童欣乐假如没拒绝的话,那就是真的会认真考虑的。

    他不是说秦远翔不好,能够得到秦远翔这样的男人的青睐,当然是好事,他们家乐乐的魅力是真的高,秦远翔抗拒不了乐乐的吸引力,是正常的。

    可,他不认为童欣乐会不拒绝啊。

    邵正谦:“!”

    他休养的这几天,除了当天,童欣乐跟着关和到老霍家里来找过她之后,他就没见过童欣乐了。

    他还真不知道,在他隔离的这几天里,就出了这么重大的一件事。

    秦远翔表白了,她还没有拒绝?

    她怎么就没能拒绝呢?

    是喜欢秦远翔了吗?

    邵正谦此刻心里很乱,他又想到那天他提出重新在一起的要求,童欣乐想都没想,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拒绝了他。

    但是她没拒绝秦远翔,这事,再一次让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被扎的鲜血淋淋的。

    “爷爷,我……”

    邵正谦正要表态,两人正说的某个人,就这么推门进来了。

    童欣乐很开心,推开门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还在,在看到邵正谦的那一秒,她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

    她以为,这个点儿,邵正谦已经查她爷爷的房查完了,毕竟,她看到一堆白大褂,正在别的病房里给别的病人做着检查,哪怕,她没看到邵正谦。

    她哪儿曾想,邵正谦还在她爷爷的病房里呢。

    “邵医生。”童欣乐进来,跟邵正谦打招呼。

    “爷爷,我先走了。”邵正谦没有回应,对童鸿理说了声,黑着脸走了出去。

    童欣乐抿唇,坐在病床旁边的看护椅上,“我又得罪他啦?脸那么黑?”

    童鸿理就笑,“不是你,是爷爷,爷爷把秦远翔跟你表白的事情,告诉他了。他就是傻,以前你倒追的他,现在他想追你,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所以,爷爷就刺激刺激他。”

    童欣乐:“……”

    童欣乐哭笑不得,她这爷爷,这么皮,让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吃香蕉吗,爷爷?”童欣乐转移话题,不想面对这个话题。

    也不想去猜,邵正谦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反应。

    “不吃。”童鸿理直接拒绝了,“你那个妈呀,好像很喜欢你小翔哥,反正她知道这件事后可高兴呢。”

    童欣乐没吭声,她是很高兴这件事,但是她现在没空管她这边的事情,大哥大嫂那边,她很焦躁。

    说实话,她都不知道她在焦躁些什么,反正这个周末就回家了呗。

    她却老是说,她眼皮跳,心口不顺。

    在童欣乐看来,她妈那样就是瞎操心。

    “她是很想我不要再走老路。”童欣乐埋着头,只能这么说。

    杨瑞婷那边,是不太想她再吃回头草的,看在童彬的份上,她又想童彬可以跟自己的亲生父母在一起生活,所以,她跟童彬两人让她很纠结。

    不过杨瑞婷也说了,她相信秦远翔会对她还有童彬很好的。

    童欣乐倒不是不相信秦远翔这点,可她看得很遥远,真的要跟邵正谦以外的别的任何男人组成家庭,童彬都免不了要受委屈的。

    而她,既不想跟邵正谦复合,也不想再组成家庭。

    她就想一个人专心致志的把童彬带大,邵正谦想儿子了,可以随时过来陪他。

    “那你就真的不打算跟正谦再走下去了吗?”童鸿理问着,他本来是不想太早的过问她这件事的。

    但是邵正谦那小子真的是太笨了,笨到连他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明明是自己盘里的菜,他怎么就能给别的男人跑去乐乐面前表白的机会,甚至,乐乐还没有拒绝。

    “爷爷,我……我们走不下去了。”童欣乐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很坚定的说着。

    “走不下去了?怎么就走不先去了?你还爱着他,别否认,爷爷是过来人,看得出来,他也还爱你,他之前明确的告诉过我,甚至……求我帮他来着,爷爷就想不通,你们两个彼此还有情的人,怎么就偏偏走不下去了呢?是他妈妈,还是那个苏静啊?”

    童鸿理诧异的很,不过又很理智的在帮着分析。

    他对童欣乐的情况,也是大致有所了解的。

    那个苏静,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觉得邵正谦能这样报恩,其实没毛病,做人其实就应该这样,滴水之恩是该涌泉相报的。

    现在的年轻人,好多都做不到。

    他们能做到的是过河拆桥,那新闻不是经常说,某个大学生上学穷,然后银行免利息借钱给其上大学,结果,工作后,银行不催债,就不主动还钱。

    还有明星赞助穷学生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明星钱多,也不是抢来的,赞助了,最后因为孩子长大了,就不给了,或者给少了,还让人揪住辫子不放咧。

    这样的新闻,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个社会,太多白眼狼,太多忘恩负义的人存在,像邵正谦那样的,肯在毕业后,工作后还这样帮衬那家人,这品质,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至于,苏静喜欢邵正谦,他也知道,可邵正谦的行为举止,也是恰当的,没有跟苏静搞暧昧,那两人清白的很,就不懂,童欣乐这心里在介意什么。

    童鸿理认为,苏静不会是让他孙女彻底放弃这段感情的原因,至于沈燕倒是有可能的。

    可真的跟沈燕有关,那这件事,除了邵正谦自己去解决外,就没人可以帮什么忙了。

    “有点吧,不过,我们自己也是有问题的,他太闷了,跟他在一起,基本都是我找话题,他又是个话题终结者,我挑不起他的兴趣,我……我觉得有点累。”

    童欣乐严肃的说着。

    她可以把邵正谦所有的缺点都挑出来说一说。

    童鸿理:“……”

    童鸿理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那既然累了,就换个不累的人也是可以的,就算你不想人生里有个伴,但是彬彬成长的道路上,有些必须的角色不能缺席,咱们该给他父爱。”

    童欣乐抬头看着童鸿理,眼眶通红。

    她爷爷说话,总是能说道自己心坎里去,她知道,可她……

    “好了,不想去想就先别想了,爷爷也不是说,咱们就正谦跟你小翔哥两个选择了,我乐乐这么漂亮,这满世界的美男子,不还等着我们乐乐去挑他们吗?”

    童欣乐皱眉,她爷爷真的是太皮了。

    也很有本事,可以瞬间帮她驱散她心上的忧愁。

    祖孙俩相视一笑的时候,病房的大门,被人用力的给推了开来。

    关和一脸紧张又郑重,还夹带着兴奋的面部表情,冲了进来。

    真的是冲,大门到病床也没多少距离,关和愣是跑步过来,然后一个不稳就趴在童鸿理的床边上了。

    童鸿理跟童欣乐都诧异的看着古怪的关和。

    这关和,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吗,吓死人了都。

    “爷爷,我……”关和激动的叫着童鸿理,直接将童字都给取消了。

    关和激动,童鸿理比他更激动,“关医生,你也叫我爷爷?邵正谦他知道吗?还是说,你也喜欢我们家乐乐,想要跟邵正谦公平竞争啊?”

    童欣乐+关和:“……”

    童欣乐皱眉,她爷爷今天真的是心情不错啊。

    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兴致,连她跟关和的玩笑都开起来了。

    关和受到了惊吓,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然后尴尬的开口,“爷爷,您又不是只有乐乐一个孙女。”

    童鸿理瞬间就听明白了,可又有点懵,“噢?关医生这意思是,你这是看上我们家哪个千金了啊?可除了乐乐,你也不认识别人啊?”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关和,蹙着眉头。

    他这么二的一个人,还想给她当姐夫啊?她第一个就不答应,好吗?

    这一秒,童欣乐忽然就明白了当初他们家童老二的心情了,原来那个时候,在她二哥眼里,他也是这么反对她喜欢邵正谦这件事的。

    “是安安,乐乐的姐姐安安,爷爷,我可以喜欢她,可以追她吗?”在关和的感觉里,他觉得,要追童家的女孩子,就得经过童鸿理的批准,只要童鸿理批准了,那他这情感道路一定会顺利好多。

    然而,不待童鸿理说话,童欣乐就站起来了,“不行,关医生,你别搞笑了,好吗?请你出去。”

    童欣乐严肃的拒绝了。

    童欣安配关和,这是什么组合?

    欣安那样的人,要喜欢也是秦远翔级别的,怎么可能是关和这样的?

    她不是看不起关和,主要是这两人压根就不搭,他们之间的差距真的不是一个层次,而是好几十个层次。

    童鸿理没说话,看了看关和委屈的很的表情,又看了看童欣乐跟个护犊子似的,他都不太知道,这关和到底触到了乐乐的哪个点,让她对这件事就这么反对?

    是因为关和是邵正谦的好朋友,这关和要是成了他们童家的一份子,那就关和跟邵正谦的关系,估计乐乐是摆脱不掉邵正谦了吧?

    关和苦着一张脸,苦哈哈的说着,“童欣乐,你原来这么讨厌我的吗?”

    童欣乐不吭声,她不讨厌他,但是她没想过关和给她当姐夫。

    而且,她很清楚,关和绝对不是欣安的理想伴侣,否则,也就不会有柯城什么事儿了。

    “关医生,既然喜欢就自己先去追,追到了再来告诉我,追不到,你来求我也没用,我们童家的家长都不是封建家长,孩子的事情,自己做主,尤其是婚姻大事,自己决定,如果将来后悔了,也怪不得别人了。”童鸿理平静的说着。

    “爷爷。”童欣乐叫道。

    她现在才知道,她爷爷原来是这么好讲话的,谁追欣安都松口。

    “好的,爷爷,谢谢爷爷。”关和立即应道,然后转身就要走,走之前,他让童欣乐这么讨厌的这件事让她心有不甘,“童欣乐,你太伤人了,我还以为,能帮我的人是你,结果是爷爷,爷爷真是好人,你不是,哼。”

    “叫童爷爷。”童欣乐纠正道。

    “我就……”关和坚持,可当他触及到童欣乐饱含威胁的眼神时,他顿时就怂了。

    童欣乐可是他未来的小姨子啊,这人是尊佛,他的好好供着,而不是跟她做对,惹她生气。

    “我先走了,童爷爷,你好好休息。”关和对童鸿理说道,然后离开了病房。

    经过关和这么一闹,童欣乐真是无语的很。

    “他这是怎么跟四姐搭讪上的啊?四姐那天都没有到医院看到他,太奇怪了,这姐也是,都没有跟我说过。”童欣乐嘟着嘴,不乐意的很。

    “你管他那么多,安安是那么好追的人吗?这关医生喜欢碰壁就让他碰呗。”童鸿理笑的一脸贼兮兮的。

    童欣乐这才发现,她爷爷今儿是真的很皮。

    “爷爷,您今儿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童欣乐怀疑的很。

    童鸿理不说,不打算提前告诉他们,他已经被允许提前出院了,等到六月4号那天再说。

    “时间到了,晓舟怎么还没有来?我该去晒太阳了。”童鸿理抬腕看了下时间,直接转移了话题。

    “那我推你去吧。”童欣乐将手上正剥了一半的橘子放下来,伸手抽了张湿纸巾,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手。

    “不用,晓舟一会儿就过来了。”童鸿理拒绝道。

    话音落,陈晓舟就过来了。

    童欣乐也要跟着去,结果童鸿理劝她,“你就别去了,在这上面休息下吧,晓舟带我去就好了,半小时就上来了。”

    童欣乐:“……”

    童欣乐只好不跟着去了。

    那一刻,她其实觉得自己有点失宠了,晓舟成了她爷爷最宝贝的孙女了。

    晓舟推着童鸿理离开病房后,童欣乐就动手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然后把她自己制造的垃圾装了一个袋子,提出去,放到楼道上的垃圾桶。

    她重新回到病房,关门的时候,邵正谦伸手挡住了门,两人在门口,对视了五秒。

    童欣乐收回视线,“我爷爷下楼去晒太阳了。”

    邵正谦没说话,就这么盯着她看,死死的盯着,像是无声的在控诉着她什么。

    童欣乐败下阵来,她手从门板上撤回来,垂放在身侧,“邵医生有话要说,进来说吧。”

    说完,童欣乐转身进房间,坐在沙发上。

    邵正谦也没拒绝,他人跟着进来了。

    他组织外科的医生跟护士开了个会,所以陈晓舟来迟了点儿,他跟陈晓舟一起来的,他等了会儿,等着陈晓舟把童鸿理给推出去晒太阳,然后一个人来跟童欣乐聊。

    “你没拒绝秦远翔的追求,是真想考虑跟他交往吗?”邵正谦问的很直接。

    “那是我的事情,邵医生未免管的太多了。”童欣乐不想跟他谈这件事,秦远翔的事情原本就让她心烦意乱,她还没有想好,以后要怎么跟他相处,还有合作的事情,这邵正谦还跑来追问她,真是让她烦不胜烦。

    “是,我也不想管你那些破事,但是童欣乐,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你说我要是娶了别的女人,这彬彬,你是不会给我的,今儿我也把话撂下了,你要是跟别的男人交往,那彬彬,我也要定了。”邵正谦语气坚决的说道。

    童欣乐:“……”

    这叫什么?

    报复她么?

    “你想怎么跟我抢?”童欣乐让自己不要退缩了,在彬彬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退缩的。

    “所以,你这是考虑好了,打算答应他了,是么?”邵正谦问着。

    邵医生的逻辑,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童欣乐这在问他,要怎么跟她抢孩子,他可好,直接给她下定义了。

    “邵正谦,我没什么好跟你说的。”童欣乐气急,她站起来想直接走人,她都懒得面对这逻辑混乱的人。

    “去哪儿?我们话还没说清楚。”邵正谦伸手直接拉人。

    童欣乐原本就没站稳,再加上被邵正谦这么用力一拉,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童欣乐直接往后倒去。

    千钧一发之际,邵正谦反应敏捷的伸手托着她的身子,然后拉着他,他身子往后倒,倒向了沙发上。

    童欣乐因为惯性,压到了他身上。

    两人头碰在一起,嘴也碰到了一起。

    童欣乐愣了,邵正谦也愣了,不过,邵正谦很快就反应过来,眼底都是笑,“投怀送抱也不需要这么彻底。”

    咚的一声。

    童欣乐觉得她曾经对邵正谦的一些信仰就这么轰然倒塌了,眼前这个说着如此没羞没臊的话的人,估计就是借助了邵正谦的皮囊而已,里面的灵魂,绝对不是邵正谦那个闷葫芦的。

    童欣乐想要站起来,脑袋先离开,身子要从他身上起来,得需借力,然后她手直接就放在了邵正谦的身上,两秒后,她的手就像是触摸到了烫手山芋一样放开了。

    这下,再艰难,她也直接的从邵正谦的身上坐了起来,不管邵正谦如何的龇牙咧嘴,她都不在乎了,不止不在乎,还低声轻斥,“不要脸。”

    邵正谦这下有点不服气了,“童欣乐,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不要脸了?明明是你的手自己去抓它的。”

    “你……”童欣乐扭头红着脸瞪着他,这人还能再无耻点吗?

    没错,是她动手抓的,不,不对,她不过是要借个力起身而已,她后脑勺又没长眼睛,她哪儿知道会抓到他的那啥啊。

    他倒好,立即给她起了反应,他又不属狗。

    童欣乐不想再去回想刚才那羞人的一幕,所以,她不说话了,而是冲到洗手间去洗手。

    邵正谦却不依不饶的跟了过去。

    他看着对面镜子的里的童欣乐,娇俏的脸蛋上,此刻让红晕给染满了脸色,配上蘑菇头,就跟漂亮的粉嘟嘟的蘑菇云差不多了。

    “这样就害羞了,我可记得,从前你……”

    邵正谦的话还没有说完,童欣乐就势甩了他一脸的水,邵正谦诧异,回过神来,看到童欣乐铁青着一张脸。

    他知道,童欣乐是真的生气了。

    而后就听到童欣乐生气的说道,“邵医生,你撩女人的功力见长啊,这些年,苏静,齐桑,还有你身边各种各样的小护士,教了你不少嘛,不过麻烦你,别把你从别的女人身上学来的东西,用到我身上,行么?你不觉得恶心,我还嫌恶心呢。”

    邵正谦:“……”

    邵正谦收拾起了脸上的笑意,然后脸色铁青。

    听着童欣乐说的这些混账话,他简直就要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他真的想要爆炸。

    她居然对他说这么恶心的话。

    童欣乐现在也不怕他瞪,能做这么恶心的事情,还不允许她说了么。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近一分钟,童欣乐没有退缩,也没有怵他,直到陈晓舟推着童鸿理回来了,两人方才撤走了各自的视线。

    “爷爷,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这次,不等邵正谦先说走,童欣乐就不想在这里待了。

    反正陈晓舟在这里,他们童家的人,打个电话就会有人来的,她不担心童鸿理没人陪,况且,童鸿理的情况是越来越好了,她觉得可以出院了,偏偏邵正谦不肯放人而已。

    她都搞不懂,干嘛非得住院一个月啊。

    “你有什么事啊?”看到邵正谦不太对劲的脸色,以及陈晓舟尴尬的朝他猛使眼色,童鸿理只好开口问着童欣乐。

    “我约了公司的新领导中午吃饭。”童欣乐答。

    她今天早上来之前,确实是接到原先总公司,她的直属领导的电话,再三确认后,知道她铁了心不回H国了,那她只能把她接下来的工作给安排好了。

    所以,她把新领导的联系方式发给她了,之后,童欣乐就接到新领导的电话,约她吃饭,主要是见面熟悉下,还有一个星期,她就要去分公司上班了。

    提前做下沟通也是正常的。

    童欣乐的回答没毛病,童鸿理也阻止不了。

    “正谦,那是她工作上的事情,你也知道,乐乐对工作是认真负责的人。”在童欣乐砰的一声关了门之后,童鸿理对邵正谦解释道。

    “嗯,爷爷,我先走了。”邵正谦低着头告辞了。

    童鸿理点点头。

    “童爷爷,你等我下。”陈晓舟对着童鸿理交代一声,追了过去。

    “师父,问你个事儿。”陈晓舟追到邵正谦的身边。

    “什么事儿。”此刻,邵正谦的心情不太好。

    童欣乐太不领情了,他在努力的改变自己,然后没事也学人家,上网看看那些网上牛人公开的追女孩的秘笈,然后他艰难的调整着自己,她倒好,竟然说他这些本事,是从别的女人身上学来的。

    这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嗯,就是女孩子的八卦心嘛,你跟童小姐刚才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是吗?”陈晓舟是女孩,所以她观察的比较仔细。

    从刚才两人的表情上看,她总觉得之前在那房间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邵正谦扭头,没好气的看着陈晓舟那一副贼兮兮的脸蛋,“这么有闲心八卦我的事儿啊?”

    “嗯啊,我关心师父啊。”陈晓舟傻傻的点头。

    “去。”

    邵正谦就这么啐了声,然后走了。

    陈晓舟嘟着嘴,不乐意极了。

    她问一下,都不行。

    都要一个月了,她这师父追个师娘而已,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太笨了啊。

    *

    童欣乐没有撒谎,只是,她跟对方约的是吃午饭的时间,这会儿距离吃午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她就慢条斯理的开车到达他们吃午饭的那个地方,然后挑一个装修比较入她眼的咖啡馆进去喝咖啡。

    现在城市的街道,到处都是漫天遍野的咖啡店。

    走几步就有一家。

    童欣乐停好车,步行走在步行街的街头,然后转身进了咖啡店。

    她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走下来就有人送上了单子,她选了巴西咖啡,然后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

    就这么坐下来,每个咖啡座旁边都有一个简易书架,有名著,有传记,有杂志,也有小说,散文,漫画,可以说是满足各种各样顾客的阅读习惯。

    这家咖啡店的老板还真的是贴心的很。

    童欣乐随意拿过一本小说在手上翻阅着,打发时间的书籍,对她来说,最好的还真的是小说。

    童欣乐喝着咖啡,看着小说,这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一杯咖啡刚好喝完,蛋糕让她吃了一半,她叫来服务员买单,然后离开了咖啡店。

    他们约的是家名叫快乐午餐的快餐店,距离她上班那栋楼也不远。

    她过去也算是熟悉下新公司周边的用餐环境也是好的。

    童欣乐刚到快餐店的门口,她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她接起来,“喂?您好。”

    “童欣乐,你到了吗?”那边传来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嗯,到了,在门口,您呢?”童欣乐点头。

    “门口?十点钟方向,抬头。”那边的声音继续说道。

    童欣乐将手机挪开了一点儿,然后朝十点钟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身着西装笔挺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她挥手。

    她没有迟到,可对方明显早到了。

    她也挥手示意,然后快速的朝他那边走了过去。

    吃午饭的时间,快餐店里人很多,男的精英,女的白领,这家快餐店,按级别来分的话,应该是商务以上的级别。

    店里的用餐环境,还有装修风格都很漂亮。

    而且,在这店里用餐的人看上去素质都挺高的。

    “余总。”童欣乐走过去,先是尊敬的唤了他一声。

    没错,分公司的总经理是个地地道道的国内人,也是她的直属上次,她这次从总公司下来,直接委任的是市场部经理一职。

    “坐。”余海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手机的按键上飞快的按着,嘴还能跟她说话,语速还飞快,“先坐,我这边忙点事,马上就好,叫餐吧,我对吃的没要求,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好。”童欣乐愣了下,然后应道。

    余海没再说什么了,也没多给她眼神,继续专注的忙于他手机的事情。

    童欣乐拿过旁边的菜单,大致浏览了下,她招手叫服务员上来,“两个商务套餐。”

    “好的,二位请稍等。”

    “谢谢。”

    童欣乐坐了一会儿,有些百无聊赖,她看了下专注的很的余海,也不知道他在跟谁聊微信,那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精彩得很。

    五分钟后,余海总算是放下了手机,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眯眯的道,“你就是童欣乐啊?这么年轻,年轻就是好啊。”

    童欣乐微微一笑,眼前的这个余海,四十岁左右,大概是操劳过度了吧,感觉头顶有点凸,不过声音倒是好听。

    “两位的商务套餐。”服务员适时过来打破两人的沉默。

    “这家店的商务套餐,好吃又划算,童欣乐,点的好。”余海夸奖了童欣乐。

    童欣乐沉默不语,这功劳她可不敢背。

    “好你个余海,让你出来陪我吃顿午饭,你说你有事,结果就是这么有事的,是不是?”

    童欣乐撕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正打算开吃,耳旁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语音。

    她抬头,余海眼神慌乱,脸色也紧张,站起来就要对那又打又骂的女人解释,两人在拉扯,童欣乐也没看清那个女人的脸。

    倒是女人的装扮不错,衣服,鞋子,包包,都是奢侈品,看上去,品味还不错。

    加上体型微胖,应该是被爱情特别滋润过的女人,是一个被男人宠爱的幸福女人。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个女人的嘴里,满嘴都是脏话,跟她的外在形象实在不搭。

    “你听我解释。”那是余海的声音,很是讨好。

    “解释?解释什么,我不听,你不是说你来见的是你们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吗?她这么年轻就是你们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怎么,她靠的是趴你的床还是趴你们公司老板的床上位的啊?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咯。”

    女人尖锐的说辞,简直不堪入耳。

    童欣乐握着筷子的手,蓦地缩紧,随后又让她平静的放在桌子上。

    “卢丽梅,你在给我胡说什么,嘴巴放干净点,别乱说话。”余海板着脸,严肃的阻止。

    这是童欣乐,在他们青云市很有名气的女人,长得漂亮还相当有能力,有手腕的女人,这怎么到了他老婆的嘴里,就成了爬男人床上位的女人了呢?

    童欣乐的家世,哪儿需要去爬男人的床,多的是男人想爬她的床还差不多。

    “好啊,你为了这个女人这么吼我,余海,你如今真的是长本事了,是不是?你最好老实告诉我,这个狐狸精到底从哪儿来的,否则,老娘我跟你没完。”卢丽梅已经认定了童欣乐就是勾引她丈夫的狐狸精,否则,余海怎么会这么护着她。

    想到这儿,卢丽梅就觉得悲从中来,他们十八年的夫妻了,一起捱过苦,受过累,好不容易等余海出人头地,做出点成绩,奋斗拼搏到了海外公司的总经理,她就开始辞职,然后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生娃,带孩子。

    可是这好日子没过两年,她居然就走上了别的家庭主妇的悲剧之路,天天跟老公外面的女人掐架,撕逼。

    她真的没想到余海也会让她过上这样的日子,毕竟他们可是共苦过的夫妻啊,能够共患难,他不是更该珍惜她的吗?

    想到这儿,卢丽梅就觉得余海可气,可是外面那些的狐狸精更是可恶。

    如果不是她们凭着漂亮的脸蛋,要对这些有家室的男人动歪心思,那男人怎么会上钩呢?

    所以,越想越气的卢丽梅不打算让她老公一个人承担她的怒气,她打完了余海,动作极快的转身,伸手就是一巴掌挥在了童欣乐的脸上。

    她是故意的,她还故意的留了长指甲,就是为了对付余海外面的那些狐狸精,所以她这是有备而来的,她那一巴掌,故意的把手指微卷,在打人的时候,五根手指齐用力,用力的一抓,童欣乐白皙的脸蛋上,顿时起了五道血淋淋的指甲刮痕。

    童欣乐下意识的就伸手捂脸,那一巴掌下来,她很意外,所以生生的受了,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巴掌让右脸火辣辣的疼,瞬间就要烧起来了。

    手掌碰到的肌肤,疼痛感剧烈。

    下一秒,她看到余海慌张的表情,他用力一推,将卢丽梅给推到了地板上。

    卢丽梅几乎没有犹豫,坐在地上,哭天喊地起来,一边哭,还一边骂,骂得还超级难听,吧堪入耳。

    童欣乐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只觉得头疼。

    ------题外话------

    乐乐的假期就要结束了,要上班咯,格子家的老大,暑期生活正式打响,想让他去学点什么,娃他爸跟娃都不想去,哎,想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