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换我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2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不死武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草根飞扬诸神永恒大宋超级学霸

    这意外,来的太意外了。

    她明明才是受害者,而且还是特别无辜的受害者,可眼下卢丽梅哭的是这样的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诉着她过去的辛苦操劳,说着余海的忘恩负义,以及她这个莫名其妙就背上了狐狸精的帽子的女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好在现在这社会,跟从前的旧社会不一样了,从前的人们老实,在争吵中,哪方哭的厉害,喊的大声,就会很简单的认为那方是受害者,是被欺负的人。

    眼下,人们的智商是越来越高了,也有眼力见。

    毕竟,童欣乐跟快要秃顶的余海站在一起,那是怎么看怎么都不搭,所以,除非童欣乐有命,否则就算为了钱,也不至于现身让余海这样一个老男人给糟蹋了。

    而且,还是形象不怎么样的老男人。

    “大姐,别哭了,好吗?你看看你老公,一个秃顶的老男人,有点钱又如何,再看看人家小姑娘,长的那么水灵,就算要被糟蹋,也瞧不上你老公这样的啊,怎么着都是高富帅啊。”

    围观群里有人替童欣乐说话。

    卢丽梅听到有人这么说,哭的那叫一个惨啊,“这世道都是什么世道啊,居然还有人替狐狸精,婊子说话的。”

    童欣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刚才点餐的时候,服务员送来了两杯冰水,她一手各拿了一杯,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两杯冰水就这么直接的泼向了还在又哭又闹的卢丽梅的脸上。

    被冰水这么一刺激,卢丽梅反应过来后,瞪着童欣乐,“你——”

    她想说你居然敢泼我,谁知道,她才刚冒一个你字,童欣乐就接茬了。

    “没错,我泼的就是你,余太太。”余海跟这个女人都闹成这样了,童欣乐想不知道她的身份都不行,“我叫童欣乐,我今天来这里跟你老公见面,是为了公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就是你老公所在公司的新的市场部经理,我没有爬老板的床,更没有爬你家老公的床,至于我是如何坐上这个位置的,如果你不是文盲,你可以上网查查我的履历,或者让你老公慢慢告诉你。”

    卢丽梅懵懵的:“……”

    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女人真的是好有气势哦,说话霸气的很。

    这样的女人,能说这些话的女人,她都不太相信她会去爬男人的床上位。

    所以,这一秒,卢丽梅差不多已经知道是误会了。

    余海也怔住了,他没想到,童欣乐这么的霸气。

    他身边的女人,因为他老婆闲在家里没事做,就喜欢盯他的哨,所以但凡出现在他身边一米范围内超过十分钟的女人,都被她老婆给骂过狐狸精,婊子这样的。

    可是没有一个女人,用童欣乐这样霸气的方式给反击回去的。

    “余总,我想,我们改天再聊。”童欣乐对卢丽梅说教完毕,她扭头对余海说道。

    “嗯,好好好,对不住啊,童欣乐。”余海愧疚的很。

    女人都是爱美的,再丑的女人都爱美到不行,更别说是童欣乐这种美到爆的女人,他老婆在人家美丽的脸蛋上刮了那么五道痕,他就觉得歉意好大。

    所以,在童欣乐去拿包的时候,余海站起来,从皮夹里掏出现金一千,他今儿就带了这么多,都给童欣乐了,“童欣乐,去医院处理下,你的脸。”

    “不用了,我自己知道。”童欣乐脸色冷冷的,都发生了,她只能自认倒霉,遇上这么一对奇葩的夫妻。

    当然,她其实还有点不太明白,余海这样的人,就算有能力,但是夫妻关系这样差,到底是怎么做到公司片区的总经理的?

    身为总经理夫人的卢丽梅,居然也是这样的素质?

    童欣乐拒绝的话让余海很尴尬。

    此刻,秦远翔拨开人群,走过来,伸手揽住了童欣乐的肩,看了看童欣乐右脸上的伤口,有血丝渗透出来了,实在是触目惊心。

    他声音陡然转冷,霸气十足的威胁道,“叫余海,是吗?好,我知道你了,我会送给你们夫妻一份大礼,我叫秦远翔,记住我的名字。”

    他进门上楼的时候,就好像听到了童欣乐的声音,刚好他身边的人认出了童欣乐旁边的余海,他也看到了童欣乐。

    他知道余海是童欣乐在国内的新的上司。

    看到两人相对而坐的神情,他想他们是有公事要谈,他就没过去打扰。

    他进卫生间待了几分钟,他没想到,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这童欣乐就吃了这么大的亏,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

    余海+卢丽梅:“……”

    余海听到那人说他叫秦远翔的时候,身子骨就软了,听秦远翔的口吻,这是要为了童欣乐对付他来着。

    卢丽梅更是一头雾水,这些厉害的人物,她自然是没怎么听过的,就算听过,也不知道他们厉害在哪儿。

    所以,她懵懵的。

    “我们走。”秦远翔带着童欣乐转身走了。

    童欣乐原本想替余海解释下,但是她也觉得今天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意外,都是余海纵容后的结果,所以,余海也真的是没什么好同情的。

    于是,她就沉默且乖顺的跟着秦远翔走了。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还叫他一声小翔哥,就当是哥哥替妹妹出头了。

    出了快餐店门口,秦远翔问道,“开车来的?停在哪儿?”

    “对面。”童欣乐伸手指了下。

    “嗯,把钥匙给启云,让他帮你把车开到医院去,你这脸上的伤口,得立即去医院处理下,否则,容易感染。”秦远翔说道。

    童欣乐点了头,这个时候,她也知道争辩无用。

    而且,她确实也很爱美,很爱她这张脸,邵正谦也喜欢这张脸,因为他喜欢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看。

    无论如何,不管是她喜欢,还是谁喜欢,这张脸都不能毁了,她也舍不得毁了。

    上天抬爱她,才给了她这么一张怎么看都不腻的美脸,也是她刚才大意了,才让那个余海的老婆给得逞。

    这会儿,脸上的伤口,疼痛加剧。

    她情不自禁的伸手上去摸了摸,秦远翔赶紧拦着她,“别碰,手上有细菌。”

    童欣乐放下手,将车钥匙递给了在旁边也是一副罪孽深重的周启云,她不太明白,周启云干嘛这副对她也愧疚到不行的样子。

    童欣乐不解,秦远翔就帮她解惑,“我这两天有点吃坏了肚子,刚才你发生事情的时候,启云在场没有保护到你,是他失职。”

    “这不怪他的,当时那个女人隔我那么近,她明明就在跟她老公厮打,谁都没有想到,她突然就朝我脸上挥过来了,我也是挺意外她会这样的。”童欣乐帮周启云解释。

    “嗯,上车。”秦远翔点头,将她护送上后车座的位置。

    然后他才绕到车那边去上车,对司机报了市一院的位置。

    童欣乐听了就想拒绝,她这样子,刚照了照,真的是很吓人,她不想这样子被童鸿理看到,他会心疼的。

    他才做了心脏手术,她不想他心脏承受太多的负荷。

    另外,她也不想让邵正谦看到,卢丽梅说她勾引余海的那些话,她听了,心里不舒服的很。

    她也不想邵正谦用复杂的眼神看她。

    秦远翔自然不知道童欣乐想这些复杂的事情,他只是觉得,将童欣乐交给邵正谦,邵正谦会保证她的脸上不会留疤,其他医生,他没那么相信。

    “我只相信邵医生的医术,而且,他跟我一样,是不会愿意你留疤的,其他医生,我就没那么信任了。”秦远翔这样说道。

    童欣乐:“……”

    他居然要直接送她到邵正谦面前去。

    当然,秦远翔考虑的这些,简单的三个字,没毛病。

    秦远翔将童欣乐带走后,围观的人也散了,都是些比较有素质的人,也没围着余海跟卢丽梅两夫妻在那儿对他们指指点点。

    倒是余海,在听了秦远翔对他的那些饱含威胁的话后,对卢丽梅多年的隐忍,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余海推开想要上来道歉求和的卢丽梅,“卢丽梅,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爱我,还是恨我,你就这么想整死我,是不是?”

    “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她是谁啊,我错了,我去找他们,给他们下跪认错,让他们放过你,好不好?老公。”卢丽梅也慌了,从来没看过余海这般模样。

    余海摇摇头,“晚了,卢丽梅,我要跟你离婚,现在唯有离婚,或许能够挽救我,你这个疯女人,真是疯了。”

    余海说完,直接跑了,留下卢丽梅一个人,沉默的站在原地。

    卢丽梅怎么都没想到,不过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捉奸,到最后,竟然将她自己的婚姻给捉没了。

    *

    到了医院,不想让童鸿理操心,秦远翔就直接带着童欣乐去了门诊楼的外科,到了那儿的时候,因为先前的八卦,甚至到现在,童欣乐跟秦远翔都是八卦里的主角,所以,门诊外科的医生跟护士都认识他俩了。

    尤其是秦远翔提出一定要邵正谦来的时候,医生跟护士都不好说什么,有人去给李娜打电话了,也有人直接拨给邵正谦。

    倒是童欣乐一脸不愿,她是非常不愿意邵正谦来的。

    她不想让邵正谦看到,也不想让邵正谦知道中午发生的那件意外,毕竟真的是有点太丢脸了。

    她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让人家的妻子给当成小三来对待。

    还狠狠的抓了她的脸。

    那女人也真是疯狂,如果余海真的在外面有小三,她这节奏,岂不是要让人小三直接给毁容了么。

    童欣乐摇摇头,想想女人真的很可悲。

    邵正谦风尘仆仆的赶来了,看到童欣乐跟秦远翔坐在那儿一起说话的时候,他这心里就涌出了酸意。

    跟他在一个房间里待着,她满脸的不情不愿,一个午休时间,她扭头就跟秦远翔在一起了,该不会她见客户是假的吧?

    见秦远翔才是真?

    只是,怎么这会儿带着伤回来的?

    还算好,知道不去住院部那边。

    跟邵正谦一起来的,还有齐桑,他们今天中午在一块儿吃饭,当然是她让她老爸,把邵正谦给骗来的。

    主要是她见不得,苏静去缠邵正谦,所以就让她老爸出面,苏静那人也没胆跟医院的一把手吃饭,自然就滚得远远的了。

    “我先看看。”齐桑主动靠近童欣乐跟秦远翔,也不怕秦远翔的黑脸跟拒绝。

    “我们要的是邵正谦医生,请问,你是邵正谦医生的什么人啊?”秦远翔冷冷的问着。

    邵正谦:“……”

    他不过是动作没齐桑快而已,所以让齐桑抢先一步过去看童欣乐的伤势了。

    “这位先生,童小姐的脸目前的状况用不着叫邵医生吧?你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齐桑是真的很生气,吃饭正吃的好好的,邵正谦就被一个电话给叫走,邵正谦有胃病啊。

    她本来还以为是多严重的手术需要邵正谦立即返回,结果看到童欣乐,她瞬间就懂了,那是个比任何严重的手术都还要能召唤邵正谦的利器啊。

    只是,远远的,她就发现童欣乐的脸颊上不过是抓伤而已,出点血,肌肤修复能力强的话,消个毒也就好了。

    怕留疤,那就平时多加注意,不要喷水,再稍微忌点口,问题也不大。

    这也值得惊动邵正谦?

    走近点后,哪怕秦远翔不让她靠近童欣乐,她也知道,邵正谦这是让人给耍了啊。

    “用不用得着,我有没有大惊小怪,与你都没关系,邵医生都没发话,你帮他代言,你会不会太自作多情了?”秦远翔冷冷的反击回去。

    齐桑:“……”

    齐桑被人怨怼的说不上话来,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邵正谦这件事上,是自作多情来着,之前就是苏静,那也还好,她有这个信心,能够赢过苏静。

    但是童欣乐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她真的就没信心了。

    她是想要放弃了,不搀和进童欣乐跟邵正谦的情感纠纷里去,她父亲也是支持她的。

    可是她放弃喜欢邵正谦可以,不代表,她跟邵正谦就不来往了啊。

    邵正谦是他们市一院的金字招牌呢,也是超级能够影响她父亲官运的一个人,所以,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她父亲,她也得把这金字招牌给讨好咯。

    邵正谦上前,他瞄了秦远翔一眼,秦远翔的这番小动作,出于什么目的,他非常清楚,只是,他很意外,秦远翔竟然会做这么无聊的小动作。

    不过,当他回头看童欣乐的时候,他也就明白了,秦远翔为何会这般无聊了。

    他其实不是无聊,他是珍惜,害怕失去罢了。

    “进来消毒。”邵正谦没有多说话,转身走进旁边的处置室。

    童欣乐觉得可悲,这是第二次跟邵正谦进到这种满是消毒药水的处置室里来。

    之前是根手指,现在是脸。

    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倒霉,又不好说秦远翔什么。

    她其实挺赞同齐桑的话的,秦远翔就是太小题大做了。

    偏偏邵正谦还接招了。

    她实在是无语的很。

    “其实让一个护士来就好了。”童欣乐坐下来后,看着邵正谦亲自打开了一个手术处理包,她确实讶异,就几道刮痕,邵正谦至于开一个小型的手术处理包么?

    “要让护士来,那你俩刚才那么大张旗鼓的叫别人打我电话,又是干嘛?”邵正谦有些气愤的怨怼回来。

    童欣乐:“……”

    童欣乐嘟嘴,那是秦远翔大张旗鼓啊,又不是她,可是,她知道,她就算再解释,在邵正谦的眼里,他已经确认了,她跟秦远翔就是一起的。

    也罢,他既然都认为了,她再解释,也是浪费口舌而已。

    邵正谦戴上无菌手套,走过来,既然秦远翔要小题大做一番,他也可以顺着他,将他的小题大做演绎的一本正经。

    “会痛,自己忍着。”邵正谦这一次的动作,可不像上次童欣乐伤了手指那么小心翼翼,而且,这次,也不告诉童欣乐,直接用棉签沾上酒精替她消毒。

    那痛感,真的是酸爽无比。

    童欣乐痛的龇牙咧嘴的,她刚想开口抱怨两下,明明有不痛的,为何不给她用,非得用酒精?

    可触及到邵正谦丝毫没有表情的严肃脸,童欣乐低着头,告诉自己认命。

    第一遍消毒后,邵正谦回头看了一眼秦远翔,他垂下眼皮,叫着外面,“齐桑,进来开药单。”

    “哦。”

    齐桑应了声后,立即进来。

    然后邵正谦就开始报药单,齐桑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子前,用电脑输入。

    然后写了个序号卡,递给秦远翔,“麻烦这位先生,去交钱吧。”

    “齐桑,他姓秦,你可以叫他秦总。”邵正谦难得多话的人,都及时补充了句。

    “秦总?呵呵,好,秦总,赶紧的吧,虽然我们医院的传统是先治病后结账,但是这边邵医生已经在弄了,那秦总看着也不像是差钱的人啊,那就赶紧结账去吧,不然被人看扁咯。”

    邵正谦跟齐桑两人一唱一和的搭配的还挺默契,终是让秦远翔黑了脸,从齐桑手里接过序号卡,就去缴费的窗口缴费去了。

    见秦远翔被气走,齐桑傲娇的回头看一眼邵正谦,期待着他的表扬。

    邵正谦也不吝啬,齐桑这么给力的帮他,他自然给了她一个棒棒哒的眼神,还比了个手势。

    得到邵正谦的肯定后,齐桑笑的别提多甜了。

    这两人的默契,互动,童欣乐都看在眼里,她以为自己可以百毒不侵了,就算邵正谦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拥抱亲吻,她也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在乎。

    但是,她错了,两人不过就是齐心协力的一起对付秦远翔,成功后,再来这么一个甜蜜的互动,她就有些受不了了。

    她心里酸酸涩涩,不舒服极了。

    甚至于,她觉得这间狭小的处置室是真的空间太窄了,让她呼吸不畅。

    心痛的感觉真的会让人麻木,邵正谦进行第二遍消毒的时候,发现童欣乐的脸都不抽搐了,他也挺诧异的。

    这童欣乐简直就是一秒钟从娇小可人的小女生变成了女勇士了啊。

    不过,他没停下来,认真消毒,然后从他外衣的内口袋掏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是白色的药粉,他打开瓶塞,然后轻轻柔柔的撒在童欣乐的脸上。

    一边均匀的抹药,一边轻轻的吹,必要的时候还动用棉签帮忙匀药。

    因为童欣乐的受伤的部位有点特殊,所以邵正谦上药的时候会靠她比较近,彼此的气息就这么飘进了彼此的鼻尖。

    两人都有所察觉,可童欣乐的脸冰冰的,压抑着自己。

    邵正谦瞥见她僵硬的表情,也克制了自己的情绪。

    最后,他帮她的脸贴了纱布。

    童欣乐冒火的瞪着他,“邵正谦,你故意的,是不是?”

    就那么几道抓伤,消个毒,不就可以了吗,居然给她抹药还开一大堆的药,到最后,还要往她脸上贴上纱布,这是巴不得昭告天下,她脸上受伤了,是不是?

    “我故意什么啊?你这抓痕很深,出血了,你不知道啊?这要不用纱布捂着,伤口很容易进水,有它在,可以提醒你,这几天别去碰它。”邵正谦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言下之意,清楚明白,他这是完在替她着想,不是她所想的那种,没事找事。

    “那你开的那一堆药,是什么意思?我有必要吃那么多药吗?”童欣乐继续跟他理论。

    她心里有团火,不发不行。

    她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童欣乐,事事都替他考虑周,有了情绪,也是自己消化。

    她就是要发泄,还要朝他发泄。

    “你不想吃可以不吃,反正吃了帮助你伤口修复,不吃,伤口修复的慢一点,你不介意也行,倒是人家的一番热情跟心意,不能辜负了不是?”

    最后的话,邵正谦是凑到童欣乐跟前来跟她说的,口吻那叫一个讽刺至极。

    童欣乐拿眼瞪他,“你……”

    “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童小姐?”邵正谦挑眉。

    说完,邵正谦转身脱掉消毒手套,在旁边的洗手池洗手。

    他只是想正常的表达下,他也会生气,看到她就这么不忌讳的跟别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会生气,会吃醋,会在意。

    哪怕他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被哪个不是好歹的女人给抓伤的,但是秦远翔跟她来医院了,还这么高调的让他出来帮她处理伤口。

    他是很乐意帮她处理伤口,她的伤口,他也不愿意假借他人之手,但是秦远翔在打他的脸,而她放任了,就是在帮忙。

    她要是自己报复他,让他难受,他会心甘情愿的承受,可是,她连同别的男人一起,还是一个跟她表白了,她还没拒绝的男人一起来伤他,那对不起,他不接受,也接受不来。

    童欣乐如鲠在喉般的看着邵正谦慢条斯理的洗他的手。

    她从处置室的高凳上跳下来,她才不要在这里继续受邵正谦的气。

    真的是好气哦,童欣乐的胸腔也因此而起伏不定。

    “对了,你这样子,还怎么给彬彬参加亲子活动啊?”在童欣乐走到门口的时候,邵正谦突然问道。

    “不劳邵医生费心,你不觉得你管太宽了?”童欣乐愤怒的怨怼回去。

    邵正谦:“……”

    而后,秦远翔走过来,主动说道,“我陪彬彬去参加,亲子活动是什么时候啊?”

    此刻,童欣乐本来就一肚子火,她虽然没有想过要让秦远翔陪他们去,毕竟彬彬之前就邀请了邵正谦,邵正谦也答应了。

    但是现在,童欣乐却不想拒绝。

    所以,她点点头,“好啊,就是这周五,不过,彬彬邀请了邵医生,小翔哥,你介意吗?”

    这声小翔哥,叫的尤为亲热。

    邵正谦的脸彻底黑掉了,他双手紧握成,手背上的青筋都让他给捏出来了,可见,他真的是气到了极致。

    秦远翔也明白童欣乐这是拿他在刺激邵正谦了,他心里苦涩感倍增,但是率先想过来刺激邵正谦的人是他。

    他一开始就有不轨的企图,那这会儿,也活该被人利用。

    他没什么好说的。

    他摇摇头,“不介意。”

    童欣乐笑靥如花的朝秦远翔说了声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秦远翔对着童欣乐说道,随后对邵正谦打了个招呼,“邵医生,那咱们周五见了。”

    邵医生扯过旁边纸巾擦手,声都没吭。

    “对了,真是让邵医生费心了,开了这么多药,吃的,抹的都有了,想必乐乐这脸上是不会留疤了,有个疑惑,想请教下邵医生,这金嗓子是开来干嘛的啊?”秦远翔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金嗓子。

    童欣乐看着秦远翔手里的金嗓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邵正谦,她这是外伤,他给她开金嗓子干嘛?

    众目睽睽之下,他这当众给乱开药,就不怕砸了他的招牌么?

    她倒是想看看,他要给她一个怎样合理的解释。

    “金嗓子是开给童小姐润嗓子用的,秦总就是秦总,小翔哥,都叫破音了,好心帮她治治而已,要是不接受,扔了就是了,几块钱的东西而已,秦总,你这不会是要跟我们穷医院计较吧?”

    不是不会怨怼人,而是,得看有没有必要。

    这秦远翔今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他又不怂,没道理退缩的。

    “噗~”

    围观的众人都喷了,他们都见识过邵医生是如何讽刺那些自以为是的病人家属,也见识过邵医生怒怼那些有钱人,让他们都明白,生死面前人人平等,生死面前,都他么的不要以为自己都高人一等。

    那时的邵医生就帅得不得了,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邵正谦第一个站出来了,什么都敢说,也什么都敢做的他,赢得了不少医护人员的爱戴,因为他的站出来,简直是把他们内心的呼声给传达了出来。

    今天的邵医生,怒怼情敌,也是这么的风光,这么的掷地有声,真是帅的没边了。

    秦远翔的脸色不好看,也知道,围着他们的人,以齐桑为首的,都是邵正谦的人,他处在人家的地盘上,他讨不得好。

    所以童欣乐在伸手过来拉他,让他一起走的时候,他也就顺势下坡,跟着童欣乐走了。

    这一战,以他的狼狈收场。

    口角之争赢了的邵医生,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人家表面上好像是败了,但是童欣乐是跟着他一起走的,没有留下来待在他身边。

    所以,真正败的人是他,不是秦远翔。

    他心蓦地就揪了起来,他跟童欣乐之间,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突破?

    他也不知道,他究竟要怎么做,他才能够让童欣乐释怀,然后回头,他总觉得,他现在好像是越来越不了解童欣乐了。

    他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拿苏静当回避他的借口,她到底在别扭些什么呢?

    *

    秦远翔跟童欣乐走出门诊楼,他看着童欣乐脸上那被邵正谦给弄的很夸张的纱布,他也是有些无语,“要不要我帮你扯下来?”

    “算了,先贴着吧。”童欣乐想了想,拒绝了秦远翔的提议。

    也不知道邵正谦给她抹了什么药,就这么会儿,她能感觉到疼痛感在降低,甚至之前还火辣辣的感觉,这会儿以清凉舒适替代了。

    “那要不要去住院部看看爷爷?我也有几天没来了。”秦远翔说道。

    “你忙啊,不用天天去的,反正我爷爷这会儿好着呢。”童欣乐现在已经安心了不少。

    就这么会儿说话的功夫,秦远翔已经掐断三通电话了。

    “接电话吧,时间不早了,我去幼儿园接孩子去了。”童欣乐说道。

    “这么早去啊?”秦远翔是想再请她去吃点东西的。

    不过,他的电话确实太频繁了。

    “嗯,我先去吃点东西,你忙吧,我走那边。”童欣乐指了下老霍开的餐馆的地方。

    秦远翔也知道没办法陪她了,他晚上还约了重要的客户。

    所以,两人就这么暂时分开了,秦远翔还得把周五的时间给空出来,所以,这两天,他应该是要加班的。

    于是,他把装药的口袋叫给童欣乐,叮嘱她小心别碰水了这些事情后,就跟周启云走了。

    周启云临走前,把童欣乐的车钥匙还给了她。

    童欣乐拎着药,就去了老霍的店里面。

    老霍在跟店里的员工玩牌,他的徒弟们看到童欣乐进来的时候,直接拒绝了,“小姐,我们还在午休呢,要吃东西,五点钟再来。”

    结果,他话飞快的说完,就挨了老霍一锤子。

    “滚,跟谁说话呢。”老霍站起来,笑着对童欣乐说,“要吃什么,我帮你做。”

    童欣乐能来他这里吃饭,是他的荣幸,任何时候来都没问题,岂能让他的那帮徒弟给轰出去了。

    “有面吗?随便下晚牛肉面也行啊。”童欣乐笑了笑。

    其实外面很多卖面的馆子,可是童欣乐就是想尝老霍的手艺,反正她在医院陪护的时间不多了,趁着这所剩不多的时间,她多来尝尝老霍的手艺,也挺好的。

    “有,要吃什么都有,等着。”

    老霍说完,拴上围裙就去了后厨。

    众徒弟就这么看着他们的师傅,竟然亲自帮人下厨煮面,这女人,还真的是特有面子了。

    刚才,邵医生他们几个人来这里吃饭,他们师傅都没有亲自下厨来着。

    童欣乐就挑了个地儿,坐着刷手机。

    关和在包厢里,看到童欣乐坐外面,整个人跳了起来,“童欣乐,不是说……”

    关和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童欣乐脸上贴的纱布,他又换了个问题,“谁伤你的脸了?这么好看的脸,那人也下得去手?”

    “关医生,说好听的没用。”童欣乐蹙眉,直觉觉得关和说这些好听的,就是冲着她姐去的。

    找个外科医生当老公,真的很痛苦的,她曾经就受过那样的苦,她不想她姐也受,当然她的律师也挺忙的。

    两个都忙的人,凑在一起,婚后还过着异地,或者两个人都不着家的日子,那像什么。

    关和自讨了个没趣,脸有点烫,可是他说这好听的确实是为了追童欣安,倒是让童欣乐给一眼看穿了,这童欣乐的眼睛可真毒。

    关和坐了下来,“童欣乐,你给我说清楚了,你到底不喜欢我什么啊?我怎么就不能追你姐了啊?这件事,你怎么就这么抗拒呢?”

    “就不许,没有道理可讲,哪儿来那么多什么啊?”童欣乐霸道的说着。

    关和气急,要不是余光看到邵正谦跟齐桑回来了,他非得跟童欣乐好好叨叨才行。

    老霍的面煮好了,色香味俱。

    “慢用啊。”老霍对童欣乐说道。

    “嗯,谢谢,好香。”童欣乐笑着说。

    她知道邵正谦来了,不过,她懒得理他。

    老霍见邵正谦的脸色也不太对,倒是童欣乐放在桌上的一袋药,让他更好奇,“你这怎么了?要吃这么多药?”

    “嗯,被一个小心眼的人给算计的。”童欣乐大方的说着。

    她拿过筷子,在老霍端来的开水碗里洗了洗。

    邵正谦站在那儿,脸色发青。

    在她眼里,他成了小心眼的人了?还说他算计她?

    邵正谦走过去,快速的从她手中抽走了筷子,“老霍,给她下碗清汤的。”

    “哦,好咧。”老霍脾性很好的又进了厨房。

    童欣乐瞪着他,邵正谦不紧不慢的解释,“这个星期,最好忌口,酱油,辣椒之类的都别碰,吃清淡点,免得伤口感染。”

    “你管我。”童欣乐赌气的说道。

    本来以为邵正谦会生气的走掉,结果,邵正谦直接坐了下来,将面馆端到他面前,然后他怡然自得的抽了双筷子,自己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关和眼力见十足,自然是将齐桑带着进包厢了,齐桑也不像苏静,直接跟着关和走了。

    “我当然得管着你了。”邵正谦说道,“我要不管你,等你变丑了,彬彬跑来问我要从前漂亮的妈妈,我该怎么说啊?”

    童欣乐:“……”

    童欣乐脸顿时就红了,她就是这么的没出息,别人说她漂亮,她没什么感觉,可是邵正谦一说好听的话,她就做不到如此平静。

    邵正谦抿唇笑了下,哪怕十几分钟前,他俩还因分分分为秦远翔弄得剑拔弩张的,可这会儿,没有别人在场,这感觉就舒服太多了。

    “童欣乐,我知道你累了,这次,换我追你吧。”邵正谦突然说道,他也不说重新和好的事情,换他这次来追她就好。

    童欣乐看了他一会儿,看着他,真的很认真的样子。

    ------题外话------

    开动脑筋,开动脑筋,斗败那格格巫,偶也。

    哈哈,逗儿子玩,就把这些歌拿来乱唱,O(∩_∩)O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