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出院

作者:格子虫 |字数:1955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我的如此芳邻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变身灵山大师姐闪婚厚爱:顶级老公有点酷万武天尊盛华大唐之最强帝王

    夏冉冉的姑姑跟出来,听见自己的宝贝侄女问人家小朋友这样尴尬的问题,她赶忙过来阻止,“冉冉,别这么问小朋友。”

    夏冉冉不明白的看着自己紧张到不行的姑姑,很是疑惑,为何不能这么问,童彬都回答她了呀。

    小孩子的世界,简单单纯的很,她好奇的想要知道就问了呗,没有那么多应该还是不应该的。

    这时,秦远翔跟邵正谦都出来了,夏凤是在商城卖衣服的,对于服装的品牌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看到两人身上看似风格简单,实则奢侈的穿衣品牌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两人是他们惹不得对象。

    她立即开口道歉,“两位先生,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我会教她的,以后不敢了。”

    他们夏家是普通家庭,哥哥夏天明的那个农科所也不怎么赚钱,她家收入要稍微好点,所以,她时常会资助下她哥,夏冉冉的学费基本都是她负责的。

    今天冉冉的小舅舅居然主动现身,给买了那么多东西,还给了钱,确实挺让人意外的,她一直觉得,她嫂子家的人都不上道。

    这个许阳,在他姐生孩子的时候还在国外,都没回来呢,她哥跟嫂子结婚的时候,这个许阳倒是出现了。

    这个当小舅舅的,孩子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出现。

    冉冉就是小孩天性,听说是自己的舅舅,就高兴的扑上去了,再说了,许阳这是特地来讨好孩子的。

    听着夏凤这样的道歉方式,夏冉冉不懂。

    “不需要道歉,彬彬,我们走了,跟小朋友说再见。”邵正谦埋头对童彬说道。

    童彬跟夏冉冉挥手说再见,然后跟着邵正谦还有秦远翔走了。

    这个时候,许阳出来了,自然是认出了秦远翔,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秦远翔今天会出现在这儿,而他身边的那个小男孩,看起来与他不亲。

    靳氏辅助他去国外学习,这次回来,他带了非常好的项目,就等着跟秦远翔合作,只是,靳总一直没有能约到秦远翔,这会儿在这儿看到他,许阳怎么会不激动呢?

    “冉冉,那是你同学啊?”许阳问着。

    “嗯,他叫童彬,他叫赵老师大舅妈。”夏冉冉大声的回答。

    许阳:“……”

    那就是童嘉晟的外甥,姓童?

    许阳蹙眉想着。

    “我们也走吧。”夏凤对他俩说道。

    许阳看了下时间,然后抱歉的摸了摸夏冉冉的头,“小冉冉,抱歉啊,小舅舅下午还有点事要回公司处理下,所以中午不能陪你了,跟姑姑还有姑丈好好玩,好吗?”

    夏冉冉懂事的点点头。

    许阳咧开嘴笑,他又看向夏凤,“姐姐跟姐夫的事情,我确实不知情,凤姐,帮我转告姐夫,我会抽空去看他的,这个信封里的钱,你拿着,带冉冉去游乐场玩一玩,她想要什么,给她买,剩下的拿给姐夫,让他把冉冉的生活给开好点儿。”

    夏凤也没推诿,接过信封,沉甸甸的一笔钱,她也有点讶异,“许阳,你这是不是给的有点太多了啊。”

    她到是没什么,这三年,夏冉冉是她哥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大了,她自己有事情要做,也没太多时间来帮她哥照顾冉冉,也就经济上给予一定的支持。

    所以,许阳替他姐,给她哥再多,她都觉得是应该的,带孩子,除了经济上的付出,更多的是心血跟时间,这些隐形的付出,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许柔当时是真的狠心,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就走了,这近三年的时间,她是亲眼看到了她哥是如何辛苦的在一边维持他的农科所,一边养大冉冉的。

    值得欣慰的是,冉冉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在别的小孩子还在让家长追着喂饭的时候,她就能自己坐在小凳子上,端端正正,认认真真的吃饭了。

    她哥最常做的就是带这小冉冉去他的培育室,那个时候,他辛辛苦苦研发出来的新品种,让不懂事的小冉冉给踩坏了,他也不生气,不打孩子。

    她哥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其实也是最好的男人,许柔跟她哥谈恋爱的时候就知道,要不然,凭许柔的模样,也不会看上她哥了。

    夏天明是真的超级宠许柔的,他大不了许柔几岁,只是因为常年累月的风吹日晒,所以让他看起来要比同龄人老上十岁。

    他不是大叔,却像大叔宠萌妹子那样宠着许柔,农科所的事情,许柔不喜欢,他哥就不让她去,家务活儿,他哥还尽量赶回去亲手做。

    许柔说他厨艺好,她哥就天天下厨给她做好吃的。

    反正,许柔跟她哥在一起后,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结婚,她哥简直把她给宠成了公主,这在她自己的娘家,都没有如此待遇。

    偏偏许柔不知足,她哥一时半会儿没挣到钱,许柔竟然在网上勾搭那些有钱男人,甚至,还做出了生下孩子,就跟着有钱人跑掉的事情。

    在夏凤看来,许柔这个女人,真的是该被千刀万剐的,许柔的父母想要过来看孩子,她也是很激动的反对。

    那种时候,她最讨厌的就是她哥温温吞吞的性子,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许柔那杀千刀的贱女人这般欺负了。

    她对许家的人都很排斥,不过,今天许阳来,确实是表达了他的诚意,否则,她不一定会让许阳来参加今天这个亲子活动的。

    她是觉得许阳该替他那个不负责任的姐姐给,但是她那个哥就是死脑经,除了她,别的任何人的资助,他都不肯接受。

    “不会多,姐夫这些年受苦了。”许阳真诚的说道。

    夏凤抿唇,就把钱收下,装包里了。

    “那我就收了,你去忙吧,我哥今天去外省了,等我送冉冉回去的时候,我会跟他说的。”夏凤点点头。

    “凤姐,我姐夫那是个什么性子,你也知道,别说是我给的,等下次,我过去看他跟冉冉的时候再说,我也可以跟他做生意的。”许阳笑着提醒。

    “那也好,你真是有心了,冉冉,跟小舅舅说再见,我们去吃东西了。”夏凤拉着夏冉冉的手。

    夏冉冉乖乖的跟许阳说拜拜,然后就跟着她姑姑姑丈走了。

    许阳也转身朝停车场那边走去,上车后,他又给赵希媛打了一个电话,那边还是没有接,看来,他今天守在这里一个上午,是白守了。

    没关系,知道她在这里上班就够了,他们现在在一所城市,他就不相信,没有碰不上的时候。

    这一次,他不会允许自己放手的。

    那是他的爱人,他绝不拱手相让。

    *

    一行人到了门口,准备上车的时候,杨瑞婷才想到还没有叫上赵希媛跟童嘉晟了,这活动都结束了,这赵希媛也该是放假了。

    “乐乐,给媛媛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在哪儿等他们。”杨瑞婷叫童欣乐打,她知道,这姑嫂俩的感情是不错的。

    媛媛不会排斥童欣乐的。

    “抱歉啊,妈,刚才大哥就打电话告诉我说,嫂子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嫂子跟幼儿园请假了,他就先带她走了,说是去看医生。”

    “身体不舒服?”杨瑞婷愣了下,脸上充满了担忧,一副恨不得立即去他们家看看,“那你给你大哥打个电话问问,需要我们过去吗?”

    “行了,有你大儿子在,他自己的媳妇儿,他自己不会照顾吗?走吧,走吧,今天是彬彬过节呢,都大中午了,太阳这么大,赶紧找地儿吃饭去。”童启发拦着自己的媳妇儿,他就觉得他这媳妇儿真的是太操心了。

    这孩子还小的时候操心是正常的,这孩子大了,就让他们去呗,还这么操心,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懂什么?要是媛媛有了呢,这老大什么都不懂,怎么照顾啊?眼下,他们又自己住外面,御水湾那边还没有装修好,装修好了,也得明年年底去了,这要是提前有了,老大一个门外汉怎么办?你说。”

    杨瑞婷语速飞快的说着,她这个老公就是不靠谱的很。

    什么都不懂,还就喜欢咋咋呼呼的,咋咋呼呼也就算了,偏偏还喜欢压制她一头。

    童启发不吭声了。

    “好了,妈,不会那么快的,就算有了,那咱们现在也没什么用,反正明天大哥就带嫂子回来吃饭了,有没有,你明天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童欣乐开口说道。

    “好吧。”杨瑞婷听进去了。

    “嗨,爸、妈,乐乐,彬彬,你们总算是出来了,去哪儿吃饭啊?”街对面,刚开过来的轿车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童嘉晨跟童欣安的脸露了出来,童欣安坐在后座朝他们挥手。

    “二舅舅,四姨。”童彬看到了,开心的回应。

    “我们先上车吧。”邵正谦开口。

    “对对对,先上车。”童启发说道,不能因为他们在这儿说话,就把人马路给堵了呀。

    而后,所有的人都按来时那样上了车,对面的童嘉晨非常幸灾乐祸的看着邵正谦黑着脸开车,看到邵正谦受虐,他就非常开心。

    “你笑什么啊?二哥。”童欣安看着童嘉晨笑得那么瘆人的,有些无语。

    “没事,就喜欢看邵正谦吃瘪。”童嘉晨腹黑的说着,这些都不算什么,以前这臭家伙让他们家宝贝乐乐受了多少委屈啊,这就叫做一报还一报。

    童欣安没说话了,其实他们家对邵正谦的做法都表示不赞同,但是他们家也没谁像童嘉晨这样,这么针对着邵正谦。

    主要是除了童嘉晨,他们面对邵正谦跟童欣乐的这份情感纠葛,比较理智。

    “去哪儿吃饭啊?”三辆车找了个比较空旷的地方停下车来商量吃饭的地点。

    “今天的主角是童彬,当然由我们童彬说了算。”杨瑞婷一锤定音。

    童嘉晨跟童欣安脸色都不太好了,小孩子最喜欢的都是快餐店之类的,杨瑞婷这让小家伙来决定,岂不就是不想让他们好好的吃饭么?

    “我要去天府渔家,我妈妈最爱吃这个了。”童彬蓦地开口说道。

    邵正谦欣慰的抿唇淡笑。

    童嘉晨跟童欣安这算是放心了,天府渔家的东西还是能够吃的。

    童欣乐很感动,她知道儿子一直很懂事,但是儿子能够知道天府渔家,大概是跟邵正谦有关的吧。

    她没抬头去看邵正谦,也能感觉到邵正谦眼神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灼热无比。

    一行人,三辆车就这么朝天府渔家开过去了。

    到了天府渔家,他们一行人,七个大人,一个小孩子,要了一个大包厢。

    进了包厢,童嘉晨这才发现,好像少了两个人,“老大跟他媳妇儿咧?怎么没来啊?”

    “你现在才发现啊,你对你哥是真好。”杨瑞婷讽刺的说道。

    这不提老大跟媛媛还好,一提,她的心就悬起来,七上八下的,好想知道媛媛的身体不舒服,是不是怀孕了,也不知道这老大到底有没有带媛媛去医院检查。

    童嘉晨:“……”

    童嘉晨有些无语,他妈今天出门吃炸药了吗?

    脾气这么的不好。

    “点餐吧。”童欣乐拿起菜单看。

    来天府渔家,自然是要吃他们家的招牌菜的,童欣乐要了两盆鱼,一盆麻辣鱼,一盆酸菜鱼,要的都是中份的。

    童欣安给自己点了份蒸鱼,她跟乐乐不一样,乐乐吃鱼喜欢重口味一点的,她则喜欢清淡的。

    欣萍也喜欢重口味的。

    其他的菜,童启发点了两道杨瑞婷喜欢吃的菜,他自己就没关系了,跟他们一起吃就行。

    秦远翔也点了两道,一道替自己点的,点的是炒花蛤,在国外,基本上吃不多这边的菜了,另一道是帮童彬点的,铁板小羊排,他记得,童欣乐也能吃羊肉。

    在H国的时候,他们两家公司合作,然后还一起组织了一次露营旅游,晚上围在一起烤羊的时候,童欣乐吃了不少,小小的童彬也在很认真的啃着羊骨头。

    童嘉晨跟童欣安两人是真没客气,每个人点了三道,童嘉晨点的都是自己喜欢吃的,童欣安点的也是自己喜欢的,不过,她相信,小童彬也一定会喜欢。

    邵正谦没点,也已经是满满一桌的菜了。

    童彬单独要了一个炸冰淇淋球,天府渔家也是想到了小客人的需求,加上最近天气炎热了,所以在菜单上加了份专为小客人提供的,炸冰淇淋。

    很受小客人跟女士的欢迎,卖的很好,各种口味都有。

    童彬要的是原味。

    一大桌子的菜,因为童家人居多,另外两个人,跟童家的人也有这样那样的牵扯,所以,用餐的氛围还算愉快。

    加上今天的亲子活动,邵正谦跟秦远翔有过分工以及配合后,两人也没那么剑拔弩张了。

    落座的时候,童欣乐肯定是要跟童彬一起坐,童欣乐另一边的空座位,让童嘉晨给先下手为强了,秦远翔跟邵正谦两人只得坐另外的位置了。

    邵正谦还是占便宜了,因为有童彬的帮助,所以童欣乐跟邵正谦的中间就隔了一个童彬,三个人坐一块儿,大有一副一家三口的姿势。

    童嘉晨看着邵正谦的情绪还算不错,心里就不舒服了。

    于是,秦远翔准备老老实实的坐童启发身边的时候,童嘉晨站了起来,“那个,远翔,你来坐我这儿,我们交换下,今天高兴,我陪我爸喝两杯,你要开车,你还是别喝酒了,我的车可以让安安给我开回去的。”

    坐童嘉晨旁边的童欣安蹙眉,她是可以开车,但是如果不是有必要,她真的是超级不喜欢开车的。

    这老二还让她开车来着。

    秦远翔自然是满脸欢喜的答应了,“谢谢二哥。”

    秦远翔比童嘉晨大好几个月,结果,他厚着脸皮,以童欣乐的视角叫他二哥,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懂得了,他这意思啊。

    一旁的邵正谦黑脸了,他很清楚,童嘉晨这就是故意的,因为他看他不顺眼,所以故意折腾他。

    但是他生气也只能认了,没办法,童嘉晨就是这种人,他又不喜欢自己,他还记得,童嘉晨在他面前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他们家的乐乐就是嫁给别的任何谁,也比嫁给他幸福。

    童嘉晨还让他早点滚蛋。

    这一刻,他忽然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追童欣乐的路上,他树立了太多的敌人,也没有帮手。

    再看看秦远翔,就这么轻松悠闲的坐到了童欣乐的身边,让他刚刚才有的优越感,突然就没了。

    “我去上个洗手间,菜要是先上了,等我啊,尤其是你,小馋猫,不许偷嘴。”童嘉晨厚着脸皮对童彬说道。

    童彬朝他吐吐舌,他当然会等他啦,这是基本的礼节。

    童嘉晨是真的去上洗手间,出门的时候,被童欣安一直催,让他憋得太久了,刚才急着点菜,自然就顾不得去了,再加上故意折腾邵正谦,又耽搁了些时间。

    生理需求一边在得到释放,童嘉晨的心情非常的美妙,想到邵正谦的黑脸,他脸越黑,他这心里越舒畅。

    心情越发舒畅的童二少爷,就这么哼起歌来了。

    旁边默默的上来一个人,邵正谦心里冷哼,可表面上,他隐藏了对童嘉晨的不屑,目前这个人,他真的需要讨好。

    否则,他不知道,他接下来的路程里,这个二货到底要给他出多少幺蛾子。

    “二哥,心情不错,聊聊?”邵正谦平静的邀请。

    “你谁啊?你想跟我聊,我就要跟你聊啊?另外,别叫我二哥,你没资格,你听不懂人话呢?”童嘉晨看到邵正谦就来气,他现在是不能揍他,不代表,乐乐在他那里受到的伤害,他就给忘记了。

    他不会忘记的,除非乐乐心甘情愿的嫁给另一个爱她的男人,过上她幸福的生活,否则,等爷爷出院了后,他见他一次,就揍他一次。

    “二哥,我要追乐乐,求你,帮我。”童嘉晨要走,邵正谦快速的上前一步,挡在他前面,表明自己的来意。

    他也顾不得这场合不太适合他们交流这件事,但是童嘉晨的态度太明确了,他必须得把他的态度纠正过来。

    能帮他是最好,即便不能帮他,那也别帮秦远翔。

    “求我?”童嘉晨总算是抓住他想要抓的重点,却忽略了邵正谦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他要追乐乐的这个重点。

    邵正谦与他对视,他俩身高相差不大。

    所以基本可以平视对方。

    “呵,真没想到,你邵大医生,邵大天才居然会有求我的这一天,我真是太爽了,但是邵大天才,我得告诉你,我不会帮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童嘉晨大摇大摆的撞开他,去洗手池那边洗手。

    “可以,二哥,你不帮我,也别帮秦远翔。”邵正谦做出要求。

    “切,邵正谦,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童嘉晨简直不敢相信,上一秒还在求他帮忙的人,这一秒居然就可以给他提要求了。

    他干什么不帮秦远翔啊?

    他就觉得秦远翔人不错,肯定会把他们家乐乐捧成公主的,况且,以他们两家的关系,再加上秦远翔对乐乐的在意,这秦远翔必然是不可能会给乐乐委屈受的。

    “你不是拒绝我了吗?”邵正谦一脸无辜的反问。

    童嘉晨:“……”

    童嘉晨内心腹诽,这人还真是一根筋来着。

    “二哥,你只要答应我这个,以后你倘若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吱一声就行。”邵正谦做出承诺。

    为了重新追回乐乐,他可以跟他们童家的人低声下气。

    “邵正谦,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童嘉晨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估计你得等到下辈子。”童嘉晨拿眼瞪他,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邵正谦也没有再追,他话说到这份上了,再追上去也没意义。

    既然靠不了别人,那就靠他自己,何况,还有童彬,他未必会输。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包厢,在童启发跟杨瑞婷的招呼下,一行人已经开吃了,确实是饿了。

    邵正谦的空碗里,让童彬堆了很多东西,童嘉晨的碗里仍然是空空的,没人给他夹菜,这感觉让他顿时不舒服起来,还有点羡慕邵正谦竟然有这么好的一个儿子。

    玛德,弄得他都想结婚了,当然最主要的是想生个孩子,甭管男孩还是女孩,只要像童彬这么懂事孝顺就行。

    童嘉晨一脸羡慕不满的说道,“小彬彬,你给一个外人夹菜都不给你二舅舅夹菜,你啥意思啊?”

    “乱说什么话?你不饿,是不是?不饿,我丢你出去。”童彬还没有开口解释,童启发就发怒了,在桌子下看不见的地方,直接踢了童嘉晨一脚。

    这一脚踢在了童嘉晨的小腿上,痛的他好一番龇牙咧嘴。

    童嘉晨也知道,父亲大人这是生气了,自然不敢挑衅父亲大人的威严,只好禁口不敢乱说了。

    这餐饭,有了童彬这个惹人爱的小家伙,还有童嘉晨这个二货时不时的冒泡,这餐原本有些尴尬的饭,还真没让人感受到多少的尴尬。

    唯一的一幕尴尬的就是,邵正谦夹了一个鱼头,秦远翔夹了一个羊排,两人同时将两样菜往她面前放,邵正谦要稍微辛苦点,毕竟他们中间隔了个童彬,他手伸得更长些。

    “鱼头。”

    “羊排。”

    两人的动作跟发声都出奇的一致。

    餐盘还比较大,鱼头跟羊排都能放下。

    但是就是那一刻,除了童彬,其余的大人几乎都知晓内幕,所以差不多桌的人都在看她,看她到底怎么选。

    选鱼头跟羊排,这一刻,童欣乐觉得特别的煎熬。

    其实两样东西,她都会吃,不是他们俩一起夹的话,她会自己去夹来吃的,但是因为是他们俩帮她夹的,总不可能两样东西都一起塞入口吧?

    她嘴巴一没那么大,二也没谁是这样吃东西的。

    如此尴尬的瞬间,她也明白,不会有人帮忙的,所以,她必须做出个选择,众目睽睽之下。

    但是选择吃的,又不是选人,童欣乐这么想的时候,也就放松了。

    正当她举着筷子准备朝鱼头下手的时候,旁边的童彬开口说话了,“妈妈,最后一块羊排了,可以给我吃吗?”

    童欣乐喜上眉梢,她看了桌面一眼,真的也,羊排的盘子已经空了,秦远翔就是看到是最后一快羊排,所以夹过来给童欣乐尝尝味道。

    结果,哪里知道就这么跟邵正谦撞上了。

    “好啊。”童欣乐欣喜的答应,直接把那羊小排给夹起来放在了童彬的餐盘里。

    童彬说了谢谢,然后喜滋滋的吃了起来。

    童欣乐装了一碗汤来喝,然后慢慢的将那鱼头给吃了。

    所有的人,都没说话,那么一出好戏,让小童彬给破坏了,还有老天爷的帮忙,恰恰好,就真的没了,那他们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午餐结束后,童欣乐以童彬累了,要带童彬回去午休。

    所以她也不等别人安排,抱着童彬上了童嘉晨的车,因为童嘉晨喝了酒,所以童欣乐上了副驾驶,杨瑞婷坐副驾驶。

    童欣安被杨瑞婷打发到医院去陪陪童鸿理,所以,童欣安上了邵正谦的车,因为他们是一路的。

    最后,秦远翔一个人开车回去的。

    这一天,就这么精彩纷呈的结束了一半。

    童彬在路上就睡着了,到家后,童欣乐抱着童彬直接回房间。

    童欣安坐的是副驾驶,一路上,她几次三番的扭头看邵正谦,邵正谦自然是有所感觉的,他一直等着童欣安开口,但是童欣安都没有说话。

    邵正谦只能帮她开口了,“四姐是想问关和吗?”

    “……我问他干嘛?”童欣安愣了下,然后炸毛的回复。

    邵正谦也不反驳,抿唇笑了笑,然后不待童欣安再开口,主动将关和的情况介绍了出来,“关和不是本地人,是京城人,他在我们医院装的一穷二白,每个月都月光的一类人,事实是关和的身家不差,四姐在京城开律所,应该对关氏一族不陌生,关和是关家的另类,不搀和家族企业,跑到青云市来当医生,过他自己想要过的日子,这在别人看来,恐怕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在我看来呢,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也不啃老的年轻人,这种人,值得女人一辈子托付。”

    童欣安直接吓住了,“……这乐乐不是说你是个闷葫芦么?丫的,闷葫芦能说这么多话出来,也真是绝了,我应该给你录下来,让乐乐好好听听,让她不要再以为你是闷葫芦了。要不,邵医生,咱重新走一个?”

    邵正谦听了,不怒反笑,“她是这么说我的么?看来,我这个缺点还真的很致命,得好好改改了。”

    童欣乐自然不会想到,未来的她,由此就收获了一个堪比话痨的邵医生。

    当然,仅限于在她跟孩子的面前,在别人面前,还是高冷范,闷葫芦。

    邵正谦把车停在医院门口,童欣安下车,才发现邵正谦没有去医院停车,而是朝前开,她这才知道,邵正谦跟她不同路,可是他还是把她给送过来了。

    *

    六月四日,上午八点。

    童家人再次齐齐的来到了医院,屋里站了一屋子的人,屋外还有一走廊的人。

    让别的病房的人看了,简直羡慕不已。

    什么叫儿孙环绕膝下,人家那才是,再看看他们冷清的自己,人家住院,每天不同的人来,来的还不止一个两个,再看看自己,打电话都催不来自己的孩子。

    童鸿理可以提前出院,对童家人来说,那是比什么都高兴的。

    哪怕不过是提前了一个星期。

    在医院滋养了三个星期,童鸿理被养的满面红光,一看就是健康的不得了。

    邵正谦做了基本检查后,点头准许出院。

    他还是给开了些药,让童鸿理带回家去吃,都是些护心丸之累的药。

    童家人很多,邵正谦做完了检查就走了,他还有别的工作要忙,也就不去送童鸿理了。

    走之前,想到以后在医院就见不到童欣乐了,心里头还是有一阵失落的,他之前对自己的信心过于高估了。

    他以为在童鸿理出院前,就可以把童欣乐给搞定,现在看来,明显是失败了。

    “手续一会儿去护士站拿,之后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你几号上班啊?”邵正谦问着。

    “六号。”童欣乐答道,就是后天。

    明天是童彬的生日,而她请的假,刚好是要把五号给过掉。

    明天不是周末,所以,明天还得帮小寿星请一天假。

    邵正谦点头,说了声好。

    童欣乐以为邵正谦这就要走了,结果,那人站在跟前,就没动的念头。

    “明天,我会早点到的。”邵正谦又开口。

    “嗯。”童欣乐点头。

    邵正谦见童欣乐没有想要跟他多说话的意思,以前的童欣乐,哪儿会让他这样找话题。

    “这药粉继续带回去擦脸,那红印会消除的更快。”邵正谦又拿了一拼药粉给童欣乐。

    “你上次给的,还没用完呢。”童欣乐接了过来。

    “可以长期用,没关系的。”邵正谦解释。

    “好吧,谢谢。”童欣乐把药瓶给揣了起来。

    “嗯,那我出去工作了,你们忙,我不打扰了。我让黎师傅在跟着你们回去。”邵正谦提醒着,见童欣乐确实没话说了后,然后转身走了。

    那个胖厨师姓黎。

    童欣乐也是后面知道的。

    不过,他这个姓很容易让人忘记,倒是他的体型更容易让人记忆深刻,而且,胖厨师叫出来,也不是羞辱,更显亲近。

    邵正谦转弯的时候,童欣乐追了出来。

    “对了,还有件事。”童欣乐这才想起来,站在邵正谦的面前,“你那徒弟陈晓舟,可不可以请她回去再继续照顾我爷爷啊?我爷爷习惯她在身边照顾了。”

    “这我做不了她的主,她现在是实习医生,她想转正当医生。”当医生是陈晓舟的梦想,邵正谦知道。

    哪怕陈晓舟的天分不足,但是这个世界,有太多后天努力然后就实现梦想的人,所以,他不打击陈晓舟。

    “你确定你不能做她的主?”童欣乐有点不相信,但是她又不能直接说她不相信。

    “师父他是做不了我的主,但是师娘可以啊,童小姐,你想让我跟你们回去,那不如……”陈晓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用调皮的口吻对童欣乐说道。

    童欣乐脸色当即就变了,“那算了,当我没说过。”

    说完,童欣乐埋头就走。

    邵正谦一把拉扯住她的胳膊,“这就生气啦?晓舟在跟你开玩笑,你没看出来啊?”

    童欣乐看了他们师徒俩一眼,没好气的说着,“她是你的徒弟,我当然看不出来她是认真还是开玩笑。”

    邵正谦瞪了一眼陈晓舟,陈晓舟吐吐舌,走到童欣乐面前,一本正经的解释,“昨天师父就找过我谈话了,我的梦想的确是要当一名医生,不过呢,我跟童爷爷早就说好了,等他出院,会继续照顾他一年,一年后,我再回来当医生,好吗?童小姐。”

    “为什么是一年?”童欣乐诧异的问着。

    “一年后,童爷爷心脏差不多就完好了啊,跟正常人无异,到时候也就不用注意太多细节了,普通的佣人就可以照顾了呀,我跟黎师傅也就算是正式的功成身退了。”陈晓舟解释。

    童欣乐点点头,一年就先一年吧,至于一年后是个什么情况,到时候又再说。

    “那你一会儿跟我们一道走吧。”童欣乐说。

    “嗯,好的呀,不过出院手续没那么快办好,待会儿留个人在医院拿手续去办,我们可以先走。”陈晓舟说道。

    “嗯,会安排好的。”

    陈晓舟抿唇一笑,转身看着邵正谦,“师父,我一会儿就去童家了,你要经常过来看我哟,我会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得照顾好自己,要按时吃饭,不能饿着,刚才我去你办公室添了些零食放在柜子里,也叮嘱过李娜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啰嗦婆,赶紧去吧。”邵正谦微笑着应道。

    童欣乐站在不远的地方,就看着他们师徒俩,深情款款又依依不舍的在告别。

    那一刻,她都有点惭愧,就这么残忍的将人师徒分开,真的好吗?

    告别完毕,陈晓舟看过童欣乐发呆的样子,以为她误会什么了,小跑过来,开口解释,“童小姐,你可别误会,我对师父是一片赤子虔诚之心,不是你想的喜欢他哦,你可千万别误会了。”

    童欣乐一脸脱线,她压根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好吗?

    “我们进去吧。”童欣乐说完,没敢去看邵正谦,扭头就走。

    陈晓舟转身给邵正谦比了一个打气的姿势,也转身跟着童欣乐走了。

    邵正谦笑,他身边其实帮手不少。

    对他们的未来,他似乎又充满了自信。

    ------题外话------

    那啥,格子能求个评价票吗?有免费评价票的亲们,帮忙五星好评赏给格子,还有邵医生,乐乐哟,谢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