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疑点

作者:格子虫 |字数:1893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既然人来了,那就不急了,任何时候都可以见。”杨景云扶着孟娇继续慢慢的朝里走。

    两人到了,杨瑞婷赶紧过来扶着孟娇的另一边,“去哪儿了?把小娇累坏了吧?”

    “还好,姐,别担心我。”孟娇赶忙说道,她觉得自己没这么较弱,可是走会儿路就喘的厉害。

    “怎么能不担心呢,你可是我们杨家的宝贝。过来坐,有刚好的西瓜汁,先喝一杯。”杨瑞婷说道,那一言一语都透着对她的关心。

    孟娇过去坐好后,跟在座的人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童家的亲戚都知道,他们这大嫂的娘家弟弟,娶了一个赛若天仙的林黛玉,身体跟林黛玉一样,奇差无比,这美貌却是比林黛玉还美,还灵动。

    难怪,拖着这么一个病体,都能入得了杨景云的眼。

    杨景云从小就长的漂亮,哪怕后来生活让他们姐弟俩蹉跎了好些年,杨景云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没多少女人的容貌可以堪比杨景云的,好多人,都以为杨景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瞧上女人了,可是就这么出现了一个孟娇。

    据说,这孟娇,还是杨景云从一个至交好友的手上给抢过来的,为此,两人为了孟娇关系闹崩,他就带着孟娇离开了。

    当然,那些都是没得到证实的据说而已,关于杨景云跟孟娇在一起的真相,杨瑞婷都说不上来,杨瑞婷就是毫无底线的宠她弟弟,别说杨景云是看上人家的女朋友了,以杨瑞婷宠弟的模式看,这杨景云要是看上了人家的妻子,杨瑞婷恐怕也得替她弟弟想想办法来着。

    孟娇坐下来后,有杨瑞婷在旁边陪着,杨景云也就放心多了。

    他看了一圈,没看到乐乐跟彬彬,他叫来童嘉晨,“老二,这乐乐跟孩子呢?”

    “他们在楼上,今天彬彬他们班幼儿园的小朋友来了几个,小翔也去了呢,估计是在上班陪孩子们玩玩具吧。”杨瑞婷回答道。

    “是吗?那我上楼去看看。”杨景云说道,眼神回到孟娇的身上,孟娇给了他一个放心去的眼神,杨景云这才起身朝楼上走去。

    童嘉晨起身带路。

    到了二楼后,童嘉晨去游乐房敲门,几个大人跟一帮孩子在里面玩击鼓传花,玩得可热闹了,两人在门口就听到里面的纯真的笑声传出来。

    听到敲门声,童欣乐过来开的门,看到杨景云的时候,童欣乐的脸色微微变了下,“小舅舅,你来了?”

    童欣乐一边说,人也挤了出来,还把门给关了,对着杨景云在那儿笑。

    “乐乐,你啥意思啊?不让我们进,是吧?”童嘉晨蹙眉,不明白童欣乐这意思。

    他还等着小舅收拾邵正谦来着呢。

    杨景云倒是挺平和的,平和的等着童欣乐解释。

    童欣乐蹙眉看了童嘉晨一眼,“怎么说话呢这是?小舅舅,你别误会,我这不是怕小孩子太吵,吵到你了,你想进去看看吗?”

    “我就不进去了,你去帮我把你前夫叫出来就好了。”杨景云也不废话,这一刻,他很想见见这个叫邵正谦的。

    他得弄清楚,这个邵正谦是不是真的是邵天收养的那个小孩子。

    如果是,他很想知道,他当初托人去找他们一家的时候,他们到底去了哪儿?

    童欣乐+童嘉晨:“……”

    童嘉晨实在是佩服他小舅舅,这么直接,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童欣乐也傻眼了,这一来就找邵正谦,什么事啊?

    不会知道了吧?

    但是不应该啊,昨天才到的,而且还住在大哥家里,之前不是说去拜访故人吗?

    总不至于是沈燕吧?

    童欣乐脑子乱的很,呆住在那儿就是没动。

    “干嘛啊?怕小舅舅吃了他啊?小舅舅就是问问,当初你们离婚的真正理由,又不对他怎样,你需要这么护他啊?”杨景云没好气的说着。

    “我不是……”

    童欣乐急急的开口解释,小舅舅怎么会这么误会她呢?

    童欣乐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门就从里面再次打开了,邵正谦是瞧见她出去了有一小会儿了,所以就跟着过来看看。

    结果,就看到杨景云了。

    他内心波动了一小会儿,面上还平静如常,而他刚好听到了杨景云那番为难童欣乐的话。

    “杨先生要见我?何必这么为难自己的侄女?”邵正谦冷漠的问着。

    “乐乐,给我们找个房间,我要单独跟他说话。”杨景云倒是没去介意邵正谦对他如此冷漠的态度,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

    当然,他心里也很生气,毕竟童欣乐跟他离婚的时候都怀孕了,这臭小子居然也敢跟她离婚,但是这几年,乐乐都走过来了,他这气也平了不少。

    反倒是,这些年,他对于不知道邵正谦是怎么过来的,他反而内心有愧疚。

    他不是邵天的儿子,也是邵天的亲侄子,以他跟邵天过去的关系,邵天死的那年,邵正谦还没有成人,但是他却没能替邵天把这小子给养大。

    此刻,他现在对这小子的愧疚更多。

    他跟孟娇出国的时候,邵正谦还很小,加上邵天一直叫他小名,所以,他早就忘记了谦谦的大名,直到今天去探望邵天,在邵天的墓碑上,他看到谦谦的大名是邵正谦的时候,这个名字突然在脑子里一晃而过,他觉得好熟悉。

    然后,墓碑上,除了邵正谦的名字之外,他还看到了妻子沈燕的名字,他才知道,邵天在他们走后还结婚了。

    可这件事,邵天没有告诉他们。

    也是,他从邵天的手上,不顾兄弟情义把孟娇带走了,以邵天的脾性,自然是要跟他们俩决裂的,他也会偶尔托人关注下邵天的信息,邵天喜欢做研究,而他鼎力支持,以邵天不知道的方式在帮着他,否则,邵天不一定会接受。

    那年也真的是一切凑巧了,邵天出事那年,孟娇的身体出现了问题,辗转了好久,才给抢救了过来。

    加上休养了一段时间,等他再托人打听邵天的事情时,那个时候,邵天都死了有一年了,孟娇需要他照顾,他没有亲自回国内去找谦谦,可是托人找了,但是没有消息,三四年都没有消息,孟娇劝他放弃,说不定邵天有他自己的安排。

    他才没有再继续找,但是他们俩都希望,小谦谦可以过的好,只要他过的好,那么,在不在他们的身边都没什么差别。

    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还真的是很奇妙,谦谦这小子都给他做了几年的侄女婿,而他跟孟娇都不知道,这就是邵天家当年的谦谦。

    看他现在的模样,应该是发展的不错。

    杨景云又觉得颇为欣慰。

    邵天在天之灵,看到邵正谦此时此刻过的不错,应该是会欣慰的。

    杨景云做出这样的要求,童欣乐拒绝不了,找来服务员,给他们开了一间不大不小的休息室,让他们谈话。

    进去后,童欣乐还不肯走,她不知道杨景云要跟邵正谦说什么,也担心邵正谦在单独面对她小舅舅的时候,那些恨都会集中起来,然后爆发出来,到时候,这场面就会彻底控制不住,所以,她想留下来,万一有什么端倪冒出,她还可以阻止下。

    “乐乐,下去陪你小舅妈去,别杵在这儿,我要单独跟他说话。”杨景云再次强调他要单独跟邵正谦说话。

    “小舅舅。”童欣乐哭丧着脸。

    “干什么啊?他当初既然做得出抛弃怀孕的你,我现在教训教训他又如何啊?”杨景云蓦地扬声说道。

    “当年不是他的错,是我自己要离婚的。”童欣乐不肯走,还跟杨景云反驳起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她不让杨景云教训邵正谦。

    邵正谦已经够可怜的了,还没有成人,就没了父亲,原本是衣食无忧的邵家少爷的,结果父亲的死,让他变成了一个穷小子,过着被别人接济的生活。

    哪怕不至于沦落到人在屋檐下的惨景,可是欠苏家那样的人情,又遇上苏家那样一家人,她真的觉得邵正谦已经够倒霉了。

    如果他的不幸,都是她小舅舅造成的话,那么,邵正谦对她的那些年,就当是她替她小舅舅赎罪了,她只希望,所有的恩怨能够一笔勾销就好。

    当然,她也知道,这一切大概都只是她的奢望,所以,她甚至希望用自己后半生的孤独来弥补邵正谦当年所受到的伤害。

    杨景云愣了,童欣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声的跟他说话。

    童嘉晨也呆了,乐乐为了邵正谦,竟然跟她最爱的小舅舅这样讲话,真的是疯了吧。

    童嘉晨突然就收敛起看笑话的心情,他要看的笑话,是邵正谦的笑话,不是他家乐乐的,结果邵正谦还没挨到教训呢,他们内部这边却是先出了问题。

    邵正谦也抬头看向童欣乐,看着她像一只斗志昂扬的母鸡似的,宛若护小鸡般的护着他,他心里很开心。

    真的。

    “出去吧,你小舅舅要跟我单独谈,我就单独跟他谈会儿,不管怎么说,当年我伤害到了你,就是我的错,我会弥补,你只要肯给我机会,我受什么教训都心甘情愿。”邵正谦走过来,站在童欣乐面前,深情款款的说着。

    “你——”童欣乐瞪着他,眼下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不适合他做这样的表白吧?

    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呢?

    邵正谦都说话了,再加上身边童嘉晨一直在催,童欣乐只好跟着童嘉晨一起离开了。

    关上门的时候,童欣乐还站在门口不肯走,童嘉晨叹口气,“乐乐,你干嘛呢?小舅舅不会真的教训了他的。”

    “我知道,……你不懂。”童欣乐叹气,她是害怕,一切就这么揭开了。

    童嘉晨:“……”

    *

    门内。

    邵正谦看着杨景云的时候,没有一丝怯意。

    杨景云看着他,眼神里却是饱含歉意。

    “谦谦,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杨景云突然开口叫着邵正谦的小名。

    邵正谦狠狠的愣了一下。

    他都做好让杨景云教训他的心理准备了,不管杨景云要为了当年他跟童欣乐离婚的事情怎么骂他,他都不会还嘴的。

    一码归一码,杨景云对不起他父亲的事情,他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就算要找杨景云算账,他也绝对不会在今天。

    今天是他宝贝彬彬三岁的生日,他要给他一个美好的生日会。

    所以,他会克制自己,会尽量跟杨景云和平共处,至于以后,以后再说。

    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杨景云会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好像他真的亏欠了他一样。

    如果是因为害死了他父亲而内疚的话,那么,他不接受他这轻描淡写的道歉。

    “杨先生,我不太懂你这话的意思。”邵正谦说。

    “哎,坐下说吧。”杨景云先坐了下来。

    邵正谦随后也跟着落座,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有个喝茶的茶座。

    “我跟你爸爸是朋友,这件事,你知道吗?”杨景云直接开口问着。

    “知道,很久不来往的。”邵正谦倒也实话实说,他其实真没心情跟杨景云来叙这个旧。

    他也不懂,杨景云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意思呢?

    “是啊,在你一岁半的时候,我们就几乎不来往了,你爸还逼我从他的药业公司退股,也不肯接受我以任何的方式帮助他,你爸爸有一身的傲骨啊,重要的是,他把你栽培的很好,眼下,他要是知道你有今天的成就,想来也是很欣慰的。”杨景云感叹的说着。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他,然后自然而然的发现了他话里的疑点。

    “你说,你是在我一岁半的时候,就从我爸的药业公司撤股了?”邵正谦不得不怀疑,如果那个时候,杨景云就已经抽身了,那么,为何在警方随后的调查资料里,还会有杨景云的名字出现。

    而且,资料上描述的是,杨景云是在他爸爸出事前的三个月撤股的,前一个月出国离开的。

    要是杨景云此刻说的是真的,那么,警方的调查资料跟杨景云,到底是谁在撒谎?

    “不,我撤股的时候,你爸还没有创办公司,那个时候还是个实验室,你爸很喜欢研究,我当时就建议他自己创办个公司,我来打理公司,他就负责研究就行,只是计划敢不上变化,还没有开始合作,我就伤害了你爸爸,让他伤心了。”想到当年的事情,杨景云也知道,自己欠邵天一声对不起,可是,邵天自那之后,连面都不见他,也不见孟娇,这声对不起,始终没机会当面跟他说一声。

    倒是他给邵天发了不少的邮件,每封邮件的结尾,都是对不起,但是邵天的性子是真拗,从来没给他回复过。

    他也理解他,反正逢年过节,他都会给他发邮件,打电话,邵天从来不接,他要知道他的情况,也得托人去打听。

    “伤心?”邵正谦在心里冷哼。

    只是伤心也就好了,杨景云这是在伤命,一条人命啊,让他说的这般的云淡风轻。

    “是啊,乐乐的小舅妈,她叫孟娇,当年是跟你爸爸在谈恋爱的,我撬了兄弟的女人,我这做法不厚道啊,但是,谦谦,你现在也长大了,也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当时孟娇还不是你爸的妻子,所以,所以我们俩互相吸引,也就没控制住。”杨景云从来没有跟人谁说过,他是怎么认识孟娇的。

    即便他隐瞒了家里人,还有亲朋好友们,但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还是知道的,毕竟那个时候,孟娇跟邵天已经谈了三个月的恋爱了。

    只是因为孟娇的身体太差了,动不动就喘,一喘起来还很危险,当时的邵天的妈妈,怎么都不让邵天娶孟娇,就是因为孟娇的身体不好。

    这才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后来,孟娇是真心的爱上了他,邵天也是没办法,只能放手。

    邵正谦简直不敢相信,这上一辈之间,竟然还上演了这么一场三角之恋,这杨景云还真是大言不惭,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也好意思告诉他吗?

    他知不知道,他这样做,先是撬了他爸的墙角,然后又谋害他父亲的事业,这人,打击人简直是又狠又绝啊。

    “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你是谦谦,所以我才忍不住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你可以替你爸恨我,但是呢,我想说,在我心里,你爸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杨景云真诚无比的说道,“我今天跟你孟娇阿姨来这里之前,去看了你爸。”

    邵正谦:“……”

    邵正谦再次受到了震动,如果是一个愧对兄弟的人,在兄弟死后,去兄弟坟前看望,他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杨景云真的是害死他爸的那个人,那么,他怎么会有胆子去看望。

    难道不怕晚上睡觉做噩梦的吗?

    而且,看杨景云如此坦荡的样子,莫非,害死他爸的这件事,还真的有蹊跷吗?

    “现在,那我们再来说说你跟乐乐的事情,我……”杨景云大概也猜得到邵正谦现在是挺震惊的,所以对他的沉默,他也理解,关于他跟他爸之间的故事,以后带上孟娇再慢慢跟这个孩子讲,他现在想了解下他跟乐乐之间的状况。

    如果乐乐还爱着他,那么,他这个舅舅自然是力支持他们的,秦远翔跟章丽萍那边,他可以去说。

    然而,杨景云的话还没有说完,童欣乐就在外面敲门了,“小舅舅,吃饭了。”

    杨景云抬腕看了下时间,十二点了,的确是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正谦,那先去吃饭,我跟你孟娇阿姨会留在青云市一个月,我们跟你爸之间的故事,我们稍后慢慢跟你说。”杨景云对邵正谦的态度算是很和蔼了。

    邵正谦点点头,他心里头还有很多疑惑,可现在还不是解开这些疑惑的时候,杨景云要留下一个月,那么,他相信,这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杨景云去开门,童欣乐看了他一眼,又赶忙去看邵正谦,杨景云失笑,“你可以当着我的面问,我到底有没有欺负他。”

    童欣乐俏脸一红,开口解释,“真的吃饭了。”

    杨景云点点头,“走吧。我先走了。”

    然后杨景云就真的先走了,留下他们俩站在那儿。

    童欣乐去看邵正谦,发现他的眼神涣散,也没看她,她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邵医生。”童欣乐歪头叫他。

    邵正谦回神,看着她。

    童欣乐又问,“我小舅舅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你不喜欢听的了?”

    邵正谦摇摇头,然后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童欣乐也不追问了,说了声吃饭了,就走了。

    邵正谦跟在她身后,因为他今天陪了孩子们玩了一个上午,所以小孩子看到他来了,就跑过来拉着他去了他们小孩子的那一桌。

    邵正谦也没反对,就过去了。

    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他收敛了自己的心事,安心的陪着他们吃吃喝喝。

    吃饭前,自然是小寿星要许愿,场的人为他唱生日快乐歌,然后就是吃蛋糕,每个小朋友都有一盘,然后大人那边,就每一桌一大块,大家一起尝尝味道就好。

    也有很多人是不吃奶油的,童欣乐反正吃了一大块。

    生日蛋糕分了后,童欣乐上台,替童彬说了几句感谢词,然后就是一起吃饭了。

    都是一家人,自然省略了很多细节,就是章丽萍跟秦远翔,被杨瑞婷跟童启发夫妇俩照顾的比较多。

    十二点半的时候,童彬的三姨童欣萍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她此刻跟着考古队到了一个叫阿尔雅的山下,准备登山,此刻在山脚下休息,她就趁着这个空隙,一边吃泡面,一边打这个视频电话,算是很昂贵的视频电话了。

    主要是跟童彬说生日快乐的,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童彬捧着生日蛋糕,一脸幸福的模样。

    童彬开口问,“三姨,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童欣萍一脸苦兮兮的说道,“不知道,大概过年吧。”

    一听这话,杨瑞婷差点没气个半死,就是童鸿理住院的那天,童欣萍在家待了三天,三天后,童鸿理的手术成功了,她就打了个飞的去跟她的那些考古队友在一起了。

    这个女儿,长大后就真的没怎么见面过了。

    人家都说男儿志在四方,这下好了,女儿也是一样,那简直就是拴不住的脱缰之马啊。

    童欣萍也知道她的母上大人不待见她,跟童彬说完了祝福,就挂了电话。

    杨瑞婷气得那脸色当即就黑了。

    童启发一直在旁边安慰着她,才慢慢的缓和过来。

    小孩子这桌很热闹,而且,他们这桌跟大人的不一样,是童欣乐专门打电话去小朋友最喜欢的白胡子爷爷的店里叫的外卖送过来的,叫了九个家桶套餐,外要了几盒蛋挞,供他们享用。

    小朋友看到这些他们爱吃的,简直高兴坏了。

    赵希媛跟她的同事赖老师也觉得这个童欣乐真的是太有心了。

    童欣乐叫赖老师过去吃饭,赖老师笑眯眯的说,“我跟孩子们吃好了,我也爱吃家桶。”

    童欣乐抿唇,没有勉强,“好嘞,爱吃就好,不够再跟我说。”

    “够了,一个家桶够好几个人吃了,你都叫这么多个家桶了。”赵希媛拦着她。

    童欣乐点点头,俯身在童彬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彬彬,生日快乐,妈妈爱你。”

    “我也爱你,妈妈。”童彬热情的回应。

    童欣乐笑着走开了,让他继续招呼他的小朋友。

    童欣乐走回到主桌那边,离开之前,她看了一眼邵正谦,她不太放心,但是邵正谦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让她更加的担心了。

    童欣乐坐到主桌上后,她空空的碗里已经让秦远翔给夹的菜堆得满满的了,她坐在秦远翔的旁边。

    小声的说了声,“谢谢。”

    “吃吧。”秦远翔也小小声的说道。

    他们的互动,杨景云看了下,又去看了下邵正谦,发现邵正谦似乎并没朝这边看过来,而是很认真的在陪着童彬跟他的那些小伙伴。

    “丽姐。”杨景云扭头对章丽萍叫了声,低声说道,“之前跟你说好的那件事,我大概得反悔了。”

    章丽萍朝秦远翔跟童欣乐那边看了眼,既诧异又震惊,她这次来,是给秦远翔增加信心的,昨天晚上,她都跟秦远翔说了,这件事,只要杨景云答应帮忙,就能成功一半。

    但是才一个上午没见的时间里,这杨景云就反悔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给我一个理由。”餐桌上,目前还都是各说各的,所以,章丽萍跟杨景云这才聊了他们之间的私事。

    “乐乐跟她前夫还有感情,他们复合是早晚的事情,我就算出手也帮不了你们,乐乐的感情还在那个人的身上,小翔他就没有任何的胜算,我不想他受伤,也不想你失望。”杨景云诚恳的说着。

    章丽萍狠狠的愣了下,她知道童彬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童欣乐的前夫,她看的出来,童彬很喜欢他的这个爸爸。

    至于,童欣乐跟她这前夫,两人也没多少接触,所以她还不知道。

    但是杨景云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是差不多是这样了,所以,她真的要让儿子去坚持一段注定没结果的感情吗?

    章丽萍看了看秦远翔那边,他跟童欣乐似乎还聊得不错,她又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那这件事,咱们俩都不要插手,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决定,如果真如你说的这样,我想我们家小翔绝对不会死缠烂打的,所以,你别加以阻拦就好,其他我不要求,好吗?”

    “丽姐,你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不会为难小翔的,来,走一个。”杨景云将杯子里的王老吉举起来,敬了下章丽萍。

    章丽萍也仰头喝了杯子里的王老吉。

    可怎么想,心里头都不太痛快,毕竟,她都把童欣乐给当成自己的儿媳妇儿了。

    眼下看来,他们家是真的没这个福气了哟。

    她莫名就有点心疼起她儿子来。

    吃过饭后,小朋友们的家长就过来接了,小朋友们都是又吃又拿,玩的很是开心,小朋友们的家长还特别的感谢,一连说了好几个。

    走到最后,就夏冉冉家里还没有人来接。

    赵希媛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的爸爸,她爸爸现在还在外面忙,说晚点过来,赵希媛就把电话给挂了。

    赖老师下午也还有点事,也提前先走了。

    赵希媛就带着夏冉冉跟童彬去楼上找了个休息室睡午觉。

    童欣乐提醒过她,让她给夏冉冉的舅舅许阳打个电话,赵希媛没打,说她爸爸晚点过来,童欣乐也就不多问了。

    赵希媛带着俩孩子去了楼上,她正在庆幸许阳已经提前走了,这个时候,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招惹他的。

    童嘉晟陪着赵希媛去了。

    章丽萍在听了杨景云的话后,心里有些不舒服,找了个借口,让秦远翔跟着她先走了。

    秦远翔不太乐意,可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先听章丽萍的。

    这个时候让他走,他猜,章丽萍应该是是有话要跟他说的。

    他们走的时候,就杨瑞婷挽留了下,其他人都没有挽留。

    杨瑞婷拉着童启发一起送他们离开。

    车开出去一段后,秦远翔放缓了车速,扭头问着章丽萍,“妈,你是不是有话要告诉我啊?”

    章丽萍看着他,她这个儿子就是聪明,她在心里叹口气,“小翔,要怎样你才肯放弃乐乐?”

    秦远翔愣了,昨天晚上还鼓励他来着,今天就让他放弃了,他妈这是善变呢还是被打击到了啊。

    刚才,他就瞅见他妈跟杨景云在咬耳朵,然后他妈妈的脸上的细微变化,他也瞧见了。

    所以,这是杨景云那边出了问题,他妈妈才临时决定提前离席?

    然后在这儿又问他这么奇怪的问题。

    “乐乐跟别人结婚了,我自然就放手,可现在,她只要单身一天,我还追她。”秦远翔也很坚持,哪怕胜算不够大,但是他还是要努力一把。

    章丽萍点点头,“嗯,妈妈还是了解你的,我也是这么跟你杨叔叔说的,妈妈会支持你到底,不过答应妈妈,不要让自己太受伤,要知道,爱情的存在其实可以多元化,不一定非要待在彼此的身边的,才是爱情,明白吗?”

    秦远翔重重的点了个头。

    章丽萍闭上眼睛,“走吧,回酒店,妈妈有点累,想睡觉。”

    “好。”

    酒店内。

    杨景云也要了一间有床的休息室,带着孟娇去房间休息了。

    孟娇简单的洗了个脸,在杨景云的监督下,上床准备午睡。

    杨景云也简单的洗了个脸,紧跟着就上床来抱着她了。

    孟娇却有些辗转的睡不着,杨景云也知道她心里在揪着什么,也不瞒她,什么都告诉他,“找到谦谦那孩子了,那孩子跟我们的缘分还真是不薄,居然几年前就是我的侄女婿了,他们结婚那天,我就顾着跟乐乐生气了,都没好好看看那个孩子,这一下,错过又是几年了,乐乐离婚,我原本想回来的,结果我姐又劝我不要回来。”

    孟娇听了他说那么多,在他怀里转身,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柔声问着,“真的是他吗?”

    杨景云点点头。

    “那看样子,应该是没怎么受苦,而且还很有出息呢。”孟娇心放下了些,能够娶到乐乐这样好的女孩子,还真的是那孩子的福气呢。

    只是遗憾的是,他们现在离婚了。

    “也不一定啊,今天跟他聊天,他好像很排斥我,我把我们俩跟邵天的纠葛也告诉他了,可是他听的一头雾水,好像并不知情,但是我感觉吧,他一副我欠了他们家很多的样子,不屑于我,也对我很仇视,但愿是我想多了。”杨景云想着邵正谦之前的那些个表情。

    “没关系,阿云,反正我们还要留下来一个月,争取在这个月内,解开那孩子的心结就好,要解不开,我们就多留一段时间。”孟娇说道。

    “不行,你的身体,已经适应那边的气候跟天气了,这回来待一个月已经够长了,我们只能提前走,不能延后。”杨景云坚决的说道。

    这些年,他一直在跟阎王比赛,孟娇的生命是他努力争取过来的,那是绝对不容有任何的闪失了,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没有孟娇的身体来得更重要。

    哪怕孟娇注定会比他先离开这个世界,但是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孟娇了,所以,他要拉着她,能陪他多一天是一天,否则,他要如何度过漫漫残生。

    “睡吧,现在先别多想了,我会再找他谈话的,这些年,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跟他那个继母又经历了什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杨景云安慰着孟娇。

    孟娇点点头,在杨景云的怀里,缓缓入睡了。

    大厅外。

    童彬跟夏冉冉跟着赵希媛去休息了,邵正谦就走到外面去抽烟,一个人。

    他一般很少抽烟,但是心里头有烦闷的时候,他还是喜欢用抽烟的方式来缓解情绪,释放压力。

    就在他吞云吐雾的时候,旁边默默的靠过来一个人。

    邵正谦没转身就知道那人是童欣乐,今天的童欣乐,其实是让他很开心的,但是杨景云的话那些话让他太过震惊了,也就暂时忽略了童欣乐。

    他恨不能可以马上去查杨景云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很想求证下事实。

    如果这个杨景云说的是真的,那么警方那边所提供的一些资料,为何也有个杨景云。

    其实他也曾怀疑过,他父亲的案子是自杀,警方是没做立案调查的,但是他们交给家属的资料,却是处处在将矛头指向杨景云。

    再加上,邵天跳楼前的那声高喊杨景云三个字后,就纵身一跃了,再加上那些冒出来的资料,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认为,害死邵天的凶手是杨景云。

    这是人的惯性思维。

    但是如果这里面有人故意的在上面做文章的话,现在看来,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杨景云如果刚才对他所说的都是真的,他抢走了他爸爸最爱的女人,那么,他爸爸在临死前,会惦记他们两个,也不是不可能。

    他说不定当时叫了杨景云,还想叫孟娇,但是看到警方在准备救人的气垫设施的时候,他立即抓到机会,纵身跳了下去。

    那一刻,他不想活了,是真的不想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