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送花

作者:格子虫 |字数:227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如果待得不高兴,你可以先走。”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邵正谦在抽第二支烟的时候,童欣乐开口说道。

    邵正谦抿唇笑了笑,反问,“老婆跟孩子都在这里,你让我走哪儿去?”

    童欣乐俏脸一红,不想搭理他,转身要走的那瞬间,她又停住脚步,“邵正谦,你抽烟就是不高兴,既然不高兴,干嘛非得留在这儿?”

    “我高兴的时候也抽,不可以吗?我儿子过生日,你觉得我会不高兴啊?”

    下一秒,童欣乐直接转身走了,她懒得管他,喜欢抽就抽吧,抽死得了。

    邵正谦没有去追,他仰头,继续吞云吐雾,直到一包烟让他给抽完,他才停止了继续。

    掏出电话,他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那边响了两下,就接通了。

    “我明天请假,就不去医院了,你帮我请假。”电话接通,邵正谦直接说道。

    “不是吧?你又要请假,为什么啊?”关和在那边哭卿卿的反问,上次,邵正谦不出面让他帮请假,他可苦死了,这次又来。

    “别问那么多,请就是了。”

    说完,邵正谦就挂了电话。

    挂了关和的电话,邵正谦又拨通了机票订票热线,订了第二天一早直飞京城的机票。

    订好票后,他将手机揣进兜里,转身准备进去,就看到童嘉晨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二哥有事?”邵正谦平静的问着。

    “妈的,真没看出来,你邵正谦还是个烟鬼啊。”童嘉晨看到邵正谦脚下的那些个烟屁股,啧啧称奇的说道。

    邵正谦瞅了地上的烟屁股一眼,没有解释,“二哥如果是来说这些废话的,不好意思,我有点累,进去休息会儿,不奉陪了。”

    “等一下。”童嘉晨叫着,邵正谦也停了脚步,“我小舅舅是不是跟你说了很难听的话,乐乐她很关心你,以后你俩的事情,我不搀和了。”

    童嘉晨突然开口说道,他刚才接到老大的电话,老大心疼赵希媛带俩娃,就让他过来把睡着的童彬给带到另一个房间去。

    他立即就去了,抱着童彬去了隔壁的房间,放下童彬的时候,童彬睡眼朦胧的睁眼看了他一眼,嘴里迷糊的嘀咕了声爸爸。

    声音不大,可是却清晰的蹿进了他的耳朵,他心脏受到了狠狠的撞击,那一刻,他突然就觉得彬彬好可怜。

    他肯定是想他自己的爸爸的,如果将来有一天,童彬长大了,知道自己的亲舅舅曾经那么坚决的阻止他的爸爸妈妈复合,他都不敢去想童彬会怎么想他这个舅舅,而他肯定是不敢面对他的。

    所以,他守着童彬,直到童欣乐进来后,他突然就跟童欣乐说了这话,他说他不搀和他们的事情了,如果童欣乐想跟邵正谦复合,那就重新再结婚一次,只是不许她这次像上次那么委屈了。

    童欣乐愣了好一会儿,随后笑着啐了他一句,“你想太远了,二哥。”

    童嘉晨就无语了,他都退让这么大一步了,这傻妞儿还说他想太远了,难道他理解错了,童欣乐不想跟邵正谦复合?

    又转念一想,不想才奇怪咧,离婚好些年了,别说谈恋爱了,就是异性靠近她,她都给冷脸拒绝了,这不是在等邵正谦吗?

    所以,他就出来找邵正谦了,结果这家伙倒好,一口气抽了一包的烟,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耐着性子等着,同时,脑子里,充斥了很多胡思乱想。

    “谢谢二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邵正谦很郑重的道谢。

    说完,邵正谦就走了。

    童嘉晨站了一会儿,就看到陈晓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看着他在笑。

    那突如其来的好意,让童嘉晨顿时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是,你这丫头笑什么笑?”童嘉晨质问起来。

    “就是突然觉得你人没人想的那么讨厌,这西瓜汁奖给你了。”陈晓舟将手里的西瓜汁递过去,这本来是她准备拿来给邵正谦喝的,不过,她见邵正谦心情不好,就没上来打扰。

    之后,她倒是没想到,她没立即离开,倒是听到童嘉晨说了一番那么可爱的话,她听了,这心情还不错。

    只要童嘉晨都不出来搅局了,那么她距离叫童欣乐师娘的那一天,就又近一步了。

    “稀罕你这破奖励。”童嘉晨没好气的说着,推开面前的西瓜汁,直接走人了。

    陈晓舟也不生气,童嘉晨不要,她就自己抱着喝了起来。

    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各自休息,各自娱乐,然后一起吃了晚饭,就各自回家了。

    夏冉冉吃了晚饭,才等来了冉冉的姑姑,过来接人的夏凤连声道歉,童欣乐送了很多新礼物给夏冉冉,这个孩子,没有妈妈,她挺心疼她的。

    男孩子没有爸爸,女孩子没有妈妈,都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童彬拉着童欣乐还是去坐的邵正谦的车,还是他们三个人,童欣乐在驾驶室开车,邵正谦在后座陪着童彬。

    想到童鸿理出院了,以后都没什么机会见着邵正谦了,一路上,童彬都靠在邵正谦的怀里,“邵叔叔,以后我跟妈妈都不去医院了,见不着你了,怎么办啊?”

    邵正谦笑,“那我来见你们,好吗?”

    “好啊。”童彬拍着小手,高兴坏了。

    童欣乐无奈的摇头,此刻,她内心其实有点小冲动,想要将车停在路边,告诉童彬,他渴望很久的爸爸就在眼前,他最喜欢的邵叔叔就是他爸爸。

    最后,她还是压抑住了冲动。

    她明天是休长假后的第一天上班,她晚上需要早点休息,所以,她得早点回去准备下。

    况且,邵正谦明天要离开青云市,这会儿说这件事,怎么着也是不合适的。

    慢慢的,童欣乐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很快,他们就到家了。

    下车的时候,杨瑞婷他们都先到了,杨瑞婷一叫,刚才在车上还跟邵正谦依依不舍的小家伙,迈着小短腿就朝杨瑞婷那边跑过去了。

    童欣乐摇摇头,这孩子就是孩子,一边舍不得邵叔叔,一边又飞快的跑掉。

    童欣乐回头看了看邵正谦,“你早点回去吧,路上开车注意安。”

    童欣乐说完就低下头,准备进屋。

    手腕却突然让人抓住,邵正谦一个用力,童欣乐整个人就扑向了他,她的头也被邵正谦按在了怀里,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心脏传来的咚咚咚的有力的心跳。

    那一刻,童欣乐很安静,安静的没有挣扎。

    “等我回来,我想跟你和好。”邵正谦在她耳边,再次重复。

    童欣乐闭上眼睛,没有说话,既没答应,也没反对。

    可她清楚得很,他们之间不是嘴上说和好就能算数的,可是现在,她又不想说那些会刺痛他的那些话。

    她确实不忍心。

    “今天你小舅舅告诉我,我爸原来喜欢你小舅妈,所以,你小舅舅大概对我有所愧疚,不会帮秦远翔追你的。”邵正谦突然说,语气很欢快,自信满满,心情愉悦。

    童欣乐:“……”

    童欣乐愣住了,她还真没想到,她跟邵正谦之间还能有这样的缘分。

    可是邵正谦居然能用这么平和的语气来跟她讨论她小舅舅,她更是觉得震惊。

    毕竟,感情的恩怨纠葛,谁都没法说谁对,谁错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但是倘若他们之间真的有生命的债权债务的关系,那么,还真的是一场难解的题。

    “你就不问问,他为什么跟我说这些?”邵正谦继续问。

    童欣乐想问,可到最后关键的时候又怂了,“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想问,你不是要出差吗?我明天也要开始工作了,早点回吧,晚安。”

    邵正谦在她说晚安的时候,就放开了她的手腕。

    他没有强迫童欣乐回答他这个问题,可是这浅浅的试探,让他知道,童欣乐有问题。

    在面对他跟杨景云之间的时候,童欣乐白天的时候是害怕担心,此刻又是逃避的态度,让他不得不反思,莫非是他过去没有掩藏好,让她知道了些什么?

    童欣乐这么聪明,他之前的反应又太过明显,假如她真的知道什么,也不会太过意外的。

    只是,他还是很担心,他心底那个最大的秘密,会让她有所察觉。

    总感觉今天的她,真的是太过敏感了些。

    那些秘密,他不对她说,并非是要隐瞒她去做些什么,而是他不想让她跟他一样,陷入到深不见底的痛苦的漩涡里去。

    这一次,听杨景云说过那番话后,他竟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明天,他就会踏上去寻找当年真相之旅。

    他相信,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有心人的故意安排,那么,这个人,必然会有破绽的。

    “晚安。”

    邵正谦对着童欣乐的背影说道。

    童欣乐脚步顿了下,最终没有回头,径自的走进了屋。

    *

    翌日。

    童欣乐早起,将童彬要吃的煎蛋给煎好,就开始吃佣人替她准备好的早餐,她吃的很快,今天毕竟是她休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天,还是个领导职位。

    不管怎么说,大小都是个领导来着,她不能迟到,并且应该早到。

    至于童彬,童欣乐就直接拜托给了杨瑞婷跟童启发了,吃过饭后,她就自己开车去了新公司报道。

    她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找了一个空位,她的车旁边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第。

    她开门下车,那辆红色的法拉第也打开了车门。

    “童欣乐。”女人从驾驶室钻出来,很是热情的叫了童欣乐一声。

    童欣乐抬头看过去。

    愣了一秒,随后就瞪大眼睛叫,“曼曼姐。”

    女人是陶曼,五天前,被直接指派到青云市这边的分公司来替代余海接管了他原来总经理的职位,她知道童欣乐今天第一天上班,所以一大早就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他们俩是在H国的总公司认识的,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很好的朋友。

    她比童欣乐早了一年回国,回国的时候跟公司申请回京城的分公司,这会儿,因为听到了童欣乐的名字,她才肯答应来青云市这边任职的。

    说来,她俩也有一年多没见了。

    “还记得我就好。”陶曼笑着说,“以后就多多指教了,又成同事了。”

    “我记得你当初是回京城了吧?你是京城人啊。”童欣乐蹙眉。

    “嗯,我五天前才来的,是接替余海的总经理一职的,今儿知道你上班,所以特地在这儿等你,走吧,一起上去先。”

    童欣乐点点头,跟在陶曼的身旁,笑眯眯的开着玩笑,“那咱们现在可不止是同事呢,你还是我领导,所以,请领导往后多多指教。”

    陶曼直接白了她一眼。

    叮一声,电梯到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童欣乐认真的说道,“曼曼姐,真的是恭喜了哦,你这是高升了呢。”

    陶曼工作能力很强,她又是一个踏实肯干的人,而且,精通多国语言,还特别流利,之前一起在H国的总公司的时候,领导的身边,陶曼出现的频率更多。

    当时,两人因为是国人,所以平时里凑在一起的机会就比较多,只要陶曼不跟着领导去应酬,而童欣乐也不出门见客户的时候,两人一般都是凑在一起吃饭的。

    陶曼比她要大三岁。

    可是她们之间,却毫无代沟,沟通也是无比顺畅的。

    “那还不是托你的福,正好余海的老婆得罪你了,这不就让我来填这个空缺了吗。”陶曼戏谑道。

    她看着童欣乐白皙的脸蛋上,因为让余海老婆给抓伤的地方,还有些粉粉的红肉,不过已经算愈合的很好了。

    她想不通,摇摇头,“你说,那个余海的老婆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她怎么就能把你给当成余海的小三给打了呢,那个余海他也配啊?也就她自己稀罕,可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形象,胖的跟个球似的,余海都是这种水平的人,他敢玷污你吗?别说做了,就是想,他都不敢。”

    陶曼愤愤的说着,她是非常支持秦远翔现在的做法,那就是像余海这样子的人,人品连他老婆都不信任,那么他有什么能力做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的总经理呢?

    一个连自己家庭都处理不好的男人,如何担当起这样的重任?

    他们总公司的CEO听了秦远翔建议,在事发后的第三天就将下达了余海的处置通知书,后面就通知她到位了。

    “噗。”童欣乐觉得陶曼这说法太过了。

    余海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否则,他也不会打拼到这个位置上。

    不得不说,余海这情况,将来真的有一天会让他自己的老婆给害死的。

    今天是她,可改天万一是他们公司别的女领导来,这余海的老婆这样撒泼,不管不顾的认为人家是爬了老板的床才爬到那个位置上的,真的能够让人给气死。

    余海的这个老婆,其实也是挺可悲的,传统固有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将她给害了,固步自封的生活方式让她觉得女人要在这世界上做啥事,大概就跟天方夜谭差不多吧。

    可悲可叹的一个女人,可怜又可恨来着。

    “嘿,你这人,我在跟你说认真的咧。”陶曼用手肘撞了她一下。

    “好好好。”童欣乐认命的点头。

    电梯到了童欣乐所任职的市场部那一层,陶曼跟着她一起进去,昨天新的办公室就给她弄出来了,里面的布置,都是她亲手布置的。

    当然,在这之前,童欣乐不知道。

    他们因为来的挺早,除了童欣乐的助理跟秘书已经到岗之外,其他市场部的员工还在来的路上。

    “陶总。”秘书跟助理在一间办公室里,看到她俩来了,立即招呼了陶曼。

    “嗯,这就是你们新的领导,童欣乐。”陶曼跟她们俩介绍着。

    “童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招呼。

    “给童总介绍下你们自己。让她尽快的眼熟你俩。”陶曼要求道。

    “童总,我叫何薇,23岁,是你的秘书,我是一年前应聘到DR公司来的,半年前转正的,以后,请多指教。”何薇谦逊有礼的介绍着自己。

    童欣乐点点头,然后看向靠向外面的那个助理。

    “童总,您好,我叫李南,26岁,你的助理,我来DR已经有三年了,以后,请您不吝赐教。”李南介绍着自己。

    “好,何薇,五分钟后,把今天的行程给我一份。”童欣乐点点头,直接就给何薇下达了任务,既然是她的直属手下,她不打算客气的。

    “行了,人事部那边,早几天就帮你办好了入职手续,那个,你就先忙吧,九点半,我会开一个领导会议,半小时而已,你要是有外出安排,挪到十点以后,啊。我先上楼了,我在十八楼,有事随时上来找我。”

    陶曼说完,就离开了。

    童欣乐直接进了里面的办公室,看着里面的布置很花哨,很粉嫩的风格,微微蹙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陶曼又推开了门,探头进来,“你这办公室,我亲手布置的,如何?喜欢吗?”

    童欣乐只得点头,她一个二十六岁的宝妈,都已经没了少女之心了,哈哈,陶曼能有这样的少女心,实属难得。

    “谢谢。”童欣乐说的很真诚。

    “不客气,喜欢就好,今天很高兴,晚上的时间空出来,我请你吃饭。”陶曼说完也不等童欣乐回复,就走人了。

    她知道,童欣乐必然是不会拒绝的。

    她们俩认识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认识时间不多,可是一相处,那就是一辈子的。

    童欣乐坐在办公桌上,上面都是一尘不染的,可以想见,她在来之前,已经有人在给这个房间做过卫生了。

    外面的那两个人,应该是相当专业的。

    她打开资料袋,将里面的资料拿出来,准备再简单过目一下,五分钟似乎就到了,何薇端了一杯咖啡进来,“童总,这是您的咖啡,公司的速溶咖啡。”

    “嗯。”童欣乐点头,她对咖啡有迷之喜欢,所以,不管是不是速溶的都好,只要是咖啡,她都喝。

    “九点半的领导会议,十点半见秦源集团的秦总。”今天就两个行程,何薇汇报完毕。

    九点半之前是她自己的时间,可以由她自己安排。

    “就两个吗?”童欣乐反问。

    “嗯。”何薇立在旁边。

    “那好吧,那我开完领导会议出来,我们用半小时的时间开个部门会议,本来说中午请大家伙吃个饭,熟悉一下,那就改成明天中午吧,你提前告诉他们,然后把吃饭的点订好,菜单也由你来订,不要在意价位,好吃就行。”童欣乐点点头。

    “是,谢谢童总。”何薇抿唇笑了。

    他们这个部门的人都是典型的吃货,新来的领导还真的是很上道呢,难怪,那么的有人缘。

    “行,没事了,出去忙吧。”

    何薇点点头,转身去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李南捧着一束九十九朵玫瑰站在门口,她俏脸一红,李南用口型告诉她,她误会了。

    然后李南敲了下门,童欣乐抬头,诧异的看着李南手上的玫瑰花,李南直接答疑解惑,“童总,这是您的花,我帮您签收了。”

    “我的?”童欣乐疑惑的反问了下。

    谁会在她上班第一天就送花来,随后,童欣乐就想到了秦远翔。

    “嗯,拿过来吧。”童欣乐对李南说道。

    李南拿了过去,交到了童欣乐的手上。

    李南跟何薇两人都走了出去。

    何薇一脸羡慕的说着,“哇塞,上班第一天就收到九十九朵红玫瑰,这秦总真的是浪漫啊。”

    “嘘,小声点。”李南伸手弹了下她的脑门。

    两人在一个部门,又在一个办公室相处了大半年了,所以两人的关系还算亲近。

    只不过DR不允许出现办公室的恋情,所以两人都把对方当成了朋友。

    日常相处中,也就比较随意了些。

    何薇捂着脑门,“喂,你弹我做什么?我说的是认真的。女人就喜欢花了,尤其是红玫瑰,再厉害的女人,都抵挡不住红玫瑰的诱惑,那可是象征爱情的花朵,热烈,并且奔放。”

    况且,眼前的这个童欣乐,她听说这个女人很厉害,可是眼下看到了,那其实就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

    不像陶曼,那才是犀利的女强人的风格,简直就是女王范。

    小女人跟女王范的领导,何薇跟偏爱童欣乐这款的。

    李南就比较偏向于陶曼那一款的。

    “那以后等你交了男朋友,也让他每天都送你九十九朵红玫瑰,美死你都会。”李南笑着走回自己的办公桌。

    “你以为,普通人有几个能像这样,每天送花啊?还别说九十九朵呢,就是每一天一朵,去花店买,那也没几个承受得住这样的消费。”何薇也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叹气的说道。

    她是普通家庭出生的,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她会做梦,也会幻想,这都是女孩子的特性,但是真的交往了男朋友,她不会提这么无理的要求。

    毕竟,普通人过普通的日子都很艰难了。

    这些美好的享受,奢侈的浪漫,是有钱人才能拥有的。

    李南看了下她,这个女孩,其实挺好的,如果不是公司不允许,他都想下手了。

    有一个浪漫温情的心,但是还有一颗豁达宽容的心,这种女孩,值得男人娶回家用最大的努力去呵护疼爱。

    “工作吧。”李南提醒。

    今天童欣乐的行程不多,但是何薇手上也有很多资料是需要她核对并打印出来的,她每天的工作量都在。

    哪怕有些资料到最后都用不上,但是身为秘书,得随时做好领导随时要用资料的准备。

    用不用是领导的事情,拿不拿的出来,这是她的工作本分了。

    何薇点点头,开始认真工作了。

    她一个毕业生,能够从一个复印小妹混到部门经理秘书一职,除了她姣好的形象之外,她工作也是认真负责,并且勤奋。

    勤奋,走到哪儿都是吃香的。

    办公室内。

    童欣乐捧着花,在花丛里找了下,翻出一张卡在花里的卡片,卡片内容如下:童童,认识九年了,每天一朵红玫瑰的话,我欠你三千两百八十五朵,就算现在每天九十九朵,也要三十三天才能完成,所以,接下来,你都会收到红玫瑰,我爱你,等你回来。署名邵。

    童欣乐心尖在颤动,她以为邵正谦说要换他追她这句话,不过是说来玩玩的,她真没料到,结果不是,邵正谦不是说来玩玩的,而是认真的。

    她这刚上班,他就付诸行动了。

    那张卡片上的话,其实真的很朴实,也没有浪漫可言,但是童欣乐就是感动了,也感受到了他的真诚与决心。

    尤其是‘我爱你’那三个字,他之前当着面也说过这话,她记得很清楚。

    她之前可以不当真,但是现在,她真的是做不到。

    童欣乐捧着花,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到那边放花的架子那儿,她移了一个最大的花瓶出来,然后将那九十九朵红玫瑰放了进去。

    她又埋头,闻了好一会儿花香,她总觉得这束,好像特别香,让她怎么闻都不腻。

    邵正谦开始动脑筋,花心思的。

    童欣乐这是真的很感动。

    因为她很清楚,能让邵正谦做到今天这步,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九点,童欣乐从办公室走出去,去了隔壁市场部员工的办公室。

    市场部很大,办公室也是按组分配的,童欣乐过去隔壁的时候,李南在她身边跟着。

    “这是……”李南刚想介绍童欣乐,童欣乐抬头就阻止了他,然后她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童欣乐,之前在H国总公司担任的是市场部副经理一职,因为家庭的缘故,所以我申请回到国内,我跟公司就一年合约,合约满,我走人,至于市场部经理这一个空缺,我觉得大家其实都有潜力去争取,所以,我希望,这一年,大家可以好好干,为自己的未来争取下,当然,对我有意见或者不服的话,可以随时去隔壁找我,我欢迎大家来跟我沟通,现在,大家跟我介绍下你们自己吧。”

    童欣乐的话落,雷鸣般的掌声就响了起来。

    市场部的员工有二十四个人。

    六个人一组,也有四组。

    每组一个组长,五个员工。

    童欣乐让大家开始介绍的时候,一组的组长直接站了起来,“童总,您好,我是一组的组长王力,后面是我的组员,张伟,陈娟,李红,刘思雅,陈强。”

    王力每叫到一个名字的时候,那个人就站起来,朝童欣乐微微躬身,说一句,童总,你好。

    童欣乐也认真的回一句你好。

    六个人的名字,她就记住组长王力。

    其余五个员工,不归她直属管辖,所以她都暂时不记,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加深印象。

    一组介绍完毕,二组的组长站起来,像一组那样,介绍了自己,同时介绍组员。

    三组跟四组也是一样的。

    最后,童欣乐就只需要记住四个名字,比同时要记住二十四个人的名字要好太多。

    介绍完毕,童欣乐也给他们鼓掌。

    鼓掌完毕,她认真的说道,“好,谢谢大家配合,希望这一年,咱们双方可以合作愉快,我这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我呢,工作上的要求会比较严,但是我不是古板又严肃到没救了的那种老板,今天确实没时间,所以,部门聚餐,领导请客这件事改在了明天中午,为什么是中午而不是晚上呢,因为我是单亲妈妈,我答应过儿子,晚上要尽早回家陪他的,所以,我晚上基本不应酬,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一个项目做成功的那天,可以请你们嗨一个晚上,我作陪到午夜十二点,这是可以有的,所以,大家一起努力,可以吗?”

    “可以。”

    二十四个人的声音,很是响亮。

    “好,工作吧。”

    童欣乐丢了好几个重型炸弹后,直接转身走人了。

    空气里沉寂了好一会儿,最后有人不可置信的怀疑起来,“这么能干,这么漂亮的妈妈,到底是哪个瞎眼的男人,不要了啊?”

    “就是,就是,这童总一来就让我觉得好舒心哦,可惜,人家就在这工作一年。真希望她可以给我们当一辈子的领导。”

    “切,你以为你有机会留在DR一辈子啊,公司的淘汰制度那么严厉,每年扫尾的人,都是要面临被解聘的悲惨,所以,好好努力吧,不努力,自己能不能留在这里一辈子都还不知道呢。”

    “但是,这个童总可是公司不放人啊,我听说了,人家可是想要提前解约的,是我们总公司的老板不肯放人,牛吧?”

    “这位女神,大概就是DR历史上第一个被人炒了鱿鱼的主咯,另外就是谁说漂亮的女人一定就是花瓶啦,看看之前的陶总,人家来直接做余海的位置了,这个童总也是不得了呢。”

    工作压力大,稍微有点八卦什么的,白领们都会非常的热衷的讨论讨论。

    所以,童欣乐都离开有一会儿了,她丢下的那些炸弹,他们这么多人还一时半会儿都没有消化得下来。

    “嘿,她是单亲妈妈,生了孩子,身材还这么好,皮肤还这么嫩,太意外了吧。”

    “她可是童欣乐,你以为跟你我凡夫俗子一样啊?”

    “童欣乐怎么了吗?”

    “那个童氏企业的小女儿,没听说过吗?她父母也真的是超厉害的,两对双胞胎下来后,还能生下她咧。”

    “啥?她父母生了两对双胞胎啊?这么厉害。”

    “……”

    聊得越多,童欣乐被扒出来的信息就越多,可是哪怕童家的公开在外的根根底底都让他们给扒出来了,可是也没多少人知道,童欣乐那个把她给抛弃了的男人到底是谁。

    谁都说不出来。

    八卦也不能一直聊,聊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得停,毕竟他们这公司跟那些可以混吃等死的单位不一样,没有业绩,没有成绩,随时都面临着被淘汰,然后被新鲜血液给取代。

    九点半。

    童欣乐去了十八楼开领导会议,几个部门的领导跟副领导都去了。

    其实,也就是简单的介绍认识一下。

    陶曼也是一个很上道的人,彼此认识了一下后,就说道,“那今天晚上,有空的就一起吃个饭吧,去聚贤楼吃海鲜,我私人请客,不入公司的账,算是给童总接风,大家都知道,我们俩在总公司一起共事过,关系还不错,当然,我们都是同事,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对吗?”

    众人皆点头。

    这陶曼,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有这样的能力,是他们所有的人不容小觑的。

    “有人要不去,早点跟我助理说,中午饭之前,我一会儿就去订桌。”陶曼说道。

    聪明的人都会去,这是一个既能吃到好东西,吃一些平时就舍不得吃的东西的机会,又是能够巴结讨好领导的好时机,怎么会有人放弃呢。

    会就开了半小时,陶曼就说散了。

    童欣乐觉得这个会没有必要,但是也很感激,知道陶曼这么做,是在给她铺垫人脉,可是她就做一年,一年后,她就回自家企业,到时候,说不定,童氏会跟他们成为竞争对手呢。

    所以,童欣乐觉得她家老板也真是心大,明知道,她的心不可能完百分百的放在这里,但是还是要把她给留下来。

    当然,她这人也是有原则的,既然答应留下来了,就要努力为公司争取机会,除非她没答应。

    九点半,童欣乐从十八楼回到十六楼,回到她办公室的时候,她看到秦远翔已经来了,并且让何薇给领进办公室去了。

    “童总,秦总已经来了,在里面。”看到童欣乐回来,何薇赶紧站起来,说道。

    童欣乐点点头,径自朝里走。

    她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秦远翔站在她插好的那束红玫瑰前,而他的手上,还捧着一束清新淡雅的百合花。

    听到开门的声音,秦远翔回过头来,看着她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送你花,祝福你上班的人,结果有人比我动作还快,让我佩服。”

    童欣乐想到邵正谦送的那张卡片,已经让她放进抽屉里了。

    她没说话,走到办公桌那边,“秦总,你来就来呗,还送什么花啊?”

    她很清楚,公司就是一个产生八卦,并且传阅的特别快的地方,这里滋生的八卦,那可真的是多不胜数。

    她几乎可以想见,秦远翔亲自捧着这么一束花走进她的办公室,那么,他们公司肯定稍后就上下都知道了。

    “给你造成困扰了?”秦远翔走上来,将花递了过去。

    童欣乐接过,“那也不是,你找我是谈项目的吧?”

    “等一下啊,我去拿下资料。”童欣乐休假前就让人把策划方案给拿出来了,据说她休假的时候,秦远翔一直不太满意她手下那些人给出的具体策划方案。

    她昨晚熬夜看了下,是有很多地方不满意。

    所以,秦远翔约今天见面吃饭,她没反对,她正好可以再细致的了解下秦远翔的想法。

    “不用拿资料了,那些人没你这样的头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给我方案就好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把我现在的想法,告诉你。”秦远翔对童欣乐,有着谜一样的信任。

    “也好。”童欣乐点点头。

    同时她把昨晚准备好的资料都装进了她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

    秦远翔看着那束让童欣乐随手放在桌子上的百合花,“那红玫瑰,邵医生送的?”

    童欣乐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他一眼,略微点头。

    她没有否认,甚至眼神还逃避着他,秦远翔差不多就知道了。

    “杨叔叔这次回来,原本是支持我们的,可是听说,他跟邵正谦见过面后,就跑到邵正谦那边去了,他有这样的本事,我也是服气的。”

    秦远翔说道。

    童欣乐抬头看他,有些话,她原本没打算现在说的,可是秦远翔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就就下去吧。

    “小翔哥,对不起,我……”她那天就是想要拒绝的,可是秦远翔都说那样的话了,她只好没说了。

    但是,想了这么长时间,她的想法如初,不管她跟邵正谦将来是什么关系都好,她都没有想过要接受别的男人。

    秦远翔也是别的男人。

    如果她跟邵正谦有仇,他们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她就带着彬彬长大。

    何况,邵正谦是爱她的。

    那么,她想尝试下,努力试一试,可不可以化解他们俩的这个心结。

    之前,没有面对邵正谦跟杨景云见面这件事,她心里头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可是现在,他俩见面了,结果也没有发生任何波涛汹涌令她胆战心惊的事情来。

    在两人在那房间单独待过差不多半小时后,童欣乐发现,她现在竟没那么害怕了。

    此刻,她突然就想通了,等邵正谦回来,她想努力一次,把所有的一切都摊开来说。

    他们之间,需要一次这样的谈话。

    想想,当年也真是傻,知道那些后,她也不去找邵正谦求证下,就这么跑了,可当初突然知道那件事后,还真的是让她备受震动的。

    她要是不跑,她真的不知道当年会闹成怎样的局面。

    至少,彬彬可能真的会不存在。

    如果是那样的结果,她想,她会疯的。

    而她跟邵正谦之间,就算没有他爸爸跟她小舅舅的恩怨纠葛,他们也会因为流产而彻底分手。

    她未说出口的话,让秦远翔给直接打断了,“我都懂,乐乐,在我身边不要有任何的压力,你要是喜欢我,肯给我机会,我保证,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你要不喜欢,也没关系,错过了,我得认,我们还像以前做朋友,好吗?”

    童欣乐红着眼睛,点点头,说道,“好,你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秦远翔一怔:“……”

    他不傻,自然明白了,童欣乐任何机会都不打算给他了。

    他们,只能是朋友了。

    好吧,话是他说出来的,他得认,以后,她就是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爱呵护的小妹妹了。

    ------题外话------

    六月最后一天了,祝大家周末愉快。孩子在家放暑假都十天了,格子陪着俩孩子坚持码万更,真心不易,希望亲们多多支持。

    另外,下个月,格子可能会分章了,一是章节太大,情节不止一个,取章节名是件太烧脑的事情,总觉得两个字将两三个情急完总结得不到位,所以,分章更好取名字一点。

    另外就是,格子这个月没顾忌到书城的读者,发现好多书城的亲们都没活跃度了,是养文还是弃文了呀?当然也有抱怨格子章节字数太多,太贵的亲,格子想解释,可也理解你们的习惯,所以这个月,会尽量满足你们,把大章节分成小章节来,希望亲们要觉得这个故事还能看的话,就赶紧回来哟。

    书院的亲们,别怪格子偏心哦,不管几个章节,格子都尽量挤在一起发哈,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