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留宿(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57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三个人再次上车,直接离开,留下躺在地上嘶嚎的四个人。

    其中一个,最是郁闷,让女人用高跟鞋的鞋跟那样踩着他的小手指,那感觉,真是酸爽不已,而且,他怀疑那女人就是属猫的,不然这么黑的夜,她到底是怎么瞧见他的小手指,然后准确无误的给踩上去的?

    四个人狼狈不堪,但是又能怎么着呢?

    惹不起的人,只能绕道走。

    他么不是不懂,只是在青云市多年的根基,让他们以为,对付这些所谓的有钱人,其实很简单。

    哪里知道,人家的有钱跟他们所以为的那种有钱人压根就不同。

    那些人是可以任他们宰割的,这种,是他们这辈子都惹不起的角色。

    老五最终只能认栽倒霉了。

    到最后,他也不敢追着人家要什么医药费,毕竟那两铁棍挥下去,真的要算账,估计他们得倒赔钱,人家没有追究,算是他们的幸运了。

    周启云将车开到路口,车内沉寂又带严肃的氛围,让陶曼突然发出来的爆笑声给打破了,看着陶曼突然间像个神经病似的,笑的那般花枝乱颤,秦远翔蹙了眉头。

    刚才的动筋骨,让他的酒醒了至少一半了,此刻也没有了想要再喝酒的念头了。

    今天晚上,他可以说是超级失态了。

    什么原因,他也很清楚,毕竟,就这么放手了,他还是觉得仿若割肉般疼。

    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放手,最终还是会痛,只是痛法不一样。

    他醉酒是因为童欣乐,但是陶曼突然这么跟他醉酒,甚至比他醉的还离谱,他就不知道这人是为什么了。

    他对陶曼的了解不深,但是就他所了解到了,他觉得陶曼不应该是那种会拿酒消愁的人,她是一个享乐主义者,不管是喝酒,还是干嘛,她都是用一副享乐的心情。

    像今天这样,真的是太让他奇怪了。

    同时,陶曼有这样的身手,也真的是令他有些瞠目结舌。

    穿着裙子,还有高跟鞋就冲出去打架的女人,大概这人刷新了一次新的世界纪录。

    秦远翔想着这些,缓缓的摇摇头,无奈又佩服之至。

    “怎么了?秦总,能请教你下,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吗?”陶曼追问道。

    从上车后,到她开始忍不住笑,她一直都在关注着秦远翔,她猜的到,她今天的一切让秦远翔都太过意外了,尤其是她那么能打。

    哎,苦心在他面前扮演的淑女形象,今天晚上大概是彻底崩塌了。

    所以,她今天晚上其实还是喝醉了,要是没醉,她也不会这样去打人,还好,那些人没说更过分的话,否则,今天那几个人,不死都得脱层皮。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呢,跟她对打的男人,都承受不住,被她打的哇哇叫,现在想来,妈蛋,那几个人,真的是太怂了。

    就那几个怂包,都居然敢砸他们的车。

    “没,就是觉得现代社会,出了个陶木兰,在下佩服。”秦远翔第一次这么隐忍不了自己的笑。

    本来是赞扬陶曼的话,但是这陶曼怎么听那是怎么不舒服来着。

    什么叫陶木兰?人家花木兰从军,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女扮男装混在男人堆里。

    她又没混在男人堆里,她还是很小女人的,好不好?

    “那秦总有没有兴趣跟我比划比划?另外,刚才看到秦总,打架都打的很帅,实在是惊艳到我了,所以,真心想请秦总赐教,还请秦总不吝赐教。”陶曼故意双拳抱在一起,朝着秦远翔来了个半鞠躬。

    主要是坐在车子里面,她这会儿想来个鞠躬也来不了啊。

    她是很有诚意拜他为师的。

    秦远翔摇头,直接拒绝了,“不比划,不管怎么比,我都不划算,吃亏的事情,我秦某人不做。”

    陶曼呵呵笑了下,“秦总不是不做吃亏的事情,而是得看是为谁做吃亏的事情,为了乐乐,秦总那肯定是什么亏都肯吃的。”

    陶曼看的很清楚,秦远翔对童欣乐的心意。

    只是,童欣乐是真不知道秦远翔对她有这种心思,哪怕在她提示过后,童欣乐都还是选择不相信。

    她也没办法了。

    突然提到童欣乐,秦远翔就不吭声了,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件是买醉的。

    现在想来,他真是没想到,十八九岁的年龄都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如今三十一二了,竟然为了乐乐做了这么幼稚的事情。

    就没有跟乐乐开始过,可是,他今天竟然有失恋的感觉。

    见秦远翔没吭声,陶曼很清楚自己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于是,她又开始叨叨叨的劝,“其实,秦总,每个人都会遇上失恋这种事,时间是良药,总会过去的。”

    周启云:“……”

    周启云无语极了,这陶小姐真的是在安慰人,还是给人的伤口上撒盐啊。

    既然清楚这件事,那干嘛不像他这样,闭紧嘴巴啥都不要说,那时间才是良药,慢慢的才能遗忘。

    这陶小姐倒好,明知道人家的伤口在哪儿,不止说出来,还一直戳戳戳。

    这是生怕人家的伤口不会愈合了,是吧?

    又到了一个路口,周启云开口问着,“陶小姐,先送你回酒店吧。”

    “好,麻烦了。”陶曼点点头,扭头看向车窗外,她按下了一条缝,让夜风吹进车里来,给她灼热的脸蛋降降温。

    “秦总,你要不要先给夫人打个电话,这么晚还没有回去,夫人会担心你的。”周启云提醒着秦远翔。

    “嗯,我发了短信给她了。”秦远翔应道,他发的是今晚不会酒店去睡了。

    章丽萍喜欢住酒店,所以,她来之前,秦远翔就帮她订好了总统套房,让她住一个星期的。

    他这几天自然也是跟章丽萍住一起,陪陪她的。

    刚才在路口,周启云那样问,也是因为陶曼的酒店跟章丽萍的酒店不在同一个方向,刚才那个路口就是分岔路。

    “哦,那好。”周启云也就不多嘴了。

    车子很快到达了陶曼下榻的酒店,她是临时过来任职的,所以这些天,她都一直住在酒店里,她长期住的地方还没有找好。

    反正找中介去看房子的时候,要么就是这有瑕疵,要么就是那儿让她不太顺眼,总之她对长期住的房子,要求比较高,一番挑三拣四了后,这不,在酒店住了近一个礼拜了,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来着。

    她也是很郁闷了,她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长时间的酒店呢。

    陶曼下车的时候,秦远翔也跟着下车了,周启云眼睛都瞪大了。

    “秦总。”周启云忍不住唤了他一声,“今晚你不回去了?”

    “嗯,我跟我妈说了,你要是想回去住,你就回去,不想回去住,你也下来,再开个房间临时住一晚,你不留下来的话,明天早上就过来接我就好了。”秦远翔应道。

    周启云哦了一声,他是那种过过苦日子的人,所以哪怕现在有钱了,他也学不会铺张浪费了,那边的酒店就有他的房间,他换洗的衣服都放在那边的,况且,章丽萍来了,他还要负责章丽萍的安,于情于理,他都不会在这家酒店再开一个房间的。

    周启云直接开车走人了。

    秦远翔去了柜台那边,陶曼陪着他一起去的。

    她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对面有间总统套房退了出来,所以,陶曼的意思是想让秦远翔开房间开到她对门去。

    其实就一个晚上,陶曼更觉得她可以借出一个房间出来给他住,她就是怕,自己这个建议一旦提出来后,秦远翔会有所误会。

    而她,不想造成他的误会。

    “对不起,先生,没房间了。”秦远翔掏出身份证来,还没有递过去,服务员就抱歉的说道。

    “没房间了?怎么可能呢?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对面不还退出来一间吗?”陶曼诧异的问着。

    又不是每个人都舍得花钱住总统套房的。

    “是这样的,陶小姐,今天下午突然来了一个老年京剧团,上百号人,把余下所有的房间都要走了,现在连个单间都没了。”服务员详细的解释着。

    “那算了,没事,我重新去找家酒店就好了。”秦远翔接受了他们的解释,这种突发状况确实是难以预料的。

    “别啊,我楼上是三个房间,秦总要是不嫌弃,就上去选个房间好就住一晚而已,你放心,我不会冒犯你的。”陶曼做出保证。

    说完这话,陶曼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此刻更红了,也更烫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似的。

    她想冒犯他,而且已经想了好久了。

    秦远翔:“……”

    秦远翔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还真挺好看的。

    “上面有咖啡吗?”就在陶曼以为秦远翔不肯,准备放弃的时候,秦远翔突然就开口问着。

    “啊?这么晚喝咖啡会睡不着觉的吧?”陶曼懵懵的。

    “不喝咖啡,你这是还想喝酒?”秦远翔反问。

    “……先上去再说。”陶曼愣了会儿,总算是明白了秦远翔的意思。

    秦远翔点点头,在服务员那里,秦远翔按照酒店的流程做了个登记,就跟着陶曼上去了。

    到了所在楼层,陶曼拿卡打开了房门,将卡插进卡槽里,整个房间顿时就亮了,不是那种刺眼的亮,亮度是那种能让人的眼睛感到非常舒适的程度。

    秦远翔进去后,先去了卫生间,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后,他又从卫生间钻出来,“陶曼,我出去一下,买点东西。”

    陶曼从房间里跑出来,点点头,“嗯,好,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了,你先洗个澡吧,有蜂蜜吗?冲点蜂蜜水来解酒。”秦远翔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你早去早回啊,有事给我打电话。”陶曼比了个打电话的动作。

    秦远翔点点头,拿了钱包跟手机,关了门走了出去。

    看着门轻轻让秦远翔给带上后,陶曼又进房间去了,她翻出睡衣,就准备去卫生间洗澡先,想到秦远翔竟答应了留宿一夜,她到现在还有点激动,不敢相信。

    想到这儿,陶曼觉得,自己有必要先给童欣乐打个电话,无论怎样,她想,有些事,她应该给童欣乐吱一声。

    童欣乐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加班加点的给秦远翔做方案稿,童彬已经没有在她房间里睡了,所以,电话响的时候,她也没啥顾忌,直接接了起来。

    “喂?曼曼姐。”接电话之前,童欣乐瞅了眼来电显示,所以知道电话是陆曼打来的。

    ------题外话------

    会觉得秦远翔就这么答应了陶曼,显得突兀吗?格子觉得,还好,毕竟秦总是真的知道自己失恋了,跟乐乐不可能了,这辈子又不能任性的为了女主而单身一辈子,迟早得结婚,得延续秦家子嗣,因此,蓦地一个冲动下,转移了注意力在别的女人身上,也是情理之中,是吧?况且,咱们的曼曼还那么的可爱,好吧,格子都想跨过主角,写配角的情感纠葛戏了,亲们呢,想看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