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春梦(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139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陶曼的表白,来的太过突然。

    等秦远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薄唇已经让一个柔柔软软的粉唇给覆盖住了,他身子一僵,刚想撇过头去躲开来着,陶曼眼疾手快的站起来,勾着他的脖子,努力将他的头掰向自己,然后直接生扑。

    如果刚才,在她尝试性的接触过程中的任何时候,她被拒绝了,她会放弃,可是眼下她都碰到了,那么,秦远翔想拒绝,她也要努力下。

    大概是陶曼的动作太激烈,秦远翔又没个准备,一个大男人,就这么给直接扑倒了。

    好在酒店是是扑了地毯的,就算两人齐齐跌落下去,也不会疼痛。

    这一跌倒,也没能让陶曼退开,她很认真很努力的吻着,像只八爪鱼似的,就这么勾勾缠缠的缠在秦远翔的身上。

    又像是缠着大树生长的常春藤。

    沐浴过后的两人,身穿的家居服,松松垮垮的,这么一折腾后,有些地方就这么裸露了出来。

    总之,秦远翔随后的反抗显得非常的无力,再然后,由被动的接受,逐渐被陶曼的热情所感染,渐渐的化为了主动进攻。

    两人也没换地儿,就在地毯上纠缠着彼此。

    电影里的露丝跟杰克之间的爱情在逐渐升华,升温,电影外面的他们,热情也在逐渐的升华,一片旖旎在昏黄的室内的灯光的映射下,竟浮现出浪漫至极的情怀来。

    夜,逐渐的深了,属于男人跟女人的旋律,才正式打响。

    一地凌乱的衣服,彰显着男人跟女人的激情四射。

    翌日。

    太阳刚刚冒出天际,躺在大床上的秦远翔,就睁开了眼睛,他手一动,却被人压着而动弹不得。

    他扭头,陶曼那张没有化妆的素颜就这么清晰的展现在他眼前,没有扑粉的脸蛋,因为长期保养得宜,所以还算粉嫩白皙。

    鼻翼两端有几处肉眼可见的雀斑,却并没有给此刻躺在他臂弯里的美丽的女人减分,甚至还让她多了几分俏皮可爱。

    秦远翔这是活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跟女人一起过夜,一起醒来面对朝阳。

    这种感觉,真的很陌生,还有些无所适从,但是他并不惊慌失措,也没想过,要逃避什么。

    从昨天,他的手抚上陶曼的身体,主动解开她的外衣纽扣的时候,其实,那一刻,他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他不是那种做了就跑的混蛋,既然要了,他就想过要负责。

    陶曼的苦痛在与家里的逼婚,他又何尝不是?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的苦痛,他可以感同身受。

    目前,他对陶曼到底是出于什么感情,他也并不清楚,可是他知道的是,他没有拒绝,对陶曼,也没有像对别的女人那样,心境跟身体都在反抗她的靠近。

    他心里唯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他昨天才下定决心,跟童欣乐划清界限,他的身体在昨天晚上就执行的那么彻底,直接跟别的女人亲近,断了他所有的后路跟坚持。

    不知道,未来的人生会不会有遗憾。

    但是此刻,他必须得拿出一个做男人的担当来。

    他是第一次,他也很清楚,陶曼也是第一次。

    第一次的感受,其实不是那么美,他到最后力道没控制好,他感受得到,自己的莽撞,带给陶曼的不适。

    他也知道,陶曼一直在隐忍着他,那个时候,她很痛吧?

    可是当时,他身体也很痛,他就只顾着缓解着自己的痛,却忽略了她的。

    都怪自己没经验,否则,昨晚就不该是那种不太美好的回忆了。

    女人的第一次其实很重要,就算男人是第一次,很多男人也会透过各种途进去学习这方面的经验,而他没有,他每天忙的就跟陀螺似的,没想过恋爱,也没想过女人。

    直到童欣乐的出现,唤醒了他小时候的一些记忆跟感情,他才恍悟,自己的人生好像缺少了啥。

    秦远翔回神,发现陶曼依然睡得很沉,也是,昨天晚上真的是累坏了她,他太过粗鲁,秦远翔微叹口气。

    他伸手替她温柔的拢了拢头发,然后慢慢的将她的脑袋,给挪到软枕头上去,帮她弄了一个比叫舒服的姿势。

    然后他轻手轻脚的下床,去了卫生间解决基本的生理需求,以及洗漱。

    酒店卧室房间是比较隔音的那种,秦远翔水冲马桶的声音,外面睡觉的陶曼是听不到的。

    可秦远翔下床没一会儿,陶曼就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时候,陶曼一双眼睛,迷迷糊糊的,她扭头看了下四周,没有找到人,她一下就慌起来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蚕丝被就这样从她光裸的身上滑了下来,她看到自己裸露的身体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她这一刻确信了,昨晚她以为跟秦远翔做的春梦,大概真的不仅仅只是春梦而已。

    她拿过床边的丝绸睡衣把自己给裹住,她伸手摸了下身边的床位,还是温热的,应该没离开多久。

    陶曼的心因此也安定不少,但是这个时候,没看到人,没有确认一下,秦远翔到底有没有后悔昨天晚上跟她发生那样的关系之前,她这个心,也都是悬着的。

    所以,陶曼也顾不得头发乱糟糟的,自己此刻形象好不好,就开始满屋子找人,她先去了衣帽间,发现没人,就不管不顾的直接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门没有上锁,陶曼一推就推开了,秦远翔正在刷牙,满嘴的牙膏泡泡,他刚喝了一口水,门就被人大力的从外面推开。

    然后,他就看到陶曼焦急的神情,在看到他人后,缓缓的平静下来。

    他埋头吐掉了口里的水,略微思考了下,他又继续埋头喝水,准备先把牙刷完,他实在是没这个习惯,含着满嘴的泡泡跟人讲话。

    陶曼也很耐心,就这么等着他刷完牙。

    秦远翔刷完牙后,重新抬头,陶曼的睡衣松松垮垮的,只一眼,他就能将她脖子处的那些青青紫紫的印迹都看在了眼里,单看一处还好,可是好几处这么频繁的出现在一个皮肤区域,加上陶曼的皮肤又这么白皙,所以,看上去还有点瘆人。

    “抱歉。”秦远翔这声抱歉,是替自己的粗鲁道歉,然而,他这刚开口,就见陶曼变了脸色,下一秒人转身就跑。

    他愣了下,随后追了出去,就看到陶曼坐在床边抹眼泪。

    那一刻,他就反应过来,陶曼这是误会了。

    他走过去,站在陶曼的身边,“我……”

    秦远翔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让陶曼给抢词了。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放心吧,昨天晚上我记得很清楚,是我主动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会要你负责的,我们……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都是成年人,不需要为了昨晚的冲动犯傻。”说到最后,陶曼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痛木了。

    昨晚,她的那番告白,用了她多少的勇气,她知道。

    不过,她说的没错的,昨晚是她主动勾引秦远翔的,秦远翔不过是没把持住而已,面对投怀送抱的女人,除非是柳下惠,这便宜,男人要不占的,怕是傻子吧。

    她也是乘人之危了一盘,书上说男人的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就是男人喝了酒之后,所以,昨天真的是老天给了她一个好时机,才让她一切举动得以得逞。

    但是,她真的就要靠这个抓住秦远翔吗,显然是不太实际了。

    她也想通了,既然失身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她想要给的男人,她这辈子的人生也算是没了遗憾了,所以,她下半辈子的人生,她家里人要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好了,不过是当一辈子的傀儡而已。

    就像她爹妈说的,生她下来,养大她,就是为了让她做出贡献,让家里人好,让家族好。

    她真的觉得很好笑。

    如果她有孩子了,她绝对不会带着这种卑劣无耻的目的去养她自己的孩子,她如果生孩子,只会把她所能给的最美好的东西带给这个孩子,等他长大了,告诉他,妈妈最大的希望,是希望他将来快乐,幸福。

    这才是养孩子的最终目的,而不是为了让孩子做贡献。

    “说完了吗?”良久,秦远翔才压抑着心里的不快,问道。

    思绪已经扩散开的陶曼,这才发现秦远翔的脸色貌似很不好。

    她心里头也很伤心,昨晚,的确是她主动,可她给他的,毕竟是她的第一次啊,当然,她也知道,他应该也是第一次。

    秦远翔在商场上,名声令人闻风丧胆,可是他这个人,真的是洁身自好,没有任何的花边新闻。

    也没有哪个女人有过机会,跟秦远翔沾染上花边新闻。

    后来,认识了童欣乐,她才算是了解了秦远翔这么洁身自好是为了什么,大抵就是为了等童欣乐这么一个人。

    只是,那个时候,童欣乐不仅有过男人了,还结过婚,甚至还生了一个孩子。

    很多东西,对秦远翔来说,他都错过了。

    “如果你说完了,现在可以听我说吗?”秦远翔平静的问着。

    陶曼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点头。

    “昨晚发生的事情的确是有点意外,但是我秦远翔既然接受了,既然要了,我就不会做出那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混蛋,陶曼,既然你话都说那么清楚了,现在我给你答复,答复就是我接受,给我们俩一个机会,我会努力做好男朋友的本分。”

    “……”

    秦远翔话说完,然后面对的就是陶曼良久的沉默。

    陶曼没有想到,她的表白会这么顺利。

    她很清楚,一个晚上,就让秦远翔把心从童欣乐的身上转移到她的身上来,是完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她求的不就是一个机会么?

    只要秦远翔肯给她这次机会,她就够满足得了。

    “这意思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男朋友,我就是你女朋友了吗?”陶曼小心翼翼的问着,她真的是不太敢相信,新的一天,她会这么这么的好运。

    “嗯,我去洗脸,你赶紧起床洗漱,我们去吃早餐。”秦远翔抿唇嗯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卫生间。

    “哇哦——”陶曼翻身朝柔软的大床扑上去,她简直觉得自己拥有了世界。

    秦远翔探头出来,看到陶曼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无奈的摇头,但是他嘴角边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扩散开了。

    “对了,你今天干脆请假一天吧。”秦远翔建议道。

    陶曼从喜悦中回神,想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想了想,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也请假一天,我妈应该会想要见你。”秦远翔突然说道。

    陶曼:“……”

    ?这就要见家长了么?这么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