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闻白(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15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此刻的邵正谦,被困在C市的一个名叫霞溪的偏远山村的小路上,此刻,暴雨闪电,他躲在一个热心的村民房里,房子是土砌房,在这如此恶劣的氛围下,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他屋内也在滴雨,他跟房子里的两个男人上房顶,一起拿胶布挡雨。

    从房顶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有些后悔了怎么自己一个冲动就怕这里来了呢,这下好了,手机被大雨浸泡,现在已经开不了机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又忘记充电,等于说,他这手机从没电到现在差不多彻底报废,他已经跟外界失联了快二十四小时了。

    坐在内屋,听着屋外的滂沱大雨,邵正谦真是懊恼的很。

    钱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场所,算个屁,他身上也有钱,可是那又如何,买不到手机,联系不了人,钱在这个时候,完没有用武之地。

    他辗转反侧的打听到,当时跟他父亲并肩为青云市的三剑客的第三个人,来到了C市,他一路过来,一路打听,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陷入到了这里。

    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有点冲动,可是他又真的好想证实一下,杨景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杨景云与他父亲的死没关系,沈燕那边也好交代了,当然,他就只会亏欠童欣乐了,他得好好的想一想,这辈子要如何弥补。

    不管如何弥补都好,他们可以没有任何隔阂的一家人在一起,那比什么都要美。

    “邵先生,我婆娘已经帮你铺好床了,要不,你先去睡会儿?这雨,估计得下到明天早上。”收留邵正谦的男主人走过来说道。

    “谢谢。”邵正谦没有推辞,刚才女主人就已经帮他烧热水,他已经冲过澡了,这会儿去趟床上也是可以的。

    反正没电,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联系不到外面的人,不知道童欣乐那妞这次又会焦灼成什么样了,他走的前一天,可是告诉过她,今天就要回去的。

    结果,又食言而肥了。

    以后,怕是他的话,在她面前,信任度都得打折扣了吧?

    男主人领着邵正谦去了他们屋里最好的一间房,那原本是两口子大儿子的房间,这下腾了出来,给邵正谦用。

    邵正谦对此真的是颇为感激。

    其实,之前住在租来的四合院里的时候,他那也是苦日子的,比起青云市的其他人来说,他就生活在贫民窟。

    可是这国内的贫穷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步,真的是没见过,你都无法想象。

    这里还点着蜡烛,煤油灯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家,要不是邵正谦真的遇上了,他还真的不敢想象,在他们的国家里,还有这么贫穷的人,还有这么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庄。

    他们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别说什么电脑,以及其他越来越先进的装备,在这里,他们得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才能有的吃有的喝。

    在这里,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太多东西。

    但是这里的人,笑容很淳朴,很真实,对人热情又大方,生活给了他们很多苦难,但是他们依然笑着面对。

    这么破烂的房子,依然舒心的住着,漏雨,就拿大胶布上去遮住就好了。

    邵正谦还是有点感慨的。

    他真的想不到,那个人怎么舍得从青云市那么繁华的一座城市来到这里,来到这里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的?

    连个电都没有。

    邵正谦躺下来后,他无法想象那个人的想法以及他的决定,他想想自己也是冲动,听人说那人跑到这边来了后,就租了辆车也跟过来了。

    这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都没有摸清楚呢。

    这样的环境,要找个人,怕是更难哦。

    什么都这么闭塞的环境下,他觉得在外面通讯那么发达的地方,要找个人都难,更别说是这样一个地方了。

    如果那人是青云市人的话,过惯了城里的生活,又如何能够接受在这样恶劣条件下生存的方式呢?

    这样的房子,暴雨下得很透彻,外面凉快,屋内却是很闷热的。

    他手上是女主人帮他找来的蒲扇,他在用蒲扇一下一下给自己扇着去热,但是这么点风,他真的觉得去热的效果特别差,可有总比没有好吧。

    这时,房间的木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推了开来,男主人的大儿子,一个初中未能毕业就去小镇上打工的小子。

    他们这里贫穷,但是霞溪村的村长还是挺明智的,鼓励这里的村民,让孩子们去学堂上学,因为上学的孩子不多,那个规模,叫不得学校,暂且以学堂来称。

    这读过书跟没读过书的孩子,就是不同。

    像收留他的这家,这孩子上过学堂,人家就能去镇上打点小工,据说还是进了小镇上的一个老中医的中药铺子呢。

    邵正谦看见皮肤黝黑的大小伙子站在门口那儿,有些腼腆的站在那儿笑,邵正谦主动开口叫他,“大娃子,进来吧。”

    这个名,是今天大娃子回来的时候,男主人这样叫的。

    在这里,他们很少取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反正叫什么都是代号,在这个家里,夫妻俩称对方,一个孩子他爸,一个孩子他妈。

    两个儿子,一个叫大娃子,一个叫二娃子。

    二娃子不爱去学堂,就跟着母亲下地种植,有时候,乡里人吆喝着,就去帮谁家添点砖,弄点瓦,挣点零用钱。

    一家四口的日子就这么过着。

    大娃子在镇上打工,穿着也是乡里面还算好的,乡里也有人挣大钱,可人家挣钱后,直接就离开了他们这个村庄,去外面生活去了。

    所以,这个村庄留下来的都是穷人,都是没钱的人。

    那些挣到钱的,也都跑出去潇洒,享受,也没打算要带着村人民去一起致富啥的。

    那个大娃子听到邵医生让他进来,他也憨厚,不敢进来,“邵先生,会不会打扰你啊?”

    邵正谦感觉蛮欣慰的,从被困,到村长安排这家人收留他到现在,这里的男主人,女主人还有二娃子都统称他是城里人,哪怕他介绍自己的时候,说了自己的姓,甚至还报上了名,可是这一家人很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不叫。

    跟着村长叫他城里人。

    倒是这个读过书的大娃子,把他的姓记在心上了,还开口叫他邵先生,说明大娃子去打工的那个镇,应该要比这里先进太多。

    “不会,反正这个天气,太闷了,我也睡不着。”邵正谦此刻确实是心烦意乱,有个人可以进来陪他说说话,解解闷,他觉得挺好的。

    听到邵正谦这么说,大娃子也就不纠结了,哎了一声,直接走了进来,端着一个坐上去就会发出嘎吱嘎吱响的小板凳走了过来,就坐在邵正谦的床前。

    邵正谦见他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下面,心里其实是不好意思的,他今天睡的床原本就是这个大娃子的,“到床边来坐吧,这床本来就是你的。”

    “不,它今晚是你的,你这席子是我从镇里买回来的新的,我妈一直舍不得用,放在家里都快发霉了,今天总算是发挥了它的用途。”大娃子朴实的说着。

    他挣了钱,都是往家里交的,有一次,中药铺子的师傅,给了他一笔奖金,他用这笔奖金去买了这床竹席。

    他就是想让他父母感受感受。

    “你们都很热心肠,今儿真是要感谢你们一家了,否则,他今儿都不知道有没有命回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遇上这么突如其来的暴雨,甚至,这家男主人说了,他要是再不知死活的往里走啊,准会遇上泥石流的。

    泥石流是很吓人的东西,能把人给吞来吃的可怕的东西。

    “应该的,你是村长介绍过来的,自然就是我们一家人的贵客了,邵先生,你是做什么的?怎么突然跑到我们这么个穷咔咔的地方来了呢?”

    “我是医生,不过,是西医,你应该有听过吧?”邵正谦问着。

    大娃子点点头,他师傅有跟他说过这些。

    当然,他听的是似懂非懂而已。

    “不知道你师傅有没有告诉过你,有一种外科医生,是用手术刀给人救命的?”邵正谦继续问着。

    反正都是聊天的,大娃子既然这么爱学,他就讲给他听听就好了。

    大娃子让邵正谦给吓到了,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些,他来这里,无非也是奉父母之命过来陪陪邵正谦,毕竟,他们都觉得在他们这个家里,就他还能跟他说两句。

    而整个村上,也就他文化算高的了。

    就是因为这点,村长才把这个从城里跑来的邵正谦安排在他们家。

    “不懂没关系,你懂中医也很好,会针灸吗?”邵正谦问着,很是尽职尽责的在与大娃子聊天。

    “嗯,会,邵先生,你要是有哪儿感到不舒服的话,我可以用针灸帮你调理的哦。”大娃子对他这个手艺,还挺自信的。

    镇上的人,到了他们那个中药铺,如果要针灸的话,都会找他,排队等他也是愿意的。

    为此,他真的很自豪。

    他很感激教他本事的师傅,他还想着以后等学有所成后,他也要挣大钱,给一家人买房子,搬到镇上光明的地方去住。

    不要再回这个霞溪村了。

    “好,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找你。”邵正谦点头。

    “那邵先生,你还没有说,你是怎么跑来我们这里的呢?”老实人就是老实人,就是奉命来陪聊,也是一本一眼的。

    “我是来找人的,有人说他住在霞溪这边。”至于是霞溪镇还是霞溪村,他还真没弄清楚。

    也是被困在这里后,他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个霞溪村,还有个霞溪镇,而他被困的地方就是霞溪村。

    一个跟霞溪镇完两个世界的地方。

    “找人啊?找什么人啊?这霞溪村跟霞溪镇的人,只要是我大娃子见过的,或听过的名字,我都不会忘记的。”大娃子热情的说着。

    况且,他确实是有这个能力的。

    “闻白。”邵正谦直接说出了这个名字。

    闻白是闻倾的弟弟,而据他所查到资料来看,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而是堂姐弟的关系,所以,闻倾对闻白去了霞溪这样的地方这么多年,她这个做姐姐的居然可以不闻不问。

    他原本心里的猜测是,这个闻白,如果跟闻倾的关系好,说不定,就能够跟闻倾联合起来,由苏德出面,做些什么事。

    可是,他又觉得自己这脑洞太大,这猜测太无中生有了些。

    苏德压根就不认识邵天,两人既然不认识,还往日无仇,今日无怨的,不可能会害他爸爸的。

    只是,苏德那么及时的出现在他们邵家破产要卖别墅的时候,他这心里,还是有所怀疑的。

    这一切,真的是这么凑巧吗?

    “闻白?是闻白,还是白文啊?”大娃子诧异的问着。

    “白文?白文是哪两个字?”邵正谦蹙眉问着。

    莫非,闻白到了这里,还改了姓名么?

    难怪,警方想要找他,一直都找不到,可是这闻家的人又没来报失踪,这警察自然是不会浪费警力去做这种调查的。

    “白色的白,文化的文啊?”大娃子如实回答。

    “白色的白?文化的文?”邵正谦喃喃的重复,似乎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可是这个名字,又跟这个人有一定的关系。

    毕竟,他可以确信,当年的闻白确实是来到了霞溪这边,而且,警方那边没有任何关于闻白的出入境记录。

    就证明这人还在国内,而且此人很懒,懒得搬家,懒得挪地儿,是他的本性,他在青云市出生,就在青云市生根,据说闻倾跟邵天举办婚礼的时候,闻白只是捎人带去了礼金,本人却没有亲自去参加。

    足以想见,此人到底有多懒了,自己姐姐跟姐夫的婚礼,都没有去参加。

    随着对闻白这个人的逐渐了解,对于,闻白居然会在他父亲药业公司出事没多久,就离开了青云市这个他从未离开过的城市,邵正谦觉得疑点很重。

    这个人既然决定离开青云市,与过去的一切都撇干净,这人来到了新的地方,给自己改个新名,也未尝不可。

    “这人就是我中药铺子教我针灸的师傅啊,邵先生,要不明儿你跟我一道去镇上,看看我师傅,就知道他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了,不就知道了吗?”大娃子见邵正谦眉头深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替他出了一个再简单的注意。

    他要找的闻白,到底是不是他师傅白文,明儿去见见不就好了吗?

    邵正谦眼睛一亮,是啊,他在这儿纠结半天,竟让大娃子的一句话让他觉得是如梦初醒般。

    不管是与不是,明儿跟着大娃子去见一见就好了啊。

    “霞溪镇有电哦,你那泡了水的手机,应该可以找到人帮你修一修的。”大娃子又说道。

    “霞溪镇有电?”邵正谦诧异的问着。

    都叫霞溪,一个不过是镇,一个是乡,差别就这么大吗?

    “嗯啊,而且很热闹呢,霞溪镇现在居住的好多都是霞溪村搬过去的人,我以后也要挣钱在霞溪镇买房子,然后把我父母跟我弟弟一起接过去。”大娃子憧憬着他们的未来。

    “大娃子,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愁雾散开,邵正谦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他来好闻白,就是为了证实杨景云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既然他们当初是三剑客,那么,杨景云有没有说谎,闻白肯定能够帮他证实这个问题的答案。

    至于害死他父亲的背后的那个人,只要证实与杨景云无关,那么,他会不计一切代价,将那个人给揪出来的。

    只要不是杨景云,邵天的仇,他一定会报的。

    ------题外话------

    今天可能就2更了,格子万更这么久,有点累了,今天跟亲们请一天假哈,么哒。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