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不识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642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夜深人静的童家。

    童彬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红彤彤的脸蛋,洋溢着属于孩子原有的纯真笑容。

    童欣乐很意外,也很欣喜,她没想到,在童彬知道他爸爸是邵正谦后,没有一丝埋怨,也没有怪她当初一意孤行的要跟邵正谦离婚,带着还在她肚子里的他一起离开爸爸。

    他在得知邵正谦就是他爸爸后,他小脸上都是自豪,他拉着童欣乐的手,对她说,“妈妈,那你还怪爸爸吗?”

    童欣乐还想的起来,她当时愣了下,然后摇摇头。

    她从来都没有怪过邵正谦,还是她二哥说的对,不管是当初缠着邵正谦结婚,还是带着孩子离婚,她对邵正谦都没有怪过,她对他的,一直都是爱。

    她爱他,这份爱,一天都没有减少过。

    见她摇头,童彬就笑了,然后很肯定的对童欣乐说道,“妈妈,那你还愿意跟爸爸在一起,还是说要去找别的叔叔给我当爸爸啊?”

    听着童彬奶声奶气的问着她这么严峻的问题,童欣乐心尖一颤,原来孩子这么小,他心里都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

    “妈妈会把爸爸给你找回来的。”童欣乐就是这么说的。

    童彬就什么都接受了,没有电视上演的那种起伏不已的剧情桥段,有的只是属于人的七情六欲,欣喜,骄傲,自豪,以及疑问解答。

    然后,时间差不多了,童彬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睡觉前,他们一起给邵正谦打了一个电话,但是邵正谦还是关机,童欣乐也接受了,她想,邵正谦这时候还没有开机,应该就是开不了机了,而不是她所想的故意逃避她来着。

    “没关系,彬彬睡一觉,等爸爸回来了,他就会联系我们的。”童欣乐是这样说的。

    童彬点点头,主动在童欣乐的脸颊上,亲了下,“妈妈,晚安。妈妈,我爱你,我也爱爸爸,谢谢妈妈给彬彬那么好的爸爸。”

    童欣乐:“……”

    童欣乐只觉得心里一阵甜滋滋的。

    一是童彬对邵正谦的肯定,对他爸爸这个身份的肯定,二是,她好像又回到了一开始遇见邵正谦的时候,对他什么都能够理解的那个阶段了。

    她才发现,原来回到这个时候,她的状态才是最好的。

    哄睡了童彬,她回到隔壁的大房间,时间九点半,她还不太想睡。

    她洗了澡,就躺在藤椅上开始刷手机,关和在这个时候给她发来了几条信息,她都没来得及看。

    主要是让她不要太担心了,邵正谦那人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应该是手机没电了,然后确实没找到合适的充电的机会。

    巴拉巴拉啰嗦了一大通。

    就是担心她会记恨上邵正谦。

    其实,她不会记恨的。

    不过,关和是真的很关心邵正谦,也很关心她对邵正谦的态度。

    这人,还真的是邵正谦的铁哥儿们呢。

    就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怎么看上她姐的。

    她很清楚,她姐绝对不会喜欢关和这一款,所以,她不让关和追欣安,也是不想他白费力气,现在看在邵正谦的份上,她更不想他去碰这个闭门羹了。

    “你知道他去京城做什么吗?”想了想,童欣乐还是发微信,问了关和这个问题。

    那天,邵正谦说他要去京城,那时的她,心里还是别扭的,所以就没有主动问得更细,现在想知道了,又找不到邵正谦本人。

    “你知道他去京城啊?”关和疑惑的问着。

    “嗯,他走之前跟我说了,告诉我三天后就会回来。”童欣乐也说了实话。

    “难怪呢,你今天突然过来找他,嘿,我说,你们之间是不是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啊?准备什么时候和好,请我们大家伙儿吃一顿啊?”

    没几句话,这人就露出了吃货的本性来。

    “等误会解开再说吧,关医生,能回到正题吗?”童欣乐无语的很,将绕偏了的话题,又给绕回到了正题上来。

    “呃,他是去探监,说有些问题要找苏德问问。”关和也没骗她,邵正谦这次去京城,就是去探监,他这要是自作主张的说起谎来,估计邵正谦回来会削他的。

    另外,这童欣乐都问上了,他也绕过了,没给绕开,这要是不给个回答,也是不行的。

    所以,权衡之下,关和还是觉得实话实说比较好。

    这既不给邵正谦惹麻烦,也不给自己惹麻烦,就算是麻烦,应该也是最小的麻烦。

    “要找苏德问?”童欣乐重复了下。

    缓缓,她有些混乱的脑子里面,对一些事有了清晰的轮廓。

    或许,有些事,问过了就知道了。

    童欣乐草草的结束了跟关和的微聊,她按捺不住,给杨景云打了一个电话,那个时候,杨景云刚陪孟娇在房间里睡着。

    今天的他,突然知道,乐乐不幸的婚姻,竟然跟他有关,他胸口有点闷。

    他没想到,邵正谦会把他当成他们邵家的仇人,那么,邵天的那个老婆,沈燕呢?

    沈天死的时候,邵正谦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一个孩子,能够懂得了成人的世界么?

    邵正谦也经历过感情纠葛,难道说,他把孟娇带走,并且是在邵天许可的情况下将人给带走,邵天真的就为此仇恨了这么多年。

    自杀的时候,还把对他的恨,告诉给了他的亲人们吗?

    杨景云有些想不通,他认识的邵天不是这么豁达的人,他认识的邵天跟他不一样,没他这么疯狂,他是一个感情至上的人,把爱看做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像他这样的男人不多。

    这也是孟娇最后对他彻底心动并且交心的原因,他想,女人都是浪漫的,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抗得了男人花时间跟所有的心思,只为讨一个女人的欢心。

    邵天是个医学天才,可是能够被称之为天才的人,总少了点做凡人的气息。

    这大概也是孟娇会变心的理由之一吧。

    当然,还有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让两个原本有情人最终不能眷属。

    实话就是,孟娇要是当初没选择他,没跟他在一起,他可以想见,孟娇不会有这么幸福。

    综上,他确实不后悔,对邵天,他的愧疚,确实没那么多。

    就在杨景云走出房间的时候,童欣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接起来,童欣乐先关心的询问了句,“小舅舅,小舅妈睡了吗?”

    “嗯,睡了,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杨景云关心的问着。

    “马上就睡了,小舅舅,有件事问你。”童欣乐也是直来直往的人,她心里要是藏了个问题,就得马上问出答案来。

    “你问吧,这么晚了睡不着肯定是有事啦。”杨景云嗤笑声,对这个小侄女的心思,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童欣乐是个包不住话的人,但是这些年,因为他年轻时的情感纠葛造成的后遗症,这小妮子,竟然生生的让自己憋了三年,也没跑到他面前拿这件事来质问他,可见,在这小丫头的心里,他这个小舅舅是真的很有分量的。

    嗯,就冲这个,他也要将她的幸福给落实了再走。

    这件事,他就算不为乐乐,也要为自己跟孟娇,将它查个水落石出。

    “你认识苏德吗?”听杨景云的语气还算好,童欣乐也就直接问了。

    她心里的框架是,或许,杨景云跟邵天没有仇,是苏德跟她小舅舅有仇,所以,把邵天的死,嫁祸到了她小舅舅的头上。

    这样的话,那么,她跟他们苏家,将势不两立,对于苏静,那她就不会再因为忌讳邵正谦跟沈燕而对她手下留情。

    每个人,不是不会耍手段,而是要看有没有必要。

    兔子被逼急了,尚且还咬人呢,何况是人。

    “苏德?不认识,我没听过这个名字。”杨景云想了想,摇头说道。

    “没听过?小舅舅,你确定吗?那会不会是小舅妈认识的啊?”童欣乐问着。

    此刻的童欣乐,脑子里面是她自己脑补出来的恩怨情仇的戏码,如果不是纯男人之间的恩怨纠葛,那么会不会是男人跟女人都有搀和在一起的言情戏码呢?

    谁让她小舅妈那么漂亮呢,邵天喜欢她,不足为奇,可以让她小舅舅不惜放弃兄弟之情都要得到的女人,那真的是太稀奇了。

    这样一个稀奇的女人,再吸引点别的男人的追逐,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小舅妈一样不会认识的。”杨景云很确定的说着。

    孟娇认识的人真的不多,她身体的原因,造就了她外出时间的固定,在这种固定的社交圈内,她哪儿会认识那么多陌生人呢。

    真要有机会出去认识那么多人,她也不会以为自己对邵天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了。

    当然,孟娇的身体要好的话,或许,这辈子也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好吧,那打扰了,小舅舅,晚安。”瞧见杨景云那么肯定的说孟娇不认识,童欣乐也就只好停止追根究底的追问了。

    时间不早了,她知道,小舅舅跟小舅妈的作息时间是很有规律的。

    “乐乐,好好睡,不要想太多,有舅舅在,放心吧,你小舅舅我不会做出让你没面子的事情来的。”杨景云劝说着。

    “嗯。”童欣乐感觉自己想哭。

    想想当初的自己,竟然就因为沈燕说她小舅舅是害死邵正谦父亲的凶手,她就真的信了,为此,她还真的把她小舅舅当成杀人凶手般那样的嫌弃。

    电话也少打了,甚至故意的不去看他跟孟娇,拿各种理由来推拒。

    在她心里,甚至为了邵正谦对他还是有一次埋怨的。

    这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真的是特傻,特傻的一个人。

    在自己的家人被外人进行这样恶意的攻击后,她第一选择竟然不是去求证她小舅舅的清白,她还对外人的话深信不疑。

    她真的是该死哦。

    “晚安,大宝贝。”杨景云笑。

    “晚安,小舅舅。”

    *

    一夜过去,太阳初升,七点钟的青云市,被初升的朝阳给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祥和而又美好。

    沈燕跟苏静在机场穿梭。

    杨景云开车载着孟娇,来到了邵家原来的别墅。

    只可惜,错过了。

    他们按响了门铃,却被前来开门的胡姨给告知,主人今天早上都走了,去坐飞机去了,至于去哪儿,他们做下人的不是很清楚。

    杨景云只好带着孟娇返回。

    回去之前,孟娇看着那栋别墅,她以前也在里面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过,那段时间,痛苦的记忆比幸福的记忆多。

    所以她不会相信,邵天的自杀,是因为她跟杨景云选择牵手而造成的。

    邵天的死,应该是那次药品的意外,对孩子们造成了伤害让邵天内心过不去,毕竟,在那次药品意外的事故里,有两个鲜活的小生命因此而丧生。

    她了解邵天,所以,能够让邵天走向自杀这条道的,也是因为生命的离世。

    他研究药品,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害人,可是有人因为服用了他研发出来的药而死亡,就算法律上给予意外的判定,他善良的内心也会因此而过意不去。

    人已逝,他能够给予赔偿的就是自己的钱跟命。

    所以,大概这才是他选择自杀的真正原因。

    但是,邵天的家人却坚持认为害死邵天的凶手是杨景云,那么两人分析,这件原本让警察都判定为意外的事件,在邵家人的眼里,认定这不是纯粹的意外。

    如果不是意外,那么必定就是人为。

    只是,邵天的死要对人有好处才行,他跟邵天之间,没有任何纠葛,唯一的纠葛,就是孟娇,邵天不死,孟娇也在他身边,他干嘛要害死邵天。

    没有杀人动机,也没杀人的立场啊。

    他们今天过来,也是为了跟沈燕解释这件事,同时问清楚,他们怎么就会这么误会是他害死的呢?

    他跟孟娇都出国好些年了。

    一直不曾回来过。

    “阿云,我们去邵天的实验室那边走走吧?”孟娇对着开车的杨景云说道。

    杨景云微笑的回头,应了声,“好。”

    那边,因为邵天自杀的新闻太大,所以,好多讲究风水的生意人,都不愿意买走这块地儿,总觉得寓意不好。

    所以,那边都成了荒地了,以前那了不起的实验室大楼,如今也成了废楼,也就附近居住的不懂事的孩子会偶尔去那边玩,都是背着大人去的,因为大人不让。

    去实验室有条小径,汽车开不过去,所以,两人下车,缓缓的以散步的方式朝那边走。

    两人刚下车,准备往那边走的时候,就碰到了好心人的阻拦,“你们要去实验室那边啊?最好不要去哦,那栋实验室生产出来的药,害死过小孩子啊,不吉利的。”

    “我们就过去走走,老伯伯,谢谢您哦。”杨景云很客气的应道。

    “哎,那你们去吧,去吧。”

    老伯伯见劝不动,也就不搭理他们了,他自己还有很多农活要干呢,一家子几张嘴都在等着他呢。

    杨景云跟孟娇越发的朝里走,多年的记忆,随着建筑物的靠近,也随之而浮现了出来。

    孟娇靠近杨景云,“阿云,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孟娇的愧疚来自于,她年轻时的不懂事,跟邵天的那段似是而非的情感纠葛。

    随着越来越成熟的年龄跟思想,以及感悟跟领会,她才知道,原来男人跟女人之间的真正的爱情,是她跟杨景云这样的。

    她对邵天的感情,应该是妹妹对哥哥的亲近,以及一个小女生对偶像的崇拜与仰慕,但是她很清楚,在她对邵天的崇拜与仰慕的这些日子里,邵天对她的却真的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疼爱与呵护。

    是她自己搞错了,才害得两个原本好好的男人,成了如今这样。

    如果当初……

    不过,现在好像说这些也无济于事,没有如果当初,人这一生就这一次,没有重生,也没有时间倒流。

    孟娇看着近在眼前的实验室,想着实验室曾经的辉煌,她觉得邵天来这人世这一遭,也是发光发热了的。

    虽然那次的意外,会让很多人对他抱怨,但是她相信,也会有很多人记得邵天的好。

    毕竟,吃他药发生意外的也就那两个小孩,可是那么多年,他救下的生命,让多少生病的孩子恢复了健康,这样的成绩,不能因为一次偶然的意外就给抹杀了。

    这个世界,应该对邵天仁慈点,应该对邵天的家人仁慈点。

    可是,偏偏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让邵天的儿子认为他是有杀父仇人的,让一对相爱的情侣,在这事件里,受这么多的折磨与折腾。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在背后操作,哪怕那个人没有害死人命,也真的是超级可恶的。

    “别说胡话,有你在身边,我就没有委屈,能够得到你的爱,我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男人,懂吗?”杨景云深情的告白。

    他不会说那些赤裸裸的甜蜜告白,也很少说我爱你,但是在实际的相处中,他的情话,可以说死信手拈来。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孟娇心动不已。

    他对她的好,她当然懂,每天醒过来的第一眼,她就跟上天祷告,让她活得再久一点,她舍不得离开杨景云,舍不得离开这个让她感到幸福满满的世界。

    十指紧扣,两人彼此深情对望,一起怀念着他们生命里出现过的最好的朋友邵天。

    *

    童欣乐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关和的电话,关和这次是真着急了,因为又一天过去了,邵正谦还没有联系他。

    他是真的担心了,他怕邵正谦出了什么意外。

    童欣乐心也咯噔了下,今天忙了一天,工作的时候还好,她也没太关注手机,时间倒是过的很快。

    可这时候接到关和这样的电话,她也是很忧心的。

    “那报警吧。”童欣乐给出了建议,人口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是可以报警的。

    “啥?报……报警啊?”关和诧异的问着。

    此刻,关和身边的齐桑也坐不住了,“对,你看,童欣乐都让报警了,我们赶紧报警吧。”

    童欣乐听到齐桑焦急的声音,她有点意外,好在是齐桑,不是苏静。

    见关和还在犹豫,齐桑一把抢过电话,“童欣乐,你也觉得应该报警,是不是?我们报警吧,不要管了,警察的能力肯定比我们好。”

    齐桑的声音真的是无比的焦急,她确实是担心邵正谦的安危。

    “嗯,我同意。”童欣乐说着,齐桑话里的颤音,她都听到了,反而她自己,说话的声音还挺平静的。

    “童欣乐,谢谢你,对了,我对邵医生就是关心,他是我们医院的招牌,你放心吧,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邪念了,我爸在安排我相亲了,我已经在接受了,我都放弃了,苏静那样的更是没有任何悬念,所以,童欣乐,这一次邵医生要平安回来,你们就赶紧和好,好不好啊?”

    齐桑要求道。

    她现在是真的希望看到童欣乐赶紧跟邵正谦和好,以前那个想要把邵正谦抢过来的齐桑,已经不在了。

    她之所以当时要跟苏静抢,那是她认为苏静压根就配不上邵正谦,但是现在,童欣乐是配的上的,而且她配邵正谦,是绝配,她对他们的祝愿也是真心诚意的。

    “和不和好,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童欣乐无奈的笑道,心中也在为邵正谦的安危感到担忧。

    她不能保证,邵正谦回来了,他们就能顺利和好,但是她可以保证的是,邵正谦回来了,童彬肯定会叫他爸爸的。

    “……这么说,你是愿意和好的?”女人的心,就是比男人更细。

    童欣乐没有直接回答,“赶紧去报警吧。有什么消息记得让关和通知我。”

    说完,童欣乐就把电话给挂了。

    齐桑愣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机递还给关和,“童欣乐那边都松口了,你就真的没有其他跟他联系的方式了么?让他赶紧回来,老婆孩子都要回来了。”

    关和:“?”

    什么叫老婆孩子都要回来了?

    “发什么呆啊?到底要不要去报警啊?”齐桑又推了发愣的关和一把。

    “我去,你确定你没有理解错童欣乐的意思吧?”关和抓着齐桑的白大褂问着。

    “我确定,只要他马上回来,童欣乐肯定跟他和好,不过,你得让他要主动点,这种事,当然是男人主动啦。”齐桑说道。

    “你丫的就这么放弃他了?”关和还很疑惑,这齐桑不会跟苏静一样,出什么幺蛾子吧?

    这齐桑要是先来示好,到时候再来破坏,他们一定会让这丫头给气出血来的。

    “我擦,你是不是要等到老娘嫁人了,才会相信我真的放弃了,邵正谦的眼光不错,选的是童欣乐,我心甘情愿认怂,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尤其是苏静,我丫的一定跟她死扛到底。”齐桑气鼓鼓的说道。

    关和跟她竖起了大拇指,“话说,这苏静也请假了,你说她会不会是去找正谦咯,难道她知道正谦在哪儿?”

    “你脑筋秀逗了?你都不知道,她会知道?”齐桑朝关和的脑门拍了一巴掌。

    关和捂着脑门,“女孩子家家的,要学会温柔,懂吗?你最近不是相亲吗?相亲难道不是修养提升的最好课程吗?”

    “去你的修养提升,现在的相亲,是让女人更加暴躁的源头,现在患直男癌的男的,真他么的多。”齐桑直接吐槽。

    所以,她说她在相亲是真的,没有骗童欣乐。

    关和听着这个一直在爆粗的女人,那话里的粗鄙,真的是听的他眉头都蹙起来了。

    齐桑愣了下,然后对关和说道,“那快报警啊。”

    关和嗯了声,两人上了齐桑的车,一起朝警察局开去了。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关和又被齐桑给贬损了一通,“嘿,我说关和,你这没房没车没钱的三没人员,而且每个月的工资还是月光一族,你想过将来怎么娶媳妇儿了吗?”

    “我娶不娶媳妇儿要你费啥心啊?”关和直接给呛了过去。

    齐桑撇嘴,她关心他也不对?

    两人沉默,好半晌,坐副驾驶的关和惊悚的问着,“我去,齐大小姐,你该不会是对我有了兴趣吧?我可告诉你,本少爷已经有心上人了哦,你没戏。”

    “草泥马,你他么一个三没人员,我会看上你?我是有病还是疯了啊?”齐桑郁闷的很,要不是心理素质够好,她没准还会发生啥车祸来着。

    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在喜欢上邵正谦那样有品质的男人后,再来挑上关和这样的。

    “有病跟疯了,不一个样吗?都是有病。”关和正儿八经的说着。

    齐桑:“……”

    齐桑扭头,给了关和一个白眼,这人,到底懂不懂,像他这样的三没人员,别说她一个院长千金了,就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女孩,估计也没几个瞧得上的吧。

    就一个皮相还将就,皮肤也够白,在她看来,这关和是可以去给人当小白脸的。

    两人也没想到,从一开始的担心邵正谦的安危,在得知童欣乐预备跟邵正谦和好了以后,两人这心情都还不错,还能这样互相怨怼,互相开玩笑。

    这样其实也挺好。

    “不是,齐大小姐,你说我这样的真没人喜欢啊?”关和突然挺认真的问着。

    这是第一次,他开始审视起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想明天,挣多少花多少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就是童欣安跟童欣乐姐妹俩所介意的地方呢?

    先抛开童欣安是童家四千金的身份,就她律师的职业,每个月也能挣不少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白富美。

    而他这样的,就是矮矬矬,好像是挺不搭的。

    关和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是第一次犹豫。

    “你说呢?这问题还需要问么?白痴。”齐桑不耐烦的说道。

    关和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了,别的女人喜欢还是不喜欢不打紧,可是他在意的是,他这样的在童欣安眼里,是不是不求上进?

    在童家人的眼里,他又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见关和发起呆来,蹙眉深思的模样,齐桑纳闷了,莫非关和说他心里有人了,不是在骗她,而是真的有心上人么?

    “不是,我说关大侠,你真有喜欢的人了吗?”齐桑不确定的问着。

    “废话。”关和没好气的回答。

    他难道不是男人吗?

    他不仅是男人,而且是很正常的男人,好不?

    他也喜欢女人的。

    “那你说说看,你喜欢的人是谁啊?我认识吗?是不是我们医院的啊?李娜还是胡莉啊?千万别告诉我,是苏静那贱人啊,我可告诉……”

    “闭嘴,你太聒噪了,哥喜欢的女人,是你说的那些凡夫俗女可以媲美的吗?哥喜欢的也是一枚仙女。”关和骄傲的说道。

    他们童家出来的女孩,个个都是仙女。

    齐桑嘁了一声,仙女?怕是女仙吧。

    她才不要信关和的胡说八道。

    “专心开车,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的邵偶像,不是我。”关和提醒道。

    齐桑能够主动放弃邵正谦,这对关和来说,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女英雄。

    “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有多想关心你啊?还不是看在我邵偶像的面子上。”齐桑替自己捞回面子来。

    “……”

    得,好男不跟女斗。

    关和彻底闭嘴了。

    *

    C市霞溪镇。

    邵正谦怎么都没想到,同一个名字,只是乡跟镇的分别,从一个乡走到一个镇上来,居然用了差不多一天。

    早上六点多从霞溪乡出发的,然后到达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难怪,乡里的人挣了钱,都拼命的想要跑到镇上去安家,也难怪,那个破破烂烂的家乡,也没人前来资助。

    毕竟,就这条泥泞的乡路都是件超级大的工程。

    耗资巨大,如果不是政府的项目,大概是不会有私人企业的老板愿意来花这笔巨款的。

    到了镇上。

    大娃子就要领着邵正谦去中药铺子,邵正谦这个时候却不着急了,他差不多已经两天没有跟关和联系了。

    他担心那小子会着急。

    当然,还有童欣乐,他告诉过她,三天后回去,就是昨天,可是昨天到今天,已经两天手机不能用了。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万一童欣乐要联系他呢?

    总之,既然到了有电的地方,他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充电。

    然后跟关和他们联系。

    这个时间点了,中药铺其实也关门了,大娃子热情的邀请着邵正谦去他跟人合租的宿舍里去住。

    邵正谦拒绝了,并且邀请大娃子跟他在外面住。

    “大娃子,我们去酒店住吧,我请你,一会儿请你吃大餐,我们先找酒店,我要充手机然后打个重要的电话。”邵正谦对大娃子说道。

    “嗯,那也好。”大娃子点点头。

    霞溪镇上也有卖手机那玩意,所以大娃子懂得手机其实就是电话,反正是跟人联系用的,但是他们过惯了穷苦的日子,一部手机的钱,够他们一家四口人一年的粮食了,所以大娃子挣到钱也不愿意给自己买手机的。

    没有通讯设备,要是跟邵正谦分开了,还不知道怎么联系呢。

    邵正谦也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中药铺开在哪儿,所以最好是跟着他。

    邵正谦不缺钱,大娃子懂得,今天走的时候,他还看到邵正谦塞了好些钱给他的母亲,还有村长也有个信封。

    大娃子来这里这么久,还没有住过酒店那么高级的地方。

    邵正谦对住的地方,要求也不高,就是干净整洁,设备设施稍微齐点就好。

    可在霞溪镇这里,居然两人也跑了不下五个,才找到邵正谦所要求的那个旅店,其实在邵正谦眼里,这些都称不上是酒店,顶多就是小旅馆。

    好在最后一家还算干净,出入这里的人,看着还算挺有素质。

    邵正谦就定下了,结果大娃子不是很赞同,他小声的对邵正谦说,“你还真会挑,挑了个霞溪最贵的。”

    邵正谦:“……”

    邵正谦恍悟,原来之前那几个,大娃子是在给他省钱来着。

    这小子,真的很实诚,也很朴实。

    大城市还有这么朴实的小伙子,真的是不多见了。

    就是个出租车司机,遇上外省人来本地打车,也会兜圈子,就为了多赚你几个钱。

    办理了入住手续,为了不让大娃子把自己认定成那种肆意乱花钱的主,邵正谦要了一个标间房,两张床的那种。

    哪怕他不习惯跟人一起住,可是那人是大娃子,邵正谦一点儿都不排斥。

    两人进房间后,大娃子就跟刚进城一样,从来没住过这么好房间的他,对什么都很好奇,邵正谦不一样,他直奔房间里的插座,充电。

    已经断电近两天的手机,充电器插上去好一会儿,手机都没反应,这一分一秒的,邵正谦过的很焦躁。

    他好想听一听童欣乐的声音,从他走的那天,到现在,他们有五天没联系了。

    思念,一旦疯长起来,就真的是不受控制。

    其实,来这里,他想的很清楚了,在沈燕跟童欣乐之间,他已经做了选择,他要的是童欣乐跟童彬,所以,害死他爸的如果真的是杨景云,他会放弃复仇。

    现在看来,很明显,这件事有很大的可能是误会,他要来弄清楚真相,其实并非是为了沈燕,而是为了他自己跟童欣乐。

    那天,杨景云要单独跟他说话的时候,童欣乐是千方百计的阻拦,那个时候,他就有在想,莫非童欣乐察觉到了什么。

    或者说,童欣乐知道了什么,所以,童欣乐才坚持要与他离婚的。

    不管什么都好,从现在开始,他要让他们之间所有的心结都解除,然后毫无芥蒂的重新再在一起。

    “大娃子,你先洗澡吧。”邵正谦对大娃子说。

    大娃子点点头,“好。我可以洗久一点吗?邵先生。”

    “嗯,你想洗多久都可以。”邵正谦笑。

    大娃子高兴的很,似乎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洗过澡,他抱着选出来的衣服,就朝洗手间里去了。

    等了好几分钟,手机屏幕终于可以开机了。

    邵正谦一向耐心十足的人,居然这一刻都嫌弃起这手机的开机速度,此刻的他简直感觉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开机了,刷新又好一阵子,然后他点开那些图标才得以顺利。

    开机后,耳边就是一连串的各种提示的声音,有短信提示,有未接来电的提示。

    邵正谦看到,未接来电有童欣乐,关和,还有小彬彬,齐桑,沈燕跟苏静。

    关和拨打的最多。

    童欣乐也打了有好几个。

    他二话没说,直接点开童欣乐的未接来电,给童欣乐回拨过去,电话还没有接通,手机屏幕就显示了一通来电进来,是小童彬用电话手表打进来的。

    ------题外话------

    电话里童彬会叫他爸爸,你们可以先脑补下,咱们邵医生的反应,o(* ̄︶ ̄*)o。

    今天忘了分章,就不分了吧,格子是个懒虫子,为了章节名,又纠结了好久,哎,没救了,肿么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