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求证(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25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她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去无条件的讨好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让她彻底心寒,她想,这辈子都捂不热她原来的那颗心了。

    不是所有的伤害,都可以选择原谅的。

    她说过,他们之间的问题与苏静无关,可没说过,他们之间就没有女人的问题了。

    古往今来,这婆媳都是一大难题。

    所以,在他们这复合还是不复合的道路上,沈燕是那颗挡路石,能够让她所有的决心,都化为乌有。

    邵正谦知道她这是在回避某些问题。

    今天晚上,他收获已经颇为丰富了,童彬开口叫他爸爸,童欣乐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他要复合,但是他们俩能够像今晚这样敞开心扉的说会儿话,他还是很满足了。

    挂了电话后,邵正谦都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

    好久好久,他才给关和打了一个电话,亲口报了平安,两个大男人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说了几句,关和最后居然让他给齐桑打个电话,说那丫头是真担心他。

    他蹙眉,关和不是一直很介意那些对他有不良企图的女人吗?

    这会儿,居然主动让他给齐桑打了一个电话。

    邵正谦还是打了,齐桑不黏人,亲耳听到邵正谦的声音,知道他没事后,她主动挂了电话。

    邵正谦把该联系的人都联系了,唯独沈燕跟苏静的电话,他都没回。

    放下电话,安心充电,邵正谦这才发现大娃子还没有洗完澡出来,他起身去浴室那边敲门,大娃子裹了浴巾来开门,傻乎乎的摸着脑袋,“邵先生,这里的热水洗澡太舒服了。”

    邵正谦:“?”

    邵正谦有些疑惑,这么热的天,这小子居然还用热水洗澡?真是不怕热啊。

    大娃子下一句就让邵正谦心肝脾肺都不是滋味了,他说,“我从来都没有用过热水洗澡,这是头一次,真的很舒服。”

    他又开始搔头挠耳了,从邵正谦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他这个时候用热水好像不太对,但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热水洗澡的人来说,这热水真的是太舒服了,哪怕这季节不太合适。

    “嗯,你喜欢就好。”邵正谦压抑住心里的那种同情的感觉,他想,大娃子这样的,物质生活的确是匮乏了些,但是物质生活的匮乏,造就了他们在精神上特别的容易满足。

    就是一个热水澡而已,让大娃子的脸上散发着就像是获得了什么大宝贝的光彩,他们的世界,跟他们的世界不同。

    霞溪,可以说是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之外的一处世外桃源,走这一趟,哪怕他什么都没有获取,至少洗净心灵,让人心胸豁达又宽广,也是不错的。

    “那你去洗吧,昨天在我家,也是委屈你了。”大娃子说道。

    “不会。”邵正谦说着也去拿了衣服,往浴室里进去。

    他毛巾都是自己准备好的,他冲了一个偏冷的温水澡,这个天气,哪怕还没有进入到酷暑,也已经算的上是十分炎热了。

    这么热的天,大娃子竟然因为从来没有洗过热水澡,让自己洗了那么久的热水澡,邵正谦这心里真是被狠狠的戳了下。

    邵正谦洗了一个战斗澡,就出来了。

    大娃子正在看电视,看到邵正谦这么快就从浴室出来,着实吃了一惊,“这么快啊?”

    “嗯,肚子饿了。”邵正谦实话实说。

    在霞溪乡里,连个像样的商店都没有,更别说是超市了,他们在路上吃的,都是乡民们给的在家里自己蒸的馒头,包子,还有大饼这样的。

    邵正谦有几餐没有好好吃过大米饭了。

    刚才坐车里的时候看到外面的街道上,倒是有几家看着不错的饭店。

    大娃子的脸瞬间又红了,因为邵正谦的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好几声,他以为邵正谦这是说他呢。

    可邵正谦似乎没察觉出大娃子的窘态来,此刻,他的心情真的是超好,超级美美的。

    邵正谦从包里拿出钱包来,就带着大娃子上街了。

    走楼梯下楼的时候,邵正谦主动问着,“想吃什么?今天赶紧想好了,把你想吃的东西都一起吃了吧,不然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

    大娃子不懂最后的谚语,摸了摸头,老实的说道,“我就想吃粉蒸肉,我可以吃两份吗?”

    邵正谦愣了,这是一个常年没吃好肉的可怜的娃。

    所以,邵正谦允了,在他身体能够接受的情况下,邵正谦点了三份粉蒸肉。

    因为这吃的东西真不多,以肉为准,粉蒸肉,回锅肉,各种炒肉丝啥的,然后就是菜跟汤了。

    邵正谦随意的点了几样,也凑够了一桌,让大娃子好好的饱餐了一顿。

    然后两人回旅店睡觉。

    睡觉前,大娃子又去洗了个热水澡,邵正谦躺在床上,拿过手机,这个时候,之前童欣乐发来问他几点的飞机,需要去接他的短信才跳了出来。

    他捏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他想给童欣乐发短信,或者再打电话聊会天,但是想到童欣乐这刚休完假回公司上班,肯定会很忙的,之前童欣乐在自己公司上班,也时常加班,他知道她很辛苦的,所以不忍心打扰她。

    今天晚上,邵正谦的心情莫名很好,加上昨天累了一天,昨天晚上也没睡好,他这一躺下去,很快就沉了。

    他的手机关了静音,所以,在他入睡后,手机又有了来电显示,他完不知情。

    电话是苏静跟沈燕打来的,用的是沈燕的手机。

    可是打了好几遍的电话,邵正谦都没接。

    苏静的心,此刻真的是拔凉拔凉的。

    他们今天下午到的监狱,可是人家对方说了,下午不是探监时间,让他们回去,明天一早再来。

    明天一早是可以,没有问题,但是之前邵正谦找了人,苏静就有过下午探监的经历。

    那次因为她赶着回去上班,晚上的飞机回青云市,所以,给邵正谦打电话,邵正谦也不知道托了谁,二十分钟后,监狱的门就给她开了。

    从下午他们就开始联系邵正谦了,但是邵正谦的电话一直在关机,他们从想要找邵正谦帮忙到后来越发的担心他的安危,她们是真怕他有个什么好歹。

    这会儿吧,好不容易等到了邵正谦开机,结果,电话打过来,人家接都不肯接。

    苏静的心情不好,脸色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沈燕见状,问:“怎么了?”

    “正谦没接。”苏静有点委屈的说着。

    “或者在洗澡呢,说不定一会儿就回电话过来了。”沈燕安慰着苏静,同时也安慰着自己。

    那天,邵正谦说过的狠话,她还记得很清楚,甚至,邵正谦说这话的表情,她也完忘不掉。

    那天,她是第一次知道,邵正谦原来是可以这样威胁人的,威胁的人还是她。

    她心里冷哼,她真的不懂,在邵正谦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把她当成过母亲。

    难怪,那么多女人再辛苦都要自己生孩子,这不是自己生的,养了这么多年就跟养白眼狼差不多。

    在等到午夜一点,邵正谦的电话都没有回过来的时候,沈燕的心也因此而凉凉了。

    “睡觉吧,静静,别等了。”沈燕还算平静的说道。

    “嗯。”

    苏静机械式的应了声,然后关灯睡觉了,连声晚安都没有对沈燕说。

    沈燕也知道,苏静这是在怪她。

    她在心里叹声气,最终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上床睡觉,可是怎么都睡不着,黑夜里,窗外透射进来一丝丝昏暗的亮光,她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天花板。

    她最幸福的那段日子,还是邵天没有死,正谦没有长大的那几年。

    他们一家四口,真的是其乐融融。

    男主外,女主内。

    她在家里相夫教子,邵天每个月会给她足够多的家庭开支还有她单独的零用钱,她把那些零用钱都寄回了家里。

    可是也免不了父母因为太劳累,导致了他们的过劳死。

    后来弟弟用她寄回去的钱,娶了媳妇儿,结果弟媳妇儿却不让弟弟跟她来往,两口子后来也不知道搬去哪儿了,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地也卖了,就这么走了个无影无踪。

    她就这么成了孤家寡人了,在娘家就这么没了情况下,夫家又接二连三的出了问题,有时候夜深人静一个人待着,她甚至都在自我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克星。

    其实正谦长大后,他们母子俩也是快乐的,是自从有了童欣乐,他们母子之间才越来越不合拍。

    邵正谦在童欣乐婚后更甚,他们母子俩还会有争吵,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不管是什么关系,一旦开始了争吵,那么,他们之间的情感就会像鸡蛋壳一样,碰出裂缝来。

    苏静说的对,这不是他们母子之间的问题,他们应该联合起来对抗童欣乐这个外敌,现在的正谦是让童欣乐这个妖女给迷了心窍,她当妈妈的,应该好好的引导,而不是一直跟自己的孩子争吵。

    想明白后的沈燕,决定咽下邵正谦给她的委屈,她要做的是,说服邵正谦,联合起来对付童欣乐跟杨景云,让他们一家没有好日子过,乃至于跟他们邵家一样,来个家破人亡。

    *

    翌日,霞溪镇。

    金灿灿的朝阳笼罩在这个朴实简单的小镇上,房间里,大娃子第一次睡得这么舒服,以往在宿舍,都是天不亮就醒了,今儿竟然睡了个太阳晒屁股。

    当他看到外面的天已经透亮的时候,他整个人受惊一样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啊,迟到了,迟到了,这次惨了,师傅肯定会骂死我的。”

    大娃子一边蹦跶,一边惨叫。

    邵正谦早醒了,看到他睡那么香,是真不忍心叫他起床。

    一个二十岁不大的大孩子,还能有这番童真的模样,确实是难得的。

    在大城市的地方,越繁华的地方,小孩子的该有的童真,丧失的越快,好多小学生,被来自社会各界的压力给压的喘不过气来,被逼着快点长大。

    “醒了就去洗漱,洗漱完我们直接去铺子上吧,一会儿我帮你跟你师傅解释。”邵正谦缓缓的说道。

    他对闻白的记忆不深,可是闻白如果是他父亲的朋友,那么,他应该会记得自己。

    就像他脑子里对杨景云完没有印象,名字跟脸压根就对不上号,但是杨景云却对他是有印象的,至少知道他是邵天身边的那个小娃娃。

    两人迅速的洗漱一番,邵正谦收拾了行李,他答应彬彬今天无论如何要回去的,所以,他直接就去前台退了房间。

    然后拖着行李箱跟大娃子去了集市所在的那条街的中药铺,他过去的时候,就有伙计嘲笑大娃子,说他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迟到,这是想要挨板子咯。

    大娃子被闹了个大红脸,他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法反驳,就闷不吭声的往铺子里面走了。

    一张简单的桌子就是收银台,此刻,师娘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那儿算账,他师傅白文在内堂给人看诊。

    今天看诊的人还好,不是很多。

    大娃子松了一口气,邵正谦说了他今天就要走,所以,来之前,他还真担心,今儿看诊的病人要多了,这邵正谦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在他们师傅的眼里,病人才是最大的。

    “邵先生,没两个病人,你先等下,等我师傅把这两个病人给看完了,我就叫他过来。”大娃子说道。

    “哟,大娃子,舍得来啦?”大娃子的师娘忙完了手上的活儿,伸手扶了扶镜框,就看到了大娃子,她走过来,戏谑的说道。

    “不好意思,师娘,昨晚睡太迟了,以后我不会了。”大娃子连忙说道。

    “行了,知道你家里远,你师傅都说多给你两天的假了,你硬是只要两天,吃早饭了吗?我让二狗子给你留了点儿。”师娘对大娃子,还是蛮好的。

    “不用了,我跟邵先生吃过了。”大娃子忙说道,还吃的都是好好的,这两天吃过的肉,比他这一年来吃的肉还多。

    “邵先生?这是你家亲戚啊?”师娘抬眼看了下旁边的邵正谦,眼中的邵正谦不是本地人,所以她戏谑大娃子,这要是他们家远房亲戚啥的,那大娃子这是要去享福啦。

    “不是,师娘,他是过来找师傅的,昨天走叉了,走到霞溪乡去了,结果遇上暴雨,困在路上,让我们村长给安排在我们家了。”大娃子也老实,啥话都一股脑的说了。

    邵正谦看着闻白的妻子,他对这个女人没印象,但是他脸上对她有着大大的尊重。

    他站起来,朝闻白的妻子抿唇笑了下。

    他没开口叫人,大娃子说现在的闻白早就改名,不叫闻白了,叫白文了。

    至于为何改名字,他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可以先求证一下,这个白文,是不是他要找的闻白。

    差不多半小时,白文出来了。

    这个白文,长相与年龄不符,按理说,跟他父亲差不多的年龄,应该不会太显老,可眼前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太劳累,总之,看上去要比正常人老至少十岁以上。

    这个人,也跟闻倾长的不像。

    闻倾常年保养着自己,看起来要比别的女人更年轻,哪怕她现在在疗养院里痴痴呆呆的,因为得到的照顾比较多,人也不显老。

    白文看到大娃子,刚想开口说什么,大娃子开口说道,“师傅,这是邵先生,从京城过来的找您的。”

    邵正谦让大娃子自作主张的介绍给弄的哭笑不得,他朝白文走近一步,恭敬的重新自我介绍了一遍,“白老先生,您好!我叫邵正谦,从青云市来的,家父是十九年前,因为研发的药致两名不到一岁的小婴儿死亡从而跳楼自杀的邵天。”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