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不育(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178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邵正谦这么介绍自己的话一出,大娃子的师娘,心领神会的领着一种学徒出去了,并且叫上了呆在那儿的大娃子。

    待自家的老婆子清场后,白文对着邵正谦说道,“进去说吧。”

    说完,白文先转身弯腰进了内堂。

    内堂是他给人看诊的房间,在后面,还有一个后院,供他平时休闲时间喝茶休息用的。

    白文穿过内堂,直接去了后院。

    后院有几个妇人正在扫地,白文进去后对他们说道,“你俩先下去,让夫人给我们沏壶茶来。素茶就好。”

    “是的,老爷。”

    白文领证邵正谦坐在了他在后院找人来专门修好的石凳上,一个石头方桌,四个石凳。

    “坐吧。”

    白文先坐下来,然后招呼着邵正谦。

    邵正谦闻言坐了下来,看着白文,白文也在看着他,面目还算比较慈祥。

    “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在这小地方生活,日复一日的,日子倒是过的也快。”白文感叹着。

    这番话,他没有否认自己是闻白的身份。

    也没有否认,他曾经跟邵天一起合作过的关系。

    其实,他们不仅是合作关系,也是兄弟关系。

    那个时候,他们俩还有带着邵天喜欢的女人孟娇出国的杨景云,他们并称青云三侠。

    只是,他们这层关系,从孟娇情不自禁喜欢上杨景云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摇摇欲坠了。

    而后,邵天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他也是有脾气的人,所以,对邵天这种坏脾气是接受不了的。

    邵正谦两岁后,他就没见过他了,所以,邵正谦对他是不熟悉的,而他对邵天的那个儿子的记忆也是停留在邵正谦的幼儿期。

    “白老先生。”邵正谦对白文的称呼很恭敬。

    但是白文却摇摇手,“小谦,叫我白叔吧,你爸在我们三兄弟里年龄最大,我是老二,当然,你要是乐意,也可以叫我一声二叔。”

    邵正谦点点头,“白叔。”

    “你找过来,是想问我你爸自杀的原因,是吗?”白文主动开口。

    邵正谦也没否认,直接点点头。

    这个时候,白文的妻子送上来一壶茶,两个杯子,然后一声不吭的退开了。

    白文喝了一口茶,对他来说,老伴泡的茶,比外面茶铺里卖的茶更好喝。

    “其实,我离开青云市还不到三个月,你爸就为了那件事自杀了,这既让我意外,也是我预料中的,你爸这辈子太累了,事业心又很重,他事业心要是没那么重,他也就不会失去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你孟娇阿姨离开他后,他脾气变得很古怪,谁都受不了。”

    白文说着,说着就陷入到了过去的回忆里。

    邵正谦则耐心的听着,一直不曾打断白文的叙述。

    很多事,他并不知情,那个时候年龄太小,成人的世界他不懂,那个时候,沈燕一直认定了杨景云是害死他爸的凶手,奶奶也没有反驳。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也认定了杨景云。

    再加上,之后出现在他们身边,对他们一家帮助很大的苏德,在帮他们搜集的那些资料里也证实,邵天的死,与杨景云托不了关系。

    但是,那些资料,都闭口没提孟娇的事情,甚至,他们也没听说,他父亲爱过一个女人叫孟娇。

    他去探监,就是为了探苏德的口风,苏德不知道孟娇这个女人,甚至对杨景云的了解都不深,那些资料也没提过孟娇的名字。

    要不是这一次,杨景云带着孟娇回国来了,他还不知道,他父亲跟杨景云还有孟娇,他们三个人有这样的纠葛呢。

    苏德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苏德提供的那些资料,也没有关于这三人关系的纠葛,在邵正谦的心里,有些想法,正在渐渐的酝酿。

    白文接着说。

    “我也开始受不了,而且,有时候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得独断专行,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在忍耐了八九年后,我也忍受不了了,然后就发生了有人吃了天天制药厂的药致死的事件,他不听劝,我也劝不动,每次去看他,他都很抗议,后来,我带着妻子走了,走后三个月,我就听到有人说他跳楼自杀了。”

    “让我意外的是,我没想到他真的会为了那两个孩子而赔上自己的一条命,让我理解的是,我所认识的邵天,对自己的能力颇为自信的邵天,在发生这样的意外事件后,他确实会选择,以命偿命的方式。”

    白文简单的回忆完了以他立场所了解的东西后,看着邵正谦,“小谦,你难道在怀疑什么吗?”

    邵正谦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妈说,我爸跳楼前,他叫了杨景云的名字,我妈一直把杨景云当成是逼死我爸的凶手,而且,后来,苏德买了我们家的别墅,又无条件帮衬我们一家,还帮我们寻得了关于杨景云跟我爸之间的恩怨纠葛的资料,唯独没有提到孟娇。”

    白文听到邵正谦说到苏德的名字,鼻息里冷哼了一声,对苏德那种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他这样的大男人是不屑的。

    而且,苏德那种人,背后的小动作特别多。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他自己的目的的。

    他帮助邵正谦,购买他们家的别墅,怕不是对邵家有什么企图吧?

    “对苏德这个人,我劝你多个心眼,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的,他对你好,肯定有他的目的。”白文直接说道。

    邵正谦嗯了声,“白叔,那杨叔叔呢,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你杨叔叔啊,你爸死后,他找过我,他知道那个时候你还小,想资助你,甚至想把你带出国去,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我受他之托,也是托人去找你们,但是没找到,我真不知道你们那个时候,在接受苏德的资助,我要是知道了,我肯定会回来的。”

    一说到苏德,白文的语气就不好。

    “其实在这之前,你爸的制药厂,早就不盈利了,一直是你杨叔通过各种途径,在帮他,但是你爸就是不肯接受你杨叔叔的资助,只要是他转过来的钱,一律不要,也逼得你杨叔叔只能想别的办法,你爸那个人真的是太固执了,好在,你小子不是他的种,是他捡来养的孩子,这长大的模样也不像他,否则,你要是他那番模样出现在我面前,我都不爱搭理你。”

    白文说到兴起的时候,很直接的感慨了起来。

    他以为邵正谦应该是什么都知道了,他哪里知道,邵正谦还不知道,他自己并非邵天的亲生孩子。

    所以,邵正谦听到这里,整个人都震惊的站起来了,“白叔,您说的是真的?”

    白文也被邵正谦这反应吓了一跳,“怎么?你还不知道?”

    邵正谦摇头,他不知道啊。

    他应该知道么?

    他觉得邵天对他很好,邵天找回来的沈燕也不错,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竟然不是邵天的孩子。

    如果他不是邵天的孩子,那他在医术上的天分,又是遗传自谁呢?

    邵天在制药方面有天才般的能力,他在处理外伤,操作方面,也有天才般的能力,他一直以为是子承父业来着。

    可是,今天他才知道,邵天不是自己的爸爸。

    这个意外到来的真相,让他太措手不及了。

    “那……那真是白叔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爸了。当初,你爸带你过来跟我还有景云玩的时候,还说过,如果他要是哪天出了意外,让我们俩把真相告诉你呢。”

    白文叹口气。

    “你爸是天生的弱精症患者,俗称不育,这辈子不管娶谁都不会有孩子,你奶奶不知道你爸爸有这个病,当初一直反对身体不好的孟娇,就是因为孟娇的身体状况是不能给你们邵家留下个孩子,你爸心里苦,但是看在你奶奶抱孙心切,也就不敢跟她说他患了这个病,后来,你孟娇阿姨跟你杨叔叔走了,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个同样不能生养的沈燕,慢慢的,你奶奶才知道你爸有这个病,反正你们家也没出什么事儿,大概你奶奶接受了。”

    邵正谦简直没想到,此番前来,竟然还能有这样一个意外的真相。

    “你白叔又说岔了,你问的是你杨叔叔,你杨叔叔他是真的很关心你们啊,但是你爸一直不让我告诉他们,说他跟别人结婚了,所以,你杨叔叔只知道你跟你奶奶,我后来也没告诉他这件事,你杨叔叔在你们家发生那样大事后没赶回来,主要是因为你孟娇阿姨的身体是不允许长途跋涉的,你杨叔叔是个爱情至上的人,他要跟你爸有仇的话,除非是你爸当初不肯放手成他跟孟娇那对相爱的人。”

    “那个时候,你孟娇阿姨跟你杨叔叔出过离开,你爸要是跳楼自杀了,我想,你可以去找你杨叔叔报仇,我也不会阻止,但是你现在要告诉我说,你杨叔叔是你们家的仇人,那我可真的要怀疑下了,你们是不是被谁给教唆了?如果没人教唆,那你们这可就是白眼狼了,你杨叔叔这些年为你爸付出的,可真的不是一丁半点。”

    邵正谦调节好情绪,了解的点点头。

    “谢谢你,白叔,我想我知道了。”邵正谦站起来,准备告辞。

    这个时间点,已经不早了,他现在要赶着去坐飞机的话,或许还能在童彬放学前去接他。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有时间再来玩,当然这种小地方,你大概是不习惯的。”白文说道,他们两口子刚来,其实也不习惯。

    好在,这些年过去了,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不会,我以后还会再来看您。”邵正谦笑着说。

    “好,我看你也赶时间,频频看表,就不留你吃中饭了。”白文很有眼力见,“在你走之前,白叔问你件事,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我姐吗?”

    “不是,是一个我曾经救过的病人,他在找人这方面,有点人脉。”邵正谦回。

    白文点点头,“你也当医生了,看来,你爸爸对你的影响很大。”

    “嗯,他永远是我的爸爸。不过,知道白叔你改名字,倒是大娃子告诉我的,白叔方便说一下你跟闻倾阿姨的关系吗?”邵正谦多嘴的问了一句。

    “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她也一直瞧不上我,我们姐弟的关系一直不好,几乎不来往。在你白叔的心里,你爸跟你杨叔叔他们才是我兄弟,亲兄弟。”白文说道,然后看着邵正谦,“呵,小子,你觉得我会替你杨叔叔作假证,是不是?没关系,这有理有据,你可以去查,我给你一个电话。”

    说着,白文就要去找电话簿。

    “不用了。”邵正谦阻止了白文,“白叔,我敬重您,也相信您。”

    白文咧嘴笑了笑,“好,算你小子会说话,走吧,我让大娃子送你。”

    白文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的笑了笑。

    走出大门口的时候,白文还是把那个电话号码抄给了邵正谦,“有你那句话,白叔就很高兴了,这个电话号码你,以备不时之需,你相信你白叔的为人,不代表你那个妈也会跟你一样选择相信我,所以,到时候需要证据的话,你打这个电话,他会帮你把所有的转账记录发给你。哪怕是要原件,你也可以直接找他要。”

    “嗯,谢谢白叔。”邵正谦点点头。

    其实白叔不给他这个电话号码,他也可以去想别的办法给弄到证据,拿给沈燕看。

    他现在明白了很多事。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奶奶在世的时候,总说沈燕很可怜,嫁到他们邵家来,没享几年福,就要为他们邵家这样做牛做马。

    还说,他们邵家对不起她,希望他可以替代他们邵家好好让沈燕享几年福。

    好多事情,在邵正谦往回走的时候,历历在目。

    从前好多搞不明白的事情,一团迷雾的自己,突然间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现在,他需要做的事情是去找出那些证据,让害死他父亲真正的凶手伏法。

    嗯,白文说的没错,他父亲的自杀,是他甘愿去给那俩小孩赔命,以命赔命,是他父亲能干出来的事情。

    但是那之前呢,药品为何会出问题,他父亲的天天制药公司,生产出来的药品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那一年就出事了?

    这些都是需要求证的。

    这些事,不着急,他现在一身轻松,只想快点回到青云市,快点回到童欣乐他们母子的身边,好好的陪陪他们。

    为了这个莫须有的仇怨,他背负了太多的痛苦,童欣乐也饱尝了很多不该她承受的委屈。

    大娃子将邵正谦送到去往C市机场的大巴上,还泪眼汪汪的舍不得邵正谦。

    邵正谦上车前,塞给他一个大信封,“大娃子,多吃点肉,长壮实,娶个好媳妇儿。”

    大娃子的脸瞬间就通红了。

    邵正谦笑着上车的。

    离开霞溪的时候,邵正谦对这个地方还有些恋恋不舍。

    他很喜欢这里的乡土民情。

    到达机场的时候,邵正谦接了沈燕打来的第N+1通电话,邵正谦接了,还没有喂,就听到沈燕在电话那端说着,“正谦,我们在京城,你在哪儿?你苏叔叔说,你才去看过他?”

    “你陪苏静去看苏德了?”邵正谦声音有点冷。

    他很想知道,如果他所有的猜测都得到了证实,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沈燕发现,所谓的恩人才是仇人的那一刻,她到底会怎么样?

    沈燕:“……”

    邵正谦开始直呼苏静爸爸的名字了?

    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哈哈,又来一坑,咱们男主不是邵家的孩子哇,哟呵,那谁家的孩子啊?

    哈哈,大胆发挥你们的脑洞,别被格子绕晕了。

    嗯,格子自己也发现,这文就跟格子在玩那啥迷宫似的,啥时候才能自己走出去呢?好怕自己都迷路了,ヽ(*。>Д<)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