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孟娇(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855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无关紧要的人?

    这说的是童欣乐跟童彬吗?

    还是说的是苏静?

    邵正谦放下筷子,看着沈燕,沈燕瞧见他这就不动筷了,才吃了两口,关心的问着,“怎么了?正谦,不和胃口?”

    “不是,挺合胃口的,只是妈,你辛苦了一辈子,既然有人在身边照顾,你就让他们好好照顾,人要是不够,我再帮你找两个来。”邵正谦说道。

    “不用,妈有苏静就够了。”沈燕笑着道,这心里头还是很感动的,邵正谦这心里还是有她的。

    有她就好。

    “苏静马上就要去省外学习了,这对她的未来有帮助,妈,你不就盼着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吗?”邵正谦顺着沈燕的心思说。

    沈燕一直让他负责苏静的未来,他这是真心替苏静考虑的方法,可是苏静跟沈燕都不接受。

    偏要让他娶了苏静,他知道沈燕喜欢苏静,可是沈燕的喜欢一点来源都没有,苏静以及苏静的家庭都不怎么讨喜。

    他是欠了苏德一些恩情,但是话说回来,那是苏德主动送过来的恩情,不是他去求来的,他需要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这么多年吗?

    如果他所有的怀疑都是真的,他不知道,沈燕面对所谓的恩人苏德跟她所喜欢的苏静,会是个什么态度?

    杀了他们,跟他们同归于尽,还是苟且活着,自责愧疚等死?

    随便哪个,都很惨。

    他不忍心她到时候沦落到这么惨的境地,所以,在真相彻底水落石出之前,他想帮沈燕一把,让她远离苏静,习惯没有苏静的日子。

    “她说她不去啊。”沈燕说道,“正谦啊,有件事,妈妈今天也想一并跟你说了,你先吃东西,吃完饭,我们再说。”

    沈燕帮他盛饭,邵正谦不喝酒,所以家里也没有存储酒。

    邵正谦默默的吃完了一碗饭,沈燕碗里的饭才下去一半,邵正谦就放下筷子等着。

    沈燕一个人吃,也不是事儿,她做了一桌的菜,苏静也没回来,母子俩也没吃多少,“再吃点吧,正谦。”

    沈燕说道。

    长身体的邵正谦,那会儿每餐都会把她做的饭菜给吃完,那种日子,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吃饱了。”邵正谦应着。

    他有胃病,有工作的原因,也有童欣乐就那样离开的原因。

    童欣乐当时怀着他的孩子离开,他其实是很受打击的,那段时间,吃饭极其不规律,有时候一天都没吃几口饭,有时候又一天吃好多餐。

    总归来说,好像就是想起来就吃,没想起来就算了。

    那段时间,他差点儿就要得厌食症了,每天晚上都失眠,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当然,那些痛苦的日子现在都过去了。

    “那好吧,我也不吃了。”沈燕扒了两口也不吃了,剩下一桌的菜。

    邵正谦瞅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了。

    两人移步到客厅,胡姨跟小汪也都吃完了,胡姨去收拾饭厅,小汪替两人泡了茶。

    “妈,听说你让他们叫苏静小姐?苏静也是我花钱请来陪你的,她是我们家的佣人。”邵正谦直接说道。

    “苏静怎么能是我们家的佣人呢?他们苏家就是一时不察,走了霉运而已,别用佣人来说苏静。”沈燕说道。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沈燕,也不跟她争,“你刚说,吃过饭有件事要告诉我,什么事啊?”

    “就是苏静的事儿,妈有件事也不是特意瞒着你的,妈跟苏静他们一家很早就认识,苏静不是我的孩子,但是她却是从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对妈来说,苏静是妈的另一个女儿,你要实在是没办法把苏静当恋人,那把她当成妹妹,好不好啊?”

    邵正谦:“……”

    这两天,邵正谦意外得知的真相太多,他不是邵天的孩子,已经够让他意外震惊了,这会儿,沈燕竟然说,苏静是她生出来的。

    沈燕当年给苏家做代孕,生了苏静,是苏静的代孕妈妈。

    难怪,沈燕这么喜欢苏静。

    所有的想不通,在沈燕告诉他这件事后,他就想通了。

    只是,他无法接受的是,沈燕既然知道苏静是她的特殊女儿,还要撮合他跟苏静,让自己的养子跟女儿凑在一起。

    他真的不知道沈燕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女儿跟养子,女儿在她心里的位置更重。

    此刻,邵正谦都不觉得心会不舒服了,对于沈燕之前的种种,他从不理解到现在彻底理解了。

    很好,如果她们俩要母女团圆,他可以成。

    “妈,我跟苏静,既不可能成为恋人,她也不可能成为我妹妹,我不喜欢她,你应该很清楚,我不仅不喜欢,而且非常讨厌,有她在的地方,我待都不想待。”

    从来没有对沈燕说过这样直接的话,以前是怕她伤心,或者是怕刺激到她,现在,她的身体恢复得这样好,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刺激的。

    他也不可能一辈子让自己困在她身体不好上,所以就百依百顺她啊。

    沈燕看着他,没想到他这么直接。

    “为什么?”沈燕轻柔的问着。

    她心里很恼火,但是她答应过苏静,要对邵正谦好点,要有耐心,否则,邵正谦就真的跑了。

    “妈,你还记得闻白叔叔吗?”邵正谦开始绕他要说的事情了。

    “记得啊,你闻白叔叔是你爸的好朋友,两人是很好的搭档。”沈燕瞧邵正谦不正面回答,问了别的问题,她也认真的回答。

    闻白,她当然记得了。

    她嫁给邵天的时候,那家伙还是个快乐单身汉呢,偶尔会到他们家来吃饭。

    闻白跟邵天两人,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算是相爱相杀,时常争吵,可是邵天要是遇上什么麻烦解决不了的事情,闻白跑的是最快的。

    “那你知道,闻白是谁吗?”邵正谦慢条斯理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茶。

    他想,闻白跟苏德一家的关系,沈燕必然是不知情的。

    毕竟,这一次,要不是那个人帮他查到闻白的踪迹后,顺便查了闻白的人脉关系,他才知道,闻白跟苏家竟然有那样的亲戚关系。

    只是关系不好而已。

    “闻白就是闻白,还能是谁啊?”沈燕不知道邵正谦要说什么。

    “闻白是苏静妈闻倾的堂弟,这两天,我就是去见他了,当年的事情,我年龄小,您又负责家里面,所以,我就想过去问问。”邵正谦解释着自己去见闻白的理由。

    “你去见他,调查当年的真相,是为了童欣乐吧?你现在不相信,她小舅舅会害死你爸爸了,是不是?”沈燕忍不住讽刺的问着。

    邵正谦绕来绕去,是什么目的,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的很。

    她是答应过苏静,要学会忍耐,学会平静,可是邵正谦现在要为一个杀人凶手开脱,她实在是平静不了。

    邵天难道真的要冤死了吗?

    “妈,我们俩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邵正谦冷声问道,他看向沈燕的目光里,也是冰冷一片。

    沈燕被邵正谦冰冷不耐的目光给镇住了,她坐在那儿,安静的很。

    “妈,我去见他,调查当年的真相,是为了我爸,我可以实话的告诉你,如果爸的死,真的跟杨景云有关,这辈子我就认了,我栽在了童欣乐的身上,为了她,我不会报仇,也不会对她小舅舅做任何事,我会放弃调查真相,也会放弃找出那些证据,对付杨景云,我现在没有放弃,就证明,害死我爸的人,不是杨景云,跟童欣乐没关系,这件事的真相,我就会追查到底。”

    沈燕听的有点绕,脑袋也一阵一阵的发晕,花了些时间,她还是听明白了。

    一就是,杨景云不是害死邵天的凶手,听邵正谦这么笃定的口气,应该是有证据了,否则,邵正谦不会这么有底气的来跟她说这番话。

    二就是,邵正谦对童欣乐的感情,已经深到为了童欣乐,甘愿放弃替邵天报仇。

    三就是,邵正谦会对此事追查到底,这就说明她憎恨了这么些年童欣乐,压根就憎恨错人了,是吗?

    杨景云如果不是凶手,那到底是谁把邵天给害死的?

    那邵天跳楼之前,干什么要叫出杨景云这三个字啊?

    “好,我姑且相信你说的,正谦,我信任你,你不会乱说话的,那你给妈解释解释,你爸跳楼前,叫杨景云的名字做什么?”

    “我爸要叫的不是杨景云,而是……是孟娇。”邵正谦说道。

    这件事,也是在跟闻白聊过后,他忽然间醒悟过来的。

    孟娇是他爸放在心尖上的人,在临死前,他应该最想念,最放不下的就是孟娇了,孟娇的身体很差,他没有在心爱的女人的身边照顾他,大概是邵天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孟娇,孟娇是谁?”沈燕的心脏狠狠的一收缩,这辈子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猜测了一辈子的秘密,似乎马上就要呈现了一样。

    沈燕想要逃避,可是又很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正谦看了一眼沈燕,发现脸色很白,神情很乱。

    在来见沈燕的路上,他也一直在犹豫,在开口说孟娇这个名字前,她也一直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沈燕。

    毕竟,对沈燕来说,这件事的曝光,确实是比较残忍的。

    “孟娇是爸爸放在心里的女人。”邵正谦宣布事实真相。

    一阵钻心的疼,窜入沈燕的心尖,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心脏所在的那个位置,这是一个困扰了她好多年的问题。

    从她跟邵天结婚那天开始,她的心就充满了对这个问题的疑惑。

    娇娇,小娇,梦梦……

    这三个不同的呢喃,大概就是孟娇这个女人的所有昵称了吧。

    那是邵天放在心里的女人,这个女人,在邵天跟她新婚的第一天,就出现在他们中间,邵天压在她的身上,闭着眼睛叫的是娇娇。

    她多嘴的问了下谁是娇娇,清醒过来的邵天,竟然生生的从她身上撤离,他们的洞房就这么没了。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邵天的不正常,她怎么会不清楚。

    何况,这三个昵称,在邵天陷入沉睡的时候,偶尔会从他嘴里溢出来。

    她曾经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大概已经死了,她也一直这样自我安慰,一个死掉的女人,她不需要介意。

    况且,邵天对她是真的很好。

    不在外面沾花惹草,也没有任何花边新闻,除了研发药品,就是回家,当他的称职老公跟老爸。

    这样的一个男人,就算入睡后会叫两声别的女人的昵称,沈燕还是可以容忍的。

    她不跟邵天闹,邵天娶了她,只要邵天不离婚,对她来说就比什么都好,那个女人再有本事,也只能占据邵天的心,不能占着邵天的人。

    “孟娇,她还活着?”沈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口的,但是,她看着邵正谦,就这么问出来了。

    “是,活着。”

    “你见过她了?很漂亮?”沈燕下意识的问着。

    大概是女人,都会介意情敌的模样,不管是什么阶层的女人,大概都是如此。

    “见过了,是个病美人。”邵正谦客观的说着。

    他强调的是病这个字,在说到病的时候,他还加重了语气,但是,沈燕还是听到了美人这两个字对孟娇的评价。

    就连邵正谦都觉得是美人的女人,那一定是很漂亮了。

    沈燕忍不住就想要去见见。

    这一刻,她完把害邵天跳楼的人跟事给忘了,此刻的脑子里,她充斥的都是想要见见孟娇那个女人。

    那个让邵天一辈子都恋恋不忘,那个让她介怀了一辈子,还以为已经死掉的女人,竟然是活着的。

    “那我可以见见她吗?”沈燕直接问着。

    见情敌,每个女人都不愿意却又无比热衷的一件事。

    她是真的很喜欢邵天,哪怕,这辈子,邵天的心都没有在她身上,可她还是选择了付出一颗心,付出她所有的真情去喜欢邵天。

    以前以为这个孟娇死掉了,她也可以完不在意了,但是现在知道孟娇还活着,那么,就算对方美若天仙,她也想看看,看看邵天喜欢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确定要见?”邵正谦问着。

    其实,他问这话,也是在考虑沈燕的心情,如果她心里难受那最好还是别见了。

    “见,你能够安排吗?”沈燕下定了决心,这要是不见,她相信,她死了也会留有遗憾。

    邵天不在了,她见见他放在心上的女人,应该是可以的吧?

    “好,我可以安排。妈,在这之前,还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那就是孟娇是童欣乐的小舅妈。”

    轰,又一个重型炸弹。

    沈燕被震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缘分,还真的是绝了。

    好一会儿,沈燕总算是明白过来,邵正谦说害死邵天的人不是杨景云,再一回想邵天跳楼的那一幕。

    那一天,那一幕的所有细节,沈燕都不会忘记。

    邵天脸上的所有表情,她也是铭记在心。

    他叫杨景云名字的那一幕,那画面蓦地在她脑子里放大,沈燕瞬间明白过来了。

    没错,正谦分析的没错,那一刻,临死的那一刻,邵天要叫的人,根本就不是杨景云,而是孟娇。

    孟娇是杨景云的老婆,他直接叫出孟娇的名字,让人知道他临死还惦记着别人的老婆,那得多搞笑啊,所以,他叫杨景云的名字来替代孟娇。

    人家是夫妻,夫妻是一体的,叫的是杨景云,其实心里想的是孟娇。

    他生命消逝的前一秒,他记挂的不是她,不是正谦,也不是他自己的母亲,而是孟娇那个女人。

    沈燕笑了,然后哭了。

    ------题外话------

    是吧?格子之前就说过,沈燕这个人,不需要格子动手虐,就是个悲剧性人物,后面更痛苦,亲们懂得了。o(* ̄︶ ̄*)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