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消除(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417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两人的车子一前一后的驶入医院的停车场,苏静一路紧跟着邵正谦,在停车的时候,她咬牙停在了邵正谦车子的旁边。

    邵正谦下车,她动作也很迅速的跟着下车来。

    就算她已经知道邵正谦很讨厌她了,但是她却还要倚靠着他,否则,她一个人终将寸步难行。

    首先,她要做的就是跟他解释清楚,她让小汪伺候她的事情,其实不过也就几天,她叫沈燕妈也没几天的事儿。

    在她知道,沈燕跟自己之前是那种关系之前,她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享有别人伺候的感觉。

    沈燕让小汪伺候她,她自然就接受了,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小汪竟然趁她不在找邵正谦告状,这沈燕也不阻止的吗?

    况且,她又没做什么,不就是让小汪帮她洗衣服,打扫下房间么,那小丫头片子就受不了了?

    真以为跑人家家里当佣人是那么好当的吗?

    钱就那么好赚?

    以前在他们苏家的佣人,她不是让谁做什么,就做什么,谁要不爱做,就给滚出他们苏家。

    闻倾把那群佣人管得服服帖帖的。

    苏静追着邵正谦朝电梯的方向走,他们这一幕,让与他们正好同一时段进入这个地下停车场,不过是从另一个门进来的齐桑给看了个正着。

    两人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一同来过医院了,今儿居然一起来的?

    齐桑也是很直率的人,她迅速下车,锁好车门,然后朝他们那边小跑追过来,在两人进电梯的时候,她正好赶到电梯门口,“等一下。”

    她气喘吁吁的叫着。

    邵正谦听到声音了,他按了开门键。

    齐桑来不及喘气,就这么跑步进去。

    看到齐桑,苏静真的是白眼一翻,这女人,也是相当不讨喜的。

    听说她放弃邵正谦了,她还听说,齐桑跟童欣乐没怎么打过交道,竟然就甘愿放弃追求邵正谦,成邵正谦跟童欣乐。

    这女人还真是高尚,她长这么大,就没看到过这样的傻×。

    “正谦,你跟苏医生一起来的啊?”齐桑故意问道。

    邵正谦瞅了齐桑一眼,无奈的解释,“你眼睛有问题啊?”

    “哦,不是一起的就好,你这样,小心我告状,你这追妻路,恐怕又得加长咯。”齐桑眨着眼睛小小的威胁道。

    她当然不会真的去告状,就是不想苏静心里舒坦。

    这女人,就跟个八爪鱼似的,这么长时间,以各种方式,各种借口赖在邵正谦的身边,她都看不下去了,想替童欣乐好好教训她这个不要脸的小茶婊。

    三人都在一层楼,一路上,齐桑一直在找话题跟邵正谦聊,各种八卦都说,邵正谦也温柔的附和。

    苏静无言,之前邵正谦知道齐桑对他别有心思的时候,对齐桑也是一脸冷漠又冷酷的态度,这齐桑一旦表明自己对他不会再肖想了后,邵正谦对她还真的是挺温柔的呢。

    叮的一声,外科楼到了,邵正谦今天在住院部值班,他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齐桑笑眯眯的站在外面等着他,“今天我跟你一道查房。”

    “嗯,去准备东西。”邵正谦点头,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

    齐桑则去了护士站那边,拿了邵正谦负责的病人的档案资料。

    苏静换好了衣服,就直接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坐电梯去了综合楼。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童欣乐在快到下班的时候,接到邵正谦的电话,说是把之前订好的凤凰山庄给改到了帝王殿。

    童欣乐听到帝王殿三个字,只觉得眉眼狠狠一跳。

    这邵正谦果然是有钱人了啊,居然都能在帝王殿消费了。

    问题的最关键是,这邵正谦还订了人家的第九层楼,那可是超高消费水准啊,光是那楼层费用,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数字哦。

    童欣乐都觉得心疼,这邵正谦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为什么是去帝王殿啊?我觉得凤凰山庄挺好的,环境也很好啊。”童欣乐不太想去那边,那里太奢华了,而且,他们今晚还要带彬彬过去呢。

    小孩子这么小就接触这些太过奢华的东西不太好。

    “你去过帝王殿啊?”邵正谦听着这童欣乐的语气,对帝王殿如此排斥,就大致猜到了。

    “嗯啊,之前我姐的朋友请客去那里吃过一餐饭,那里的消费太高了。”童欣乐实话实说,反正她是舍不得这样消费的。

    “好吧,其实我也是盛情难却,你既然坚持,我就去回绝了别人,我们还是像之前那样说好得,去凤凰山庄吧,我去接我妈,你们到了给我打电话。”邵正谦说道。

    “嗯。”

    童欣乐应下来了。

    随后,还有半小时下班的时候,杨景云带着孟娇跟童彬到了童欣乐公司楼下,汇合后,三个大人带着小孩子朝凤凰山庄开车过去。

    邵正谦到了门口,在门外停好车,想让服务员把沈燕先带进去,可是沈燕不想,就这么一个人进去,坚持在门口陪着邵正谦等。

    邵正谦说服不了她,就依着她了。

    很快,童欣乐所驾的车就到了,他们按照山庄人员的指示把车停好,邵正谦领着沈燕就过来了。

    杨景云扶着孟娇,童彬则自己推开车门,蹦蹦跳跳的跑到邵正谦的面前,邵正谦俯身就将他轻而易举的给抱起来。

    沈燕站在邵正谦的后面。

    今天的她,特地装扮了下,要显得年轻很多,从头到脚,她都做了包装,但是,从孟娇一下车,她就知道,自己不管如何包装自己都好,她都比不过眼前这个清丽的女人。

    孟娇压根就没有化妆,穿着也很随意休闲,就是一膝过膝长裙,带文艺风的那种,她的头发,很随意的散开,戴了个发卡,让她看起来俏丽得很。

    她待在杨景云的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让人瞧了心疼。

    这女人看起来,还真的挺有林黛玉的美感。

    走几步路,呼吸都喘。

    不像她,当时一个人照顾老的,小的,还出去自己做活挣钱,累死累活都不会喘的这么厉害。

    沈燕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应有的微笑,哪怕她感觉自己都要笑僵掉了,她还在笑。

    邵正谦抱着童彬,率先转身教童彬叫沈燕,“彬彬,叫奶奶。”

    听到邵正谦这样教童彬,童欣乐朝他们看了一眼,最终没有吭声,任邵正谦这样教童彬。

    对沈燕,童彬确实要叫一声奶奶的。

    童彬乖巧的叫了沈燕奶奶,沈燕也是激动万分,一双眼睛都起了水雾,在她眼里,童彬虽然不是她的亲孙子,但是是邵天的亲孙子,那也等于是她的亲孙子了。

    “哎。”

    沈燕应着,同时将手上给童彬准备的礼物递给了他。

    六月份,是童彬的收获季,从六月一日开始,他就陆续的收到了很多礼物,儿童节礼物,生日礼物,这会儿又是奶奶的见面礼。

    他真的是很高兴,他接过来,对沈燕甜甜的说了声谢谢。

    沈燕点点头,主动朝童欣乐说道,“乐乐,你把孩子教育的很好,很有礼貌,很懂事。”

    童欣乐抿唇,没说话。

    那是她的孩子,她当然要用心教育的。

    杨景云也知道童欣乐跟沈燕之间的心结,这丫头,认定了谁对她好,她就会百分百的付出,可是一旦认定了谁对她不好,她对那个人失望过后,她也就会越来越冷漠了。

    从杨瑞婷那儿听说了沈燕对童欣乐的一些做法后,杨景云没有责备童欣乐,他跟孟娇上前,“沈女士,你好。”

    两人一起对沈燕打招呼。

    沈燕抬起头,朝两人笑,“你们好。”

    邵正谦与童欣乐对视一眼,然后招呼着一行人进去,服务员带着他们上了二楼的包厢,包厢很大,可以容纳十个人的饭桌,就坐了六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孩子,显得很宽敞。

    邵正谦也是早早的就定好了餐,之前在跟童欣乐商量的时候,他还没有跟凤凰山庄退单,所以,他们过来了,还是按照之前订好的菜上的。

    杨景云跟孟娇紧挨着坐在一起,杨景云帮沈燕倒了一杯茶,试探的问着,“在三兄弟里面,我是最小的那一个,你应该见过闻白,就是没见过我,我跟天哥之前发生了点不愉快,然后你嫁给他的时候,我们都出国了,天哥也是真生我的气,跟你结婚这件事,都一直没告诉我,如果不是这次回来给他上坟,我们都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沈女士,我可以叫你嫂子吗?”

    “叫什么都是个称呼而已,你习惯就好。”沈燕说道,又谢谢杨景云帮她倒茶。

    杨景云点点头,后面谈话也就一直嫂子嫂子的叫沈燕了。

    因为知道沈燕对他们有误会,所以,杨景云与孟娇一起,将他们跟邵天的恩怨纠葛说了一遍,杨景云也承认自己做的这件事不够厚道,可是感情的事情,有时候就是无法控制,让人最情难自控的就是爱情了。

    如果邵天能够给予孟娇一个婚姻,还有一个安稳的生活,并且可以心意照顾并且呵护孟娇,那么,他到最后是有可能放弃的。

    可是,不管是婚姻,还是安稳的生活,邵天他一个都给不了,杨景云这才出手,横刀夺爱。

    邵天对他的恨,他的怨,他可以理解。

    只是,他真的是太过固执了。

    因为这个误会很深,在这两天,杨景云还拜托了之前一直帮衬他转账的顾清抽空来一趟青云市。

    邵天出事后,大概这件事对顾清的影响挺大的,所以,那件事没多久,就答应家人回老家的要求了。

    说来也是巧,刚好这些人都离开了,所以给了某人机会。

    如果顾清跟当时的闻白都没有走,或许就没有某人什么事了吧。

    不过一切是巧合,还是人为,都有待查证。

    说完了以前的恩怨后,杨景云就开始解除误会,他想证明的是,邵天那次自杀与自己无关,首先时间上,他带着孟娇出国后,也就童欣乐跟邵正谦那次先斩后奏的婚礼,让他抛下了孟娇回来。

    所以,他跟邵天没有这些恩怨。

    而他给天天制药注资的转账记录,也都是有迹可循的。

    他对邵天,只会报恩,不会报仇。

    有了这些铁一般的物证,沈燕也知道,她没道理再仇恨杨景云了。

    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顾清在家人的指导下,发来的微信视频,对沈燕跟邵正谦来说,除了闻白的证词之外,顾清是他们邵家值得信任的人选。

    所以,当顾清也证实了杨景云对天天制药不留名的帮助,沈燕对杨景云的怨恨转成了感激。

    当误会就这样消除后,沈燕对童欣乐更是歉意满满了,她主动为过去道歉,“乐乐,妈以前是真的做错了,妈怨恨了你这些年,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误会。”

    童欣乐抿唇,她摇摇头,对沈燕,她是真的没有任何信心的。

    她跟邵奶奶不一样,以前,在她不知道她怨恨的杨景云就是她舅舅后,沈燕对她也算不得好。

    当然,她能为这件事主动道歉,童欣乐也接受。

    不过,她没料到,她居然这个时候,以妈自居。

    邵正谦也颇为意外的看了沈燕一眼,这一点,她倒是没提前跟自己通气,而是就这么自作主张了。

    “阿姨,你别这么说,现在这件事,只是消除我舅舅的嫌疑,以及证明了他没有伤害叔叔的动机,仅此而已,既然你们怀疑了那件事是人为,那么,这个误会,到底是谁引导你们的,或者,你们是怎么误会到我舅舅身上的,我觉得,这件事其实还需要查一查,或者你们仔细想一想,毕竟正谦,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十岁了,他也有很多不懂,不明白的事情,邵奶奶现在又不在了,一切,还需要阿姨,你好好仔细的回忆一下,我觉得,既然你们觉得叔叔自杀不是意外,肯定是有人害他的,那么,引导阿姨朝我舅舅身上怀疑的那个人,即便他不是害人的真凶,那他对这件事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童欣乐冷静客观的帮他们分析了这件事。

    她之前没有想到,完是因为被沈燕突然让她知道杨景云是害死邵天的真凶这件事给唬住了,然后,她才没有冷静下来,客观分析。

    可现在,舅舅的嫌疑接触并且有人证物证,那么,这件事,她以事外人的身份来看,她觉得不是那么单纯。

    沈燕这才恍悟过来,也佩服童欣乐有这样强的分析能力。

    可是,童欣乐这样的分析,直指苏家,当初,苏德对他们一家的厚重情谊,以及她给苏德他们做代孕的时候,苏德甚至都给了她好几千的营养费,这是别的代孕女人没有享有过的待遇。

    一个对女人能够这么细致的关怀,对老婆又情深义重的人,会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吗?

    沈燕不太相信。

    虽然她当时,能够确定邵天的事情与杨景云有关,一切都是苏德带着她去问警方要的资料,警方查出来的资料,也有可能是有错的。

    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误会。

    童欣乐这么引导她去怀疑苏德,这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不喜欢苏静啊。

    沈燕叹口气,耐着性子,朝童欣乐解释,“乐乐,你这分析也对,不过当时你叔叔出了那样的事情,警察就过来立案了,之前加上两个婴儿的死亡,所以,警方那边掌握了一些资料,当然,现在看来,那些资料有可能是有误的。”

    沈燕的解释,童欣乐并不尽信。

    可这沈燕明显护短,她也不好说什么。

    当年,帮衬他们邵家的是苏德,所以,她现在就怀疑苏德,有人好心是真好心,可是有人好心未必是真好心。

    ------题外话------

    天大的误会,就这么消除了,是不是有点滑稽?不过,人生就是会有这样滑稽的剧情。

    格子的人生也有过滑稽的经历,现在想来,真的是觉得无语至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