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被困(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25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童欣乐坐在小包厢里,周末,铁灵云是休息的,她记得上次见面她说过,可是今天来的两桌客人应该是推不掉的,所以铁灵云才利用休息的时间招呼的。

    童欣乐没去饭厅,所以也不知道外面的饭厅里坐的到底是什么人,她对这些没兴趣,原本就是想着跟铁灵云一起好好吃顿饭,聊聊天。

    她吃东西的时候,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吃,慢慢品,可眼下都要一点了,这铁灵云怎么还没有忙完啊?

    童欣乐又等了五分钟,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站起来,出去寻人了。

    此刻,铁灵云正被人困在小厨房内,她做好了菜,饭厅那边的客人,她就让朱瑶去招呼了,朱瑶端着最后一道菜去了大厅,她从泡菜坛里捞了一碗泡菜,切碎了装碗里,拿过去打算给童欣乐尝尝的,结果她就听到厨房的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她以为是朱瑶,就没回头,“小瑶,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跟乐乐吃点儿吧?”

    好一会儿,朱瑶没有回复,门让人关上了,就在这时,铁灵云感觉到一阵危险的气息,然后,一道熟悉的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强烈的蹿入她的鼻息,然后刺激了她的神经。

    她切泡菜的手一僵,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像如临大敌般的不敢轻举妄动。

    手上的刀,她也有些握不住了,一直在颤,微微的颤动,导致刀刃在倾斜,身后的人,眼疾手快的从她腋下穿过去,稳稳的扶住刀把,没让铁灵云受伤。

    铁灵云却没有因此而心存侥幸。

    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俩还会在青云市重逢。

    距离他们分开也有近三年了,从他们分手后,她就着手准备回青云市了,她知道,他则让他的母亲带着去过好日子了。

    据说,那个好日子,是她这样的普通女生配不上的。

    而原本一直没什么钱的莫女士,为了能够逼她离开她的宝贝儿子,竟然连豪门贵太太的手段都用上了,给了她好大一笔钱,让她滚蛋。

    她铁灵云是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也是一个超级爱钱的人,网上就有好多人说过,如果有个女人拿钱给你,让你离开你身边的男人,你愿意吗?

    好多网友都愿意,但是就是没那个机会。

    这样的机会就这样落在了她的身上,而她的选择,替广大网友亲身体验了一把,要钱不要人的潇洒。

    当时,她真的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他有交集了,也不会再有机会碰面了,毕竟,他跟他母亲是要跟着他从未谋面过的父亲要去过好日子的,他父亲的家庭,她这样的草根丫头是融入不进去的。

    莫玲女士的一句话,让她彻底做不到不要脸的继续纠缠,莫玲女士当时对她说,“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成,是放手,成爱人的梦想,放手让所爱之人高飞。”

    所以,铁灵云潇洒的替两人谈了还不到一年的爱情划上了终止符。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拿钱走人后的第二个星期,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觉得,这件事应该让他知道,她意外得知他飞机的航班,她追过去想要告诉他她怀孕这件事,但是她赶到机场,莫玲女士将她拦截了下来。

    他走了,莫玲女士留了下来,莫玲还说既然怀孕了,就把孩子生下来,等他学成回来后,他们俩的事情再做打算。

    当时也怪她太过天真了,她竟然真的以为莫玲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让他们俩在一起,她把莫玲给她的支票还给了莫玲。

    可是没多久,她早上被痛醒,醒来后发现床单上一大片的血,她好害怕,害怕到不知所以,她给莫玲打电话,在莫玲的提醒下,她才知道,莫玲跟朋友去外面玩了,要三天后才回来,晚上的飞机,他们现在才刚到地方。

    她自己打了120,然后请求邻居帮忙,当隔壁住的一个单身男人看到她下半身都是血的时候,差点没吓晕过去。

    孩子自然是保不住了。

    她哭了好久,莫玲当天就赶回来了,当然是在流产手术结束后。

    那件事过去好久,她才想明白,一切都是莫玲的不安好心,以及莫玲买的堕胎药的药单在莫玲离开后被她发现。

    她才发现了人性的残忍,那是莫玲的亲孙子,可是她也可以残忍的不要他。

    而她,更失败,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莫玲要离开H市的时候,给她留下了一千万的支票。

    而她,在彻底清醒过后,没有拒绝那笔钱,她去银行把那笔钱转到了自己的账户下,但是,从来她都没有动过那笔钱,她用那笔钱,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她的孩子,是如何没掉的,而她用一千万看透了一个老巫婆的人心。

    那些往事,就这么点点滴滴的在脑海里播放,时至今日,回想起来,铁灵云都觉得好恨,好恨。

    她以被人半揽半抱的方式困住,铁灵云没有叫人,也没有生气,她莫名的陷入那段痛彻心扉的记忆里。

    靳睿博,也是从前的莫景贤在看到铁灵云没有动作,身子从一开始他的入侵到现在,她已经调整好了,僵硬的四肢在逐渐的得到放松。

    这个女人,真是有本事,他们分手了三年多,这三年多以来,他简直时时刻刻都在想她,他一开始一直都不相信他母亲告诉他的,这个女人拿了她的钱走人的。

    但是,三年前她母亲账户上的一笔转账手续的办理,他知道,这女人还真的是拿了他母亲的钱,她名下的账户不多,而他都知道。

    呵,呵呵,一千万,一千万,这个女人就出卖了他们的爱情。

    她难道不知道,他现在靳二少的身份,怎么着都比一千万要值钱多了。

    从前,他还真不知道这女人这么爱钱,他甚至刚回到青云市,刚得知这女人在这座城市开了一个私厨后,他还专程去调查了铁家,他以为,她当时需要那么多的钱,会不会是因为家里的人生病了啥的。

    结果,事实证明,这女人就是爱钱,她自己私吞了那一千万,并没有给家里人。

    知道真相后,他还觉得挺讽刺的,之前交往一年的时间,他愣是没看出来,这个女人原来这么爱钱的。

    既然那么爱钱,又怎么会跟他那样一个穷小子交往,每天两人挤公交,吃快餐,晚上回家吃泡面,那些相依为命,贫穷又快乐的日子。

    甚至,这女人为了他,还拒绝了一个追她很积极的有钱人。

    如果她真的那么爱钱,当初她就该接受那个有钱人,以后就算离婚了,她只要不红杏出墙,就算得不到一半的财产,那百分之三十也比他妈给的一千万要多啊。

    太多太多让他想不通的地方。

    可是那女人消失在了H市,他派人去找过,那女人走的无影无踪。

    而他最恨的是,这个女人,还真是够残忍,在他走后发现自己怀孕,竟然二话没说,就去医院打掉。

    还真是决绝啊。

    他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决绝的女人。

    那次,公司的助理意外带回她私厨的名片,铁灵云,这三个字,他不相信,有这么多重名重姓的。

    谁让她姓了一个极少人姓的姓。

    所以,当他看到她发出来的名片后,他就知道,是她。

    他没犹豫,直接带着他的员工过来吃饭,而他有的是办法,让她拒绝不了这单生意。

    靳二少的头衔,哪怕曾经让他厌恶不已,毕竟,他妈妈为了让他变成靳二少,逼他的女人离开自己。

    可是现在,他不那么厌恶了,因为有了这个头衔,他可以亲近她,并且强迫她再也走不了。

    “把我忘的很彻底,是不是?”一道冰冷的仿若来自地狱的声音突然的在她耳畔响起,而那个质问她的人,问完了问题,竟然张嘴就咬住了她的耳垂。

    铁灵云身子一抖,因为太过气愤,而满脸通红,她算是知道了,原来这个惹不起的靳先生,就是从前的莫景贤。

    而他,怕是早就知道她现在的一切了吧,这是来找她算过去的账?

    “是,靳先生还是别脏了自个的嘴巴。”铁灵云直接回道,同时将自己的脑袋一偏,让自己的耳朵离开他的唇。

    她不怕他,她又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她干嘛要怕他?

    对不起她的,是他妈妈,是他那个残忍的母亲。

    她没反过来找他们母子算这笔账都算了,这人好意思来她这里找茬么?

    “铁灵云。”一道饱含威胁的口吻,恶狠狠的叫着这三个字。

    铁灵云伸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莫景贤,不,靳先生,请你出去,这里不适合你来。”

    她平静多了,面对莫景贤黑脸严肃的表情,她也就心尖儿颤了下,现在已经好了。

    这三年多,她熬过来了,所以,她什么都不怕。

    如果他要找她算账,那她就等着,他们之间确实应该好好算算,看看到底是谁欠谁。

    靳睿博看着铁灵云一副他奈何不了她的模样,突然间就笑了,他伸手直接擒住铁灵云的手腕,男人的力道故意很重,铁灵云很痛,可她咬牙忍住都不吭声叫痛。

    “铁灵云,记住咯,你那个公关可是跟我签了一年合约的,你要是敢违约,我绝对弄死你,给老子记住,你欠我一条人命,老子迟早让你还。”靳睿博恶狠狠的说道。

    此时此刻,他真是恨不得这手捏的不是她的手腕,而是她的脖子,如果不是他还有好多事要做,他真想好好的问问她,她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残忍,竟然会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

    就算不喜欢他了,那肚子里的孩子呢?

    那是无辜的,他是孩子的父亲,她竟然问都没问过他的意见,就一个人决定把孩子给打掉了,这女人,他过去怎么就没瞧出她是这样的狠角色?

    铁灵云咬着嘴唇,刚想反驳,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随后,童欣乐问着,“灵云,你在里面吗?”

    铁灵云挣脱开靳睿博钳制住她的手,朝门口喊了一声,“乐乐,我在,你先过去,我马上就来。”

    童欣乐听到铁灵云的声音还算正常,这悬着的一颗心也就落地了,她应道,“嗯,你快点来哦。”

    “好。”

    铁灵云笑,而她的笑,就这样扎痛了靳睿博的眼睛。

    铁灵云转过脸来就想让靳睿博离开,结果,她刚开始有所动作,一道黑影压了下来,靳睿博直接压上她的嘴,没有亲吻,直接啃咬。

    很用力的啃咬,铁灵云愣了下,就开始扑腾的挣扎,身的力气都用到这反抗上面了,可她哪儿是靳睿博的对手。

    靳睿博不肯松嘴,铁灵云就反过来咬他,可是靳睿博很有技巧的躲开了,直到一股腥甜在两人的嘴里荡漾开来,靳睿博这才放开了她。

    放开之后,他蓦地退后一大步,好像她是会传染的瘟疫一样,一副嫌弃到不行的样子。

    铁灵云也不甘示弱,拿着手背就擦他沾在她唇上的口水,当然,嘴里还有更多,那是擦不掉的,只能漱口。

    可是这靳睿博真的是太狠了,她手背扫过去,一丝丝血丝就露在手背上。

    她凶狠的眼光瞪着靳睿博,真的是恨不得像他咬自己那样冲上去咬他。

    靳睿博这下平静了,心里也平衡了。

    这女人,刚才看到他的时候,不是心静如水么?

    这会儿,能这么仇恨他也是好的。

    恨至少对他还有感觉反应,他最不想看到的是她的平静。

    “不过是略施惩戒罢了,以后还会有,慢慢给老子等着。”靳睿博凶狠的说着。

    铁灵云真想扑上去,跟他同归于尽算了,但是她不能,她不想与他纠缠,真的不想。

    她脑子里在盘算着要不要离开青云市,要怎么离开青云市。

    可是她才这么想着,靳睿博似乎就发现了她脑子里的盘算似的,“铁灵云,老子告诉你,别想着给老子离开,这一次,你敢离开,老子一定让你悔恨终身,你对铁家不是不关心么,你放心,你只要敢走,我绝对不对付铁家,我会对付你宝贝到不行的妹妹铁灵心,有多龌龊,你尽管去想象,你只要敢让我再找不到你,你就试试。”

    靳睿博冷血的说着。

    他真的是没想到,他这些年学到的如何对付人的方法,他的第一次,竟然是用来对付铁灵云的。

    那个曾经,他想替她摘星星,摘月亮的女人。

    那个,他以为,他对她永远都只会呵护且疼宠的女人。

    她用刀戳了他的心脏,让他心脏里的暖血流干了,以后,那里面待着的血液都是冷的。

    他想,此刻,她能够深切的感受到。

    “莫景贤,别太无耻。”铁灵云叫。

    她不知道他现在叫靳什么,所以,她只能叫他从前的名字。

    靳睿博也不打算告诉她,他上前一步,一手控制住她抬起来的右手臂,另一只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抬高来面对他,“嗯,我就是无耻了,你以后慢慢尝试。”

    说完,靳睿博甩开她,直接走了。

    走之前,他留下一大摞钱,“今天的饭钱,以及香吻钱,虽然滋味不怎么样。”

    铁灵云看着那一大摞钱,恨不得拿起来直接砸到那混蛋的后背上。

    这人还真是变了,变得够彻底的啊。

    简直就不像是记忆中那个给了她不少温暖的男人,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她身边所有的人,都说莫景贤是个不可多得的暖男。

    她也想过要好好的珍惜。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这暖男不过是改了一个姓,居然直接变得这么冷酷无情了。

    ------题外话------

    这对会有点小虐,亲们要看,格子后面番外再写,不爱看,就在文中带几笔,靳少跟童氏许阳有关系,所以,不可避免的人物之一,还牵连着乐乐的闺蜜,所以,这个人物的分量还挺重的哟,不爱看,后文也会出现好多次的哦,格子先提示下哈。

    爱看的话,直接让铁灵云升女二。

    亲们的意见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