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服输(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953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童欣乐都不知道邵正谦在那儿乐呵个什么劲儿,她直接无视,懒得搭理。

    童彬两碗粥都下肚了,除了这锅虾蟹粥,都没见到别的菜,小嘴不是很满意,“妈妈,你就叫了一锅粥吗?”

    邵正谦也看着童欣乐,他也想问这个问题。

    “当然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包厢的门推开了,紧跟着进来了三个服务员,前面两人端了两锅粥,后面一个人,托盘上是童欣乐叫了三样铁板。

    空荡荡的饭桌上,这下让这些菜给挤得满满的。

    看到铁板鱿鱼,童彬的筷子直接伸了过去,夹住一块鱿鱼就要往小嘴里塞。

    “小心烫。”这一次,童欣乐来不及提醒,邵正谦都适时开口提醒了。

    看着这些冒白烟的,就知道很烫了,刚出炉。

    然后邵正谦自然也看到了铁板猪脑花,他心里美极了,他就知道童欣乐很注重他的事情,在老霍那儿知道他喜欢吃猪脑花,喏,这就变相的帮他叫了两份。

    确实,再多几份,邵正谦都不嫌多。

    这两份猪脑花,才四个猪脑的分量,估计,这老板为了赚钱,都没有四个猪脑呢。

    邵正谦拿了勺子,就舀了他喜欢的猪脑花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又舀了一些放在童彬的小碗里,童彬吹了吹,吃了一口,哇的叫起来,“好好吃哦,爸爸,这是什么啊?”

    “猪脑花,这是爸爸喜欢吃的,爸爸喜欢的东西,也不差吧?”邵正谦在儿子面前争光。

    “嗯。”童彬又用小勺子舀来吃,好吃的差点闪了舌头。

    “爸爸喜欢的人,更不差。”邵正谦很直接的说着,眼睛看的自然是童欣乐的方向。

    这么直接,童欣乐想忽略都不行啊。

    她看着邵正谦炯炯有神的眼睛,她微低下头。

    这人,真的是太自傲了。

    这表面上是夸的她,可这实际上呢,还不是夸他自个儿会挑人么?

    反正是双赢的。

    童欣乐指着状元及第粥,对两父子说道,“这粥在G市叫状元及第粥,据说吃了就能考状元,爸爸是状元,所以吃这粥,他吃是名副其实,彬彬你待会儿也吃一碗,以后也考个状元回来给妈妈看,好不好?”

    “好,我要吃状元及第粥,我要考状元,跟爸爸一样。”童彬欢呼的说着,今天,他最高兴了。

    今天的童彬开心起来,也最像个孩子了。

    童欣乐抿唇笑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童欣乐的手机响了起来,童欣乐一看是杨瑞婷打来的电话,这心里咯噔一下。

    她当孩子的时候,这杨瑞婷查岗都没有这么频繁,眼下,她都孩子的妈了,她妈妈这查起岗来,简直就跟侦查兵似的。

    童欣乐朝俩父子嘘了一下,然后就在包厢内接了电话,“喂,妈。”

    听到是杨瑞婷打来的电话,邵正谦屏住了呼吸没说话,就听童欣乐应付着杨瑞婷。

    “嗯,我在外面吃饭呢。……彬彬也在啊,跟以前的闺蜜铁灵云,妈,你还记得吧?我回国那天跟她在机场偶遇的,上个周才联系上的,今天她有点事,心情不好,所以,我过来陪陪她,晚上我就不回去了,住她家去。……行,你要不放心,你就过来看,我给你分享我们这边的地址,好不好?……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会的,邵医生他今天晚上值夜班,刚才把彬彬给我送来的,要不,你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啊,或者你打他们医院的电话也可以嘛。”

    童欣乐撒起谎来,那是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也不红脸,坐在她旁边的邵正谦也是服气的。

    只是,他有点忧心的是,他们这当父母的,当着孩子的面,就这样跟长辈撒谎,是不是不应该啊,而且,以后孩子长大了,也跟他们学撒谎就不好了。

    童欣乐那边安抚好了杨瑞婷,这才见到邵正谦一脸纠结犹豫的神情。

    “怎么啦?”童欣乐知道杨瑞婷不会给邵正谦打电话,更不会给邵正谦的医院打,她的身份杵在哪儿,那么丢脸又跌份的事情,杨瑞婷肯定不会做的。

    而她就是因为了解杨瑞婷,才会信誓旦旦的让她去查,以证自己没有说谎话。

    顶多,杨瑞婷会要求跟铁灵云说话,可她的那句话就让她给说死了,铁灵云心情不好,自然是不会跟她讲话的,她妈也是好人,不会去做让人为难的事情。

    知道人家没心情,还让人家跟她说话,那不是太强人所难了。

    邵正谦用眼神示意了一旁的童彬,提醒她刚才在童彬面前说谎不好。

    童欣乐不甚在意,直接对童彬说道,“彬彬,你告诉爸爸,什么情况下是可以说谎的?另外,妈妈今天说谎,是对还是错?”

    “爸爸,妈妈跟我的家庭老师都说过,小孩子不一定时时刻刻都要诚实的,对自己父母老师朋友当然要诚实,不说谎,但是遇上坏人的话,我们是可以适当的说谎话的,不然的话,坏人就会知道我们家的真实情况,然后就会有遭遇危险的可能,今天妈妈是对外婆撒谎了,但是妈妈也是被逼无奈,她要说实话,外婆会不高兴,还会逼妈妈回去,妈妈回去,我跟你也就不高兴了,所以呢,妈妈说谎,是为了让两边的人都高兴,是情有可原的。”

    此分析,头头是道,逻辑思维十分清楚,饶是邵正谦,也听得叹为观止。

    他情不自禁的朝童彬竖起了大拇指,“这H国的家庭老师,咱们能再请一个到家里来,继续教孩子吗?”

    他们国家的教育,一味地要求孩子听话,诚实,不撒谎,事实上呢,这个社会太过复杂,有些善意的谎言,有些必要的谎言是绝对应该撒谎的。

    对家人的一些善意的谎言,是可以撒谎的,比如是维持家庭的平和关系,还有家里如果有不能受刺激的病人,也是可以适当的撒谎的。

    而必要的谎言,就像童彬说的遇上坏人的时候,那绝对不能人家问什么,自己就老老实实的答什么,要懂得与之周旋,才有可能化解危险的可能性。

    所以,任何事,都应该一分为二的去看,去对待,不是一味的认为会说谎的孩子,就是坏孩子,会说谎的人,就是坏人。

    邵正谦觉得,自己让这母子俩给上了一堂生动的有意义的课。

    “既然回来了,还是要尽量的适应这边老师的教育方式的,生活上的教育,我们可以遇上了,具体问题具体教,以后长大了一点儿,还可以在寒暑假做交流生,所以不需要把人家国家的老师给请回来,有些道理,家长懂得如何灌输就行。”

    童欣乐对国内国外的教育,既有支持的一面,也有反对的一面。

    反正好的就用,不好的,就避免,所谓扬长避短,无非就是这样。

    “嗯。”邵正谦点点头。

    三个人将一桌的菜,给吃了个精光。

    虾蟹粥给吃完了,艇仔粥跟状元及第粥都剩了半砂锅,童欣乐让服务员拿来了打包盒子,将这两份粥,给分开装了起来。

    至于没吃完的南瓜饼,香芋饼,童欣乐也要了一个食品袋给装了起来。

    邵正谦买完单,三人就走了出去。

    三个人都吃的有点撑,可是吃的那是相当满足。

    从六点一直吃到七点四十,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开车回到游乐场,堵了会儿车,到的时候也就八点十分。

    那个喷泉开始喷水了,好多大人小孩子都在喷泉里面穿梭,嬉笑。

    邵正谦是有备而来的,所以他带了换洗的衣服,还有毛巾,而且,他们进场后还买了亲子装,所以不怕淋湿。

    于是,为了让童彬玩得更开心,童欣乐跟邵正谦都陪着童彬去了喷泉池那边,这个是允许大人跟小孩跳进池里玩的,旁边还有小商贩在卖水枪。

    童彬买了一个,好多小朋友都买了,于是,在这初夏的季节里,关于水的水战,打响了。

    这又是自由式的,只要进来这个池子里的,无论你打谁,都会被温柔对待,不会有人爆粗,只会回以水枪回击。

    很好玩。

    从八点多,童彬一直玩到了九点,快十点了。

    时间是真不早了,邵正谦还要上班,从这开车回去还要半小时呢,所以,在童欣乐的一再催促下,邵正谦将还想玩的童彬给捞了起来。

    邵正谦带着童彬回车里换衣服,童欣乐拿着邵正谦给她的干毛巾,去了她自己的车。

    这里人多,门口还有保安,治安还是相当不错的。

    童欣乐安的回到车里,然后趁着夜色,抹黑换好了衣服。

    她就将车开了出去。

    在路口,邵正谦的车停在那儿,等着她。

    看到她的车来了,两辆车一前一后的朝御水湾开过去。

    到达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半了。

    童彬在车里就睡着了。

    两人停好车,邵正谦从驾驶室下来,转身到副驾驶,将童彬给抱起来。

    童欣乐停好车,将脏衣服都带着,又跑到他们的车前,将他们换下来的脏衣服也提在手里,“睡着了啊?”

    “嗯,帮我拿钥匙,在裤兜里。”邵正谦对童欣乐说道。

    “哦。”

    童欣乐也没多想,赶紧将两手的衣服合在一只手上,空出来的右手就按照邵正谦的指示去掏他裤兜里的钥匙。

    手伸进邵正谦的裤兜里后,童欣乐这才后知后觉的觉得,这样掏男人的裤兜,好像不太好啊,一想到这样不好了之后,这童欣乐的手就开始不受控制的紧张起来。

    她好怕一个不小心就掏到不该掏的东西。

    嗯,她以前胆子是挺大的,可是她能说,那是她装的么?

    两个人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人主动才行啊,以前的邵正谦就是个闷葫芦,她怎么来都不怕,可现在的邵正谦,她总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网友不也说,越闷的男人,骚起来的时候,越让女人受不住么?

    不知道是不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裤兜里除了钥匙,就是手机,可是童欣乐感觉自己还是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

    那坚硬的触感,就跟别的东西完不一样,别的坚硬的东西,硬归硬,可是是冰冰的啊,就那玩意儿,硬起来的时候,还滚烫滚烫的。

    烫了童欣乐的掌心,也烫了她的手,进而引发了她身都滚烫起来。

    好在,钥匙是拿出来了,就是一把钥匙配了一个钥匙圈。

    “以后,你能换个地方揣钥匙么?”童欣乐先发制人的说道。

    邵正谦:“……”

    邵正谦也是一脸委屈,男人的钥匙都是揣裤兜里的啊,不然男人也跟女人一样,去弄挎包,背包,腰包,弄一大堆回来么?

    不过,童欣乐掏裤兜的过程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你抱他进房间,我去放热水。”童欣乐说道。

    邵正谦点点头。

    两人配合的很好,为了让童彬睡舒服,童欣乐放来了热水,帮童彬擦了个身子,然后给他换了干净的内裤,还有睡衣。

    这些都是邵正谦早就准备好了的。

    擦个身子,她累得一身都是汗。

    将童彬放进冰冰凉凉的蚕丝被,又给他开着空调,让他安心的在大床上睡觉,童欣乐站起来的时候,邵正谦将一套崭新的睡衣捏在手上,“洗澡后换上这套,这是新买的,我提前帮你洗过,还晒过,可以放心穿。”

    童欣乐盯着他手上的新睡衣,关键是上面还有一条同色系,同款式的小内内,这人拿着她穿的小内内,难道就没一点儿害羞的感觉的吗?

    “知道了。”童欣乐伸手从他手上接过就走了。

    洗完澡,小内内是一定要换的。

    所以,童欣乐也就没矜持了。

    邵正谦一脸开心的模样,今天童欣乐留下来,圆的可不止是童彬的心愿,还有他的。

    他也想一家三口在一张床上睡觉。

    父母一左一右的陪着孩子睡觉,那是孩子婴儿时期就该享受的,可是童彬迟到了这么些年,对这孩子,邵正谦心里是有亏欠的。

    估计,这一辈子都还不完他在他婴儿时期,所缺失的三年父爱了。

    邵正谦拿了脏衣服去洗衣房洗。

    童欣乐洗完澡,吹干头发出来,到洗衣房的时候,发现邵正谦都要把之前的几套脏衣服都洗的差不多了。

    “你怎么都洗了。”她手上还有呢,而且,他身上的不也要脱下来换来洗的么。

    “没关系,先洗一点呗,不然太多了。”邵正谦说道。

    “那你去洗澡吧,这边剩下的我来。”童欣乐走过去,要站在他的位置上,接替他的工作。

    “嗯。”

    邵正谦应了声,他拿了浴巾,裹住自己,然后脱下自己的内裤,直接扔进了盆子里。

    童欣乐转过身,就看到盆子里的邵正谦的内裤,她愣了愣,然后老老实实的洗了起来。

    等邵正谦洗完澡出来,童欣乐已经洗好了衣服,将衣服都拿到三楼上去晾了。

    邵正谦找到三楼去帮忙。

    一大盆衣服,合二人之力,很快就晾完了。

    三楼的玻璃阳台这边,等同于是玻璃花房一样的空间,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光秃秃的,什么花都还没有。

    没有花,倒有一个像摇篮一样的秋千架。

    说是秋千架,更像是椅子,人坐在上面,可以像荡秋千那样,荡来荡去,可是偏偏它又是一把椅子的形状,还是那种半包围的款式。

    童欣乐目光停在了那上面一会儿,就转移开了。

    她是想上去坐一下的,她在国外的时候,也有这么一把秋千椅,但是回国后,他们家是别墅,也挺大,可是那么多人一起住在里面,属于自己的空间就很小,她也没办法再搞一个秋千椅放在家里面。

    毕竟这东西,占用很大的空间。

    她好久没享受过它的舒服了。

    “上去坐一会儿吧。”在她目光转移开的时候,邵正谦拉着她的手,说道。

    “……”

    ------题外话------

    经不住你们的热情,格子说话算话,所以,今天三更,么么哒。

    格子一直想弄把秋千椅放在家里,我们邻居家书房有一把,天天蹲上面弹吉他,帅气的不得了,邻居是个今年刚考大学的女大学生,听说考得不错,只可惜,我家有俩熊孩子,破坏力太过惊人,不敢妄想。哎,希望他们快快长大,我就可以买买买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