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孤儿(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640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狼与兄弟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太晚了,睡觉吧。”童欣乐拒绝了。

    回来的时候本来就已经够晚了,又折腾了这么会儿时间,两人各自洗了澡,还洗了衣服,眼见着就已经十一点半,快十二点了。

    再不睡,她担心他明天压根就起不来。

    “没关系,就十分钟,当是陪我了。”邵正谦很坚持,拖着她的手腕,就把她往秋千椅那边拉过去了。

    邵正谦坐了上去,盘腿坐的方式,他顺势一拉,就把童欣乐给拉到自己的前面,他以半拥半抱的方式,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仅仅是这样,他就已经觉得内心十分的满足了。

    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就童欣乐可以这样轻松的让他感觉到满足了吧。

    他低低的叹息一声,是舒服的叹息。

    他想将她拥的更贴近一些,童欣乐似乎感觉到了,她侧身,一只手挡住了他的前倾,邵正谦笑,伸手捏住这只滑若无骨的手,慢慢的摩挲,却不曾再有侵略性的动作了。

    “你知道吗?你回国的那天,我一路跟着你从机场到你家,不远不近,也就方圆五十里,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只要我在你方圆百里之内,你就能闻到我气息,那天,我相信,你并不知道,是不是?”

    童欣乐:“……”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他,她真没想到,这人竟然就这么一路跟着她。

    那天,她其实是有所感觉的,只是,她心里头担心的是童鸿理,并且,又在考虑,如何让刁钻的他答应救童鸿理,所以,那轻微的感觉,她就没有去在意了。

    甚至,她都没有左右偏头去查看一下。

    “你怎么会知道我那天回来?”童欣乐好笑的问着,她是临时决定的,上飞机前,她才告诉家里的人,她要回来了。

    所以,就算家里有人要出卖她,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可邵正谦是怎么知道的?

    “有心就可以了。”邵正谦轻声说道,就这么给了她六个字。

    这六个字,让童欣乐感动的很。

    当然,邵正谦不会告诉她,其实他是那一个月以来,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那个地方,等着,候着。

    好在,从H国到青云市,每天就那一个航班,那一个时间点,除非刮风下雨就不会改变的时间点,以及就那么三四个国际出口,他只要找个好点的位置,就行了。

    连续一个月,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让他等到了她。

    童欣乐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被他半拥在怀里的感觉,让她有点脸热心跳,这样一个氛围,容易让她心猿意马的。

    所以,她转过身来,让他那对她太有魅力的气息,不要净往她鼻息里钻,转过来,会好一点儿。

    可是邵正谦的那双眼睛,太过深情,太过勾人,童欣乐心里暗暗的低叹,这情形,似乎更糟。

    邵正谦的黑眼珠,就跟一个大大的黑漩涡一样,拉扯住她,就往那漩涡的中心里,狠狠的拽。

    她侧脸,转开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受他的蛊惑。

    “其实,我那天是有感觉有人跟踪我的,只是,我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你。”童欣乐忽然说道,这个时候,他们之间万万不能沉默,不能安静。

    一旦安静,很多情形就容易不受控制。

    “嗯。”邵正谦理解的点点头。

    那段时间,童欣乐大概被他们之间居然有仇的情愫压抑着,她的那些日子,真的是不好过的。

    在这样的情形下,这个女人还给他生了孩子,这份爱,他余下的这辈子所有的时间拿来还,也是不够的。

    他得好好想想,他欠下的这笔情债,到底要怎么还才行。

    “今天星星好多,明天天气应该很好,太阳很旺。”瞧见邵正谦又沉默了,童欣乐又没话找话来说。

    “是。”

    童欣乐:“……”

    她说那么多字,他就只会嗯,是的一个字回复么?

    还真是闷葫芦啊,可是这样子是不行的,童欣乐在想,还能继续说什么。

    可是,她刚才那话题,就已经是典型的没话找话说的,邵正谦这么的聪明,怎么会瞧不到她的囧样呢。

    这家伙,既然知道她囧的不行,还故意这样,真是有点过分。

    童欣乐身子往后靠,决定以实际行动来离他远点,然而,她刚退了一步,手就握空了,支撑点都踩空了,人的身体就会惯性的往外面倒。

    邵正谦眼疾手快的捞着她的腰,将她歪到外面的身子给扶正,两人之间的距离,可谓是更近了。

    身子与身子的贴近,哪怕是在这凉爽的夜空里,这么一贴,灼热的皮肤,就这么烫了彼此。

    童欣乐想退开,可是退无可退,刚才那一踩空,让她心有余悸,虽然秋千椅不高,但是人对未知的东西都会感到可怕。

    即便不高,跌下去也不好看。

    所以,退是退不得了,童欣乐伸出双手,抵住邵正谦热热的胸膛,“你别乱来啊,我留下只是愿赌服输,满足彬彬的心愿,仅此而已。”

    邵正谦:“……”

    邵正谦让童欣乐的一本正经给逗笑,原本刚才还暧昧无限的气氛,让童欣乐这么紧紧张张的警告他,邵正谦那根绷得紧紧的心弦就这么断开了。

    他沙哑的声音,实话实说道,“可是我很想乱来,怎么办?”

    童欣乐杏眼圆瞪,“你……唔……”

    说时迟,那是快,在童欣乐如此娇俏生动的表情下,邵正谦凑上去,封住了这张粉唇。

    他真的是憋不住了,他好久没有好好的,舒服的,踏实的吻过这张唇了。

    这张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唇。

    回国来的两次亲密接吻,都是他用强的,之后,这女人,说什么都不让他碰了。

    而他们之间,确实也没机会。

    那次在病房,突发的那次意外,那轻轻的一碰,两片嘴唇刚刚贴近,他身体就绷紧了,到处都变的硬硬的,甚至还让她不小心碰到了他起了反应的地方。

    想来真的是太丢脸了,可是就像关和说的,得体谅。

    没有开荤过的男人,在这方面,还可以隐忍,可是尝过肉的男人,在这方面,隐忍起来就要比那些没吃过肉的男人要辛苦多了。

    然而,再辛苦,这三年,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也就只有她,才能让他起男人的反应,别的女人,只会让他心生排斥与抗拒。

    邵正谦并没有用力,而是缠缠绵绵的,轻轻柔柔的在童欣乐的嘴唇上,勾勒她的唇形,可就是这样,童欣乐也发现,自己的身体从一开始的紧绷到现在的慢慢的在变软。

    她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以前,她真的不能理解,那些女人说的,有男人抱着她的时候,她就会软的境界。

    现在,她算是深切的体会了一把。

    这邵正谦还没有怎么样呢,她这身体就已经这么没出息的在变软了。

    她想推开他,她也知道,他并没有很用力的钳制住她,所以,她只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推开他了。

    可是,她的手抬了起来,却不是推,而是软绵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童欣乐好看的唇形,让邵正谦来回勾勒了好几遍后,她的唇,蓦地被邵正谦用牙齿给轻轻的咬了一下,酥酥麻麻的,让她张嘴又唔了一声。

    就在这时,邵正谦很是会抓紧时机的伸出舌头,挤了进来。

    童欣乐发现了,她睁开眼睛,她真是太意外了,就邵正谦刚才那样,她竟然会陶醉的闭上眼睛,太没出息了。

    她真是太没出息了。

    她咬住牙齿,不让想要登堂入室的邵正谦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闯进来,可是,邵正谦却拼命的想要横冲直撞。

    童欣乐似乎是恢复理智了,她咦咦了两声,意思是让他出去,退出去。

    邵正谦不肯,他亲吻着她的嘴唇,舌尖抵着她的牙齿,嘴里还清晰的吐词,“松开。”

    童欣乐摇头,不肯说话,因为她知道,这要是张嘴说话,就等于是弃城投降了。

    她不是不想念他的吻,可是她不能放纵,尤其是今晚还接到杨瑞婷的电话,她那么着急的让她回家,不让她在外面过夜,无非就是担心她而已。

    她明白她的担心,所以有些事,真的不能违规的。

    她明白,自己一旦退一步,后面的大概就只能任由邵正谦为所欲为了,她的身体比她的意识要诚实,也更经受不住邵正谦这般猛烈的攻势。

    但是她意识是清楚的,他们之间,就算没有了杀父仇人的误会,可还是有问题没有解决。

    邵正谦试了几次,都没能撬开童欣乐的牙关,索性也就作罢了。

    这个女人,有很多原则,他不是不懂。

    他就是想吻她一下,好好的吻她一下。

    同时,他也明白,人都是有劣根性的,一旦达成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也就随之而来,侵蚀着理智,到最后,很有可能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邵正谦退了开来,看着脸蛋红红的童欣乐。

    他伸手将她有些散乱的头发,拢了拢,轻轻的叹息一声,将童欣乐的头给按到自己的怀里来,“嗯,你的坚守是对的,我是得意忘形了。”

    邵正谦首先进行自我批评。

    他这是情不自禁,然而,这个时候,不该他出现情不自禁。

    童欣乐摇头,就是没说话。

    “下楼睡觉吧,不早了。”邵正谦说道。

    “嗯,好。”童欣乐点头答应。

    邵正谦伸手将她埋下去的头给抬起来,俯身在她唇上流连忘返的啄了好几下,就跟啄木鸟似的,一直啄。

    连续好几下后,童欣乐伸手推开他一直靠上来的脸,“够了。”

    邵正谦抿唇笑了,“好吧。”

    两人从秋千椅下来,离开玻璃花房,邵正谦拉着她的手,突然问着,“你什么时候来布置这间玻璃花房啊?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不好看。”

    童欣乐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玻璃花房,“等合适的时候到了再说呗。”

    邵正谦看着她无比认真的眼睛,才想起,还有件大事没有告诉她呢,一看到她,就想要做坏事的心情要不得。

    那么大的事情,他都忘了说。

    “我有事要告诉你。”邵正谦说道。

    “明天说嘛,我真的困了。”童欣乐求饶道,不是她不想听,而是她真的困了,上下眼皮都在打架了。

    “不行,必须现在说,你知道吗?我其实是孤儿。”邵正谦可怜兮兮的说道。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装可怜,童欣乐的瞌睡也让他彻底给打断了,她无奈至极,“邵医生,咱要点脸,好吗?”

    之前,一直要替父报仇的孝子,又听从母亲话的大孝子,这个时候,竟然告诉她,他是一个孤儿。

    这谁会相信啊?

    他真当她是傻子么?

    “我真的是孤儿。”邵正谦握着童欣乐的手紧了紧。

    童欣乐无奈的摇头,“好好好,您是孤儿,是一个类似于妈宝男的孤儿,邵正谦,没错,我讨厌你妈,我现在的犹豫,就是不想再回到以前叫沈燕妈的那些日子,她作为长辈,跟我道歉了,所以我就该原谅她对我做的那些事了吗?有些事是可以忘记,但是有些事,会膈应人一辈子的,可即便如此,你也别拿她不是你妈的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话来骗我吧?”

    童欣乐的伶牙利嘴,邵正谦这一次,算是再一次的见识到了。

    邵正谦屏住笑意,他看着童欣乐,无比认真的说道,“童欣乐,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快两岁的时候,我爸才把沈燕娶回来的,我估计,我爸要是没收养我的话,他跟沈燕这辈子也不会结婚,他就喜欢过你小舅妈一个女人,他跟沈燕在一起,只是为了想要给我一个表面上看上去和谐完整的家庭,而我,被困在霞溪镇的那两天,我才知道,我爸,也就是邵天,是先天不育患者,他没有生育能力,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等同于孤儿啦?”

    童欣乐见邵正谦说的如此认真,她反过来,抓紧他,“你说真的?你真的是孤儿?你的父母,真的只是你的养父母吗?”

    沈燕是养母,她可以相信,可邵天是他的养父,这件事,她觉得怎么都不太可能啊。

    先天不育患者?

    邵奶奶的命,难道就这么不好吗?

    童欣乐可怜的倒不是沈燕,而是邵奶奶。

    之前,邵奶奶又一个周年祭,她好像都没有去。

    “是,如果我有说谎,天打雷劈,好不好?”邵正谦继续抓着她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

    “胡说八道。”童欣乐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这样的誓言。

    邵正谦顺势将她的两只手掌都握在手心里,微微抬起,低头轻啄了好几下,然后抬头,可怜兮兮的问着,“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我都没有见过我亲生父母,我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他们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是邵天收养了我?”

    哪怕他心里压根就不在意,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他现在长大了,见不见亲生父母对他一个从懂事起就从来没有怀疑过邵天不是他爸爸的孩子来说,就算邵天不是他亲生父亲,在他心里,甚至比亲生父亲还要重要。

    所以,如果邵天真的是让人给陷害了,那么,他必然是会替他报仇的。

    至于沈燕,他也感激她,但是她在他内心的分量,没有邵天重,所以,如果沈燕见好就收的话,那么,沈燕除了收获应有的物质之外,也会得到他付出的亲情。

    可倘若沈燕不懂,那么,他除了支付赡养费之外,其他的付出,他都可以收回。

    童欣乐是真心疼他,但是瞧见邵正谦故意装可怜的模样,她的心疼,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题外话------

    演得太过,直接给演砸了,好吧,格子也是醉了。

    三更在一个小时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