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火锅(收过3000加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726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蓦地,童欣乐直接甩开了邵正谦的手。

    邵正谦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所以,人一怔,没有心理准备,直接就被弹开了,邵正谦惊讶,“你干什么啊?”

    童欣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同情心了?

    他都这么可怜了,难道不该是亲亲抱抱然后举高高么?

    好吧,童欣乐自然是将他举高不起来了,但是她亲亲抱抱后,他可以把她给举起来啊。

    再说了,他都这样了,如此可怜了,童欣乐竟然连一个拥抱都没有,还把他人给推开,这么狠的妞儿,还是他的那个童欣乐吗?

    邵正谦严重怀疑,此人是拥有童欣乐的皮囊,没有童欣乐的灵魂。

    “你说我干什么?你可怜?你有爹疼有娘爱的长大,你倒是说说看,哪儿可怜了?最可怜的是邵奶奶她老人家,好不好?一心一意以为是他们邵家孙子的你,结果是个冒牌货。”

    邵正谦:“……”

    他么的,童欣乐这么不客气的怨怼,他竟然觉得好有道理。

    对邵家来说,他真的是冒牌货。

    可他这个冒牌货,奶奶自始至终都知道,临终的时候,还不让他再背负邵天的那些是非恩怨,想让他好好的跟童欣乐在一起。

    从他不是邵天的孩子,就不是邵家的人,那么,邵家的恩怨,与他无关,既然无关,他就不该背负这些东西,就可以跟童欣乐好好在一起。

    瞧见邵正谦不说话,童欣乐也安静了一会儿,最后她叹气,“睡觉吧,你今天说的这些,给我点时间消化消化。”

    童欣乐实话实说了,她只是一时半会儿有点接受不过来这些震撼人心的事实罢了。

    邵正谦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消化不了也没事,还有我呢,至于沈燕,那是我一个人的债,你不用背负。”

    童欣乐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没再说话。

    两个人回到大房间,一左一右的躺在童彬的旁边,好在床够大,三个人躺上去,都不会显得拥挤。

    童彬似乎是感觉到了似的,翻了个身,呢喃的叫了声,“爸爸,妈妈……”

    然后又沉沉且安心的睡过去了。

    邵正谦伸过去一只脚,勾住童欣乐的一只脚,童欣乐诧异的扭头看他,邵正谦安抚她,“睡吧。”

    “嗯。”

    童欣乐答应了,闭着眼睛,让自己睡。

    思绪翻涌,似乎所有计较,好像都不该再计较了似的。

    不管沈燕之前如何对她,她好像都有她合适的理由。

    而她的的确确是承接了邵天的责任,将邵正谦给养大,可以说,没有她当初的功劳,就没有邵正谦的现在。

    不管她养大邵正谦,是因为爱邵天,还是因为邵正谦都好,这份养育之恩,大于天,童欣乐忽然就理解了,邵正谦对沈燕无底线的包容与忍耐。

    加上,沈燕多年来的忧思成疾,还有她太过劳累,让她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为了让沈燕养好身体,首先心情就得愉悦,邵正谦为了让她心情保持愉悦,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好像她都可以理解下来了。

    童欣乐叹口气,就算不理解,她也从来没怪过邵正谦。

    将那些纷繁复杂的情绪,慢慢的清理出脑子后,童欣乐真的是困了,逐渐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身边已经没有了邵正谦,也没有了童彬,她噌的坐起来,就看到童彬的小身影在外面的阳台上,玩积木。

    那么热的天,这么大的太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都不怕热,不怕晒。

    看到人就好,童欣乐下床洗漱,洗漱完,她推开门,童彬听到声响,转过头看着她叫,“妈妈。”

    “嗯,吃过早餐了吗?”童欣乐问着,很是不好意思。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到九点半了。

    这个时间点,童彬要还没吃早饭,这一准饿坏了。

    “嗯,吃过了,我跟爸爸一起吃的,爸爸去上班了,让我在这里玩积木。”童彬指着地上一对乐高说道。

    乐高的积木很复杂,不过现在的孩子还真的是喜欢。

    童欣乐点点头,“嗯,那你再玩会儿,妈妈下楼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再等一下,我们就要出发去阿姨家了哦。”

    “爸爸也要去,不是该先去医院接爸爸的吗?”童彬歪着脑袋问。

    “你爸爸不是有车吗?他让我们去接啊?”童欣乐蹙眉问着。

    “反正我想跟爸爸一起去。”童彬没说邵正谦有特地交代过让妈妈去接,爸爸说了让保密的,所以他不说。

    “好吧,好吧,先去接你爸爸,现在有了你爸,你妈我都靠边站了。”童欣乐小小的抱怨道。

    所以说嘛,生小子没有用,人家家里的小子,都是缠着妈妈的,他们这家的小子倒好,缠着爸爸。

    是谁说闺女才是爸爸的小棉袄,在她看来,这儿子也是。

    哼。

    童欣乐开门走出去,门外,一个四十几岁近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正在拖地板,看到她出来,中年妇女也意外了下,然后笑眯眯的道,“太太好,我是帮邵医生做清洁的阿姨,我姓许。言午许。”

    “许阿姨,您好。”童欣乐回道。

    许阿姨憨厚的笑了笑,“太太,你长的可真好看。”

    “谢谢。”童欣乐应了声,“我不打扰你做事了,你辛苦。”

    许阿姨点点头,就继续忙了。

    她就是钟点工,邵正谦按周支付她薪水。

    一个星期,过来家里做三次,周末的时候来做一次大扫除,一周四次,一周一千二。

    邵医生给的薪水很高,也不辛苦,所以她也就专门给邵正谦做,一个月也有四千八的收入,在这座城市,她一个啥文化都没有的人,有这样的收入,那是相当的满足。

    而且不会很累,她还能照顾家庭。

    她来这里工作也有小半年了,还没有见过女主人呢,陈晓舟那小丫头,一看就不是。

    今天总算是见到了女主人的尊容,嗯,跟邵医生一样,待人亲和,对他们这样的人,也是十分尊重,没有一点看不起的样子。

    童欣乐去厨房,邵正谦给她的便签条贴在冰箱的门上,“童童,醒来要记得吃早饭,砂锅里有昨天带回来的粥,你挑喜欢的吃,吃不完,放在那儿,做清洁的许阿姨到时候会收拾,我给你煮了个鸡蛋,要记得吃,南瓜饼给你留了两个,冰箱里有面包,挑自己想吃的吃,我十一点半下班,你那个时候来医院门口接我。”

    童欣乐将便签纸给撕下来,丢进垃圾桶。

    她将小砂锅端到饭桌上,吃了起来。

    按照邵正谦的要求,她吃了两碗状元及第粥,把鸡蛋给吃了,又吃了两个南瓜饼,冰箱里的面包,就留住了。

    她可没想过让人家许阿姨来收拾她吃过的残局,她站起来就要动手把几个碗跟盘子给洗了,许阿姨适时赶过来阻止,“太太,我来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不用了,你忙去吧,两个碗而已。”童欣乐没那么娇贵,她能自己做的,一般都自己做。

    “别别别,邵医生这一个星期给我一千二呢,我来,我来。”许阿姨坚持要抢着干。

    童欣乐拿她没办法,治好依了她。

    童欣乐吃过饭,没事可做,就去二楼去了。

    陪童欣乐玩了会儿乐高,时间也过的很快,十一点就到了,她给自己还有童彬换了衣服,就接到陶曼来催他们的电话了。

    她跟陶曼说了去医院接了人就过来,陶曼就把电话给挂了,预测再等他们二十分钟,就可以开火熬汤了。

    童欣乐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的陶曼,秦远翔迎面就问,“怎么样啊?出发了没?”

    “嗯,说是去医院接人。”陶曼的话音刚落,秦远翔的身体微微僵了下,他没想到,这么快,那两人就和好了,他是希望他们和好,可这真的和好了,他这心里又有着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陶曼自然感觉到了秦远翔的僵硬,她装作不知情,玩笑似的口吻说道,“今儿我真要好好的看一看,到底是哪样的妖孽,居然比过了我们的秦总,将小丫头的魂给勾没了。”

    “我去剥点蒜。”秦远翔没心情,转身进了厨房。

    陶曼就这么看着秦远翔去厨房的背影,她今天其实很高兴,说了要请童欣乐吃火锅,秦远翔昨晚就过来住了。

    有些火锅食材,是他们昨天晚上开车去大型超市采购回来的,有些食材是他们今天早上去了菜市场给买回来的。

    不过,昨天晚上秦远翔过来,两个人睡的却是两个房间。

    这点,她其实是有点微微的不满。

    毕竟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又处在干柴烈火的年纪上,两人都是刚刚开荤,正常来说,刚开荤的人,都会比较想。

    她就很想,可偏偏秦远翔却没这个想法。

    这让她内心有些小受伤,可是,她却偏偏不能发作。

    她告诫过自己,秦远翔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别人,既然她一开始没有介意,那么,现在她也没有介意的权利。

    可是,这些她都想的很明白,然而,她毕竟还是个女人而已啊,她是女人,就会有女人的自私心理。

    最后,陶曼让自己继续隐忍。

    可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隐忍多久。

    貌似,他们的感情才刚刚开始萌芽而已。

    陶曼叹口气。

    那边,童欣乐接到人,就直接往陶曼发来的地址赶过去,到了小区门口,陶曼下来迎接他们,童欣乐为了方便,就停在了他们小区对面可以停车的区域。

    这个小区周边的环境还不错,道路的两边还做了很多的绿化,车停在路边也不担心被晒。

    邵正谦买了礼物,就是两箱水果,以及网红零食,他让齐桑帮他买的,齐桑的意思是,去女生家里吃饭,带水果跟零食那就是没错的了。

    上车的时候,他就主动交代了这件事,童欣乐对齐桑倒是不排斥的。

    “人来就好了嘛,还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陶曼迎上来笑呵呵的说着,家里的水果都已经多得堆不下了,秦远翔买了很多他们母子俩爱吃的水果跟零食。

    “应该的。”邵正谦客气的说着。

    “你好,邵医生,我叫陶曼,跟乐乐是同事。”陶曼伸出手,主动自我介绍道。

    “小翔哥的女朋友。”童欣乐站在他旁边,又多加了一句。

    “嗯,你好。”邵正谦伸手,与她交握了下,就收了回来。

    “走吧,上楼。”陶曼招呼他们,伸手拉住了童彬的小手,“我说彬彬小帅哥,你不会是忘了你曼姨了吧?”

    “当然没有啦。”童彬笑着说,他是第一时间没有想起来,毕竟,陶曼走的时候他还小嘛,哪儿记得了那么多。

    时间隔久点没见的人,他就会忘记。

    陶曼自然也不会真跟小孩子计较,“没关系,以后记住你曼姨就好了。”

    一行人上楼后,秦远翔已经将电磁炉都摆上了大圆桌,菜什么的都洗好,也切好的放在了陶曼买的菜架子上。

    桌上堆着各种饮料,唯独没有酒。

    “来了?”看到他们进来,秦远翔走过来。

    陶曼站在秦远翔的身边,“让他们来吃个火锅,还买了东西来。”

    邵正谦将东西放在地板上,三人正在往脚上套鞋套。

    陶曼没有多准备拖鞋,就买了鞋套,大人孩子都可以用,也很方便,有时候她要是忘记了东西没带,进出也方便,免得脱鞋了。

    “买了就买了,可以吃了。”秦远翔倒是大方的接受了。

    他说完,因为大家都很熟,所以他也没花啥功夫跟他们打招呼了,他转身就进屋去拿小碗了。

    “这人。”陶曼小小声的抱怨了下,那种属于情侣间的亲近跟没有任何情绪的抱怨,其实就是甜蜜的表现。

    秦远翔拿来了小碗,一人一个小碗,将陶曼从网上网购的香油给倒了出来,配上他们准备好的调料,那火锅特有的味道就这么飘香四溢了。

    童欣乐很是赞叹,“曼曼姐,还是你厉害,在家里吃的火锅,能吃出火锅店的味道,也就你这家了。”

    陶安笑了笑,“嗯,你这个夸奖啊,我就接受了。谢谢如此之高的评价啊。”

    邵正谦在旁边照顾着童彬,也就没加入他们的聊天里。

    倒是秦远翔在旁边冷哼了声,“她就是掌柜的,我是打杂的那一个。”

    童欣乐看着盘子里刀工了得的菜品,“哈哈,小翔哥,你这水平,要是去火锅店做个刀工师傅,我相信人家肯定会高薪聘请的。”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你。”秦远翔没好气的说着。

    他对厨房这块,是挺在行的,只是,他原本想要一展身手的地方是给童欣乐跟童彬的,不过,今儿好像也是让这两人尝到了他的手艺。

    虽然料是陶曼配的,火锅的汤底也是陶曼一手弄的。

    童欣乐笑,“是哦,日进斗金的秦总,自然是不会去做那刀工啦。”

    陶曼笑着没去阻止童欣乐洗刷秦远翔。

    她乖巧的坐在秦远翔的身边,啧啧的看着邵正谦跟童彬之间的相处之道,“彬彬现在是有了爸爸,就可以不理妈妈了,是吧?”

    童欣乐跟秦远翔都看向那对相处很和谐的父子俩,邵正谦正在帮童彬调味道,童彬对邵正谦那是一脸的依赖模样。

    “还是妈妈更重要,不过现在妈妈忙着聊天而已。”邵正谦笑着说。

    “煮吧,汤底开了。”秦远翔提醒着陶曼。

    陶曼赶紧将那些耐煮的荤菜给倒了进去,那些可以涮涮就吃的菜,她从菜架子上给移到了桌子上,方便大家自取。

    ------题外话------

    亲们高兴了么?累死格子了,中午要好好补觉。

    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