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晕倒(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014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关和一个反踢腿,将人给控制住,保安赶过来的时候,将夫妻俩都控制了下来。

    苏静受了伤,被人连续扇了十几个耳光,两边脸颊都肿了,嘴角还流血,披头散发的模样,看上去真的很狰狞。

    她也不尖叫了,默默的在流泪。

    关和瞧见了那凄惨无比的模样,正常人都该是同情的,可是只要想到苏静平时里那种趾高气昂的态度,想着她铆劲缠着邵正谦的那些日子。

    对这个女人,他愣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这件事被闹得很大,今天在医院值班的副院长被惊动了,他赶紧下来了解情况,苏静虽然有错,可她这会儿受了伤,副院长立即安排先给苏静处理伤口。

    关和走到外面给邵正谦打了一个电话。

    关和之所以打这个电话,那是因为这件事避无可避,他不打,以这件事的热度,邵正谦很快也会知道。

    邵正谦接到关和的电话时,刚到办公室,他门口已经坐了十来号病患了,所以,当关和将那边的情况说了后,他就嗯了声,然后就没下文了。

    关和惊讶的问着,“嗯就完了?你是没看到她有多狼狈,要不要我发张照片给你,原谅我不厚道的想要笑了,虽然那两口子跑来医院搞医闹这行为吧,真心讨厌,可是看到有疯子这样收拾苏静,我真是很高兴。”

    “你高兴就好,我要上班了,这里还有十几号病人等着我呢。”邵正谦意思很明显,他要正常上班,准备收电话了。

    关和知道他是不过来了,也就放心了,“得,你上班吧。”

    其实邵正谦不过来也是挺好的。

    这一次,苏静要是还不死心,那就真的怪不得邵正谦,只能怪这个女人太过犯贱。

    贱人有天收,苏静今天真的是踢到铁板了。

    他今儿出头,不是为了苏静,而是为了他们医院,所有医护人员的尊严,否则,那些人还真当医生是神人了,想怎么打怎么骂,他们都该接着。

    丁副院长过来看到苏静,哪怕她受伤,也是一通指责,官方人员,过来处理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维护自己医院的名声。

    了解事情后,丁副院长代表医院,首先做出了检讨,是他们医院的医生的错,男人的医疗费,他们免,甚至他们要到医院来住院,也是免费让他们住院,该负的责任,他们医院肯定是要负责的,适当的营养费,他们医院象征的给五千块。

    男人跟女人对视一眼,看着这副院长戴着一副眼镜,温文有礼的样子,就觉得这人肯定很好说话。

    既然好说话,那凭什么五万块的赔偿就变成了五千块,他可不认。

    男人不答应,“免费给我治疗,那是你们医院应该的,但是五万块的赔偿,一分都不能少,还有,那女医生得跪着跟我们道歉,说我讹钱,她这不是侮辱人嘛。”

    关和一听就是暴脾气,他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这人就他么的一点小伤,居然要讹人五万块,怕是青云市市长的亲戚都没他这么牛逼吧。

    “你他么这是自己把人送过来给别人侮辱的。”关和直接爆粗。

    男人一听,凶神恶煞的说道,“你他么是谁啊?那臭婆娘的男人吧?哪儿来的滚哪儿去,这还轮不到你横。”

    关和直接冲过去,又想揍人,丁副院长直接喝止住他,“关医生,你有毛病吧?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不是让你把问题给扩大化。”

    “操,医护人员之所以被这些孙子给欺凌,天天医闹,都是你们这些孙子的保护神给闹的,得得得,你解决问题的,是吧?给你解决。”关和将自己医疗牌举在男人面前,喊道:“麻痹的,老子姓关,记住了,别那么嘚瑟,不然等你离开医院,老子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还有,老子不是她男人,少他么的侮辱老子,老子揍你,只是因为她那身白大褂,老子比你还讨厌那女人,我靠。”

    关和说完,拽拽的走了。

    关和来医院这么久,一直以来都被邵正谦的光芒给掩盖住了他自己的特色,而他,也心甘情愿的给邵正谦当那个绿叶。

    今天他的爆发,让一众医护人员觉得他简直就帅毕了,尤其是那句,‘老子揍你,只是因为她那身白大褂’。

    是啊,这几年的医闹,因为医院毫无底线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只是怕医闹而影响了医院的声誉,所以就无条件的妥协,让社会上的那些孙子得寸进尺。

    这些人把医生当神,好像医生就不该犯错,因为医生自身所犯的错误导致的医疗事故,尚且可以以文明的途进来解决,干嘛非得走暴力呢?

    他们不是说那男人讨要说法的目的不对,而是他可以注意下方法么,而且,合理的赔偿,也不会没人接受的。

    可这人提出要求了,还不许人反驳,竟然还动手这样暴打医生,让人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关和走了,丁副院长一时间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可这时候,他不能追究别的事,只好耐心的替他肇事者分析缘由。

    男人不管不顾,一口咬定了五万块,一分都不让。

    丁副院长的耐心也用尽了,跟没文化又不肯讲点道理的人说话,真的是很费劲,“行,既然这么说,你们俩都不肯听,那你们去找医疗仲裁吧,先把你的伤进行医疗裁定,然后仲裁说该怎么赔,我们医院就怎么做,你们自己去联系吧,我们医院力配合。另外,你伤人事件,我们女医生已经报警了,一会儿警察来了,你们还得配合,至于让医生下跪跟你道歉,我看你是想都不用想了,你要去派出所被拘留几天,那得看咱们女医生要不要坚持追究了。”

    一听到要拘留,这么严重,女人吓傻了。

    就是要住院几天,她都不愿意,更别说是拘留。

    住院,至少医院还给赔偿,说不定,他们再无赖点,还能逼的医院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可这要是被拘留了,别想什么好吃好喝了,不被欺负都不错了。

    女人眼珠子咕噜一转,“那这样吧,你给我们多开点药备着,住院就不必了,五千就五千吧,总比一分钱都没有的好。”

    “嗯,可以,不过你这跟我们医院的和解书得签了。”丁副院长点头答应。

    这两口子以为捡便宜了,跟医院签了丁副院长的和解书后,丁副院长又让另一个医生给开了些消炎药,有吃的,有抹的,够他们用半年的那种药,然后又让财务给拿五千,都记在了苏静的头上,是从她工资里扣的。

    处理完这件事,两口子以为可以走了,哪知,苏静还真的报警了。

    警察在中间做调和,夫妻俩为了不被警察带走,当场就说要和解,最后,不仅他们当着苏静的面道歉了,那揣兜里的五千块还没有揣热和,就给拿了出来。

    最后,夫妻俩骂骂咧咧的走了。

    苏静也得到许可,可以在家里休养几天,算是对她的有待了。

    一个下午处理完这些事,也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眼见着就快到下班的时候,苏静这才发现,她的事情闹这么大,邵正谦连面都没有出现过。

    他今天白班,所以下午他是在医院里的。

    可是这人,愣是就没过来看过她一眼。

    苏静那一刻,犹如掉进了冰窖里,明明艳阳高照的一天,她却觉得浑身发冷。

    邵正谦对她,还真的是今夕不同往日了。

    关和出手,她没有觉得多感激,人家都说了,出手揍人不是为了她,是为了她身上的白大褂,是在替广大吃瘪的医护人员出头。

    苏静只觉得脑袋发晕,被人连扇了十几巴掌,就只拿回了自己原本赔偿出去的五千块,她这心里有怨。

    她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可是就没有人愿意为了她出头讨回合理的公道。

    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在这里,其实是一个多么被厌弃的存在。

    她在那些人的眼里,她看不到任何同情,有的大概是那种叫做幸灾乐祸的情绪吧。

    苏静从来不知道,自己做人这么失败。

    再去看看童欣乐,她爷爷住院的这个时间段,好多医生跟护士都主动跟她打招呼,就连后面回来的齐桑,都跟童欣乐有说有笑的。

    甚至还退出了他们之间。

    她不明白,童欣乐那个人,到底哪儿来的这样的人格魅力。

    苏静到了停车场,发现邵正谦的车还没有开走,她直接走到邵正谦的车前,然后拿出手机给邵正谦发短信,“正谦,我头晕,没法开车,可以送我回去一下吗?我想去疗养院,我妈最近恢复的不错,我不想让她看不到我。”

    苏静尽量的表现出自己对闻倾的孝顺。

    她记得,邵正谦为了这件事,对她提过意见。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有等到邵正谦的回复,她不甘心,就给邵正谦打电话,眼下已经是下班时间了,邵正谦的车都没有走,可见,他的人还在医院里。

    只是电话没有痛,也没有滴滴声。

    好一会儿,才传来女音机械式的回复,“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没信号,莫非,邵正谦在电梯里?

    苏静如此想着,就又等了会儿,电梯叮的一声响,邵正谦跟关和从里面有说有笑的走出来,然后两人就这么看到站在他们跟前,如猪头般的苏静。

    饶是用冰袋敷过好长时间,可那男人下手真的是太重了,苏静两边的脸颊肿得高高的,她看人都迷糊。

    她没有撒谎,她是真的头晕,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蹲在地上的时间太长了,她这会儿站起来,觉得人更加晕乎了。

    “正谦,你可以送我下吗,我真的很难受,没法开车。”苏静可怜兮兮的说着,此刻,她看人都有重影了,可是她还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一下倒在他们面前。

    邵正谦的脸上冰冷疏离,关和本来想提醒她,让她自重点的,可苏静此刻的模样大概是真的很可悲,所以,他都难得的没有开口。

    “你可以找代驾,或者,在医院休息。”邵正谦站在那儿没动,直接拒绝了苏静的要求。

    面对苏静的惨样,他甚至都没开口多问一句。

    关和知道邵正谦对苏静这样是对的,可人毕竟是女生,尤其是她一双眼睛里,眼泪盈眶的样子,还真有一番楚楚动人的模样。

    难怪,哭是女人的利器,女人都喜欢用哭这一招。

    就是再招恨的女人,这哭起来,都能让人心生同情。

    关和一时不察,都发现自个心软了。

    可是邵正谦却能做到处变不惊,这人,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居然可以冷漠到这个地步。

    关和发现,他又见识到了邵正谦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

    苏静:“……”

    苏静没想到,邵正谦可以这么的冷,这么的冷,饶是她有过千百种猜测,也料想不到,他会这么的对自己。

    她这心,仿若被放在油锅里在煎,在炸,疼痛难忍。

    蓦地,她眼前一黑,再也克制不了了,她整个人就这么朝前倒了下去。

    咚的一声响,人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跟前的两个男人看到了,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扶。

    两人都以为苏静在演戏,请求邵正谦送她不行,这人就用上了苦肉计。

    可是再蠢的人,也不至于就这么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吧,那万一一个摔不好,磕碰了脑子,变成傻子,岂不是得不偿失了么?

    好一会儿,两人才发现,这苏静是真的晕倒了。

    没有人躺下去,他么的五分钟还不动弹的。

    “她真晕了。”关和没有上前,对邵正谦说道。

    “嗯,给上班的人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把人抬上去。”邵正谦一样冷漠,他不打算上前帮忙。

    “就……就这样?”关和诧异的问着。

    邵正谦点点头,如果不是苏静所躺的地方,正好挡住了他汽车开出来的方向,那么,他会把事情移交后,直接开车走人。

    关和:“……”

    关和赶紧给急诊科打了电话,让他们派几个人拿担架过来抬人。

    关和其实感觉到了,自打邵正谦晚了两天回来后,他对苏静的态度,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漠不关心,以前他对苏静的妥协,邵正谦说那是他欠他们苏家的,他要还债。

    可人情债,真的是那么容易还完的吗?

    有些人情债一旦欠上,那就真的是一辈子,何况,在沈燕的眼里,苏静还是她认定的儿媳妇儿呢,先不管苏家给邵正谦的恩惠有多少。

    就冲着沈燕对苏静的喜欢,邵正谦对苏静也不能做到完的漠不关心。

    他有段时间,甚至以为,他会让苏静就这样缠住一辈子都不放,哪怕邵正谦一辈子都不松口娶苏静,苏静那个人,就算是一辈子无名无分的待在邵正谦的身边,估计她都是愿意的。

    那真要这样的话,苏静对邵正谦来说,那可真的是一辈子都逃不掉的牢笼呢。

    可现在,他突然看到了,邵正谦甩掉牢笼的希望。

    可是,这里面,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这次,邵正谦回来,在对修复他跟童欣乐之间的关系,真的是表现的相当积极,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邵正谦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他是支持他的任何决定的,但是,他就担心,邵正谦是不是遇上啥事了。

    急诊科很快就来人了,看着邵正谦跟关和远远的站在一旁,苏静躺在了他们的前面,他们很快抬走了苏静。

    关和还频频回头看,邵正谦却能做到,朝前走,直接打开车门,然后上车。

    ------题外话------

    苏静该醒了,亲们说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