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忘年(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013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邵正谦坐好后摇下车窗催他,“你要不要上车,我赶时间,不然你做别人的顺风车。”

    关和会开车,可他不爱开车,除非逼不得已的时候,否则,他就是说啥都不自己开,邵正谦也不知道他这是啥毛病。

    “要,你待会儿返回来的时候,记得要到那儿来接我啊。”关和是那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这一来一回的便宜都得占。

    “知道了。”

    邵正谦开车出去,然后将他送到裕华街逛夜市的路口将他放下来,随后他就开车去了帝王殿。

    邵正谦的车刚到门口,帝王殿的总经理亲自出来迎接,从邵正谦的手里接过钥匙,交给身边的助理,“帮邵医生把车停好。”

    “是。”

    “邵医生,老爷子等了你一会儿了。”总经理方言迎上来后就走在邵正谦的身侧,领着他进去。

    邵正谦点点头。

    方言口中的老爷子,是京城那个富可敌国的褚家的前任当家的掌门人,褚驰烈。

    京城的人更习惯叫他褚阎王,阎王这个称号,也是因为之前那句,‘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到第五更’。

    说的就是褚驰烈,褚驰烈这个人一旦盯上了谁,要谁的命,那人的生死,就是由褚驰烈说了算的。

    褚家的发家史很神秘,据说每个国家都有他的据点,而他的据点,就跟皇宫一样。

    在京城,褚家的据点是一座占地面积特别广的四合院。

    说是四合院,可是它占地面积实在是广,说它是座皇宫都不为过。

    坐落京城,又跟京城有点遥遥相望。

    那是一座外人无论如何都进入不了的铜墙铁壁。

    在京城,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商界贵胄,都以认识褚家的后代为尊。

    褚家的规矩,当代掌门人死后才会有新任掌门人的产生,所以,待在褚家,就像待在战场,没死之前,生命时时刻刻都在遭受着有心之人的窥视。

    优胜劣汰这条生存法则,在褚家更为合适。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

    总之,关于褚家的传说,也只是表象的一些事,然而,褚家到底有多盘根错杂,真的是没人说的清楚。

    而褚驰烈,是唯一的那个没死就把掌门之位给让出来的掌门人,褚家历代掌门人以来的唯一一个例外。

    当然,他现在也是活得最滋润的掌门人了,他不管事,可是却过着太上皇的日子,当代掌门人时常会为了褚家的事情来问他的意见。

    而他,却带着老婆,在京城褚家的地盘安享晚年。

    据说,自打京城的市长听说褚驰烈在京城居住,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要登门拜访,但是,一百次预约,一百次被拒。

    褚驰烈,就是这么一个牛人的存在。

    但是,还有一个比褚驰烈更牛逼的存在,那就是邵正谦了。

    褚驰烈的饭局,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可邵正谦就拒绝了。

    褚驰烈是五天前到达青云市的,那天,杨景云跟沈燕见面的那天,邵正谦要突然改见面地点,就是因为褚驰烈。

    褚驰烈请他吃饭,可是他有饭局了,褚驰烈听说了后,就退而求其次,让他把家人给带上,谁知道,邵正谦说得问问,褚驰烈却已经张罗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

    可是到最后,邵正谦拒绝了,当天晚上,褚驰烈就一个人面对一桌的饭菜。

    被人放了鸽子的褚驰烈也不生气,又跟邵正谦重新约好了今天。

    他与邵正谦的缘分,是三年前在路上偶遇的那次意外,他突发心肌梗塞,邵正谦出手相救,救了他一命。

    邵正谦也以为他是这样得到了褚驰烈的青睐,可褚驰烈却不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人猜得透褚驰烈对邵正谦为何会这么的特别,除了现任掌门,是褚驰烈最信任的人知道邵正谦的存在之外,别的褚家人,并不知道他们家这位太祖宗,结交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忘年交。

    邵正谦到达帝王殿第九层,最里面的包厢。

    总经理护送他到门口就离开了,离开前,帮他把门把给旋开了才走的。

    这服务,就像是对褚家的大小爷们主子是一样的。

    外界的人压根就不知道,这帝王殿的主人就是褚家,褚家不缺钱,所以建了这么一座烧钱的皇宫在青云市,让有钱舍得花钱的人前来消费。

    不以赚钱为目的。

    就是为了纯粹方便褚驰烈来这里面见邵正谦的。

    哪怕,这帝王殿建好并投入使用都有一年半的时间了,而他跟邵正谦统共也才在这里见过两次。

    邵正谦忙,他闲,可是邵正谦没空见他,他很宽和的就不过来打扰他了。

    “老爷子。”邵正谦进屋后,恭敬的叫了他一声。

    “坐,菜刚上。”褚驰烈笑容可拘。

    邵正谦其实也很意外,褚阎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他能在褚家那样一个兵刃相见,刀光剑影的生活里,可以长寿至此,真的是超级不容易的。

    他有他的生存法则,以及处事法则。

    这些都是神秘的不被外人所知的,反正,他用了什么办法,没有人知道,他身上有什么本事,没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自然也是不知的。

    总之,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都不该是此刻宽和的模样。

    就因为他当时不过顺手搭救了他么?

    邵正谦不会有这样的自以为是。

    所以,在跟褚驰烈的相处中,他一直都是谦恭谨慎的,不会因为褚驰烈对他不一样就作威作福,或者惺惺作态。

    像褚驰烈这样的人,他其实给自己的提醒就是,还是敬而远之。

    今天他来赴约,除了褚驰烈三番四请,拒绝不了之外,他有件事想用褚家的关系网,帮他查查,警方查不到的资料,或许以褚家这样的家族,是可以的。

    当然,他也明白,之前一直不曾开口,也是知道,他这样的是非恩怨,让褚家人去动用褚家的关系,真的是大材小用,褚家也未必会答应。

    不过,他想试试。

    否则,以他的能力要查这件事,真的是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才能掌握证据。

    谁也不是傻子,如果有捷径可以走,他也不会抗拒的。

    “怎么,有心事啊?”长时间的不说话,让褚驰烈发现了邵正谦的异常。

    邵正谦犹豫再三,起身,拿了面前的褚家自酿的白酒,给褚驰烈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些,褚驰烈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替自己服务,那眼里的满意劲跟感动,真是掩都掩不住。

    “老爷子,我敬你一杯。”邵正谦举起面前的酒杯,仰头就一饮而尽。

    邵正谦一般不喝酒,他喝酒的时候是很少的,但是褚驰烈爱喝酒,之前的两次见面,邵正谦都会陪着他或多或少的喝一点儿。

    喝的那些量,是邵正谦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喝过的。

    “好,我喝了。”褚驰烈笑着说。

    两人喝完酒后,褚驰烈让他回位子上,先吃点菜。

    没吃东西就喝酒,真的是伤胃的。

    褚驰烈今年65岁了,可是他保养的很好,老年了,还有爱情的滋润,让人完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六十五岁的老头子。

    说他不到五十岁,都有人信。

    也是褚家历代掌门人最长寿的,这些关于褚家掌门人的寿命,也是褚驰烈告诉他的,在他之前的那些掌门人,通常能活动五十岁的,算是他们的本事了。

    褚驰烈能够如此长寿,是超级本事。

    而他对邵正谦说的,他其实是没本事的,才能活这么久,那些早死的,都太有理想了,人都老了,还贪念着权力,那自然是让年轻人看不过去了呀。

    对褚家的事,邵正谦可不敢给予置评,那是一个他完不熟悉的世界,褚家都等于一个小国了,一个国家的是非曲折,哪是能让别人去置评的。

    “有事就说,跟我,你就别客气。要知道,我说过我欠你一条命来着,你只要需要,开口就可以了。”见邵正谦听话的吃了不少,褚驰烈一掌拍在他肩膀上,诱他说事。

    能够帮他解决问题,是他最开心的事情了。

    每次跟他聊天,他都提醒他,有事尽管开口,可这人,愣是从来不找他帮忙。

    邵正谦看着他,这老头子,有一双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睛,邵正谦索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老爷子,是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嗯,你说就是了。”褚驰烈很豪爽的说道。

    一副就知道他小子有事解决不了。

    这些年,他对邵正谦了解不少,他花了不少的时间,将他想要了解的关于邵正谦的一切都了解了个大概。

    他就等着他开口。

    “就是,我想知道,我爸当年制造出来的药,让两个婴儿致死那件事情的所有资料,您能帮我查到多详细都好,我想知道,这个意外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邵正谦拳头捏紧的说着。

    他的预感是人为,可是他不愿去把人心想的太坏。

    所以,他也期盼是天灾。

    “好,我答应你了,放心吧,这件事,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尽量帮你查清楚,好了,是不是所有的心事都解决了,你那可爱的前妻还有儿子那块儿,需要我出力吗?”褚驰烈最想帮忙的地方,是帮他追回前妻。

    可这小子,开口不是这件事。

    他只好自己提出来了。

    “不用了,这件事我自己来就好了。”邵正谦拒绝了。

    “嗯,那好吧。”褚驰烈只好答应了。

    “那下次,我请你吃饭,你要带他们母子俩一起来哦。”好一会儿,褚驰烈又要求道。

    “知道了。”

    邵正谦点头答应。

    其实,褚驰烈是不爱来青云市的,自从他俩认识后,褚驰烈就一直鼓吹他去京城,说京城的医院要比青云市最好的医院都要好。

    他这样的技术,应该高飞才是。

    可他真的不愿意去。

    褚驰烈甚至表示,让他去他们褚家创办的医院当院长来着,那薪水给的超高,也让邵正谦给拒绝了。

    褚驰烈实在是没见过这么执拗的一个人,那也没办法,邵正谦不肯随他去京城。

    他只好每隔半年,自己从京城跑到青云市来跟他吃饭,聊天。

    这餐饭吃完,他就要坐晚上的飞机回京城了。

    用他的话说,家里还有老婆,他那老婆懒得很,就是不爱出门。

    所以,他得天天在家陪着。

    一餐饭,吃得很晚,褚驰烈有很多话题说,天南海北的,好像总有聊不完的天一样,邵正谦也耐心的陪着他。

    褚驰烈的飞机是私人飞机,不过,依照以往的惯例,一般最迟十点他就要返程了。

    所以,两人吃过晚餐,又一起喝了茶后,一直到九点半。

    期间,关和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邵正谦都没有接,他的手机给关了静音,也听不见。

    这是他的习惯,要么他不答应过来吃饭,既然答应了,他就得神贯注的陪着褚驰烈。

    多少人,以认识褚家的一个小毛贼都傲慢的不得了,他这一不小心,就认识了褚家的前掌门人,他自然是要小心处之。

    对褚驰烈这个人,他其实蛮欣赏的,他对人生的一些想法,一些观念,他都挺赞同的。

    只是,他那个身份摆在那儿,让他必须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鸿沟,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不该跨越就不能跨越。

    “帝王殿就是为了给你开的,没事的时候,可以请你的朋友,同事多来玩玩,你这脸就是通行证,玩什么都免单,知道吗?而且,在这里,你带来的人,跟你一样,会享受最高级的服务,起他地方没帝王殿这样规格的享受。”走的时候,褚驰烈对邵正谦说道。

    这么久了,除了他来,方言告诉他,邵正谦就没再走进过帝王殿的大门。

    “我尽量吧。”邵正谦敷衍着。

    他不是不想带,而是不能带啊,身边的那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就是稍微有点钱的家庭,好多人都没见识过,更别说是豪门了。

    童欣乐那样的家庭,对他身边的同事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豪门了,像褚驰烈这样富可敌国的家族,那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

    当初,搭救他的时候,他都没想到,他会跟褚驰烈有这样的交集。

    “得,你这人就是倔,跟我一样,我就喜欢你倔样,好了,我走了,下次去京城,记得告诉我,在我那儿留两天,我介绍我漂亮的老婆给你认识。”褚驰烈笑呵呵的说道。

    邵正谦没说话。

    默默的送他走了后,他离开了帝王殿。

    还是总经理方言亲自送他,褚驰烈那边不需要他护送,他有自己的护卫团,所以,他的出行安的很。

    不用他们担心。

    “邵医生,慢走。”方言站在原地,目送邵正谦上车。

    “好。”

    邵正谦上车后,心里头松了不少,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褚驰烈既然答应帮忙了,那件事就真的不需要他再去找人调查了。

    他现在的人脉,真要是动手调查,不一定会有结果的。

    这个社会,有钱还真不是万能的,何况,他那点钱,比起那些真正的有钱人,还真算不得什么。

    开车前,邵正谦给关和回电话,关和那边立即接了起来,邵正谦不等他开口直接说道,“我马上过来,去路口等我。”

    说完就挂了电话。

    关和:“……”

    关和想骂脏话,可是看在邵正谦终于肯过来接他了,他也就忍了这口气。

    他真是没想到,今天都周日了,明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来裕华街这边逛夜市,吃小吃的人这么多。

    而且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的没有素质,他招了好几辆的士,都让学生情侣给抢走了。

    他简直就欲哭无泪,被撒了一肚子狗粮,还抢他招来的车。

    ------题外话------

    亲们想看福利了么?格子捉摸着,要不要给大家上点福利了?(>^ω^<)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