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秘密(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159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吃过饭,有了杨瑞婷的特赦令后,两人开车直接回了星河湾。

    才一个星期而已,童欣乐又回到了这儿,想到第一次她被邵正谦要求代驾送他回来的情景,还清晰的历历在目。

    这一次来这里,又跟第一次被邵正谦给骗来的感觉又不同。

    下车后,童欣乐开始欣赏起这栋五脏俱的小别墅。

    小巧玲珑的别墅,可什么都不缺。

    第一次来,童欣乐就对这栋别墅的装修很满意。

    这次来,还是一样的满意。

    车库跟房子前,还有一个小花园,没有他们家那个花园大,毕竟他们家是大别墅,是这栋小麻雀别墅的三倍之多。

    “你上次说喜欢这装修,这是乔木御帮我设计的。”邵正谦转到车的后备箱,将他们今天买的东西拿出来。

    “啊?你还认识乔木御啊?”童欣乐意外得很。

    乔木御在室内设计领域里,名声还是挺响亮的,而她正好听过,还想着,以后要是有了新房,她也请这年纪轻轻就鼎鼎大名的设计师来帮她设计。

    而且,她还听说,人家名气都那么大了,还很好学呢,至今还在国外留学。

    “嗯,职业造成的,所以认识的人很广泛。”邵正谦走过来,搭着她的肩,让她进屋。

    到了门口,童欣乐见邵正谦没动,她先发制人的说道,“别叫我给你摸钥匙了啊,这个梗,一次就够了。”

    邵正谦也没打算让她摸,上周,他不是抱着孩子呢嘛,两只手都没空,才让她帮个忙而已,今儿,他还有只手是空的啊。

    他将空着的那只手,从童欣乐的肩上给收回来,掏钥匙开门了。

    约会一天,童欣乐真的是累坏了。

    进入客厅,她就冲进去瘫坐在沙发上,揉着她的脚踝。

    她感觉她的一双脚底都被今天走的路给磨肿了。

    邵正谦微笑着将东西都放茶几上,自然而然的坐到沙发上,将童欣乐的脚给抬起来,放在他膝盖上,要给她揉。

    童欣乐缩回去,她还是不好意思的,她虽然没有脚气,而且,她比较喜欢保养脚,隔三差五的就要去美容护肤中心,做简单的护肤,然后花更多的时间泡脚。

    所以她的一双脚,白白嫩嫩的,真的可以叫做玉足。

    邵正谦捏在手心里,摸着滑滑嫩嫩的一双玉足,就情不自禁的心猿意马。

    他在门诊上班,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什么病人都接,这些年,他见过太多双脚,童欣乐的脚是最漂亮的。

    捏在手心里的触感,就像是摸在了棉花上,柔柔软软的,爱不释手。

    所以,童欣乐想要缩回去,不让捏的时候,他却不肯撒手。

    “干嘛呢,不嫌臭啊?”这炎热的季节,总有股汗味的嘛。

    邵正谦摇头,“不嫌,给你揉揉。”

    邵正谦说完,就真的动手帮她揉,穴位拿捏的很准,揉的童欣乐很舒服。

    以前看家有喜事的时候,吴君如饰演的大嫂,被人按摩脚的那一幕,舒服的哇哦啊噢这样的叫,童欣乐此刻是深有体会。

    以前看的时候,她觉得那大概是演员加入了夸张的情愫在表演呢,现在才知道,原来一点儿都不夸张,她都快要忍不住要叫出来了。

    “好了,好了,我很舒服了,别按了。”童欣乐要抽回自己的脚,她都隐忍出一头的汗来了。

    邵正谦见她额头渗出密密的细汗来,也就不为难她了,让她抽回了脚。

    两人上楼,童欣乐去洗澡,邵正谦规整了下今天买的东西,就去楼下烧水,又切了盘水果端上来。

    童欣乐洗完澡,一身清爽的出来,邵正谦还在楼下,帮她冲牛奶,一盘切好了,还摆盘好的了水果放在房间内的玻璃圆桌上。

    童欣乐走过去,用牙签插了两块火龙果来吃。

    很甜,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

    邵正谦推开门,他在楼下的卫生间简单的冲过澡了,他把牛奶放下,“等我下,我去把衣服洗起来,你要累了,就先上床躺一会儿。”

    “不用了,我来洗吧。”童欣乐走过去,就要去卫生间,把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给洗了,主要是里面有她的内衣。

    “去休息下,一会儿还要给你看秘密呢,不许睡着了啊。”邵正谦坚持,将装有童欣乐脏衣服的洗衣篮给拿走了。

    童欣乐还想说什么,可是邵正谦离开的步伐太快,让她想叫他回来都来不及。

    算了,眼不见为净,他在一楼洗,她没看到。

    房间里开的是恒温空调,这温度刚刚好。

    童欣乐将头发吹了个半干,然后就心安理得的躺床上刷手机了,不过,她没刷朋友圈,而是直接登录了她平常看小说的那个网站APP,追她喜欢的小说。

    她喜欢的是一个名气不怎么样的作者的文,文笔还行,故事比较逗,不是那种大众化的霸道总裁,也不是她一直不太喜欢的金手指女强文,就是那种偏小众的,然后生活化的故事,流水文,可是作者在点拨人生的时候,她觉得好又道理。

    她追这样的文,就是有时间就刷来看,没时间的时候也不会太想。

    没有那种猫抓猫挠的感受,这文看起来,就很舒服。

    邵正谦很快就洗完衣服上来了,他推开门,看到童欣乐已经躺床上了,他也知道,时间有点晚了,所以他开口问她,“想睡了吗?”

    “你不是要给我看秘密呢嘛?”童欣乐反问。

    她这一直在等他呢,结果,他进来就问她是不是想睡了。

    “想看啊?那谁刚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啊?”邵正谦笑,这口是心非的小丫头。

    童欣乐被怨怼的狠狠一愣,随后,她掀开凉被,直接躺了进去。

    邵正谦噗嗤笑了下,跑过去,俯身在她耳边说,“想看我就带你去,就在三楼,都是你以前没有带走的东西,我都给搬过来了,你有空的时候就去看看,那些东西要不要摆出来,摆在哪儿,你自己看,我不知道,所以我就统统放在楼上的房间去了。”

    童欣乐讶异极了,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的秘密啊?

    她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把以前的东西都给搬了过来,她当初没带走的东西可多了,他都搬来啦?

    “那就不看了。”童欣乐说道。

    那些东西,一时半会儿又看不完的,她确实困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这要是上楼看了那些东西,指不定又涌起了回忆,让人莫名的精神亢奋起来。

    “嗯,那睡觉吧,真的不早了,十点半,快十一点了。”

    “好。”

    “起来把牛奶先喝了。”邵正谦去关灯的时候发现牛奶还没有喝。

    童欣乐没办法,只好把牛奶喝了,喝完了牛奶,邵正谦又给了她一杯清水,让她漱口。

    这下,童欣乐被允许好好睡觉了。

    许是今天太累了,童欣乐翻过去,就觉得很困。

    哈欠连连的她,在意识彻底远离她之前,她对邵正谦说了杨瑞婷打电话来的关键内容,“明天晚上,我妈叫我带你回家吃饭,说是有要事商量。”

    既然彻底和好了,复婚那就是迟早都要面对的事情,所以,童欣乐觉得没什么好回避的。

    毕竟他们之间,有孩子了,为了孩子,早点复婚也是好的。

    趁着商议婚礼的事情,她倒是可以再试试看,沈燕这个人到底能不能相处,不管怎么说,她的的确确是养大了邵正谦,不是他的生母,她这个养母的身份,更让他们没法不管她。

    这样想了后,童欣乐心里的那些纠结也就散了。

    正常面对就好了。

    “嗯,明天我去接你下班。”

    “……做好心里准备哦,他们可能要逼婚。”童欣乐越来越迷糊了,她自己说了什么,她都不知道。

    “我求之不得呢,就怕你还没有准备好。”邵正谦上了床,贴了过去,伸过去一只胳膊,半搂着她。

    “……”

    童欣乐没有声音了,就剩下匀称的呼吸传来。

    邵正谦抿唇笑了笑,支起上半身,在童欣乐红扑扑的侧脸上,印上一吻,他就这么搂着童欣乐入睡了。

    累了一天了,他也很快入睡了。

    邵正谦好久没有睡的这么沉了,这一晚,注定是一夜好眠,好梦连连。

    *

    翌日。

    童欣乐睡到闹钟响了都还不起,最后没办法,用了各种办法叫人起床都不奏效的邵正谦只能俯身吻住了某个嗜睡的睡美人,同时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童欣乐的鼻孔处。

    没一会儿,童欣乐嗯了一声,醒了。

    她茫然的看着脑袋都蹿到她脸上的邵正谦,然后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五秒后才回神。

    这不是她房间,她睡的是邵正谦的房间。

    又隔了十秒,昨天的记忆渐渐回归。

    她昨天被她母亲特赦可以夜不归宿,然后,她就真的夜不归宿了。

    她不敢去想杨瑞婷那张精彩纷呈的脸。

    她抬头看了下窗外,天已经大亮,她这才惊觉上班要迟到了,“几点了啊?”

    糟糕,要死了,她平时周一到周五都是有设闹钟的,可是她今儿竟然听都没听到闹钟响,在邵正谦的身边睡,她竟然可以睡的跟死猪一样,也真是醉了。

    要知道,她就是加班到凌晨两点,早上七点的闹钟,她也是一定可以听得见的,可今天她压根就没有听见。

    “七点十分。”邵正谦抬腕看表,准确报时。

    “呀,我得起来了。”童欣乐一惊一乍的踢开凉被,要起床。

    “嗯,去吧。”童欣乐蹦起来的时候,屁股正好对着邵正谦,邵正谦顺势的在她翘起来的翘臀上给了一个巴掌。

    “唔。”童欣乐捂着屁股,这人,竟然就这么拍了她屁股一下。

    她没时间浪费了,回头瞪了一眼邵正谦,就去洗手间洗漱,然后换了衣服。

    她穿的就是上次邵正谦替她买的,她没带走,邵正谦让人洗好后,就给她挂在衣帽间了。

    今天,童欣乐一点儿都没有扭捏,很自然的选了一套雪纺纱外套,配一条九分的西裤,镜中的她,看上去,精明干练。

    是个女强人的形象。

    她端详了一番后,又往脸上抹了些隔离霜,又抹了点防晒霜,然后她挎着小包,出门了。

    饭厅里,邵正谦已经将小米粥给吹凉了,他开车出去买的小笼包,散发着一阵一阵诱人的香味。

    童欣乐是个坚决要吃早餐的人,她走过去,端起面前的小米粥,就喝了起来,又接连吃了差不多一屉的包子。

    吃好了后,邵正谦拿了钱包跟钥匙,就出门去车库开车。

    童欣乐换了鞋,紧跟其上。

    七点四十,两人出发。

    八点二十的时候,邵正谦的车停在了DR公司楼下,童欣乐下车,他目送她进了写字楼后,他这才缓缓的朝医院开去。

    他今天是下班,他现在赶过去,跟关和换班。

    这样就可以把晚饭的时间给腾出来了。

    童欣乐到了办公室,邵正谦吩咐花店送来的话,准时在九点送到她门口,余海过来汇报工作,看到那么大束红玫瑰。

    真心感叹,“我说童总你办公室的玫瑰花,天天都那么娇艳欲滴,还想跟你取经怎么养来着,原来这天天有人送才是诀窍啊?”

    童欣乐瞧着他,抿唇笑了下,她把签收卡签完字后,交到送花员的手上,“余总,你也可以的,你这么疼老婆,喏,这家花店的花真心不错,服务又很到家,你可以试试。”

    送花员也了给花店揽业务,当即就把名片掏出来,要跟余海介绍他们家花店的情况。

    余海连连摆手,摇头拒绝了,“别别别,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不兴你们年轻人的这种浪漫,送花送好了吧,那先走吧,明天再来,我们这有要事等着谈。”

    稍后十点半,他约了客户面谈,要去时代广场那边的一家茶楼去陪客户喝茶,所以他这会儿的时间是真耽搁不得的。

    送花员被人赶,跟童欣乐打了招呼就走了。

    那人说的是明天见,余海诧异的扬眉,“这每天还真的都有啊?”

    童欣乐无奈的摇头,她暂时将玫瑰花放在一边,稍后有时间在去归置,回到正题上来,“你找我有事?”

    “嗯,跟你汇报下工作。”余海将文件夹拿了出来,将其中一份复印件放在童欣乐的手上,然后就开始汇报这新的一周的工作计划跟安排。

    童欣乐点点头,就是觉得余海给员工带来的压力太大了,“工作强度太大了。”

    “市场部本来就是公司工作强度跟压力最大了,没办法,正常工作时间做不完就只能加班,童总,你想想,一个优秀的业务员,他基本是二十四小时都奉献在了业绩上,那业务员可是不分上下班时间的,那是有时间能够提升自己的业绩,就会非常拼命的。其实,我们公司的市场部,跟业务部的性质都差不多。”

    “嗯,行吧,给压力的同时,别忘了给点补偿,劳逸也要结合。”童欣乐提醒道。

    “是。”余海应道,“我十点半约了张总,我先走了。”

    “好,你忙。”

    余海走后,童欣乐就在她办公室开始规整她的玫瑰花,然后没什么事的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员工的计划书做好,她这边拍板就好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童欣乐没有她之前所想的那么忙,尤其是有余海这么能干的人在帮她,她就更不需要凡事亲力亲为了。

    很多事情,有了余海的把关,拿到她这里的最终方案,都是非常尽善尽美,完美的毫无瑕疵,而她只需要盖上她市场部经理专用的公章就可以了。

    下班时间刚到,邵正谦的微信就溜了进来,“我在楼下了,你慢慢下来,在你公司大门口出来的右侧前方二十米。”

    童欣乐将手机揣进链条包里,伸伸懒腰,准备下班。

    ------题外话------

    二娃17号被锋利的砖头片给割伤了小腿肚,伤口很深,血流很多,格子看的身发麻,送到医院被按着缝了四针,哭的那是一个撕心裂肺,格子抱着他,他一直叫妈妈带他回家,格子一直哭,一直哭,两岁都没有,就遭了这样的大罪,格子真的是自责死了,没看好他。

    这几天,都是白天看着他,中午陪他睡,晚上等他睡着了,才能起来码两个小时,所以,感谢存稿格子之前的功劳,让大家没感觉到格子更新的变动,到今天,存稿君也到了尽头了,所以,从明天起,就是格子码了好多,就传好多,两个星期后拆线,会好点,等拆了线,格子立即继续存稿,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