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草莓(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11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到了童家,邵正谦今天得到的待遇,跟以往又不同。

    除了童鸿理,童启发跟杨瑞婷对他也是笑脸相迎的。

    童欣乐一天没见到童彬了,进了屋后,就直接去找童彬了,反正她知道,邵正谦不会孤单的,让她的家人一番洗礼后,陈晓舟那妞儿肯定是要去陪她师父的。

    这师徒俩,应该会有好多话要说的。

    可是童欣乐想岔了,她刚跟童彬互道了想念,伸手将童彬抱到腿上来坐后,邵正谦就过来了,抄着童彬的咯吱窝,就把他抱到了他的大腿上坐好。

    父子俩面对面的笑嘻嘻。

    童欣乐就觉得怀里一阵空荡荡的,不满的盯着邵正谦,邵正谦就一副笑笑,特别讨好的样子。

    一旁的童嘉晨蹿了过来,挨着童欣乐,伸手就拨童欣乐雪纺衫的荷花领,童欣乐无语,拍手打他的狼爪,一旁的邵正谦脸蛋也黑黑的。

    这童老二真的是让人不知道怎么说,他们是兄妹没错,可是这兄妹也是长大了啊,长大了还动手动脚,那就是不对的。

    而且,童欣乐是他的人了,他的维护自己的领地,正当他要开口说话,童老二没有看到他想看的东西,朝着邵正谦不屑的说道,“我去,邵正谦,你他么的还是不是男人啊?”

    童欣乐:“?”

    这拨她衣服的领子,还质问邵正谦是不是男人,她这二哥是疯了?

    邵正谦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被童老二给弄得没头没脑的。

    “二哥,你到底是想说啥?”邵正谦无语的很,脸色也黑的很,这一手抱着童彬,另一只手伸过去,扯童欣乐,让她坐过来点。

    童欣乐也难得如此乖巧,按照邵正谦的意思,朝他们父子俩那边挪了好些距离。

    童嘉晨无语极了,他还担心童欣乐不愿意这么快复婚呢,这都什么人啊,不就是跟邵正谦白睡了一个晚上,这人又变成了邵正谦的贴心小棉袄了?

    他去。

    “字面上的意思,你都理解不了,你俩不是名牌大学生么?”童嘉晨一脸瞧不起他们的模样。

    “……”

    童欣乐跟邵正谦面面相觑,两人的额头上,都是很明显的三条汗。

    这到底又跟名牌大学生有什么关系?

    “二哥,你干什么啊?”童欣乐不满了,拿脚去踹他的小腿肚。

    童嘉晨一本正经的样子,“你们确定要我当着彬彬的面,跟你们这么直白的说?”

    邵正谦反应过来,可是童欣乐不懂,她对童彬笑了笑,“彬彬,去楼上帮妈妈拿个画本下来,待会儿妈妈跟你在房间比赛画画,好不好?”

    “嗯,好。”童彬点点头,就从邵正谦的身上滑下来,去了楼上。

    童彬一走,童欣乐双手叉腰,逼问童嘉晨,“说,说清楚咯,不然,你刚才的狼爪,我就给你卸咯。”

    童嘉晨做出一脸怕怕的样子:“你不在邵正谦面前装淑女了?果然邵正谦不值钱了。”

    邵正谦无奈的摇摇头,又翻了个白眼,他对这个童二货,是彻底无感了。

    童嘉晨却突然一本正经的对童欣乐说,“你说说你俩,三年多没在一起了吧,准确的说,快四年了,童彬都三岁了,加上在你肚子里的几个月,是不四年了?”

    两人继续沉默,忍耐着这人的超级无敌的大废话。

    看着两人的无动于衷,童嘉晨一巴掌拍在腿上,“我说,你俩是不是傻,昨天晚上都单独过夜了,居然都没有干柴烈火一番,乐乐,你看看你,脖子上连个吻痕都没有,你说,你二哥我该说你魅力不够呢,还是该说邵正谦不是男人啊,当然是后者啦。”

    “你要死了。”童欣乐抄起抱枕,直接砸向童嘉晨的脸。

    “嘿,我去,打人别打脸,听懂没?你二哥我好一张闭月羞花,貌似潘安的脸,被你打坏了,你这二嫂就真没影了。”童嘉晨一脸严肃的说道。

    “得有多二的女人,才能跟了你啊?”童欣乐真是让童嘉晨给气着了,这才说话完不给她二哥留余地。

    她真没想到,她二哥此刻的想法,这么的下流。

    难怪要把彬彬给支走,幸好给支走了。

    不然,这样的话,让彬彬听到了,她真的是醉过了。

    “好了,好了,洗手过来吃饭了。”杨瑞婷叫着。

    童彬跑了下来,童欣乐带着他去洗手,被童嘉晨闹的那一幕,就这么掀过去了。

    童鸿理坐在他的位置上,儿子媳妇儿在左手边,童嘉晨被安排在杨瑞婷的旁边,右手边是邵正谦跟童欣乐、童彬一家。

    童彬坐在父母的中间,小脸满满的都是幸福。

    童欣乐戴着一次性的手套,帮童彬剥虾,邵正谦陪着童鸿理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童鸿理还让童启发去拿酒过来,“启发,去把酒窖里的酒拿点来。今儿高兴,我要跟正谦喝一杯。”

    “爸,还是少喝点吧,一会儿正谦还开车呢,酒驾不好。”杨瑞婷关心着他俩,这待会儿还要说正事呢,她这公公,她知道,这一高兴起来,喝点酒就晕乎乎的了。

    “少喝点,没事,再说了,乐乐房间的床那么大,他们俩一起睡,又不挤,又不是没睡过。”童鸿理一脸嫌弃的怼杨瑞婷。

    被老头子给嫌弃的杨瑞婷,也是自讨没趣了。

    童启发用胳膊肘撞了她一下,“你去拿酒,我们俩也喝点,爸说的对,今儿高兴,我陪你喝点红酒。”

    老头子是要喝白酒的。

    童鸿理从来不喝红的,啤的也不喝,就喜欢白酒,说白酒才是最正宗的酒。

    杨瑞婷喜欢喝红酒,也是受了她弟弟的启发。

    童启发就会陪着她喝上那么一点。

    杨瑞婷起身去拿酒,拿了一壶白酒,一瓶红酒,两个白酒杯,两个红酒杯,四个人,就在那儿举杯畅饮,畅饮够了,才慢慢的开始吃菜。

    渐渐的这话题就打开了。

    童欣乐没有加入他们,一心一意的照顾着童彬,童彬吃饭很乖巧,也让人特别的省心,遇上这么一个孩子,童欣乐真的是感激上苍。

    童彬乖巧,也有童趣,小孩子心性很明显,这是一个各方面都非常健康,又乖巧又让人感到愉悦的好孩子。

    童欣乐对他的爱,也从来不加掩饰。

    童彬也不会仗着童欣乐对自己的宠爱就为所欲为。

    相反,他年龄虽然小,但是他从来都不会跟大人提过分的要求。

    乖巧的童彬,反而收获的东西,比那些会吵会闹的孩子要多得多。

    那边的四个人,把酒喝舒服了,菜也吃差不多了,就开始谈正事了,童鸿理给了杨瑞婷一个眼神,杨瑞婷就把旁边的小日历册给拿了过来,“我们在九月跟十月挑了几个办婚礼的好日子,正谦,你先看看,你挑几个日子出来,让你妈妈再看看,然后你们俩跟乐乐一起商量,把日子给定下来,我们两家就可以着手办婚礼了。”

    邵正谦看着日历上,被红色笔给圈出来日子,他这心里也是极为高兴的,他真的是一直期待这天,童欣乐刚回国的时候,他觉得要等到这天,对他而言,必定是漫漫长征。

    谁知道,这童家人的好,就好在了这里,事情说开了,这心里也不别扭。

    甚至,还主动提起要举办婚礼这茬。

    他自然是高兴的。

    九月一个月,让杨瑞婷给圈了四个日子,分别是九月八日,九月十八,九月二十六,九月二十八这四天。

    农历上也是双数。

    十月的好日子就很多了,国庆大家的七天中除了四号没有圈上,其余六天都让杨瑞婷给勾了圈。

    月初就勾了六个好日子,月中还勾了两个,一个是十二,一个是十九,月底还有四个,真的是好日子特别多。

    “好,我知道了。”邵正谦点点头。

    “回去跟你妈说下,找个时间,去把证给先领了,要让彬彬改姓或者你想给改个名字都成,九月份之前把这事情办好,彬彬正式上小班了,这名字就不要轻易动了。”童启发说道。

    “嗯,知道了,爸。”邵正谦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还有爷爷,还有妈,谢谢你们。”

    三个人都笑了,就连杨瑞婷都笑了,忍不住替邵正谦夹了一个大鸡腿,“多吃点,你看看你们当医生的,怎么都这么瘦。”

    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的那种。

    “谢谢妈。”邵正谦再次说道。

    这主动叫爸妈,倒是让大家都没啥意义,童欣乐却悄悄的红了耳根。

    童嘉晨嗤之以鼻,“改口倒是挺机灵的,不过总归来说,还是傻。”

    “这么多吃的,都封不住你的嘴啊?”童鸿理白了他一眼。

    桌子底下,坐在最后面的陈晓舟,忍不住踹了童嘉晨一脚。

    童嘉晨的脸蓦地就变了,一双眼神狠狠的瞪着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陈晓舟看了他一眼,就埋头吃她的饭,反正她不怕他,他就是个纸老虎,她现在算是知道了,而且,童家对男人的家训就是,不许动手打女人。

    就凭这点,她踹他一脚怎么了?

    谁让他讨厌呢。

    一餐饭,众人吃的很欢。

    最后,邵正谦被允许留下来过夜了,只因为他的那一声声爸妈,还有爷爷的称呼,让杨瑞婷都以为,这人已经是她的女婿了。

    法律上都承认的关系了,两人都有娃了,又何必拘泥于那一点点的手续咧。

    所以,邵正谦光明正大的躺在童欣乐的香闺里的大床上。

    洗完澡,他舒爽的往大床上一躺,感叹的说道,“好舒服啊,想念了好久,终于是心想事成了。”

    童欣乐白了他一眼,邵正谦就得到指示般的从床上跳起来,朝童欣乐扑了过来,扑过来后的邵正谦就埋头在童欣乐的脖子上种草莓。

    这边种一个,那边种一个的。

    童欣乐实在是受不了,这人就跟大抱熊一样,弄的她脖子痒痒的。

    她想推开他,某人却主动退开了,隔了点距离,他那双眸子浮现出疑惑的神情来,“种个草莓就男人了?”

    童欣乐推他,“你想一样变二,是不是啊?”

    她那手去擦了下,被邵正谦种草莓的位置,然后就去梳妆台那边,抹护肤乳。

    当她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脖子上,还真让邵正谦给吻出了吻痕来,她转过脸,气呼呼的道,“邵正谦,你疯了,这个明天要是不消退,你让我怎么去上班啊?”

    “我都没怎么用力啊。”邵正谦走过来,茫然的说着。

    是没怎么用力,可刚才抱着她的那会儿,他真恨不得将人给直接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那种欲望真的很明显。

    邵正谦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这才刚在一起两天,得矜持几天才行,不然太猴急了不行。

    所以,邵正谦让自己不去想那个。

    他换了个话题,专心的看着童欣乐在那儿抹润肤乳,那香味,清香清香的,跟童欣乐的体香,融合在了一起。

    这味道,让他忍不住就心猿意马起来。

    他掐了下自个的大腿,“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约沈燕啊?”

    童欣乐:“……”

    沈燕?

    这人,自打告诉她,沈燕是他养母后,在她面前再提起她的时候,都是直呼其名。

    “那是你妈,养母你也该叫她一声妈,这是改变不了的。”童欣乐放下润肤乳,坐直身体,拍了拍脸,又往脸上喷了些水。

    “你想什么时候约啊?她有这个心理准备吗?”低叹口气,童欣乐反问着。

    想到沈燕,她还是有点担忧的,可这件事,确实要跟沈燕商量。

    毕竟这是他们两家的事情。

    “其实我自己可以做主的。”邵正谦开口说。

    “别,不要把她是你养母的事情,让我家人知道,另外,上次我们结婚,确实有很多遗憾跟不完美的地方,这次,我想完美一点,少点遗憾,你说,好吗?”

    邵正谦点点头,将她拥到怀里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放心吧,这次,我要给你一个盛世完美的婚礼。”邵正谦承诺。

    童欣乐满足的将自己整个人都挤进他怀里,双手环抱他的腰,“正谦,……”

    她想跟他说点什么,可是突然发现邵正谦的身体不太对劲,这人身体滚烫滚烫的,不是才刚洗过澡?

    她这房间里还开着空调呢,这人的身体也能这么烫,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不能怪童欣乐无知,以前的邵正谦,在被她勾引的时候,身子都是冰的,所以,童欣乐一度以为他是X冷淡来着。

    这突发的滚烫,让童欣乐担心不已,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你不会是发烧了……唔……”

    嘴唇直接被一个更滚烫的东西给裹住,而她的大腿,有个滚烫且坚硬的东西抵住,让她的脑子顿时恢复了高智商。

    她明白了邵正谦这是起了生理反应。

    童欣乐忍不住内心喷笑,这人,现在是时时刻刻都容易发骚啊,她都没怎么样,自己就能有这样高质量的反应。

    想到自己以前,费那么多心思,花那么多手段,都没有让这人火热起来,现在她什么都不做,就抱抱他而已,还没有摩挲呢,这人,就要发疯了。

    太不可思议了吧,那以前的她,到底是魅力不够,还是技巧不行啊?

    童欣乐给予了热情的回应,两人拥抱着亲吻,直到童欣乐快呼吸不过来了,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松开。

    邵正谦放开他,身体却舍不得退开。

    两人气喘吁吁的望着彼此,童欣乐被邵正谦如此银荡的眼神给盯着,她猛的觉得身体一抖,下面都有了反应。

    一股热流汹涌而出。

    要死了,他都还没有对她怎么着咧,不就是一个吻么,他的手还规规矩矩的放在她的后腰上,她妹妹居然就能如此热情。

    这要是让他知道,不得丢脸一辈子啊。

    “等一下,我要去趟洗手间。”童欣乐伸手推他。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男人该去?”邵正谦俯身下来,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热气喷在了童欣乐的脸上。

    童欣乐感觉,自己立马都要烧起来了。

    ------题外话------

    存稿君挥泪告别大家,且看且珍惜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