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不巧(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0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童欣乐不明所以,这还分男人跟女人么?

    顿时又想到了什么,童欣乐下手的力道更重了,她直接推搡着他,一本正经的批评道,“邵正谦,你变坏了哈,到底从哪儿学来的撩妹手段啊?”

    被批评了的邵医生,不仅不害羞,直接将人又给拉回来,让原本就分开了一丢丢的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再次变成零。

    他紧紧的贴住她,甚至还调皮的往前一拱,童欣乐的脸,瞬间红透,像熟透了的番茄一样,“你——”

    蓦地,一股异样的热流又跑了出来。

    童欣乐蹙眉,在算计着时间。

    可某人不要脸的靠上前来,不要脸的问着,“想了?”

    “……”

    童欣乐知道他这次问的是什么?

    能不想吗?

    她是一个正常且各方面需求都很健康的女人,她又不残缺什么,心理不扭曲,生理太正常,说不想,那绝对是口是心非。

    她这三年多来,又没有跟别的男人搞过暧昧。

    说来,她这身体也挺奇怪的,别的男人一旦靠近她的距离,短于一米的时候,她就会自动拉起警报防线,可是邵正谦就是这么亲密的贴着她,她也压根没有一点点的警报意识。

    太奇怪了。

    “你不想啊?”童欣乐不服输,挑眉反问回去。

    邵正谦看着小丫头片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原本已经让他慢慢给压制回去的欲望,蓦地就禁不住她如此可爱的挑衅。

    老二更是一撩就炸的那种,又直立起来了。

    “我想,所以……”邵正谦很是坦诚,实话实说道。

    蓦地,他就不想委屈自己了,他开始进攻,伸手从童欣乐的短睡裤探手进入,直逼圣地,

    摸到了一片狼藉的时候,邵正谦笑了,隔着底裤,都能这样,邵正谦直接心猿意马,满意到不行。

    童欣乐一直挤他,推他,邵正谦笑了笑,退了出来,直接咬上她的耳垂,“这么敏感?你看——”

    邵正谦伸出那根湿湿热热的手指头,两人一起看过去的时候,都有些懵逼了。

    不是他们俩所想的那种,晶晶亮亮的液体,而是红色的液体。

    轰的一声,童欣乐脑门都要炸了。

    她这是丢脸要丢多啊姥姥家去了啊。

    大姨妈这个时候造访,这是要劈死她的节奏。

    童欣乐迅速反应过来,她梳妆台上的湿纸巾,她抽了一张出来,赶紧给邵正谦擦了手指,然后扔进垃圾篓里去。

    这时,她推开邵正谦就很容易了。

    邵正谦也呆了下,他刚才真的想要今天晚上重温他们的幸福之旅,他都想好了,明天白天翘班去领证。

    今天晚上就提前办事,结果梦想是很美好的,现实很残酷。

    这讨人厌的大姨妈,居然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还他还以为,是他本事,都把童欣乐给吻出水来了。

    他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厉害的,可结果是,这误会真是大发了,也让他太囧了。

    童欣乐从衣橱的抽屉里翻出她的姨妈巾,就去了卫生间。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又重新冲了个澡,然后换了短袖睡衣,这套睡衣的裤子比较长,过膝了。

    她出来后,邵正谦二话没说就进去了。

    童欣乐不好意思及了,她爬上床,将自己裹进了蚕丝被里。

    邵正谦在里面待得有点久,他再出来,是半小时后,他顺便把他俩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

    他直接端着小盆子去了房间外面的阳台晾,那有个简易的伸缩晾衣杆。

    “我……”他上床来的时候,童欣乐想要解释的。

    虽然这不是她的错,这种小意外,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她哪儿知道,自己刚才一激动,这大姨妈竟然就提前来造访了呢。

    “肚子会不会痛?”邵正谦靠近她,将她抱在怀里,没有一丝怨怪。

    他记得,三年前,童欣乐的大姨妈,基本上是月初,月中的时候都是很少的,而且,她大姨妈很准时来报到的,顶多相差个一两天。

    现在是下旬月,他跟童欣乐熟悉了后,记忆里是没有的。

    “不会。”童欣乐摇头。

    “这个什么什么时候变化的?”邵正谦点点头,大手还是按在了她的腹部,轻柔的帮她做着按摩。

    温暖的感觉,在腹部上绕了开来。

    童欣乐有点晕晕乎乎的,她来这个,就有点嗜睡,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会儿,她就感觉睡意很浓。

    “嗯,生完彬彬后,大半年没来,彬彬断了母乳后,这个来的就有点不准时了,有的时候相差一两天,有的时候一个星期,半个月都有,去医院检查过,医生都说是正常的。”童欣乐迷迷糊糊的说着,解释的还算详细。

    “好,睡吧。”邵正谦将人给放平在床上,他起身把房间的灯给关了。

    童欣乐躺下就着了,邵正谦摇摇头,慢慢的,他也得到了平复,两人和好后,已经相安无事的睡了两个晚上了。

    嗯,童二货大概又得怀疑他不是男人了。

    此刻,门外,童嘉晨非常八卦的趴在门板上,听着房间里面,就那样无声无息后,他实在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他摇头晃脑的朝楼梯那边走去,下楼就看到陈晓舟照顾完童鸿理,正打算回房间。

    他一下跳出去,拦在陈晓舟的面前。

    陈晓舟吓了一跳,捂着自己的胸口,此刻,心脏因为受到了惊吓砰砰砰的跳的厉害。

    童嘉晨看着她模样,笑的很邪魅,“嘿,我说,看到本少爷,你何须心脏跳这么快,咚咚咚的,都要跳出来了,我能让你这么心跳加速,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本少爷?”

    “噗。”陈晓舟被他的一本正经给逗笑了。

    她能说,她都要笑喷了么?

    这人啊,怎么就能这么自恋了。

    不过,她今天不跟他计较,主要是她心情非常好,童家让她师父都留下来过夜了,她这心情,简直美丽到不行。

    “二少爷,咱不要那么自恋,好不好?我对你啊,没兴趣的,我恐婚,这辈子,我都不会结婚的,你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主要是对你没兴趣。”陈晓舟直接说道。

    她喜欢老霍的生活方式,一辈子不结婚,开个小饭馆,结交一大堆的朋友,那怎么就不叫人生乐事了呢?

    当然,结婚也有结婚的好,像她师父跟师娘,两个相爱的人,共结连理,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总之,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根据自己的情况来。

    她的记忆里,她父母的婚姻就不好,小时候她就经常听他们吵架,甚至是打架,他们一发生家庭矛盾后,她就觉得特别的痛苦。

    不想听,不想看,只想逃。

    后来,父母终于肯离婚了,不再互相折磨了后,她又成了皮球,让他们俩给踢来踢去,最后被踢到了爷爷奶奶那里。

    爷爷奶奶死后,她就成了孤儿。

    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资助,然后直到遇上了邵正谦,她才觉得自己的人生,总算是从坎坷趋于了平静,踏实。

    她不想去关心自己的父母现在生活的如何,别人问起她父母的时候,她就说自己是孤儿,就不会再有人问了。

    “滚,说的本少爷好像对你有多大兴趣似的。”童嘉晨啐了她一口。

    陈晓舟无所谓的耸肩。

    然后,就听到童嘉晨一本正经的问她,“嘿,我说,你师父这么些年来,跟那个姓苏的就没有过实质性的关系么?”

    陈晓舟呸了声,“你以为我师父是什么人啊?是个女的,都要发生关系么?二少爷,你不要胡说八道啊,现在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你要再惹事,以后我给你一刀。”

    “麻痹的,我操,你给我一刀做什么啊?你应该给你师父一刀,跟我妹睡了两个晚上,居然啥事都没有,你那师父就不是男人,照我说。”童嘉晨朝着小丫头片子横眉毛绿眼睛的说道。

    “……啥?”陈晓舟有点懂又有点不懂。

    懂的是,情侣之间,情到深处,有些事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那是很正常的。

    不懂的是,童嘉晨凭什么因为就两个晚上没发生什么事儿,就说她师父不是男人啊。

    “你不知道啊?两个人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妹那个人,我敢打包票,除了邵正谦,别的雄性就入不了她的眼,所以没任何情况啊,你师父真要是对我妹喜欢的很,那两人三年多没见,也没那啥了,这和好睡在一起,干柴烈火的,会啥事都不做,这不是很奇怪吗?”

    “……”

    陈晓舟听的脸都红了,她真是不明白,童嘉晨干什么要对她一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而且还恐婚的未婚女性讨论这个问题啊?

    其实不光是陈晓舟没弄明白,童嘉晨也没搞明白,他干嘛跟一个黄毛丫头说这种事啊。

    不过,陈晓舟听懂了一件事,那就是童嘉晨已经无聊到跑去听人家的墙角了。

    这人,做这种事,会不会太无聊了啊?

    “不是,二少爷,你可是二少爷啊,童氏企业的副总裁,居然跑去听我师父的墙角,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啊?”

    陈晓舟先发制人起来。

    童嘉晨:“……”

    妈的,他这是关心他妹妹的性福来着。

    这邵正谦要真不是个男人的话,那这种男人,绝对不能嫁。

    嫁过去,不是等于守活寡吗?

    哪个正常的女人受的了?

    “我告诉你,你管我是不是听墙角,是不是有病呢,我可告诉你,你师父要真不是男人,我妹可不嫁的。”童嘉晨哼了一声,走了。

    陈晓舟愣了半晌,看着上楼的背影,她嘀咕了一句神经病,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她才不相信她师父能有什么问题呢,什么都不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说不定想留到结婚的那天呢,反正肯定绝对尊重她师娘的。

    这么想了一会儿呢,陈晓舟又摇头,两人这都有孩子了,再矜持好像是不太对哈。

    况且,童嘉晨有句话是说对了。

    两人可是三年多不见了,这既然都和好了,他们这些人都自然而然的以为,两人肯定当天晚上就干柴烈火,然后如胶似漆了。

    虽然童嘉晨听墙角不对,可是两人要真的什么都没发生的话,那听上去还真的有点不太对劲呢。

    难道真的是她师父有问题?

    陈晓舟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受了童嘉晨的蛊惑,怀疑起她师父来了。

    想到这儿,她连呸了三声。

    那是她师父的隐私,就算该了解的,也是她师娘,不是她,也不是童嘉晨。

    那个坏蛋,居然做出这种事,要知道,房间里面,除了她师父,还有他亲妹妹呢。

    自己亲妹妹的墙角,他居然都好意思去听,真是绝了。

    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他做的这种龌龊事,她就给他说出去。

    ------题外话------

    格子开始佛系写文啦,往后没题外话了,直到福利出现。^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