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棋子(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098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狼与兄弟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此刻,褚驰烈坐在他的书房,手里翻着的是他刚拿到手关于差不多有二十年的那件旧案,对当时的青云市来说,算的上是一件惊天大案了。

    毕竟,有两个小婴儿在这件大案里没了命。

    如果不是这件事涉及到了邵正谦,他对这种草菅人命,贪官污吏的小事是不会在意的,他从出生到活到现在,他可以说是经历了九死一生。

    他在襁褓里,因为身份,就一直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随时要遭到暗杀,成长的过程,他的能力越显著,越遭人记恨。

    想要他死的血肉至亲是那么的多。

    所以,以他的视角,这件事在他心里造成不了任何冲击,然而,当他将自己抛开,以站在邵正谦当初的那个立场,没有了邵天的庇佑,他这些年是怎么艰难的过来的,他那些年,对着一个害死他父亲的凶手,感恩戴德,被他身边的长辈,被那艰难的生活给逼的唯唯诺诺的那些日子,他仅仅只是想想,就备感心痛。

    那是他的儿子啊,那可是他褚驰烈这辈子跟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他却让他遭受了这样大的罪。

    他真的是心痛,也特别的自责。

    他这个父亲,他原本是可以活得高高在上,享受万人敬仰的洗礼,然而,他放手让他出去的结果呢,是让他避免了水深火热的生活,可是他的经历也太过平凡了点儿。

    甚至还让他压根就不放在眼里的人给如此蹂躏,他都恨不得让人冲进监狱里,将苏德那个混蛋给狠狠的宰了,碎尸万段,再拿去喂猪。

    喂鱼,那人都不配。

    然而,冲动气愤过后,他又时刻牢记着,邵正谦与他说过这件事,他说过,邵天的仇跟怨,他要自己来报,不借他人之手。

    所以,他用了点时间,克制了自己的暴脾气以及冲动后,他从温柔乡里爬起来,给邵正谦打了这通电话。

    听到邵正谦的问候,褚驰烈觉得内心平静。

    自己的晚年,选择在有邵正谦的Z国来过,也是为了了却他这一生,仅有的遗憾。

    哪怕邵正谦已经长大到不需要监护人的关爱跟呵护了,他还是愿意把他当成孩子般,尽可能给他父亲般的关怀。

    当然,更多的是让他遗憾了近一生的心情,得到平复与宁静。

    “正谦,资料都在我手上了,那些曾经让人给销毁的证据,我也让人复原了。”褚驰烈如此说道,眼睛因为香烟的刺激,而眯成了一条缝。

    从戒烟开始到现在,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抽烟了,每次嘴巴痒,烟瘾犯了的时候,他就会吃口香糖。

    这是让他坚决戒烟的人帮他想的办法。

    太长时间没有抽烟了,这烟味儿一时半会儿还让他有些受不了,可这个时候,要是不抽,他怕自己会冲动的去下达杀人的命令。

    “是苏德吗?”邵正谦直直的开口问,这一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着褚驰烈的面,就这么直接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怀疑,在他心头环绕了很长时间。

    在任何人的面前,他都克制不说,尤其是在沈燕跟苏静的面前,他更加的隐忍,不想暴露太多让她们知晓。

    可是,他显然还不是很隐忍,那么迫不及待的要把苏静给赶走,一点点儿都不想看到她,就是因为如果他的猜测成了真,那么,这家人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个恶心人的存在。

    当初代孕生下苏静的沈燕,也会受到牵连。

    这段时间,沈燕对苏家无私的帮助,以及她对苏静那毫无底线的喜欢,他会忍不住怀疑,沈燕当初嫁给邵天的目的。

    是不是为了替苏德做嫁衣?

    毕竟,当初沈燕是先认识了苏德,后来给人做代孕,或许,两人就在这期间产生了不受控制的情感。

    否则,哪个女人会甘心情愿的去爱一个压根就不爱她的男人呢?

    听过了孟娇与邵天的故事,邵正谦相信,邵天娶苏静,真的是为了他跟奶奶,不是为了他自己。

    他不爱沈燕,却在一个不爱的女人身边履行着一个丈夫的职责,这对男人来说,是痛苦。

    对女人来说,沈燕如果爱邵天,会不会因为爱而不得而心生厌恨,如果她不爱邵天,那会不会因为苏德,而对邵天产生了什么歹毒的想法。

    就在邵正谦对这些问题产生了一系列的胡思乱想的时候,褚驰烈开口了。

    “苏德只是他们的一枚棋子,不过,邵天应该是知道苏德这个人害了他,最直接的证据,都指向了苏德,苏德背后的那个人,我也帮你给找了出来,你对付苏德,我这边找人替你对付苏德背后的那个人,你说怎么样?”

    褚驰烈问这话的同时,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神,渗透出嗜血的味道来。

    他的儿子,哪怕没养在身边,没护在身边,却也还是他的儿子,是他亏欠最多,最想念,最疼爱的儿子。

    一个人出生好,家世好,然后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人,那不足为奇。

    反而,一个人出身平凡,成长的环境更是平凡的人,最后能够成长为像邵正谦那么优秀的人,却是极其不容易的。

    难怪,人家都说,是金子,在哪儿都发光。

    他褚驰烈的儿子,就是厉害。

    原本,今天收到方言发来的微信照片,看到邵正谦跟童欣乐在一起勾肩搭背,亲亲热热的画面时,他整个人都是开心的。

    自己的儿子能够这么快就找到了人生伴侣,他是相当开心的,当时,就有个冲动,恨不得直接将他名下一半的财产都赏赐给那个叫童欣乐的女孩。

    以示鼓励她那个非同寻常的眼光,在这茫茫凡夫俗子里,挑中了他那优秀的儿子。

    他现在也正是因为内心是开心的,所以才没有立即一个电话打过去,让人给了结了苏德。

    那种小人,就不该再让继续蹦跶。

    “还有背后的人?我爸不过是个研究药的人,居然能够招惹到这么多鬼?”邵正谦冷哼,这年头,是不是普通人都不好当啊?

    苏德要害邵天,他还能够理解,想要霸占他爸的功劳,让他自己的制药公司飞黄腾达,在青云市占据一片他的天地。

    可是苏德背后的那个人,又是什么鬼?

    让苏德这么去对付邵天,又是什么来头?

    “你爸主要是太过天才了,招来那些人的记恨了,总之,正谦,我欠你很多,你这边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我虽然退休了,但是你放心,我要做什么,这褚家上下都得一心一意的帮我。”褚驰烈很有信心的说道。

    “褚叔。”蓦地,邵正谦改了口,没有恭敬疏远的叫褚驰烈老爷子,而是一声将两人的关系略微的拉近了一些的褚叔。

    “哎,你说。”褚老爷子略带激动的应着。

    可以改口叫褚叔,那就有机会改口叫褚爸,哦,不,就是爸爸,他等待着这一天,他的余生,只有两件事,陪着他卧室里在那张大床上睡得可香的女人,然后就是等着认儿子。

    一开始,他是没打算相认的,毕竟要为自己曾经的允诺负责。

    可是这么优秀,这么好的儿子,真的不认,他做不到。

    “还真的麻烦褚叔帮我几个忙,背后的那个人,还请您把那个人的资料交给我,不管我是不是那人的对手,我总得知道他要害我爸的目的,另外,我知道褚叔您有通天的本事,我想在我蜜月结束后,麻烦您让苏德提前出狱。”

    一共就这么两件事,剩下的等他看过那人的资料后再做打算,至于苏德,他要亲自送他上西天。

    而他要用的方式,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当初邵天是跳楼而亡的,那么这个人,也该用一场同样的方式祭奠邵天的亡魂。

    “好,我答应,有个条件,你的婚礼,我得参加,童小姐的婚纱,由我们夫妻俩赞助,你不许反对。”褚驰烈激动无比。

    他没想到,邵正谦这动作这么快,两人刚见完家长,就要结婚了。

    也是该结婚了,像他有邵正谦那么大的时候,都有好多孩子了呢。

    出于对邵正谦的尊重,关于邵正谦的很多事,他都没有让人去调查,他更希望,邵正谦可以自己将他的事情一点一点的透露给他。

    心甘情愿的与他分享。

    就算他调查了,他也会装作不知情,所以,他干脆没用褚家的关系网去了解邵正谦。

    这次了解了下邵正谦的成长经历,他才知道,这孩子成长到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的情感经历,他没有做这方面的了解,所以,至今,他还不知道他跟童欣乐是二婚,也不知道,他都有儿子了。

    “我欠您这么多,我……”邵正谦是真的觉得他欠了褚驰烈好多,当年,他突发意外,他只是偶尔路过,这是医生的职责,那天他遇上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会帮他的。

    也不是非他不可的什么手术,褚驰烈给他的回报真的是太多了。

    “你哪儿欠我了?就这么决定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去睡觉了,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方言会让设计师去给童小姐量尺寸的,婚纱拍好看一点儿,洗两套出来,我跟你阿姨留一套看。”褚驰烈今天晚上真的是高兴,所以任性的提了很多不合理的要求。

    邵正谦:“……”

    邵正谦拒绝不了,他一直都知道欠人情不好,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欠人情。

    苏德当年是主动提供人情给他,他想拒绝的,可是沈燕接受了。

    现在是他主动找上褚驰烈,这份人情更难还。

    邵正谦说了声晚安,褚驰烈就把电话给挂了。

    邵正谦听的出来,褚驰烈的兴致很高。

    想了想,他还是往褚驰烈的手机发了条短信,提醒道,“褚叔,婚纱的规格合适就好,不要太高。”

    褚驰烈自然是不会回复的。

    邵正谦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躺下来睡觉了。

    当年,苏德给他准备这么一出戏,那现在,他也要准备一场大戏,迎接苏德。

    他现在就是觉得沈燕比较可悲,沈燕如果知道,真正害死邵天的男人,是苏德后,她到底会作何选择。

    伤心,难过应该是肯定的。

    不管沈燕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苏德,伤心难过的情绪肯定有,装也会装出来。

    想了想,他又翻身坐起,给沈燕打了一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他叫了声,“妈。”

    “正谦,这么晚还没有睡?明天不上班啊?”沈燕有点受宠若惊的问着。

    “不是,刚才跟童童商量好了,让童彬改姓,以后他叫邵彬,就跟你说下。”邵正谦平静的报着这份喜讯。

    沈燕真的很高兴,在电话里,一连说了三声太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