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辈分(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59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两人到了亭子,邵正谦就把她给放下来了,同时,还真的给她脱了高跟鞋,帮她做足部按摩。

    邵正谦那样一双漂亮干净的手,就这样给她的臭脚丫子做按摩,先别说那些等着邵正谦的一双纤纤玉手给他们做手术的病人不乐意,讲真,她都不太习惯。

    她要缩回自己的脚,“真不累,早就习惯了。”

    可她缩不回去,邵正谦拿着她的脚,“按一下,你会舒服些,相信我。”

    童欣乐:“……”

    她当然相信他啊,只是,不忍心他如此干净好看的手,就这么让她的臭脚丫子给糟蹋了,哪怕,她脚丫子不臭。

    可是脚却是让人不太愿意接受的一个人体部位。

    “你脚很好看,捏住了就有点爱不释手。”邵正谦很诚心的夸赞。

    童欣乐:“……”

    童欣乐再次无语了。

    这人,说甜言蜜语说溜了?

    邵正谦的手法真的很好,关键是,他给她做的按摩,就像是按照人体的穴位来的一样,让她舒服得不得了。

    想到上次在他家吃鱼吃撑成那副德性,童欣乐就觉得丢脸,那个时候,邵正谦也帮她按摩,经他按摩了后的肚皮,还真的就挺舒服了呢。

    “彬彬都改姓了,明天去领证,领完证,你跟彬彬就搬家,好不好?”邵正谦一边按,一边认真的说道。

    “搬家?搬去你那儿啊?”童欣乐挑眉问着,这人,一直都在为做坏事打算。

    “把星河湾的房子拿来当婚房,怎么样啊?小是小了点儿,不过,我们三也够住,等再添人员的时候,我们再换栋大别墅,你说怎么样啊?”

    “可以啊,不过,不用换,我爸不是买了块地,自建别墅么,据说,我跟我两个姐姐也都有一栋,到时候,真需要换,我们就搬过去住,一家人都在一块儿,互相有个照应,也不影响隐私,你觉得呢?”

    邵正谦如此认真,童欣乐也认真的在跟他探讨他们将来的生活。

    此刻的童欣乐,一点儿都没想到,将来,邵正谦的身世,还会将他们的生活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也好。”

    邵正谦满口答应。

    童欣乐能用这样的心态跟语气与他一道商谈他们一家未来的生活,他已经感到满足到不行了。

    童欣乐抿唇笑了下。

    “好了,别按了,本来就是哄你的,又没多少痛。”童欣乐不忍他那双妙手回春的手,就这么一直在她脚丫子上遭受蹂躏。

    邵正谦见她是真的不需要了,弯身帮她一双鞋子拎起来,虔诚而细致的替她穿上。

    鞋子穿好后,童欣乐发现他还没有打算离开的样子,偏头问着,“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要说就说吧。”

    “苏德才是那个间接害死我爸的凶手,这个人,他不仅把他做过的一切栽赃陷害到小舅舅的头上,甚至还装出一副大好人的样子,让我们一家对他心存感恩了那么久,这个人,我要对付他,用我自己的办法。”邵正谦拉着童欣乐的手,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把自己内心所想的一切加以隐瞒。

    童欣乐听到了这么一个事实,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她完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戏剧性,沈燕要恨,该恨的人竟然是苏德。

    她对苏静这么好,如果她知道,害死邵天的人,是苏德后,她会怎么想她这些日子对苏静所付出的所有的好?

    她感觉,这件事要曝光出来,沈燕才是那个受伤害最大的。

    另外,这个苏德,到底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可以将这么一件复杂的事情做得如此完美。

    “苏德他看起来,不像能做这件事的人啊?感觉他脑子不太够。”童欣乐不是故意打击人的。

    她是真的觉得苏德脑子不够用,苏静那女人也够蠢的。

    “他也是别人的棋子,他背后的人,有人会帮我对付,苏德,他在我眼前蹦跶了这么多年,演戏演了这么多年,他还害我们夫妻分开了三年之久,这笔账,我必须得亲自找他讨回来,童童,你会支持我吗?”邵正谦握住她的手。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与她无关,她平白无故的遭受了牵连,而他一直让苏德蒙蔽,这个仇,不报不行。

    童欣乐看着他激动的眼眶都有了猩红色,她心里很清楚,他想要为邵天报仇的心愿,否则,他也不会在知道杨景云就是她舅舅的时候,那么的纠结了。

    现在想想,离开了事件当中,她会比较理智的看待整件事,也会慢慢的体会出,邵正谦当年的艰难。

    那个时候,邵正谦怕是已经爱惨了她吧,一边是她,一边是邵天。

    好像选择谁,对他来说都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他们虽然分开了三年多,可是这三年,她再痛苦,她还有他们的儿子陪伴,但是他呢,他是一个人,夜夜孤枕难眠。

    他还在背后,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

    在她忙碌的时候,他可以抛开工作,跑到他们的身边替她默默的陪伴儿子,他也可以为了她,默默的找最合适的人帮她照顾她爷爷。

    “嗯,但是你想怎么做?可以告诉我吗?”童欣乐点点头,她了解他,自然什么都支持他。

    而且,邵天确实是自己选择跳楼的,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要走法律的途进,苏德不可能因为邵天自己跳楼就能够被判处死刑的,除非,他犯了别的事儿。

    当然,一个能够做出贿赂的人,这人看来也不是好人。

    既然不是好人,那他这些年所做的坏事肯定不止一件。

    “我决定先认苏静当妹妹,让闻倾好起来,让苏德先出狱,然后帮助他们恢复从前的生活,等他们的人生到了制高点,我再给他们一块石头,我爸是怎么死的,苏德最好也一样,这种一命抵一命,才是我想要的。”

    邵正谦说这些的时候,显得很冷血。

    她眸子里,充斥的都是对苏家的恨。

    他相信,对苏静跟闻倾来说,只要苏德一垮,她们母女俩就不够瞧了,都不用对付,她们娘俩就能自取灭亡。

    “这方法,大概也就只有你这样完美的天才才能想的出来。嗯,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并且,无条件的帮你。”

    童欣乐点点头,给予了他最想要的也是最大的支持。

    邵正谦将人给紧紧的揽在怀里,“放心吧,在这期间,我会保护好你跟彬彬的,你们俩绝对不会有事。”

    他不会给苏德留下任何机会。

    何况,还有褚驰烈帮他。

    对付苏德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他相信,褚驰烈只需要派出他们褚家的小喽喽就可以搞定。

    这对褚驰烈来说,简单得很。

    他考虑过了,这样他也不会欠褚驰烈太多人情。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莫名的感觉得到褚驰烈对他是真的好,那种不求他回报的好,他要是有忙需要他帮,褚驰烈会特别的高兴。

    这种感觉也让他奇怪,可是欠下褚驰烈的人情,他想,他以后有机会还是会还的。

    这些事,他不会让童欣乐来操心的,他自己就会想办法处理好。

    这么个场合,童欣乐并没有追问他,当年邵天的药害死两个婴儿具体是怎么回事,也没追问他手上握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她想,邵正谦会告诉她的,在合适的时候。

    这里是童家,邵正谦要报仇这件事,是他们俩夫妻的事情,不在童家说最好了。

    认苏静当妹妹,那她就是苏静的嫂子了。

    既然苏静这么想认邵正谦当哥哥,那她这个嫂子,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这个身份好好的教教她做人做事的道理。

    就当是报过去她让她添堵的仇了。

    她也得让苏静知道知道,她童欣乐其实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我对苏静做点什么,你会不会阻拦啊?”童欣乐想到了什么,从他怀里抬起小脸问着。

    她得跟他来个君子约定,他对付苏德,她就帮着他对付苏静。

    “嗯,只要不让自己受伤,你做什么都可以。”邵正谦丝毫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好,到时候可不许某人心疼哦。”童欣乐咧开嘴笑道。

    然后她胳肢窝就受到某双黑手的袭击,“说谁心疼呢?”

    “啊,哈哈,我错了,错了,没说你。”童欣乐怕痒,这人,抓着她这个缺点,简直为所欲为了。

    两人玩的这么好,奉命过来叫两人回屋吃饭的陈晓舟,是真的替他们高兴。

    她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儿,才朝他们走过去,开怀的叫,“师父,师娘,吃饭了。”

    童欣乐:“噗……”

    童欣乐让陈晓舟这声师娘的称呼给弄喷了,她从邵正谦的怀里站直身子,“拜托,晓舟,你要么叫我名字,要么还像以前叫我童小姐,千万别把师娘这个称呼套我头上,好吗?”

    “可是,你就是啊,邵医生是我师父,你是他未来老婆,当然就是师娘了。”陈晓舟为人憨厚,老老实实的说道。

    她这人就是这么不禁逗,反正心里想的是什么就说什么。

    在她心里,可是要把邵正谦当一辈子师父的念头。

    “这样啊,那我不跟你师父复婚了,你还是叫我童小姐吧。”童欣乐说完,蹦老高,远离邵正谦。

    她知道,她这话一出,邵正谦指不定又不高兴了,他一不高兴,又把她扯回去,挠她痒的话,她可是受不了啊。

    “啊,那那那,我我我……”陈晓舟被童欣乐给逗得直接成了小结巴。

    童欣乐笑的更开怀了,蹦蹦跳跳的朝前走。

    看着她欢乐的像回到高中时代,那个时候,在他跟前的童欣乐,与他一起走在铜锣巷的街口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蹦蹦跳跳的。

    邵正谦看着她的眸子里,目光温柔如许。

    陈晓舟这边还在纠结,他走到陈晓舟的身边,拍了她下肩膀,安慰她。

    可陈晓舟扁着嘴都快哭出来了,“师父,我……”

    “好了,她跟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了,不过,这师父师娘的称呼,改改吧,你要不习惯,就叫我邵医生,或者正谦哥,叫她童小姐,或者乐乐姐都可以,以前就让你别叫我师父。”邵正谦说道,趁机让她改口。

    他其实一开始还是不习惯陈晓舟走哪儿都叫他师父,倒是关和他们,比他更习惯这个称呼,在陈晓舟面前提他的时候,都是你师父啥的。

    陈晓舟这才破涕为笑,点点头。

    此刻,童欣乐趁着他们说话的空档,都蹦的不见踪影了。

    陈晓舟唏嘘,“师父,这乐乐姐跑的真快。”

    邵正谦:“……”

    这称呼改的也很快,可为什么,到他这里,还是师父?

    师父,乐乐姐,差了一个辈分,这丫头,难道不知道?还是说,这丫头就是故意这么皮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