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三对(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11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杨真真看了一眼童欣乐,这两人为了邵正谦,从读书那会儿就不对盘,杨真真一直不太喜欢苏静,所以,童欣乐来了后,直接得到了她最真诚的友谊。

    此刻在杨真真看来,苏静这会儿的主动,那真的是非奸即盗。

    肯定别有目的。

    她想拒绝的,可是之前就受王启之托的杜娜,忠人之事的说道,“就半小时,让她来吧。”

    杨真真看了一眼杜娜,杜娜朝男生那边努努嘴,杨真真明白了,可她的表情就跟吞了苍蝇一样。

    “那算了,马上就开饭了,半小时太短,姐打的也不过瘾。”杨真真最后还是照顾了童欣乐的心情,拒绝了。

    杜娜也没办法,反正她是尽力了,杨真真不配合,那是杨真真的事情了。

    “真真姐,我有兴趣啊,就当是陪我了,好不好啊?”童欣乐拉着杨真真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她今天心情很震惊,也很愉悦。

    因为举世瞩目的婚纱设计师萨里斯竟然被请过来帮她设计婚纱,她感觉她到现在都还没有从这个美梦里给醒过来呢。

    杨真真看着这丫头,她在替她出头,她却打她脸,真是好样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她对这丫头就是没辙,偏偏这丫头还使上了撒娇这一招。

    那她更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那就陪你打一圈。”杨真真妥协了。

    苏静就这么看着她俩这么一唱一和的,要说她这心里完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杨真真还真是会打她的脸来着。

    不过,她既然决定了,要从新来过,她要报复,那么在事成之前,她受这些委屈算什么呢?

    她之前所受的那些委屈跟现在这些相比,真的是什么都不算的。

    四个人凑一桌打了起来。

    杨真真频频拿眼睛瞅苏静,其实苏静还能坐下来跟她们打麻将,她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她跟苏静当了三年的同窗,因为成绩不差,跟她还有邵正谦的位置都比较靠近。

    她对苏静的了解,就是这女人是真的傲。

    加上,邵正谦对她的特殊对待,让她这个女人真的是傲上加傲,再有个,家境不俗,人家周末都是私家车接送。

    这样的条件,可不就是千金小姐的标配了么?

    这样的苏静,又哪能瞧得上他们这样的人。

    其实,她当初就不太喜欢苏静,因为太多人拿她跟苏静做对比了,而她从来没想过要跟苏静比什么。

    她是她,苏静是苏静。

    所以,当童欣乐这样一个活力四射又乖巧的女孩转学来了后,她对这丫头,就是莫名的喜欢,莫名的照顾。

    再加上,她知道乐乐是为了邵正谦来了,那更是明里暗里都要帮她对付苏静了。

    “苏静,你是不是在跟王启交往啊?”杜娜突然开口。

    四个人打麻将,个个都专心看自己手里的牌,一个字都不说,杜娜觉得这氛围真的是太诡异了些。

    她就没打过这么尴尬的麻将。

    所以,她干脆直接问出口,毕竟谁让王启找她帮忙来着。

    她既然帮忙了,那她问一下,总不至于过分吧。

    “嗯,还不算。”苏静想了想回答。

    “呵,交往就交往,没交往就没交往,你这还不算是个啥界定啊?”既然杜娜主动开口问了,杨真真对苏静的这个回答,简直无语,“等一下,碰幺鸡,八筒不要了。”

    “嗯,我要。杠。”童欣乐笑眯眯的。

    杨真真这才定睛看了一眼自己的牌,发现,她怎么把凑得好好的八筒给打出去了呢,她想反悔,“不是,我打错了,我可以收回么?”

    三个人齐齐的看她,眼神里都透着古怪。

    谁都知道,这牌打都打出去了,人家都杠上了,试问,她还能收的回去么?

    杨真真也知道自己这问题,问了也是白问。

    她用力一拍脑门,“得,两位,不好意思,连累你们都跟着给钱了。”

    苏静却笑了,“这有什么,今天破费的是正谦跟乐乐,不是吗?我们俩丢的是小钱。”

    “就是,就是,没关系的,乐乐,你摸牌。”杜娜点点头。

    童欣乐嗯了一声,去摸牌,放牌的时候,她笑得还挺开心,“不好意思,胡了。”

    杠上花,三家都有。

    这一把,童欣乐能赢一百多。

    可高兴死她了。

    邵正谦远远的就听见她开怀的笑声,他想过来分享下,偏偏以陈光带头的不肯让他走,他只好继续坐在那儿。

    这一把很快就结束了,杨真真惹了一个杠上花,自己这一把就掏了六十五块钱出来,她打了这么多年的麻将,就没这么晃过神。

    输给童欣乐,她倒是很欢喜的。

    童欣乐胡了后,她点了一个炮,又胡了一个,这局就结束了。

    新局开始的时候,杨真真又追着问苏静刚才那个问题,“都输了这么多,苏静同学,你还是要回答下刚才的问题吧,不然我们都不划算,是不是啊?娜娜。”

    杜娜附和的点点头。

    苏静笑,“我还没有跟他表白,所以,我跟他现在还不算。”

    杜娜都听的震惊了,之前他们六个人一起吃饭,才知道王启暗恋苏静这件事,这才一个月都没有吧,就传出苏静要倒追王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

    杜娜忍不住扭头看王启那边,那个不声不响的家伙,够厉害的啊。

    “哟呵,你还需要跟他表白啊?你真不知道那家伙,暗恋你三年了吗?”杨真真倒也直接,她就是替王启觉得憋屈。

    她敢打包票,苏静不仅知道王启暗恋她,还打算好好的玩玩这小子呢。

    这小子这眼光也够邪门的哈,偏偏喜欢上苏静这么个女人。

    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人家喜欢谁,她又没资格去指指点点的。

    “真有这种事吗?”苏静无辜的反问。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早就知道。

    女人都是挺敏感的动物,王启看她的眼神,总是那么炙热,读书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只是那个时候,她一直都是厌烦的。

    哪怕到现在,她都不太喜欢王启赤裸裸盯着她看的眼神。

    可是现在没办法啊,她在微信群,一次意外听说王启跟邵正谦他们的关系还不错,上次还跟齐东海他们一起吃饭来了呢,六人聚餐里,有邵正谦跟童欣乐。

    她也很清楚,王启这是沾的是齐东海的光。

    可不管他沾多少人的光,童欣乐跟邵正谦不拒绝王启就行。

    那她就可以利用他。

    “呵,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他蠢了。”杨真真冷哼。

    苏静脸色又不太好看了,不过她极力的隐忍着,甚至还配合了杨真真,“大概我们俩都蠢吧。”

    杨真真诧异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再次觉得苏静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童欣乐不过是给她写了个纸条,说是要跟她公平竞争邵正谦,这个女人,都能爆炸的直接站起来,说童欣乐影响她上课了。

    现在,她都觉得自己的话难听刺耳,可是她却接受了?

    杨真真又看了一眼童欣乐。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又彼此收了回去。

    这局麻将打的有点久了,最后童欣乐自摸三家,另外三个人多没有胡牌。

    童欣乐的运气特别棒,半小时打了四局,每局她都是大赢家。

    因为有一局是杠上花,就这半小时,她赢了两百块来着。

    邵正谦他们那儿的斗地主结束的要早一点儿,邵正谦过来的时候,很自然的坐在童欣乐座位的椅把上,齐海东也坐在杨真真的后面,两个男人都在帮自家女人指点江山。

    最后,还是邵正谦的运气更好一点,童欣乐最后自摸的那一张,就是邵正谦神来之笔的杰作。

    “噗,你两口子今天可以媲美赌神了。”童欣乐又自摸后,淡定如杨真真都忍不住开始吐槽了。

    童欣乐只是笑,让她吐槽去好了。

    她都懒得解释。

    邵正谦打开童欣乐面前的盒子,看着里面躺着两张红的毛爷爷,扭头看着红光满面的童欣乐,“哟,今儿赢了不少啊?”

    “我是真不会打,他们让我呢。”童欣乐谦虚的说着,除了在家里跟阿姨婶婶他们打麻将,童欣乐这还是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打麻将呢。

    “饶了我吧,你这不会打,都赢了我们三,你要是会打,这还不把部的人都赢了屁股朝天啊?”杨真真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这么‘谦虚’的人。

    那话怎么说来着,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

    对,童欣乐就是骄傲。

    “就是,人家都说情场失意的人,赌场才会得意,乐乐,你这是情场得意,赌场也不赖啊。”杜娜也忍不住吐槽了下。

    众人:“哈哈哈……”

    陈光又开口,“你俩这不是废话吗?咱们乐乐靠的是谁啊?可是咱们的班长大人啊,那岂不是情场得意了,赌场还能继续得意么?”

    “好了,别糗班长跟咱们乐乐了,走,吃饭,哥几个早就饿肚子了,为了这餐饭,我可是连早餐都没吃就来了。”齐海东说道。

    “海东,你还吃早餐干什么,吃真真就可以了。”一个满脸都还长满了青春痘的男生扯着嗓子喊。

    “滚你犊子的。”齐海东暴躁的吼回去。

    一众人一边笑着闹着朝吃饭的那个厅走去。

    可还没有出厅门口,突然听到苏静大声喊了王启的名字,“王启,请等下。”

    “怎么了?”王启本来是跟着大队人马的,听到苏静喊他,他就回头了。

    “我想问你件事,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我想追你。”苏静很直白,也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长篇大论。

    “哟呵,呦呵……”

    “呼呼,今儿这是怎么了?这是要虐到一大片的单身狗啊?”

    “就是,就是,妈的,人家班上的学生情侣,是一对都没有成,就算成了,早晚都给分了,我们班这是要闹哪样啊,出现两对了,这是要往第三对发展的节奏啊?”

    “我操,这是要创历史奇迹啊。”

    耳边都是备受震惊的感叹声,质疑声,以及吐槽声。

    王启都没有听进去,他就听到苏静最后说的那四个字,我想追你,一直在脑海里不断的循环重播。

    他真的以为他自己听错了。

    可是苏静却在大家的起哄的噪音里朝他走了过来,“王启,我要谢谢你,这几年是我人生最糟糕的一段时间,是你那天出现帮我,给我了温暖和阳光,我想余生都让你温暖我,可以吗?”

    王启:“……”

    他不知道苏静这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就这么跟他表白了,可是他能说,这从天而降的美事,他一点儿都不想抗拒吗?

    邵正谦之前告诉他的,关于苏静家的遭遇,他觉得那也不是啥大事,他可以把苏静跟她父亲分开来看。

    她父亲犯下的错,不该她来承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