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昏迷

作者:格子虫 |字数:745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王启是飞速前来的,在苏静掉下去后没有多久,这人就跟着噗通一声跳进去救人,那动作连贯的让童欣乐彻底没反应过来。

    这一刻,她像是大脑短路般的就这么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她眼前跳下去,就像是在演什么追逐戏码一样。

    尔后,才是邵正谦跟齐东海他们赶了过来。

    邵正谦跑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她,“你没事吧?”

    童欣乐不自在的动了下手臂,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手臂有点痛,应该是苏静落水之前,伸手拉她的时候抓了她一下。

    她不想让邵正谦知道她受伤了,而且,她很清楚,在苏静落水跟她被她抓伤这两件事,肯定落水更为严重。

    如果邵正谦为了她所受的轻伤而大发雷霆的话,那么,他这个班长在同学面前,哪儿还有什么威望啊?

    王启的那声先入为主的暴喝,还真的是超厉害的。

    人大多都有劣根性,在他们都没看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情况下,一旦有人先入为主的指引他们的话,他们都会根深蒂固的认为这件事就是这样的。

    况且,王启在怒斥完她后,就跳进了鱼塘里,她就是要跟人辩驳,也得等先把人给救上来再说。

    童欣乐摇摇头,向邵正谦表示没事。

    邵正谦为此松了一口气,脸色沉重的看着鱼塘里,王启大动作救人给鱼塘造成的大翻浪,这个鱼塘鱼儿的密度很大,就是老板专门养来供客人垂钓的,此刻,那些受了惊吓的鱼儿,正往深水里潜。

    童欣乐他们所站的这个拱桥,是鱼塘最深的地方,据说有三米,要是不会水性的人,在在这里落水没有被人发现的话,淹死是绝对可能的。

    那一刻,邵正谦想到落水的人如果是童欣乐,他刚才隔那么远,要是来迟了该怎么办?

    他真是自责,他怎么就放任童欣乐在距离他这么远的地方呆着,他就该把她带在身边,是他疏忽大意了。

    童欣乐感觉到邵正谦握着她的手在微微用力,甚至他身体都在发颤,她仔细一点儿,就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她紧捏住他的手,倾身上前,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音量说,“我会游泳。”

    邵正谦回头看她,这丫头,居然猜到了他心里的担心。

    这女人,真的是太了解他了。

    他低叹一声,忍不住将人给揽入怀里,“嗯,没受罪就好。”

    童欣乐抿唇笑了下,然后伸手推开他。

    别人都在担心鱼塘里的两个人,他俩却在这儿公然的腻腻歪歪,着实不太好。

    邵正谦也知道她担心什么,毕竟这周围都是他们的同班同学,别人也就无所畏惧了,可这同学的感受,他们还是要在乎一点点的。

    最终,他如她的愿,将人给放开了一点点。

    然后两人一起等待着结果。

    王启在水下发现苏静的时候,苏静人都昏迷了,一直在往下沉,他心慌意乱的游过去,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他造成的水花跟声音都很大。

    哗哗哗,他总算是游到了苏静的身边,此刻的苏静跟那些清醒的等着救援的落水者不一样,他都到她身边了,她都静静的没有反应。

    王启心慌了,他尝试的开口,“苏静?”

    苏静闭着眼睛没说话。

    王启更心急了,他着急的道,“苏静,我马上救你上岸。”

    王启一手托着苏静,然后带着她,往上一顶,浮出水面后,就开始请求帮助,“苏静昏迷了,陈光,来帮忙。”

    王启其实是想求助邵正谦的,可是在开口那一秒,他改了口。

    被叫了名字的陈光二话没说就跳进了鱼塘,帮王启去了。

    此刻,农家乐的老板已经闻讯赶了过来,他农家乐开办了好几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今儿是第一次。

    他真是感叹自己的倒霉,可是那落水者更倒霉,石拱桥那么高桥墩都拦不住,还不会水。

    他能怎么办?

    他冲上前,对着今天买单的邵正谦说道,“老板,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这事,既然是在我场子里发生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老板很实诚,遇事不逃避责任,过来的第一件事就要承担责任。

    这种人,难怪美名远播,生意做的越来越大。

    “嗯,先不急,给最近的镇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来人,开始急救。”邵正谦对老板说道。

    “哎,好。”

    农家乐老板去打电话了,他这里地理位置还算不错,镇医院救护车开到这里,不过也就五分钟。

    苏静被带上岸后,陈光就给人按肺部,苏静的口里溢出了很多水,可是人却依然昏迷不醒。

    王启有点急,对陈光说道,“要不,你给做个人工呼吸?”

    陈光犹豫着,这人昏迷不一定是休克啊。

    王启催他,“陈光,救人要紧,别磨蹭啊。”

    陈光:“……”

    陈光很是无语,他不是磨蹭,而是在分析,也不能因为人陷入昏迷,就所有的急救措施都给轮流的用上吧。

    “你冷静点,她额头上有个大包,如果是这个造成的人昏迷,人工呼吸做了,人也不会醒啊。”陈光指着苏静额头上那块迅速肿起来的大包说道。

    王启:“……”

    王启这才注意到。

    应该是刚才落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石拱桥坚硬的地方给造成的。

    可是这么大的包块肿起来,看着也挺吓人的。

    不知道会不会伤到脑子。

    “王启,苏静的小腿流血了。”胡莉莉提醒道。

    王启这才看到苏静小腿被划了一道口子,她今天穿的热裤,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这道伤口的出现,让人感觉有些触目惊心的。

    救护车这时赶到了。

    苏静被抬上担架送上车后,王启的心也落地了,王启就要跟着救护车上去,被医护人员给拦住,“这位先生,你还是先换套干的衣服吧。”

    王启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都湿透了,他当时太着急了,就来得及脱鞋子,脱完鞋子,他就跳进去了。

    他听从了医护人员的建议。

    今天他已经接受了苏静的告白,他就是苏静的男朋友。

    此刻,他以苏静男朋友的身份,请胡莉莉帮苏静一个忙,陪她走一趟。

    胡莉莉拒绝不了,就上了车,跟着一起去了。

    120救护车一走,农家乐的老板也很有诚意,过来继续跟邵正谦商谈,他先递给邵正谦一支烟,邵正谦拒绝了。

    “这样吧,今天你们三桌的单,我给免了,毕竟你们这边的人也出了大事了,又是在我鱼塘里落水的,另外,我再支付一万块的赔偿,这件事,咱们双方私了,好不好?”老板真的是言辞恳切,语气谦卑,恳求着他们不要追着他不放。

    “呵,你他妈一万块这是打发叫花子呢。”王启冲了过去,一向给同学的形象,都是温文儒雅的他,今儿为了苏静,算是彻底不顾形象了。

    老板见他凶神恶煞的冲过来,他其实也不怂,这件事,他已经拿出了他能拿出来的所有的诚意,他们要是讹诈他的话,那他们就走正常程序,他也不怕。

    “我这是在很诚心的跟你们解决问题呢,我不收你们的饭钱,而且,我这里守鱼塘的人也看到了,落水者是跟你们自己的人起了争执才落水的,所以,我还能做到这样,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们要是讹诈我的话,那我也没招,就走正常程序呗。”

    老板也是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的人,所以该怎么处理,他也懂。

    至于他先想到的私了,无非就是不想让官方封了他的场子而已,当然这种事,也只能封他鱼塘。

    可现在的人没事就喜欢钓钓鱼,他这农家乐最吸引客人的地方,就是他的鱼塘,可是这方圆百里内最大的鱼塘。

    而且鱼的品种是最多的,并且,它的鱼干净,肉也好吃,所以好多人来他这里,首选就是这个。

    他这鱼塘要是封了,他损失的可不止一万块。

    所以,他是出于考虑,给了一万块的经济赔偿。

    “行了,你先走吧。”陈光对老板说道。

    “那这是咱们私下谈好了?”老板喜出望外的问着,“要是谈好了,我马上让财务去拿一万块的现金过来,另外,这位老板刚才刷的钱,我原封不动的退还,如何?”

    “叫你先走,就算要谈,也得等人醒了吧,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陈光无语的道。

    这商人就是这样,人的安还没有他的利益来的重要。

    老板这才悻悻的走了。

    走的时候,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今儿真是倒霉。”

    王启听了冒火的想冲上去大家,让陈光给拦下来了,“行了你,平时跟个秀才,书生一样,今儿是怎么了?”

    王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扭头看向了童欣乐,也顾不得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就朝童欣乐走了过去。

    邵正谦下意识的就站在了童欣乐跟前,将她护在了身后。

    王启见状,那个时候,他也顾不得邵正谦了,直接指着童欣乐问着,“童欣乐,你告诉我,你们之间刚才发生什么了,要让你气得非把她给推下去不可?”

    “你凭什么说苏静是被人推的?”不等童欣乐开口,邵正谦直接反问。

    “呵,没人推,她会自己摔下去?苏静不会游泳这件事,那可是人尽皆知的,班长大人。”王启心痛的低吼。

    看着邵正谦如此冷漠的样子,王启真的替苏静感到不值。

    他一直以为童欣乐天真烂漫,活泼开朗,为人单纯,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事实上,童欣乐是这样一个阴险狡诈,内心恶毒的女人。

    太多同学让她蒙蔽了双眼,童欣乐做的那些事,如果不是苏静告诉他,他完不敢相信,苏静家道中落,竟然是因为两个女孩的争风吃醋,让童欣乐利用家族的力量对苏家下了狠手。

    此刻,受了苏静蛊惑的王启,不管怎么看童欣乐都是不顺眼的。

    邵正谦在他眼里,也是一个为了美色而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亏得他上高中这三年,都是受了苏家的恩惠,否则,哪有现在威风八面的邵医生。

    这些年,邵正谦对苏静的帮助,是偿还苏家的恩德,也是他应该做的。

    然而,这童欣乐一回国,两人就和好了不说,邵正谦甚至还停止了对苏静的帮助,童欣乐这人还真的是太没良心了。

    王启的那话,让童欣乐瞬间豁然开朗,她推开挡在她跟前的邵正谦,“王启,你提醒我了,苏静还真的是自己落水,我没有推她,你爱信不信,总有人会信我的。”

    童欣乐将手臂抬起来,那条白皙的手背上,那片触目惊心的五指抓痕,简直看的人倒抽一口凉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