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自杀(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539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星河湾公园是青云市区比较出名的一座公园,原本它修建在这里,就是为了服务星河湾小区的居民的。

    星河湾的项目,除了邵正谦买的别墅区,还有别墅区对面那一栋栋电梯公寓,还有套房,所以,星河湾这个项目是地产商的大项目,据说是好几个青云市的地产商一起合作,很是成功。

    开盘第一天,各种户型的别墅就被抢购一空。

    电梯公寓以及套房三天内被抢没了。

    事实证明,青云市内可以买得起房子的有钱人还是不少的。

    所以,为了让这些有钱人平时的休闲娱乐项目更为吩咐,开发商精心打造了这座星河湾公园,随着星河湾公园出名后,为了限制人流,业主自然是免费进园游玩的,那些非业主则需要购买门票才能进去。

    白天进园是十块,晚上进园是五块。

    对老百姓来说,还是有点贵的,由此,星河湾公园是唯一一座没有让广场舞给进军侵犯的公园。

    那些喜欢安静的带孩子玩耍的宝妈们,以及喜欢安静散步,聊天的市民们,越来越多的就会选择到星河湾这里来。

    哪怕是给点钱进来,可是也喜欢跟高素质以及比较有公共道德的人待在一起。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样的道理,跟素质高有道德的人聚在一起,自己也会跟他们学到一些修身养性的品质。

    等真正明白后,才知道修身养性不是为了他人,而是为了自己。

    骑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两人到了星河湾门口,星星点点的路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两人将自行车停在门口专门停自行车的地方,停好后,邵正谦去买水,“我去买水,你喝饮料吗?”

    “都说减肥啦,我要一瓶怡宝就好。”

    “嗯。”

    邵正谦买了两瓶怡宝回来,童欣乐站在入口等,两人刷了门禁卡,就这么直接进去了。

    晚上九点多,星河湾的人潮还是很多,但是在这里的人们,不管大人还是孩子,都是不会吵闹的,孩子们也会追逐嬉戏,可是他们会在家长们的带领下去专门供孩子们娱乐的地方,而不是在主干道上肆意乱跑。

    入了园,这里还有情侣自行车出租,就是那种两人一起骑的。

    “要骑吗?”邵正谦拉着人,问着。

    童欣乐停下,老板赶紧热络的劝说着,让他们来一辆,还说不贵,一小时二十块钱。

    确实不贵,可童欣乐不想骑。

    园内有专门的自行车专用道,而她想要去园中央的人工湖看莲花。

    “不骑了,走走吧。”童欣乐对邵正谦道。

    邵正谦自然是宠她的,她不想骑,那就不骑。

    被拒绝了的老板,也不会一直纠缠着不放。

    两人手拉手的去了里面的人工湖,人工湖里,早熟的莲花已经盛开了,粉红色的,特别漂亮。

    两人在里面的亭子坐了下,感受了下从湖面吹过来的凉风,差不多十点二十,两人就离开了公园。

    十一点,是星河湾公园关门的时间。

    骑车二十分钟,两人到了家。

    不知道为什么,童欣乐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在沈燕打过那通电话过后,到现在邵正谦的手机都没有响过,她觉得很奇怪。

    按理说,沈燕没叫动邵正谦,以她疼爱苏静的程度来看,她应该会叫第二次的。

    除非她认为,苏静的闹,确实是不想找邵正谦。

    但是以她对苏静的了解,以苏静的尿性,苏静闹自闭,应该就是为了让邵正谦去看她。

    她总觉得,苏静这人的心理是变态畸形的,她在明知她无法得到邵正谦的爱之后,她还是会想方设法的破坏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

    好像,只要他们之间的相处被她破坏了,她就会非常高兴似的。

    她不理解苏静这样的想法到底是为什么,可是,在她心里,苏静就是这样的人。

    “去洗个澡吧,出一身臭汗,你要吃冰粉吗?”进了屋后,邵正谦问她。

    “这么晚了,别出去买了吧。”童欣乐还记得他上次晚上开车出去撞上人家乔伊姐的事情,虽说上次是他带着情绪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是她现在就是对于他晚上还开车不太放心。

    “不出去,我去厨房给你舀一碗,晓舟教我做的那个,以前在外面吃过,觉得还不错,可是总担心人家做的不卫生,我知道你也爱吃,所以就跟她学了一下。”邵正谦解释。

    “呵,那你俩现在,到底谁是谁的师父啊?”童欣乐故意做出一副酸溜溜的口吻。

    这人笃定她不吃晓舟的醋,在她面前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提晓舟的名字。

    难道他不知道,在女人的心里,任何靠近她喜欢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不管她们是出自什么目的,都是女人的假想敌么?

    “当然我是她师父啦。”邵正谦理所当然的说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还好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终生为夫就好。”童欣乐说完,直接转身走开,咚咚的就跑上楼去了。

    她必须得跑得快,她怕邵正谦反应过来的时候会对她不利。

    就在她跑进房间并锁上门后,邵正谦总算是反应过来童欣乐的意思了,邵正谦很直接的一声暴喝,“童欣乐,你皮痒了,是不是?”

    童欣乐捂嘴偷笑,内心欢乐不已。

    出了一身大汗,童欣乐洗了澡又洗头。

    等她出来的时候,邵正谦在楼下也洗好了,他穿了一条休闲单裤,上身赤裸,她下来问他,“你都洗好了?换下来的衣服呢?”

    “顺手洗了,一会儿带上去晾。”

    “哦,动作还蛮快。”童欣乐揶揄的说道。

    “过来吃冰粉。”邵正谦叫着她,刚才的怒气已经不在了。

    “嗯。”

    童欣乐走过去,一看碗里的晶莹透亮且滑嘟嘟的东西,还真的是街上卖的那种冰粉,她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那入口的顺滑口感,让童欣乐还来不及咽下,就舀了第二口塞嘴里,同时,大拇指朝邵正谦竖着。

    等咽下去后,她赞叹道,“你怎么这么能干啊?”

    邵正谦抿唇笑了一下,也坐下来,吃了一碗。

    “没办法,有个贪吃的老婆,那不得百般武艺,啥都要学,你们女人圈里不是说,要想拴住一个人,就要拴住那人的胃么?我这是照做啊。”邵正谦坦言相告。

    童欣乐幸福甜蜜极了,凑过去,在他脸上重重的啵了一下,“有你这样能干的爸爸,彬彬真是幸福死了。”

    “嗯?关彬彬啥事?你呢?”邵正谦不满,这人,现在要说话,也不直接表达了,而是拐弯抹角起来。

    他不太喜欢。

    “我啊,我已经幸福死了。”童欣乐没两口就吃完了一碗,她端着空空如也的碗,可怜兮兮的问着,“我可以再来一碗么?”

    “吃啊,一大堆呢。不过两碗就可以了,太凉,伤身。”邵正谦又帮她舀了一碗,放上碎花生米,碎山楂粒,还有被他碾碎的奥利奥饼干屑。

    凑在一起,增加了冰粉的口感。

    第二碗也很快被吃掉了,童欣乐还想吃,可触到邵正谦那不认同的目光,她人就怂了。

    只好放弃了。

    吃过冰粉,时间都接近十二点了,两人回房间睡觉。

    一天一夜没亲热了,邵正谦早就想了,灯刚关上,邵正谦的手就探入了童欣乐的裙底,童欣乐没有反抗,知道他憋坏了,自是要随他愿了。

    话说回来,其实她也想了。

    何况,今天的邵正谦对她这么好,她也才发现,原来她选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多才多艺。

    还是天生的热气球呢。

    她以前怎么好处觉得他是一个冰块呢,那些误会他是一个捂不热的人类,简直就是大大的冤枉了他。

    她捡到了一个怎样的宝,她自己心理知道就好。

    她不会公开,否则,在大家误会的情况下,他周边的蝴蝶蜜蜂都已经围了一大堆了,这要是再曝光他的好啊,估计,应付情敌都有够她忙的了。

    今晚的邵正谦有点猴急,前戏做了,她刚来了感觉,邵正谦就要提枪直上,以往都是会让她先爽一次。

    童欣乐有点小抱怨,不过就是凉了他一天一夜么,这人就好像是土行僧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关了好久呢。

    童欣乐抱着他,两人正要紧密贴合的时候,邵正谦的手机响了。

    “操。”邵正谦低咒一声,埋首在童欣乐的颈窝里,继续他的男人事业。

    可是对方真的是锲而不舍,响了好几下,没人接,也没见到对方挂断电话。

    这种事,安安静静没人叨扰的情况下,行房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是一声声的电话铃声在耳畔响,又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这铃声就显得尤为的刺耳。

    总之,童欣乐尝试了下,不去搭理,但是最后,她真的是没法关注。

    她今天一晚上都有些心神不宁的,像是在等待什么宣判似的,可邵正谦的电话一直不曾响过,她这心,莫名其妙的就安定不下来。

    现在,邵正谦的电话终于又一次响了起来,哪怕时隔有点久,可是她的心,却奇迹般的落了下来。

    “接吧。看看是什么事。”电话第二遍响起来的时候,童欣乐劝道。

    邵正谦原本是要去关机的,可童欣乐都这样劝了,他只好起身去接了。

    电话还是沈燕打来的,他一接通,沈燕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闻倾一阵恸哭不止,然后才是沈燕的声音传来,好像她刚才没有注意到电话都被接了一样。

    “正谦,我不管你现在在忙什么,你赶紧过来一趟吧,静静她……她自杀了。”

    沈燕的话刚落,他们的电话还没有结束,他的手机又进来一个来电提示,他将手机拿到眼前来看,是齐卫东打来的。

    苏静自杀这件事,看来,都惊动到他那儿了。

    齐卫东找他,那么,他就是不去都不行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回复了沈燕,邵正谦就把电话给挂了,也没多加安慰沈燕一下。

    随后,他接了齐卫东的电话,关了免提,他刚把手机放在耳边,齐卫东就炸了,“这个苏静她到底中了什么邪?她要给我招惹多少事才算?在我们医院里自杀,她这是疯了吗?不知道我们医院年底的时候要测评的吗?”

    齐卫东也真的是气炸了,才会打电话来,首要关心的不是苏静的生死情况,而是一番质问。

    “不好意思,齐院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我马上就过去看看,您在家里等我消息,我了解了,给您打电话。”邵正谦理亏,所以,他忍耐着齐卫东,让他对他发脾气。

    这要是换了平时,他不见得会这样忍受齐卫东的。

    “我还休息他妈个屁啊,这件事没弄好,我他妈睡得着才怪了,邵正谦,我告诉你啊,这人是你当初给我招进医院的,明天你休假给我取消,就处理这件事,苏静这个人,这次我坚决不留了,简直不知所谓。”

    齐卫东骂骂咧咧的一通,然后狠狠的挂了电话。

    邵正谦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道他这是因为苏静自杀,还是挨了这样的骂。

    齐卫东的嗓门很大,所以,即便邵正谦没开免提,童欣乐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齐卫东是对苏静表达了不满,但是却把所有的怨,都发泄在了邵正谦的身上,邵正谦就这样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童欣乐很心疼他,也想弄清楚苏静到底为了什么想不开要自杀。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童欣乐伸手过来握着他的,明天邵正谦没有休假了,那明天公司的聚会,她只能自己去了。

    好在有陶曼跟秦远翔在,她也不会太辛苦的。

    “不用了,我去看一下,很快就回来。”邵正谦不想她太累,安抚着她。

    而且,医院那种地方,不是什么事,少去微妙。

    另外,苏静自杀这件事,又不是什么好看的事情,童欣乐不去最好。

    “你这样,我不放心,你就让我跟你一道去,我要真扛不住了,就去你办公室的躺椅上将就休息一下就好了,而且,你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我也睡不着,我害怕,习惯了两个人一起睡,一个人就会莫名觉得恐慌,带我去嘛。”童欣乐撒娇道。

    这样的童欣乐,邵正谦哪儿还抗拒得了啊。

    将人搂了过来,在她唇上重重的一吻,妥协的说道,“嗯,换衣服吧。”

    童欣乐赶紧起床,打开衣柜,找了外出服穿,邵正谦一边穿,一边提醒她,“带个披风,再带条长裤装包里。”

    今晚不是他值夜班,所以没有值班室的床可以睡,只能去他办公室的躺椅将就一下。

    童欣乐都听话的带上了。

    十五分钟后,两人出门了。

    童欣乐伸手朝他索要钥匙,“车钥匙给我,我来开。”

    邵正谦看了她一眼,从她狡黠的目光里,读出了她的心思,他伸手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将钥匙递到她手心里,“拿去吧。”

    “嗯,上车。”童欣乐开了车门,直接坐上驾驶室。

    邵正谦开门去了副驾驶。

    童欣乐第一次深夜在马路上开车,车辆不多,她尝试了一次在这样顺畅的路况上开了一次快车。

    开快车的感觉是不错。

    以往,她自己开车,从星河湾到她公司,差不多都要用四十分钟,所以她给自己定的八点四十要到公司,那她八点就要从家里出发。

    今儿,她只用了二十五分钟的时间,就从星河湾开到了市一院。

    到医院门口,童欣乐要去地下停车场,邵正谦让她直接停进去,门诊大楼有停车位。

    保安亭看到是邵正谦,乖乖的给他开了门,他们的车,顺利的开了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