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试试(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97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两人停好车,从车里下来,齐卫东跟齐桑也到了。

    齐桑让她家的司机直接把车停在门口让她下车,齐卫东也依了她。

    父女俩下车后,司机再把车开去停好。

    齐桑一下车,就直接蹦到邵正谦他们跟前去,开口问的却是童欣乐,“乐乐,你也来啦?”

    “嗯,陪他过来看看。”童欣乐点点头。

    毕竟白天的时候,苏静还跟王启一起来参加他们的同学会了呢。

    白天发生了太多事,落水的事件已经闹的够大了,她还因此被王启误会了呢,这晚上,苏静又闹自杀,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怕给被人添麻烦的。

    反正都是随她的心意,使劲作。

    她就没想过,闻倾刚刚好起来,沈燕对她又是这么的疼爱,她要是真的死了,她们俩要怎么办呢?

    以前读书的时候,她也能整出一个失踪来,让他们好一通找。

    这人,要不是她爸,她想,邵正谦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会给她的。

    “赶紧过去吧,不要聊天了,桑桑。”齐卫东上前来,对他们说道,“正谦,你过来下,我们先去下会议室,打电话叫上丁副院长,我们三先研究下。”

    邵正谦瞅了一眼童欣乐,想拒绝,齐桑主动挽上童欣乐,“你去吧,我爸为了这件事,头顶都快急的冒烟了,我带乐乐过去,你放心把她交给我就好。”

    邵正谦点点头,“你跟齐桑先过去,我马上就过来。”

    “好。”童欣乐乖巧的应着。

    齐桑带着童欣乐过去,在决定去抢救室之前,齐桑先打了个电话,得知苏静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现在已经被送回到病房去了。

    齐桑就带着童欣乐直奔住院部了。

    到了病房,主治医生都刚从病房里出来,看到齐桑过来,他走过去,“邵医生跟齐主任呢?”

    “他们先去会议室了,丁副院长呢?我爸让他过去下。”

    “哦,出来的时候没看到,应该人就在行政楼那边吧,那我也先过去了。”主治医生对着齐桑说,又跟童欣乐点了个头。

    “走吧,我陪你进去看看。”齐桑对着童欣乐说。

    童欣乐点点头,就准备进去,此刻,沈燕疲惫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童欣乐,她微微愣了下,她没想到童欣乐会来。

    “妈,正谦让他们领导给叫走了,我先过来看看。”童欣乐对沈燕说道。

    沈燕点点头,“乐乐,你有心了。”

    童欣乐抿唇。

    “你们先进去吧,我去打点水,马上回来。”沈燕嗓子都有些哑了。

    童欣乐点点头,没有去帮沈燕打水。

    两人进了房间,苏静平静且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她的手腕处,用纱布包着,头部也因为才做了开脑手术给包了个严严实实的,到底发生了怎样绝望不堪的事情,让她可以刚从死亡边缘逛了一圈跑回来后,又自己去找死路呢?

    真的就活够了吗?

    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

    看着苏静的模样,童欣乐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想这个女人了。

    沈燕打水很快就回来了,童欣乐没有看到闻倾,她见沈燕真的是太累了,她实在是担心,她会因此而累出病来。

    苏静这边,倒是不需要她跟邵正谦负责,可是沈燕真要是累出个好歹来,她跟邵正谦是必须得照顾她的。

    就算请人照顾,那也是要花心思的。

    “晚上,您要在这里守夜吗?”童欣乐问道。

    “嗯,医生让家属寸步不离的守着,怕她情绪再激动,又想不开。”沈燕点点头,看着此时此刻重新又活过来的苏静后,她这心里还一阵阵的后怕。

    闻倾刚才受了刺激,昏倒了,在隔壁房间,她打电话叫来了小汪,她让小汪守着闻倾,如果闻倾醒过来,她闹的话,她这边也听得见,她如果没闹,小汪会过来叫她。

    但是闻倾那边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那应该是还没有醒过来。

    见童欣乐不是很赞同的模样,她叹口气,“你闻倾阿姨刚才被刺激到了,现在都还昏迷着呢,今天也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注意。”

    “嗯?您的错?您做错了什么?”邵正谦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他推开门进来,正好听见沈燕说的这最后一句话。

    她说是她的错,是她没注意。

    “正谦,你来了。”沈燕见到邵正谦,她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放心多了。

    “您解释下吧。”邵正谦都没开口叫她,他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现在几个当班的护士已经轮流被叫到行政楼那边去问话了,他不想坐在那儿,跟他们一起走官方程序,他想过来了解下具体情况。

    “我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买了点水果过来,老板免费给赠送了一把水果刀,苏静醒来的时候,她什么话都不肯跟我们说,就一个人闷着,我跟你闻倾阿姨怎么劝,她脸上一个反应都没有,后来你闻倾阿姨就问她,她现在是不是就只听你的劝,她没说话,但是她闭上了眼睛,你闻倾阿姨就哭了,她也没求我什么,电话是我给你打的,但是你不愿意过来,你闻倾阿姨就说算了。”

    “然后我跟你闻倾阿姨就出去了,在门外的走廊坐着等,就想着等一会儿进去看看,谁知道,等了差不多半小时,我进去想看看点滴点完了没,就……就看到她用我带过来的那把水果刀割脉了。”

    沈燕说到这儿,直接就泣不成声了。

    余下的话,不用说,邵正谦也能猜到了。

    “那么,这件事,与医护人员没有关系,是家属监管不力,妈,一会儿你跟我去见下院长吧,把这件事说清楚,到时候还得一份声明书。”邵正谦平静的说道。

    “等苏静醒了再说吧,你安排就是了,妈都配合你。”沈燕毫无脾气的说着。

    她真的是累惨了。

    累的什么都不想折腾了,也不想埋怨了。

    哪怕邵正谦一来,问都不问苏静下,还说这些话,她也无力去跟邵正谦争论些什么了。

    苏静想死,她不想活了,让她太受震撼了。

    可这孩子什么都不说,她心里的问题,他们谁都猜不到她是怎么想的。

    “王启呢?他什么时候走的?”邵正谦突然问向沈燕。

    “静静醒来后,就是王启守着她的,我跟你闻倾阿姨才去吃晚饭,等我们回来的时候,王启就说家里有事就走了,他跟静静肯定发生了不愉快,但是不管我们怎么问,静静都不说,还一直赶我们走。”

    沈燕现在都后悔,她怎么就把那一篮水果给留下了呢,里面还有老板附赠的一把刀。

    她实在不敢再去回想之前那一幕,她看到雪白的床单都染了一片殷红后,她觉得她当时的灵魂都要出窍了。

    那一刻,她真的要被吓死了。

    邵正谦也没再问关于王启的事情了。

    “您先去休息下吧,我让齐桑去隔壁的酒店给你开个房间,齐桑是我们医院的同事,你可以放心跟她去,至于换洗的衣服,明天让胡姨给你带过来,您好好休息下,我今天就在医院里住了,这边先交给我。”邵正谦对沈燕说道。

    沈燕微微点点头,她也没办法逞能了。

    她真的好累啊,哪怕是不睡觉,她也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下,不然,她这身体真的吃不消。

    她要是病倒了,需要调养好几个月呢,这还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正谦跟乐乐就要举行婚礼了,她不能有事。

    所以,沈燕这是既听话也配合。

    邵正谦之所以不让童欣乐带沈燕去,那是他不想与她分开。

    齐桑懂,所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她一听到苏静自杀了,她感觉自己没有因为这样而幸灾乐祸,对苏静来说就是最大的仁慈,对于她今天所遭受的,她一点都不同情。

    反而因为她在医院里选择自杀给她爸带来了麻烦,她还很生气。

    苏静这人,做人做事就是从来都不考虑别人,她当初可是走的邵正谦的关系进了他们医院,他们医院今年要面临评估,她不是不知情。

    她知情还这样做,简直就是给他们医院蒙羞。

    她不替他们医院考虑也就罢了,她想要报复她爸扣她年终奖这件事,她也可以理解,但是她就不替邵正谦想想?

    她不是口口声声的说她喜欢邵正谦,没人比得过她对邵正谦的喜欢么?

    她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喜欢邵正谦的?

    齐桑简直觉得窝火极了。

    齐桑带着沈燕走了后,闻倾就醒了,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着护工的手,焦灼的问着,“静静怎么样了?啊,告诉我,静静她怎么样了?”

    “夫人,您别急,苏小姐救过来了,在隔壁的病房里睡着呢,您好好休息吧,放心就好。”护工安抚着闻倾的情绪。

    她不敢让她激动,当然,她说的话也不是在欺骗她。

    的确,苏静被抢过来了,失血太多造成了昏迷眩晕,再加上刚被推出手术室,麻醉也还没退尽。

    一时半会儿估计是醒不过来的。

    “扶我去看看。”闻倾要求道,没看到人,再让她睡觉,她是不会放心的。

    “那我帮您穿鞋。”护工想了下就答应了。

    闻倾点点头。

    在护工的搀扶下,闻倾来到了隔壁的病房,她们推开门,就看到邵正谦跟童欣乐在里面,童欣乐靠在邵正谦的肩膀上,两人相依相偎着,那画面有多甜蜜,就有多刺激人眼球。

    闻倾炸了,推开护工,冲上来,指着邵正谦的鼻子就破口大骂,“邵正谦,你啥意思啊?带着你老婆,在我们静静面前这样亲亲我我算什么?你娶别的女人,我管不着,可是我们家静静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这样糟蹋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童欣乐让闻倾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

    他们怎么了?要让人这样指着鼻子骂?

    她不过是累了,借自己老公的肩膀靠了一下,他们来规规矩矩的,又没有搂搂抱抱,也没有亲亲我我。

    邵正谦相带她去办公室休息的,可是那些挨训的护士还没有回来完,外科有这么多病人,邵正谦没办法调护士过来。

    所以,两人就打算一起先守在这里,等安排好了人再走。

    就这样,让闻倾给说的这么难听?

    这女人,还真是恶霸。

    “我糟蹋她?闻倾阿姨,不是你说的,你女儿是在京城被人糟蹋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栽赃陷害到我身上来了?”

    邵正谦斜眼看向脸上没什么血色的闻倾,凉凉的反问。

    他原本是想看到苏静毕竟刚去鬼门关走了一遭,而对她们稍微和颜悦色点的,可是闻倾这一过来,就是如此兴师问罪的模样,当场就让他反悔了。

    他要对她们和颜悦色,她们三个女人,是不是就要闹翻天了?

    邵正谦这话一出口,闻倾倒抽一口气,她真是没想到邵正谦的心是这样冷,血也是这样冷。

    “邵正谦,你这人还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想当年,你苏叔叔那么帮衬你们家,你就是这样汇报我们的,是不是?”闻倾继续指着邵正谦的鼻子,骂他忘恩负义。

    邵正谦直接伸手将她指过来的手给挥开,“闻倾阿姨现在要跟我算这笔账,是不是?好,那我就跟您好好算算。”

    闻倾:“……”

    闻倾看着邵正谦慢条斯理的模样,差点没被他气得一口老血给喷出来。

    “让你们夫人坐下。”邵正谦对着闻倾身后的护工说道。

    “是的,邵先生。”

    护工扶着闻倾坐下后,邵正谦也就不耽搁时间了,“我是上高一的时候,每个星期,苏叔叔赞助我二百,每个月给我妈五千好了,一年我算52个星期,按三年算吧,也就是三万一千两百块,给我妈的,三年就是十八万,这一共就是二十一万一千两百块,再加上你们给买的东西,三年了,我给算十万,好不好?一共就是三十一万一千两百块,苏静现在那辆红色宝马650ixDrive,市值是一百六十五万,加上前阵子,我妈过户给苏静的房子,又是一百万出头,以及这些年,为你治病,请人工,基本都是我妈在开销,她的钱是我给的,这加在一起,我算您三百万,不贵吧?”

    闻倾哑口无言,脸色也是相当不好看。

    她不是蠢货,当然明白。

    这也是她为什么特别后悔当初干嘛非要瞧不起邵正谦这小子,她还真没想到,距离她身边这么近的穷小子还真的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而他们家竟然家道中落,他们家现在跟邵正谦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而邵正谦的这些话,将她堵得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

    “三百万,跟当初的三十万,我特么为了一个我不愿意接受的恩惠,我偿还十倍,闻倾阿姨,你觉得我还的还不够,是吗?如果我要按照你的要求,不做白眼狼,是不是我应该把我自己的一辈子给搭进去,娶了苏静,是不是?”

    闻倾低着头,“……”

    的确是这样,当初她有多不想苏静嫁给邵正谦,她现在就有多希望邵正谦可以照顾他们苏静一辈子。

    男人跟女人之间,能够照顾一辈子的关系,除了夫妻,再没别的更好的关系了。

    “就算你娶了静静,你也不亏啊,静静是这世界上最爱你的女人。”闻倾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不要脸的说道。

    童欣乐:“!”

    童欣乐听的那叫一个叹为观止啊,这闻倾原来是这么的不要脸。

    以前就见过她训斥邵正谦,然后不让邵正谦坐他们家的车,一副高高在上,一副傲慢无比的模样,其他时候,还真没打过什么交道。

    可是现在听到闻倾如此不要脸,还如此不顾忌她在场,就说他们家的苏静是这世界上最爱邵正谦的女人,这是置她这个正牌妻子于何地?

    童欣乐听的都鼓起掌来了。

    她真的给闻倾鼓掌起来了,闻倾却因此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童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闻倾不止一次听苏静说过,这个世界要是没有童欣乐就好了。

    没有童欣乐,邵正谦就一定是他们家静静的。

    “请叫我邵太太。”童欣乐一本正经的纠正,“我跟正谦复婚了,十月份,我们会举行盛大的婚礼,我们有证,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苏太太,您不会希望我叫您一声闻女士吧?”

    闻倾:“……”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难怪他们家静静不是这女人的对手。

    她从小对苏静的培养,就是要把她培养成高贵典雅的淑女。

    不许像泼妇一样,所以克制了她很多东西,让她在面对童欣乐这样一个对手的时候,苏静好多话都不敢说,也说不出口。

    但是童欣乐不一样,这是一个天怕地不怕的丫头,这是一个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女人。

    “真是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童家,竟然养出这么一个缺乏家教的女儿出来,真是失败。”闻倾白了童欣乐一眼。

    苏静是受到她人为的压制,所以对付不了她,可她不是,她一向泼辣惯了,反正她现在也什么都不是了,她还怕什么。

    老公在监狱里受苦,女儿又躺在病床上受苦,她这颗心,已经如同置身在油锅里煎熬一般了,疼痛难当。

    难道她还要忍这一对年轻夫妻的羞辱吗?

    “呵,童家的教养向来只对人。”童欣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几个字,就将局面给掰过来了。

    闻倾脸色大变,邵正谦嘴角微扬。

    他总算是见识到了童欣乐是如何怨怼别人的,像闻倾这样当初骂的沈燕还不了口,只能抹泪的女人,在童欣乐的面前,一点优势都没有。

    “你居然骂我不是人?”闻倾站起来,她气得暴跳如雷。

    “阿姨,请不要对号入座。”童欣乐淡定的提醒。

    那边的闻倾被气的跳脚,童欣乐坐在邵正谦的身边,还悠哉悠哉的很,邵正谦一副维护的模样,彻底刺激的闻倾红了眼睛。

    “邵正谦,原来你喜欢的就是这种女人啊?一个满嘴粗话,一点教养都没有的女人,你竟然拿她当宝,你眼瞎啊?”

    闻倾说不过童欣乐,只能偏头朝邵正谦怒吼。

    “您今晚是不是想带着您女儿去外面留宿街头?”邵正谦冷冷的反问,此刻,他的眼底,杀气很重。

    闻倾见了都心颤,她从来没有见过邵正谦这样一面,可是这家医院又不是邵正谦开的,而且,她不信他可以只手遮天。

    “你敢?”闻倾双手叉腰。

    “那你再胡说八道一个试试?”

    “……”

    两个人对峙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床上的苏静,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满脸泪痕。

    ------题外话------

    还是解释下,先问个问题,大家都觉得苏静是心机Girl么?

    但是通篇看来,苏静耍的心机,貌似就是改过童欣乐的志愿,以及讨沈燕的欢心而已,她对男女主都没有造成过实际的伤害啊,这次落水,也不是她计划的,她的计划是让所有人看到她的可怜,看到童欣乐的可恶,从而对她心生同情,厌恶童欣乐。

    可是还没有开始,她就被老天给弄到水头去了,那些旧时她忘得很彻底的记忆苏醒了,她是真的一心求死,不是手段,可老天爷不让,让她活下来,继续遭受折磨。

    格子一直虐的都是她,亲们难道没看出来吗?看文仔细点吧,还是格子叙述有问题啊?想哭,肿么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