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勇气(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9197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闻倾愣了半晌,她真没料到,她竟然让邵正谦这么威胁了。

    “好,那邵正谦,你给老娘听好了,我他……”

    “妈,求求您了,给我留点脸,好吗?”突然,房间内传来苏静嘶吼的声音,她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大概哭了不短的时间,嗓子嘶哑得不行。

    闻倾没想到苏静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应该是她嗓门太大了,把沉睡中的苏静都给吵醒了,她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受到了刺激,她说话就容易高喊。

    苏德说过她几次,可是她总是忘掉要改,苏德疼爱她,她不改,苏德也拿她没办法。

    一直放任着她,今天自己也没控制住,吵醒了苏静。

    邵正谦跟童欣乐俩人在苏静房间里亲亲我我是他们不对,但是苏静是昏迷的,看不到所以不会难过。

    可她把苏静吵醒了,让她就这么带着一身的伤,听着邵正谦那些刀子般的话,她身体上的伤可以治愈,可她心上的呢?

    童欣乐也没想到苏静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不管怎么说,苏静现在都是一个极度虚弱的病人,他们不该在她面前跟闻倾起这样的争执。

    “静静,静静啊。”闻倾扑过去,大哭的说道,“你总算是醒过来了,静静啊,你可别吓妈妈了,好不好?如果妈妈好起来,还要接受失去你的话,那妈妈宁愿不要好起来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都忘了,重新开始,好不好?一切都会好的,相信妈妈,啊?”

    苏静抿唇,很努力的朝闻倾扯出了一个笑。

    “嗯,妈,我不会死了,您放心吧,回去休息,我这边没事。”苏静说的很平静,就是嗓音还不太好,让人听了心里发颤。

    “不,妈守着你。”闻倾拒绝离开。

    “妈,我有些话想要跟他们俩说,您在这里不合适。”苏静摇头拒绝让闻倾留下。

    还有个原因就是,闻倾也才刚刚好,她最好不要熬夜。

    闻倾见苏静很坚持,她其实知道她这个女儿很固执的,以前仗着苏德对她的宠,她对女儿也像对对老公那样霸道蛮横。

    苏德又是无条件的哄着苏静,让她多听听她妈妈的。

    那个时候,她的日子过的是相当顺心,老公宠,女儿听话,不叛逆,她觉得这样日子简直太美好了,可她真没想到,就是苏德宠,让她强势霸道惯了,如今把女儿给害惨了。

    现在,她没法再抗拒苏静了,所以她什么都听她的。

    “你跟妈妈保证,你不会再做之前的傻事,妈妈才要走。”闻倾再一次的问着。

    “放心吧,妈,我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我保证。”苏静点点头,“妈,我有点口干,你用棉签给我嘴唇上沾点水。”

    “好,好,好。”闻倾连连点头,照做了后,跟护工离开了病房。

    苏静目送她离开,然后这才面对犀利的盯着她一直在看的邵正谦,她脸色发白,她刚醒过来,其实她身子真的很虚,很弱,脑袋到现在也还阵阵发晕,头顶上的天花板都是晕眩的。

    可是她极力的在控制着这种眩晕感,有些话,她必须此刻跟他们说,要是不说的话,过了今天晚上,她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开口。

    “我替我妈,先向你们道声歉,她这样说你们,也是在维护我,对不起,请你们原谅她吧,她还是一个病人,其实她有恢复一些,但是还没彻底好,我知道,你们心善,不会真的为难一个病人的。”苏静徐徐开口,嘴唇润了点水后,她感觉稍微好了点儿。

    她说这些话,很耗体力,所以,她很慢很慢的在说这些话,一字一句,吐词很清楚的在跟他们说这番话。

    童欣乐不置可否的想着,他们心善,是不会为难一个病人,可闻倾得的是疯狗病,他们难道也该无底线的原谅啊?

    “我知道,你们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是,我是被人强暴了,我很羞愧,上次跳楼,我就该死掉的,死掉了,我就不会再一次又一次的再面临这样的痛苦。”苏静说完,喉咙都哽咽了,只要是女人,都无法接受被强暴这样悲惨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邵正谦跟童欣乐两人很有默契的保持了绝对的缄默,他们就想听听,苏静今晚的‘忏悔’会到哪一步?

    “正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自己忘记了,真的是自己忘记了,要不是这突然的意外,我还真想永远忘记那个噩梦,可是老天对我似乎总是残忍而决绝的,这样的事情要是能忘掉一辈子,该有多好啊,偏偏让我又想起来了,……嗯,想起来也好,想起来这样的丑事,现在,总算是可以彻底断了我对你的痴心妄想。”

    “……”

    童欣乐确实吃惊,她没想到,苏静居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居然能意识到她对邵正谦的想法,其实是痴心妄想。

    有这样的自觉,其实挺好的。

    她也知道,一个人在经历了太多,确实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有些人甚至还会脱胎换骨,但是苏静这人,再经历了这么多,真的会脱胎换骨么?

    她不是不相信她,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想明白这些问题,所用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

    当然,有些人,就是一瞬间成长起来,也有些人,是一瞬间就触动了自己的心,然后就脱胎换骨了。

    或许,只是因为她曾经把苏静当成了对手,所以就特别针对苏静么?

    童欣乐发现自己其实也有人性的缺失,女人的小心眼。

    眼前的苏静,都已经可怜卑微到这个地步了,她说的这些话,也是前所未有的真诚,可她竟然抱着怀疑的态度在审视着她,暗暗的分析着她。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形象真的是很小人,苏静倒成了那个发光点。

    苏静一直低着头,空气中,她不说话,邵正谦跟童欣乐都不说话,苏静也有点尴尬。

    “我知道你们恨我,讨厌我,这次我给医院,给你们带来了这样大的麻烦,我知道,医院肯定是留不下我了,正谦,乐乐,我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原谅我给你们添堵了这么多年,我现在也没脸留在青云市了,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会离开的。带着我妈妈,去小镇上平静度日,我都想好了。”

    “想好了就好,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也算是你的福气了。”苏静说了那么多,总算是得到了邵正谦的一句回复。

    苏静:“……”

    苏静默默的点点头,她知道邵正谦不会留她的,他早就巴不得她离开了。

    现在,她被强暴的事情已经曝光,虽然很多事情不是她所希冀的,但是她还是很清楚,当初,那个时候,她就没想过要跟邵正谦再有牵连了。

    在她心里,邵正谦是一个干净的翩翩少年,她自己脏了,就不奢望了。

    大概是知道自己没资格再对邵正谦做任何有念想的事情,所以她有勇气做出跳下楼的事情来,可是不知道老天爷是帮她还是在害她,让她竟然忘记了她被人强暴的那一段。

    强暴她的人,后来因为她忘记了,面对警方的询问,她矢口否认,再加上,证据不足,那人现在还逍遥自在的京城活的好好的呢。

    她恨,可是她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这么些年过去了,那个人没再来找她,她也觉得是庆幸。

    她不是不懂,这个时候,童欣乐完胜,而老天赏给她的那三年,她还是没能改变什么,这就足以证明,她不认输,也是没用的。

    “嗯。”

    苏静嗯了声,“那你们去休息吧,我也累了,放心吧,我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邵正谦是多讨厌她给他添麻烦啊,当年,她不是故意闹失踪的,结果被他那么严肃的对待。

    是啊,他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他对自己没有心,没有感情,是自己不信邪,是自己一直缠着她,到头来,终是一场空。

    她真的是累了,至少,此刻是真的累了。

    她不想再斗了,她真的斗不赢童欣乐的。

    童欣乐身心干净,还给邵正谦生了个宝贝儿子,她才有资格站在邵正谦的身边,享受邵正谦所有的宠爱。

    这时,护士陆陆续续回来了。

    对于苏静说的那些话,邵正谦并不信,所以,他叫了一个专门的护士过来守着苏静,才带童欣乐离开的。

    离开后,两人直接回了邵正谦的办公室。

    现在时间太晚了,很多事,也要等天亮了才能处理。

    所以,邵正谦抱着她一起躺在躺椅上,躺椅足够宽,说是躺椅,它其实更像是躺椅床,两人一起平躺下来,都是够的,可是邵正谦就是想抱着她。

    天亮了,他走不开,必须留在医院跟齐卫东一起处理这件事,苏静这个人,他早就见识过她的出尔反尔,所以,这人之前说的那些话,他不尽信的。

    当然,他也懒的去反驳。

    苏静到底是怎么想的,那是她的事情。

    她所经历的那些事,也是她自己经历的,与人无关。

    他不会关心,也不想去关心。

    至于,她真的是想通了才说那样的话,还是为了别的什么而说那番话,他没一点儿感觉。

    他不想走进她的世界,也不想她走进他的世界是一样的。

    当然,如果他们俩之间没有苏德的话,那么,就完是路人。

    童欣乐也安静的没有再一直拿苏静的问题与他交谈,两人就这么互相搂抱着彼此,安安静静的互相陪伴。

    翌日。

    童欣乐早早的醒过来,因为昨晚睡姿的缘故,她身体有点僵硬,还有点酸痛。

    她动动手,才从那麻木酸痛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她醒过来,邵正谦本就是浅睡,也跟着醒过来了。

    “不睡了?”邵正谦问。

    “嗯,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就直接过去跟曼曼姐汇合了,你忙吧,我不在你身边,你更好办事,不用牵挂我,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晚上会早点回来的。”童欣乐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嗯。”邵正谦在她身后应着。

    童欣乐想了想,转过身来,握着他的手,“苏静昨晚说的话,如果是真心且真诚的,你打算怎么办?”

    “抹不平苏德对我爸做的那些事,我只能做到,冤有头债有主,至于她嘛,就像我昨晚就跟她说过的,只要她肯,她愿意好好的过日子,那就是她的福气。”邵正谦想了想,认真的说道,然后将童欣乐给搂到身边来,“你同情她了?想让我放过她?”

    “没有,我就是觉得,她都已经遭遇到这人世间对女人来说最为残暴的事情了,我确实……”童欣乐说不下去了,想到将来就算苏德出狱了,苏静迟早也要面临家破人散的结局,她觉得,惩罚够了。

    好吧,她是改变不了自己心善,但是苏静其实也算不得十恶不赦之人,她或许压根就不知道,她父亲做了伤害邵正谦父亲的事情来。

    否则,她老早就不敢对邵正谦心存妄想了。

    邵正谦知道她说的是苏静被强暴的事情,女人对于强暴这件事,的确是深恶痛绝,哪怕这件事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身为女同胞,对这种事情都是同仇敌忾的。

    这种事情,就好比是挖人祖坟一样,足以引发女同胞的公愤。

    他摸了摸她的头,“乐乐,有时候太过好心,对自己不利。”

    童欣乐叹口气,“我只是就事论事。”

    她也知道,邵正谦这话的意思是在提醒她,苏静有那样一对父母,那么,苏静的基因就是不好的。

    一个人一旦基因不好,从医学理论上来说,这个人变禽兽的几率就要比那些基因好的人变禽兽的几率大。

    当然不是说,所有的禽兽以及坏人,都是基因不好的人。

    也有好基因而变坏的人,不然,那些高级犯罪分子,又是从何而来呢?

    邵正谦这样暗示她,也是基于他在医学领域的研究。

    “嗯,你放心吧,我不傻。”童欣乐点点头,她是乖宝宝,也是听教的人。

    “没说你傻,怎么办,你还没有走,我就开始想你了,你们公司的人会不会因为我没去,而故意为难你啊?”邵正谦担心她一个人去应酬那么多人,会遭到刁难。

    白领们平日里的工作枯燥乏味,短暂的休闲时光,她们都会比较珍惜,最喜欢的就是八卦跟为难人了。

    “不会,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再说了,不熟的人,也不会刁难我的,熟悉的人,他们就算刁难我,也会有分寸,不管怎么说,我大小也算是个领导啊,他们不想过好日子啦?”

    “那就好,还是希望你辞职,回童家干,你这一身的本事跟能力,给别人打工浪费了。”

    “呵,嗯,我也想好了,辞职报告都写了,等过段时间就交上去,这次,公司领导应该不会为难我的。”童欣乐都想好了,她第一次打辞职报告,是因为家里出事了,然后公司领导这心里也没准备,她手上又刚好有项目在。

    现在,她的权利被架空了,这说明公司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了。

    那边项目一旦完成,那她就没什么作用了。

    公司不开口,是在等她开口,毕竟她主动辞职,跟公司主动解聘,这事后的流程都是不一样的。

    “好,有计划就行,走吧,我送你出去。”再不舍,还是要到暂时分开的时候,邵正谦起身,拉着童欣乐一起起来。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的。”现在七点不到,前后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可是童欣乐觉得一点都不困。

    “我去外面买点早餐来吃,走吧。”邵正谦不依,拉着她就走。

    童欣乐也就不再抗拒了。

    ------题外话------

    格子是怕了你们了,先解释下,苏静此刻的忏悔是真的忏悔,只不过后面做好的决定,又让人给动摇了而已。

    不管再坏的女人,只要不是心甘情愿去做鸡那种职业,被羞辱玷污,大概都会觉得天都塌了吧。

    所以,她的自杀,不是作秀!不是筹划!

    好了,格子去继续存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