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暂别(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210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早上八点,青云市王家。

    王启酒醒后回家,王启拖着满身的酒味回到家,神情颓废。

    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王启回来,他们也几乎是一夜都没有安睡,早上六点不到,就起来了,王母做了早餐,王父都没心情吃。

    王母也没有心情去买菜,老两口就坐在客厅里等。

    八点的时候,他们家的门锁终于有人拿钥匙打开进来了。

    进来的时候,王启一夜未退的酒味,直接扑鼻而来,两两口面面相觑一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张口了。

    这人,昨天不还兴高采烈的去参加同学会的吗?

    怎么现在如此颓废的跑回来啊?

    这些日子,王母旁敲侧击的一番试探,总算是闹明白了,他们这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优秀儿子,一直推三阻四的不肯去相亲,其实就是因为人家有喜欢的女孩子。

    还是他们以前读书那会儿的同班同学呢。

    其实他们老两口也是挺开明的父母,不管儿子喜欢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喜欢的人就好,可以领回来让他们瞧上一瞧,也让他们放个心就好了。

    那天在疗养院,王启说遇上同学了,要去帮忙,王母就知道了,那天偶遇的那个女孩子啊,就是他们王家未来的儿媳妇儿。

    远远的看了一眼,她对那女孩还挺满意的。

    看上去,蛮知书达理的,而且,懂时尚,年纪轻轻的还特别能干,开的车比他们家儿子的还要好。

    后来,王启说起来的时候,王母才知道,原来那个女孩,就是王启上学时,他们班的那个富家千金了。

    难怪能开那么好的车,而且气质还那般好。

    两口子商量过,女孩子家世好,不一定看得上他们这样普通的人家,王母也曾试过劝王启不要去想别人了,毕竟她认为两家不是那么的门当户对。

    不般配的婚姻啊,极少数能走到最后的。

    结果王启说那女孩家道中落了,父亲遇上事了,母亲又生病了,总之没他们想的那么好,反正听来听去,王启也没说是追还是不追。

    他们也不好意思问,可王母毕竟是生了王启,从小又对王启尽心尽力的照顾,王启有什么心事也都瞒不过她。

    所以,她几乎是猜透了王启的心思。

    他喜欢人家女孩,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儿子喜欢却不去追。

    他昨天去参加同学会的时候,她还提醒他一句,说他要真的喜欢的话,不妨试一试,不管怎么样,跟人家女孩表白下,又不会少块肉。

    有个结果,心里踏实,总比他这样悬着好。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这青春年华啊,都是无比宝贵的。

    “你怎么喝这么多啊?”王父忍不住斥责,他是一个普通中学的历史老师,对王启的要求,从小就比较严苛。

    这孩子的生活一直都中规中矩的,他们亲戚都说,他把孩子教育的很好。

    孩子成年后,他这个严父也改了很多,他们俩父子也是会经常一起交流的。

    王启会喝酒,但是都是在一些特定场合才会,像今天这样满身酒味的跑回来,这在他们家里还是头一遭。

    “到底怎么了?”王母就要温柔许多,她更担心儿子的身体跟心理。

    “我没事,就是多喝了点儿酒,我回房间睡一觉就好了。”王启扯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着父母说话。

    此刻,他的心就跟撕裂了一样。

    苏静的家庭出现那样大的变故,父亲做出那样违法的事情,她有什么好牛逼的啊,他都不嫌弃她了,刚一知道,她被人强暴后,他也很难接受。

    他挣扎了好久,好久,想到苏静死里逃生回来,他想,只要苏静将来跟他好好的过日子就行,他就不介意她。

    毕竟,那不是她自愿的。

    一个女孩子,平白无故的遭受了这样的委屈,如果一个男人因为这样就嫌弃她的话,那这个男人,他都瞧不上。

    所以,他觉得自己接受了,他简直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猜想的是,苏静醒过来看到他,在得知他知晓一切后,一定会倍受感动的。

    可他哪里就知道,苏静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遣走了沈燕跟闻倾,说是有单独的话要跟他说。

    结果那两个人走了后,苏静就告诉他要分手。

    从他们在一起,到那一刻分手,他们在一起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白天两人才那么高调的在同学面前牵手,晚上,她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宣判了他的死刑。

    他当时真的是气急了,他高声的指责她没良心,说她不过是一个被男人糟蹋了的破鞋,反正他记得,他当时一听苏静说要分手,就口不择言了。

    两个人闹了个特别不愉快,他也是有尊严的人,他离开了苏静的病房,他也就想通了,苏静这样的女人,他竟然为了她神魂颠倒到这个地步。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又可悲,还可叹。

    而且,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可笑了。

    他为了苏静无意落水一事,苛责童欣乐,而在这之前,邵正谦他们在得知他喜欢苏静的时候,邵正谦就苏静家的事情还间接的劝过他来着。

    可他后来到底是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

    现在闹成这样,他以后还怎么去参加同学会,诬陷童欣乐这样的一顶大帽子,杨真真是生生的给扣在了他的脑门上。

    他还为此得罪了邵正谦。

    那他在同学面前如何立足。

    偏偏,苏静这边,又直接的给他晾在了这里。

    他不生气才怪咧。

    “等一下,你妈跟我说,你喜欢的是你们班的女同学,是不是啊?你跟她商量看看,看看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吃顿饭,也让我跟你妈见见人家,你说呢?”

    “没有这回事啊,你俩都别瞎想了。”王启口气不是很好,他一点儿都不想跟父母说苏静的事情。

    “怎么就没这回事啊?是不是表白失败了,你这跑出去喝酒了啊?”王母可不肯让他就这样蒙混过关。

    王启看了一眼王母,“好了,别这么吵了,这件事就此揭过,不要提了。”

    “你真被拒绝了啊?”王母瞅了一眼自己儿子如此丧的表情,心中也有数了,她这人也是口无遮拦,心里知道不算,嘴上还要说出来。

    “难道我不可以拒绝她么?非得人家拒绝我?妈,你是觉得你儿子这么没出息?”不想再多说,王启闪身进了房间,将门砰的一声用力关上了。

    二老:“……”

    还是王父先开口,“行了,你这儿子先别管他了,我们去买菜去。”

    王母点点头,叹了口气。

    在她心里,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

    市一院。

    苏静一整晚都没有睡,她想了好多问题,从不甘心到最后的无奈的放弃,她走了一段很艰辛的历程。

    到最后,她最终认清了现实,齐桑都比她好,人家齐桑面对童欣乐的时候,都是心服口服的认输。

    她要不认,就真的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一整晚,她想了好多从前发生的事情,好像这是她头一次正视了,邵正谦对自己,真的是一点暧昧情愫都没有的。

    高中两人一起吃饭,其实都是她跟着他,他不拒绝而已。

    吃饭的时候,程也是无交流。

    他们的关系,压根就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跟别人以为的那么亲密。

    那些假象,她自己维持的都很辛苦。

    兴许是太累了,天空泛白之际,她蓦地困了,然后睡着了。

    闻倾过来的时候,苏静还在睡着,模样很安详。

    闻倾看着苏静沉睡的脸,欣慰极了。

    只要苏静不要一心求死,她才会放心。

    至于以后,等苏德出来了,他们俩再慢慢谋划怎么对付邵正谦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沈燕带来了早餐,闻倾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想到邵正谦昨天怨怼她的那个态度,还有他所说的那些话,真的是太令人生气了。

    人情债跟欠债还钱能一样吗?

    算的那么清楚。

    要知道,邵正谦跟沈燕,还有他的那个奶奶在他高中时期,日子过得相当清贫,他们帮衬他,即便钱给的是不多,但是那是一份永远都还不完的人情债啊。

    又不是借钱给他的欠债。

    这人,竟然好意思说,给了苏静一辆车,一辆小套房就足以把之前所欠的债都给还完了?

    人情债有这么容易还的吗?

    “怎么了?闻倾,早上起来脸色就不好,昨天晚上还顺利吧?”沈燕并不知晓她昨天走后,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你那个儿子啊,算了,不说他了,说出来我都一肚子火。”闻倾手指都指了起来,她是真的很想好好说道说道邵正谦的不是,但是她又仔细的想了下,邵正谦其实并不是很给沈燕面子,所以,她的那些抱怨,跟沈燕说,似乎也没什么作用啊。

    “他跟乐乐昨天惹你生气了?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吧,我相信他们都是无心的。”沈燕试图帮邵正谦说说话。

    “得了,又不是你亲儿子,你倒还护得紧。”闻倾无语的说道。

    沈燕当时生了苏静大出血,以后不能怀孕这件事,医生跟他们说了,所以苏德多付了些钱给她,算作是精神赔偿。

    后来在青云市偶遇他们一家,她才知道沈燕这是在给人当便宜妈妈来着,所以,后来,两家接触了起来,她对沈燕一直都瞧不上的。

    可这沈燕的命是真好,邵正谦对她是真的好。

    “他的确不是,但是胜似我亲儿子。”沈燕也没将闻倾的话放在心上。

    两人说了一会儿的话,苏静都还没有醒。

    沈燕有些担心的问着,“静静还没有醒吗?”

    邵正谦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

    他身边跟着的是一直跟他做搭档的齐桑,她是外科护士长,邵正谦是外科的主任,所以两人一起出现在这里也是合情合理。

    两人到了门口也没直接进去,等到昨天的替苏静做手术的主治医生一起汇合后,几个人鱼贯而入,替苏静做基本检查。

    苏静也被吵醒了。

    检查做完,没什么事了,一行人就这么走了。

    从始至终,邵正谦都没有跟他们多说一个字。

    闻倾看着邵正谦的冷漠,冷哼了声,“你还真是会教,教了这么一个冷血又无情的好儿子。”

    “妈,别这么说干妈。”苏静对闻倾说道。

    她也想好了,以后叫沈燕就叫干妈,不然,两个人都叫妈,她们到底要怎么应也不知道。

    沈燕默默同意了这个新称呼。

    两个妈照顾着苏静吃早餐,苏静等待着接下来要迎接她的所有的一切。

    她也在想,到底要怎么跟闻倾说这件事。

    *

    鑫乐娱乐会所。

    童欣乐过去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陶曼跟秦远翔也都早早的到了,陶曼身为分公司的最高领导,自然由她先暂代童欣乐主持大局。

    陶曼是在童欣乐出发的时候,才知道邵正谦在医院临时有急事不能来了。

    陶曼也是理解,医生的突发状况就是比较多,说的好像是轮休制度的,可是一旦真的有发生什么急事,或者非要某个医生不可的时候,那个医生,就必须立即赶到。

    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都在服务的。

    毕竟,谁都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来。

    陶曼理解了,公司上上下下也都理解,何况,单也是人家买的,人家去没享受到,他们享受了,有什么好抱怨的。

    有陶曼在,童欣乐自然不会感受到什么苛责的。

    确实也不是故意而为之的。

    秦远翔今天过来是以陶曼家属的身份过来的,他就挪出了半天的时间,他肯过来,也是为了当面跟童欣乐说件事,也想跟邵正谦解释下。

    谁曾想,邵正谦今天有事不能来了。

    所以,童欣乐去打过招呼后,就让秦远翔给叫走了。

    秦远翔对她还是很贴心,并且观察很入微,他看到她的脸色很不好,哪怕上了妆遮掩,但是一个人精神状态是好还是不好,化妆并不能遮掩多少的。

    “喝杯咖啡提提神。”秦远翔给她倒了一杯热咖啡,他让服务员送来的。

    “嗯,谢谢你,小翔哥。”童欣乐接过来,笑了下。

    一杯咖啡,她几口就喝完了。

    “不客气。”秦远翔低着头,“叫你过来,是想让你休息下的,那些人,你曼曼姐会帮你照应,反正她说白吃你跟邵医生的,自然就要帮你出力。”

    童欣乐抿唇笑,“嗯,曼曼姐人真不错,她家催婚也急,你家催你也是,话说,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昨天一天过的简直惊心动魄,也累的慌。

    所以,童欣乐今天是想过一天无比舒适的一天的,主动提及一些令人轻松且会感到心情很好的话题。

    “呵呵,你这是自己幸福了,也想别人跟你一起幸福啊?”秦远翔抬头看她,这丫头,是真的得到幸福了吧?

    看来,他确实也该按她的心意,好好的谋划下他跟别的女人的未来了。

    “对啊,你跟慢慢姐都是我朋友,我自然也是关心你们的。”童欣乐笑着说。

    “嗯,那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说了,你要跟我一起回趟H国,当初的项目出了点问题,目前来看,还比较棘手呢。”秦远翔眉眼里都是担忧。

    其实与他们合作的第三方合作伙伴催的很急,DR也一直想让他们俩早点去一趟,但是他想到童欣乐跟邵正谦刚复合,就面临分别不太好。

    所以他一直拖着,可事情到了今天,确实也拖不下去了。

    “什么问题啊?”童欣乐蹙眉,她不想离开国内,而且,她真的是打算辞职了。

    之前那项目妥妥的按合约进行了就成,没她什么事了。

    可这会儿又出了问题,她也是烦躁的很。

    “文森集团想要撤资,可再具体的,他们一定要我们到场后才肯说。”秦远翔就只知道这么多,反正很多问题都是因为文森集团要撤资引发的。

    因为文森集团要撤资,那就是他们单方面的要解约,本来都开展起来的项目就也被搁浅了,暂时停工了。

    这个项目是童欣乐负责,这个项目要是完成不了,那她辞职就会有点问题。

    “要多久啊?”童欣乐蹙眉,她不想去,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不得不去了。

    “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半个月吧,看来,你要跟你家的邵医生要暂别几天了。”秦远翔也知道她舍不得邵正谦。

    “嗯,那就赶紧订票吧。”童欣乐想了想,做出了决定。

    “你不跟你家邵医生商量商量么?”秦远翔打趣道。

    “不用,你先订票吧,我回头通知他一声就行。”童欣乐摇头。

    其实先离开这里一下也挺好,昨天发生太多烦心事,她也不想去面对苏静的问题。

    她在这里,说不定还得被迫每天去苏静的病房给报道一下呢。

    不然,沈燕大概又会觉得她做法不对了吧。

    “嗯,那我订明天上午的,你今天晚上回家好好休息下。”见她决定了,秦远翔也不拖延,打电话让助理订票。

    童欣乐在他打完电话后,“曼曼姐呢?”

    “她要上班啊,干什么?现在跟我一起,你会觉得不自在啊?”秦远翔扭头反问,他们之间,就算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辈子也成不了夫妻了,可是以他们两家的关系,他还是她的小翔哥啊,可以一辈子关心她的那种。

    “怎么会,就是问下。”童欣乐白了她一眼。

    今天的公司聚会对比起昨天的同学会,真的是简单多了,也愉悦了很多。

    主要是还有她办公室外的那一对活宝。

    再说了,他们公司的大多都是年轻人,又是时下最赶潮流,最爱聊八卦的年轻人。

    所以在一起,那是话题轻松又幽默。

    这一上午,童欣乐的时间都过的很快。

    快到中午的时候,邵正谦忙里偷闲给童欣乐打了一个电话问她这边的情况,童欣乐说挺好,让他别担心,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就行。

    邵正谦嗯了声。

    他就是担心童欣乐这边会被她公司同事给刁难就不好了。

    这下听童欣乐的轻松欢快的语气,不像是装的,他也就能彻底踏实下来了。

    童欣乐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她明天要去H国的事情,“正谦,明天我要回DR的总部一趟,之前的项目,有个合作方出现了问题,所以我跟小翔哥要立刻赶过去处理这件事,所以,我们俩要暂别下了,短则七天,长的话要小半月,明天就出发,我先跟你说下。”

    邵正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