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惊喜(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574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十天,就这样一晃而过。

    可对童欣乐跟邵正谦两个对彼此都有着很强烈思念的人,还是觉得这十天过的十分漫长。

    十天的时间,足以让两人充分的解决完他们各自要面对的麻烦事。

    在这十天里,邵正谦跟童欣乐两人各自忙碌的事情都很顺利。

    童欣乐跟秦远翔一起完美的解决了第三方突然撤资的举动,三个公司的合作变成跟秦氏跟DR的合作,投入增加了,但是利润分成的比例也提高了许多,DR的老总非常满意。

    童欣乐在他们的庆功宴上,也不怕扫大家的兴,直接提出自己要辞职的事情,这一次,她的理由充分,因为她要结婚了。

    在DR的人文关照下,领导级别的员工的婚假都比较长,加上蜜月可以长达三个月的假期。

    所以,童欣乐的意思是,她不要这三个月的假期,她直接辞职,这样,双方都好。

    这一次,DR的老总也就没反对了。

    青云市分公司那边的负责人又是陶曼,辞职这件事,不会有人加以为难她的。

    所以,得到老总的首肯后,童欣乐就知道,这件事就这么顺利通过了。

    她很高兴。

    庆功宴结束后回到酒店,童欣乐就把这个好消息,分别以电话的方式,告知了邵正谦以及她大哥。

    邵正谦自然是高兴,辞职后,童欣乐就在童氏上班,那什么时候有空,都是可以的。

    相对的,童欣乐可以得到的自由更多。

    童嘉晟也是高兴的,自家的妹妹当然是该在自己家的企业里上班,童嘉晟承诺,等她回来,结完婚度完蜜月,再去上班。

    童欣乐自嘲的说着自己接下来要过好几个月的米虫生活了。

    咱们的邵医生二话没说,就说他养着这只米虫。

    说完了童欣乐自己的事,童欣乐也让邵正谦说下他那边发生的事情,主要她也想知道,苏静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邵正谦自然是什么都说了。

    苏静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就出院了。

    身为医务人员,她做出这种损害医院名声的事情来,齐卫东自然是不会留她了,所以,苏静主动辞职了,然后医院给了她一笔不菲的补偿金。

    甚至齐卫东还给她介绍了一家医院,是个镇医院,以苏静的医术跟学历,去镇医院是有些委屈,但是她的事情在医疗界传开了,所以,市区是不会有任何一家医院接收她的。

    奇迹的是,苏静没有反驳。

    原本沈燕要给苏静在市区买栋别墅的事情,也因为苏静的辞职给搁浅了。

    苏静拿了医院的钱,就直接去了齐卫东介绍的那家医院的小镇上,带着闻倾,沈燕不放心她们娘俩,也就跟着去了。

    沈燕还把胡妈跟小汪也带过去帮忙了,至今没有回来。

    至于苏静他们在那边的情况,邵正谦没有去做过了解,也不想了解,所以就不清楚了。

    “她居然真的舍得离开你啊?”听完邵正谦所说,童欣乐无限感慨的说着。

    “童欣乐,你这话啥意思?”邵正谦拔高音量,不满的问着。

    在他看来,只要苏静带着闻倾在小镇上好好的生活,工作,到时候苏德一出来,他只对付苏德,这娘俩,他可以看在她们是女人的份上不计较。

    至于苏德,他必须得走邵天走过的路。

    邵天是怎么死的,他就得怎么死。

    “字面上的意思啊,你可是高考状元啊,这都理解不了?”仗着天高皇帝远的,童欣乐笃定了,邵正谦拿她没办法,她心情极为愉悦的在床上翻来翻去的。

    “呵,童欣乐,你是觉得我抓不到你,你就可以翻天了,是吧?”邵正谦冷哼,总算是明白了童欣乐这口无遮拦的缘由从哪儿来了。

    “对啊,对啊,要不,你来抓我啊。”童欣乐此刻牛掰的很。

    “呵——”邵正谦低哼,然后一针见血的说道,“童童,想我了就明说,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想你了,但是,我请假太多,老齐真的是发威了,他不准我请假了,说是我在婚假前再请假的话,天数就从婚假里扣,绝吧?”

    “嗯,是挺绝的,还挺歹毒呢。”童欣乐附和着,可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邵正谦凭什么以为,她就是很想他呢,“你转移了话题,可是我还是想说,我不想你,真的不想你,这边很凉爽,我就回去办一个辞职手续就可以了,所以,我打算在这边多玩几天,以前关系好的几个朋友还要聚聚,所以,我不能如期回去了,抱歉啊。”

    邵正谦:“……”

    邵正谦真是被童欣乐给气得,挠心挠肺的,这丫头啊,真的是变得心硬了。

    他日日夜夜的,每天想她想的都快疯了,这丫头倒好,竟然说不想他,还真的不想他呢。

    “多玩几天是几天?”邵正谦屏住气息的问着,他真怕自己年纪大了,经受不住太厉害的折腾。

    “看情况吧,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上班吧。”童欣乐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不想他,所以硬逼着自己挂电话。

    挂了电话后,听了邵正谦的声音,童欣乐才知道,原来思念,早就跟长了翅膀一样,疯狂的想念着他。

    好吧,嘴硬的结果就是,这个苦果得自己尝。

    可她确实是没欺骗邵正谦的,确实她在这边还有几餐应酬,是以前的老朋友。

    之前就说好了的,她总不至于为了想男人,就把这些朋友都给忘了吧,那她也太没良心了,关键是好多都是以前帮了她不少忙的人。

    所以,没办法,再想也只能忍着。

    秦远翔今天晚上的飞机回M国,说是回家有点事,他母亲听说她也来了,让秦远翔带她一起回去,让童欣乐给拒绝了。

    然而,秦远翔一走,她才想到,M国之行,怕是避不了的,估计她小舅舅的追魂电话就会打来。

    这不,刚跟邵正谦聊天,她小舅舅杨景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小舅舅。”接电话的那一刻,童欣乐主动喊着。

    “呵,办事都不到小舅舅家来一趟的?”杨景云冷冷的问着,那声音蕴藏了太多不明的情愫。

    “不是啊,我这里还有几个朋友要见,等见完他们,我就会飞过来的。”童欣乐赶紧言不由衷的解释。

    她的计划是,见完了这边的朋友,就直接赶回去了。

    可现在让小舅舅给逮着了,她避无可避,只能赶过去看看他们,否则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这还差不多,你小舅妈等着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呢,对了,问问正谦,他能不能请假,要能请几天假,也让他过来玩玩。”杨景云提醒道。

    童欣乐内心酸涩的很,她还想这样呢,可是邵正谦都说了,齐卫东不让他请假的。

    不然他们的婚假就得缩短,这样的话,有点得不偿失啊。

    她宁愿邵正谦的婚假长点。

    她都想好了,婚假的时候,要去看看世界,虽然她走的地方已经够多了,但是那些地方,都是她一个人走的,她想跟邵正谦一起再走一遍。

    世界如此之大,她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呢。

    有邵正谦陪着,在正当年华的时候,就去看看这个世界,也是挺美的,当然,年老的时候再去看,也是可以的。

    可是,她对自己的养老也是计划好了,年老的时候,她就不想走了,跟邵正谦一起,住在他们的房子里,前庭种葡萄,草莓等水果,后院种新鲜的蔬菜,再养养鸡鸭,给他们的孩子,吃他们自己亲手种的绿色的健康的蔬菜瓜果。

    其实最平淡的你挑水来我浇菜的生活,是最幸福绵长的。

    收回飘散远去的思绪,杨景云又跟她说了几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童欣乐重新将自己倒在酒店内柔软的大床上,她也知道自己想的有点远,但是人想远点也没什么。

    今天的童欣乐,确实有点招人惦记啊。

    跟杨景云讲完电话,她的手机又在开始震动了,是邵正谦发来的微信,“我们该拍婚纱了,所以,你要早点回来。”

    “你确定你有假期可以让我们去拍婚纱照么?”童欣乐秒回。

    紧跟着邵正谦就回复,“当然,我非常确定的。”

    随后,又进来一条,“拍婚纱照很重要的,(龇牙笑)。”

    这人,居然还用上表情来了呢。

    童欣乐见他这次如此重视,心里自然是满意的,“嗯,那影楼你先找吧,我回来咱们就去拍。对了,时间可能还得延后,我要去看下小舅舅跟小舅妈。”

    邵正谦:“……”

    邵正谦表示真的需要内心强大,才能接受童欣乐随时随地都可能带给他的暴击。

    童欣乐知道他郁闷,所以,坦诚了自己也很想他的话,“其实,我也很想你,我的计划是跟朋友聚完,我就直接回来的,可是被小舅舅逮到了,不去的话,不太好,所以……”

    邵正谦依然没回复,童欣乐继续耐心的安抚着,“小舅舅还让你去玩几天呢,你这不是请不到假么。不能怪我啊。”

    童欣乐见邵正谦似乎这是铁了心不回复,也就懒得哄了,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洗澡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邵正谦在那边给她准备惊喜呢。

    准备的差不多了后,邵正谦这才看到童欣乐发来的几条未读微信,他看了以后,抿唇笑了,回复了三个字,“嗯,晚安。”

    童欣乐洗碗澡出来看到,就是这没啥感情的结束语,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赌气的连晚安都没有回,把手机扔柜子上充电,就去吹头发,然后睡觉了。

    接下来三天,她就开始跟朋友聚会了,基本上都是疯狂一天才会回来。

    回来的时候都是晚上了,而这三天,邵正谦好像很忙。

    总之,他们俩都没怎么联系。

    主要是邵正谦不主动,童欣乐也赌气的不想主动。

    就这样,两人就这么坚持着,童欣乐都不知道,他们好像就这么闹上矛盾了。

    距离他们和好都还没有一个月吧?

    好吧,这两人面都没见到,反而冒矛盾起来了。

    童欣乐打电话叫了客房服务,她晚上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有点饿了,所以,她叫了意面跟水果沙拉,让客服给送到房间里来,她懒得不想去餐厅那边吃。

    “好的。”前台小姐应道,随后,前台又问她,“童小姐,打扰下,我们想问下,秦先生他还会回来住么?他之前退房的时候,说给他留三天的,今天就是第三天,正好,我们又接到预定了,预定的房号就是秦先生的房间,您隔壁,我们试图联系秦先生,但是秦先生的电话一直没打通,所以想问问您,您有其他方式能够联系到秦先生吗?可以的话,帮我们问问。”

    童欣乐想了想,她都要去M国了,秦远翔应该不会再过来了吧。

    “你们接受预定就好了,不用问了,他应该是不需要了。”童欣乐直接说道。

    “好的,谢谢童小姐,您好好休息。”前台挂了电话。

    十五分钟后,童欣乐要的意面跟水果沙拉都送到了。

    吃过了东西,童欣乐的心情稍微舒缓了点儿。

    她明天的安排是去中介,撤销卖房子的消息,然后把钥匙给拿回来,没其他的事情,她后天就飞M国。

    到了睡觉的时间,童欣乐看了下手机,没来电显示,也没短信,没微信的,啥消息都没有,童欣乐实在是忍不住了,还是给邵正谦去了一个电话。

    然而,邵正谦竟然把手机都给关了。

    这个邵混蛋。

    童欣乐暗骂,气急了。

    她不过就是晚回去几天而已嘛,这人至于气成这样,一连几天理都不理她?

    好样的,真有种,等她回去了,她就回娘家去住,有本事,别去接她。

    童欣乐赌气的想着。

    她倒在床上,用蚕丝被蒙着头,逼迫自己睡觉。

    翌日。

    她恍惚的听到有门铃在响,可是秦远翔又没住在隔壁,她在这酒店又不认识人,谁会这么一大早的跑来按她门铃啊?

    客房服务也不至于扰人清梦啊。

    难不成,秦远翔这是知道了自己要住的房间被人给预定了,又跑回来了吧?

    门铃一直在响。

    童欣乐被打扰了睡觉,心情不爽,她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朝着门口喊,“来了,别按了,吵死人了。”

    童欣乐用着Z文在说。

    可奇迹的是,门外的人,还真的不按了。

    耳边,总算是清净了,这安静的世界,让人感到也特别的舒服。

    童欣乐穿着拖鞋下床,先去简单的洗了个脸,然后梳了头,又套了一件外套,这才去开门。

    门外,一束大概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凑在一起的花束将站在门口的人的上半身都给遮挡了,而且,她的这扇门,也被挤得满满的。

    “这是?你是谁啊?”童欣乐下意识的觉得有人这是送花送错了,怎么会送到她房间里来?

    “送您的话。”那人在花束的后面说着。

    童欣乐皱眉,“不是,你知道我叫什么吗?谁送我花啊,我在这里,又不认识谁。”

    还送玫瑰,这是有病么?

    童欣乐想念在青云市,每天上班的时候,都能收到邵正谦送她的九十九朵玫瑰花,十几天没见面了,他已经欠了她上千朵玫瑰花呢。

    欠她这么多债,那该死的还不肯理人,真是惯的他脾气这么横。

    “知道啊,这花就是送给你的,我最爱的宝贝。”花束突然被人往下压,邵正谦的脸,就这么突兀又帅气的出现在童欣乐的眼前,他展开双臂,大喊一声,“surprise!”

    童欣乐被震惊的啊了一声。

    她真的没想到,那个说请不到假的人,在销声匿迹的几天后,竟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眼前,带着这些日子欠下来的玫瑰花。

    这人,竟然不声不响的,悄无声息的在背后给她安排着这样的惊喜给她。

    巨大的欣喜,以及之前的委屈失落感,双重情感叠加在一起,童欣乐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就往外涌,她觉得自己也太那啥了,伸出手背,开始擦眼泪。

    邵正谦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惊喜,竟然惹童欣乐落泪了。

    他慌了,忙把那个不肯主动扑进他怀里的人给揽到怀里来,“怎么了?怎么哭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应该提前告诉你的,为了请假,我前两天连上了二十四小时的班,总算是换了假,加上自己的轮休,够一个星期了,我陪你去看小舅舅他们,然后我们在欧洲各国拍一套国际婚纱照,好吗?你看……”

    “讨厌,讨厌,你讨厌,你好讨厌,你真的太讨厌了,你这人怎么能这么讨厌呢?”这就是童欣乐独特的表达自己兴奋的方式。

    一边说,还一边伸出她的花拳绣腿来,对邵正谦上下其手的捶他,踢他。

    然而,这些花拳绣腿,踢打在邵正谦坚硬的身体上,一点儿都不痛,邵正谦甚至还非常享受她的这些花拳绣腿。

    任她打,任她闹,任她发泄。

    最后,实在是担心他自己这副如铁一般坚硬的身子,让她的手受伤,他将打累了的人给抱在怀里,“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讨厌,讨厌,真的讨厌,好不好?”

    童欣乐噗嗤一声笑了。

    “你——”从邵正谦的怀里抬起头来,刚想说他什么,然而,视线里,突然多出了五个人,他们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前,朝他俩微笑。

    不,应该是朝她在笑,这五个人,应该是跟邵正谦一起来的。

    童欣乐还不觉得他们陌生,她上下班的时候,偶尔会遇上他们其中的一个或两个,她知道,他们这五人帮,就是他们楼上的那个租下了整层楼的摄影公司的五个创业伙伴。

    这邵正谦还把他们给带来了?

    莫非,他这是把人请到了国外,来跟拍他们的婚纱照啊?

    那他们五人在国外的行程,日常消费的费用,不是得他们来支付么?

    那这样的话,他们拍婚纱照的成本,是不是也太高了?

    好吧,童欣乐表示,她之所以计较这些成本,其实还是觉得,邵正谦让她在这几个人面前丢脸了,她这心里真的是不爽到了极点呢。

    “邵医生跟邵太太的感情真好。”五个人异口同声的赞叹道。

    童欣乐抿唇。

    “你们先去隔壁休息下吧,今天先适应时差,明天再说。”邵正谦对那五个人说道。

    “好的,不打扰邵医生跟邵太太了。”那五个人也很有自知之明,他们原本就想着是给童欣乐打个招呼就进房间的。

    谁知道,童欣乐打开门口,眼里就只有邵正谦,压根就看不到其他人了呢。

    隔壁门关上后,童欣乐没好气的转身就进了房间,房门给某人留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