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归程(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51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晚上的时候,章丽萍请客,邀请童欣乐跟邵正谦吃饭。

    杨景云跟孟娇自然也是赴宴了。

    秦家的家宴,就在秦家那如皇宫般奢侈的大别墅里面,饶是见过世面的童欣乐,也被这样辉煌的建筑,以及室内所有的一切都是金光闪闪的装修给闪瞎了眼睛。

    童欣乐感叹,这哪儿像一个家啊,太大的空间对她来说,显得空荡荡,冷冰冰的感觉,她还是更喜欢邵正谦那栋五脏俱的小别墅。

    温暖的装修风格,空间也刚刚好,不会拥挤,也不会宽敞的像秦家这样大的别墅。

    从大门到主屋,开车进去都要开十分钟。

    可见那条大道有多宽,进入主屋后,就是一个大大的,长长的旋转楼梯,很是漂亮,可这样的楼梯,也要房子够大,足够的空间才能存在的。

    左右两边空空的向里眼神,一眼你是看不到头的那种。

    宽敞的走廊两边,什么奇珍异宝,珍贵的植物作为装饰,真的是闪瞎别人的眼睛。

    就是随随便便一件拿出去拍卖,那也是价值连城啊。

    难怪,那么多女人想要嫁到秦家来。

    可是,看过秦家这样装饰后,童欣乐的感触却是,幸好没有跟秦远翔有关系。

    童欣乐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秦远翔这不喜欢着家,到了这里,真的是感觉不到家的味道。

    在她看来,在外面打拼的那么辛苦,那住的地方,真的要足够温暖才行,家不成家,温暖的感觉都没有,怎么排解自己在外面所承受的压力呢。

    秦远翔从里面走出来,走到他们四人面前,“杨叔叔,孟阿姨,乐乐,邵医生,欢迎你们,这边请。”

    “又来叨扰了。”杨景云揽着孟娇的腰,跟秦远翔并肩走在前面。

    后面的童欣乐挽着邵正谦的胳膊,跟在后面。

    她像是在观赏博物馆似的,欣赏着秦家的装饰。

    可这样的地方,也就供观赏,让她留下来住,她宁愿选择酒店。

    像章丽萍这么忙的女强人,估计回来住的时间也不多,倒是便宜了秦家别的人,当然也有章丽萍娘家的人。

    反正这样一栋宽敞的房子,两家人都来住,也是够住的。

    秦远翔跟杨景云说话的时候,他时不时看一眼邵正谦,这人之前给人的印象都是太过古板,他还真没想到,这人浪漫起来,也是这么厉害的。

    看看童欣乐此刻有多小女人就能知道,邵正谦这一招到底有多管用了。

    邵正谦还真的是无所不能,医术了得之外,这对女人用的心思,也是不得了啊。

    “乐乐,我后天回国,你们呢?”秦远翔没有改变自己国籍,他用的还是Z国的国籍。

    “我们还要去欧洲拍婚纱照,所以要晚几天,秦总也是该回去了,陶小姐怕是想念得紧呢。”邵正谦笑。

    这走廊还真的是远,他们都走了五分钟了,也不知道走到一半没有。

    秦远翔抿唇笑了下。

    这时,一阵高跟鞋当当当踩在琉璃石瓷砖上面的声音传来,章丽萍跟秦书潮走了过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秦远翔的姐姐秦远航,秦远航的身后是周启云。

    一家子走了过来,章丽萍率先抱歉的说道,“小杨,真是不好意思啊,刚才有点事耽搁了,都没有亲自出来迎接你们。”

    “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杨景云无所谓的说道,他知道他们一家上上下下都忙。

    能够抽空请他们吃这餐饭,也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的。

    有些人,嫌一天二十四小时太漫长,生活太无聊,每天无所事事的不知道做什么,但是有些人,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来给他们用。

    秦家的人就是这样的。

    “瞧你说的,你是不是第一次来,可是也难得来,我们三催四请都请不到你跟姣姣呢,何况,人家乐乐跟邵医生却是第一次来啊,我们这是失礼了。”章丽萍说道,她看着童欣乐就朝秦书潮说道,“老秦啊,这就是乐乐,她旁边的邵医生啊,就是把咱家儿子给比下去的天才医生呢。”

    “你们好,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聊?”秦书潮的话,简单直接。

    他的态度也是中规中矩的,不是太热情,也不是太生疏。

    四个人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饭厅,在餐桌上,秦家的佣人一边上菜,童欣乐也认识了他秦远航,秦远翔的姐姐。

    秦远航很少回国,所以跟童欣乐并不熟悉,但是她却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丫头,难怪自己那个木头弟弟也会对她这么的着迷。

    “你就是乐乐啊?还真可惜了,我很喜欢你呢,要是你能给我当弟媳妇儿啊,我想,我们应该相处的来吧。”秦远航温和的说着。

    周启云坐在她的旁边,帮她布菜,都是她平日里最喜欢吃的那些菜。

    那种心意对她好的反应,让人一目了然。

    难怪,秦远航除了周启云,又怎么会瞧得上别的男人呢?

    对女人来说,再富有的身家,再优渥的出身,都比不得一个男人对自己的真心真意。

    “远航姐已经有弟媳了,我想,你跟她也是可以相处的来的。”童欣乐倒是坦诚。

    “是吗?”秦远航瞅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弟弟,“呵,这小子回来几天了,每次问到他这个问题,他总是不肯透露一个字来着,真是太无趣了,以女人的立场啊,乐乐,你没找我这个弟弟也是对的,你看看你老公,对你多好,多温柔,多体贴,男人就是要这样,才能虏获女人的心嘛,我这弟弟固执的,我要教他,他都不肯学。”

    秦远翔的脸色很难看,可是他从不跟他姐辩驳,因为他知道,辩驳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好了,好了,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弟弟的吗?”章丽萍护着儿子,“那丫头,我也看过了,就是京城老陶家的闺女,叫陶曼,人不错的,特别有学习语言的天分,据说再难的语言,让她去学,半年就通了,而且可以跟人很流利的对话呢。”

    “嗯。”秦书潮点点头。

    对他来说,所谓的门当户对,倒不是一定的说,要两家的财力要门当户对,而是夫妻俩之间的势均力敌,这样的婚姻,才可以长长久久,不会有嫌隙。

    就像他跟章丽萍这样,就算以前他俩最忙的时候,一年都见不到彼此一面,他们心里,还是重视对方,也不担心婚姻出任何的问题。

    两家人的聚餐,最后一直围绕着童欣乐跟邵正谦结婚的事情来了,据说这两人的婚期都已经敲定了。

    秦书潮甚至都承诺,“嗯,你们婚礼那天,我们也会去的,我跟你爸也好久没见过面了,多年的老朋友啦。”

    “嗯,谢谢秦伯伯。”童欣乐点头。

    “小翔,你这次回去后,也该去曼曼家里看看了,到时候我们两家也见个面,你跟曼曼的婚礼啊,也该早日提上日程了。”章丽萍对秦远翔说道。

    “嗯,我知道了。”秦远翔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知道了没有用,得照做,我像你这么大,你都会跑了。”秦书潮没好气的怨怼自己的儿子。

    秦远翔没吭声。

    童欣乐这才发现,其实秦家或许不像她所想的这样冷冰冰。

    从秦家离开,童欣乐深深的呼了好大一口气,杨景云瞪着她,“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呀,就觉得从他们家出来后,这呼吸都顺畅了呢。”童欣乐笑着吐舌头。

    “你呀。”杨景云没好气的伸手戳童欣乐的脑门。

    “好啦,你戳乐乐干什么啊?还不准人说实话啦?”孟娇直接护着乐乐。

    “这还没有出秦家的地盘呢,你让人家听到这样的话,多失礼啊。”杨景云护老婆,自然不会教训孟娇的,挨训的人只能是童欣乐。

    “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正谦,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童欣乐拉着邵正谦问。

    邵正谦抿唇没吭声,以两边不得罪,都讨好的态度来回答这个问题。

    结果就是,让童欣乐给踢了一脚,骂道,“马屁精。”

    邵正谦搂着她过来,笑笑就接受了她的指责。

    *

    在M国待了两天,七人启程去了欧洲各国,拍了很多照片。

    完成了婚纱照拍摄的当天,七人就一起回国了。

    这次,程耗时了八天,加上一来一回,又是十天大假。

    邵正谦也知道,这次回去,到婚假开始前,他正常轮休也都用的差不多了,基本上是没假期了。

    所以原本定在青云市,在室内再拍一套室内的婚纱的,可是因为童欣乐喜欢M国的蓝天白云,还有各种花海的婚纱,以及Y国古典城堡的婚纱照片,有这些,童欣乐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室内的那一套,童欣乐直接就不要了。

    工作室的人也附和道,有这么多套照片了,也足够了。

    照片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所以,两人也不着急。

    而且,童欣乐之前看过他们摄像机里的照片了,真的是每一张都很漂亮,她都要了,这又是一笔丰厚的收入。

    摄影室高兴的要蹦起来了。

    他们摄影室也送了很多东西,终身钻石VIP贵宾卡,可以享有很多优先特权,还有很多其他精美的礼品。

    童欣乐他们都接受了他们工作室的好意。

    很多事情解决好了后,童欣乐这次回来是一身的轻松。

    “辞职手续办好了?”两人到家后,邵正谦陪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会儿。

    “嗯,办好了,我明天就去公司办手续,另外,我去趟童氏,大哥之前遇上麻烦了,我想了解下。”童欣乐直接安排好了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

    邵正谦点点头,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嗯。”

    童欣乐搂着他的脖子,“邵医生,让你破费了。”

    她知道,这一次,邵正谦花了不少的钱,虽然邵正谦有钱了,可是一套婚纱照,就让他花了比别人多十几倍的价钱,她还是觉得有些心疼的。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十天,她真的是相当的开心。

    “你喜欢就好。”邵正谦将人给紧紧搂住,“你不知道,对你付出再多,我都会觉得不够。”

    童欣乐抿唇笑,推开他,“好啦,你先去洗澡,我把行李箱的衣服拿出来,明天我们去我二姑那儿看爷爷去,顺便在二姑家蹭饭。”

    “好,都听你的。”邵正谦刮了下她的俏脸。

    两人从沙发上起来,邵正谦将两人的行李箱拿上楼去,就去乖乖的洗澡了,童欣乐则将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分门别类的放好,该洗就洗,该晒的就晒。

    就在她做完这些,她的大姨妈准时来了。

    童欣乐松了一口气,这十天,她每天晚上真的是让邵正谦给欺负的不成人样了,捏扁揉圆的随他折腾,她也是放纵他。

    今晚,她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童欣乐拿了姨妈巾就去了楼下的厕所,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洗完澡的某人就下来找人了。

    “去哪儿了?”邵正谦担心的问着。

    “去迎接救命恩人去啦。”童欣乐调皮的说道。

    “救命恩人?”邵正谦不太理解。

    “嗯啊,就是我家亲戚,它刚才造访了,邵医生,亏得你还是学医的呢,你不知道这种事应该要有所节制的么?要做长远的打算,免得四十几岁就肾亏。”童欣乐一股脑的将这些日子对他要的太频繁给抱怨了出来。

    拍婚纱已经很累了,可是这人到晚上还特别的有精神折腾她,还说什么,白天就有了反应,憋一整天了,让她理解理解。

    真是够了,她当时怎么就能听信了他这样哄人的鬼话,拍完照片,身体就跟散了架一样,可是晚上还得伺候他,又跟被大卡车给碾压过一样。

    她真的是郁闷的很。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人提的要求,总是没法让她拒绝的太彻底。

    可是亲戚来了不一样,这是绝对可以拒绝的相当彻底的理由。

    “我知道节制,放心吧,我四十几岁的时候也不会肾亏的,那个时候的你才是猛于虎的年龄,我要是肾亏了,你怎么办?”邵正谦凑不要脸的凑上来,邪笑的说道。

    “去。”童欣乐伸手用力推搡了他一下。

    “我去烧水,给你泡红糖水,你先去洗澡,水洗热点,多冲洗下腹部。”邵正谦叮嘱道。

    “知道了。”童欣乐转身就要上楼。

    邵正谦却又一次将人给揽到怀里来,“嗯,这几天辛苦你了,累坏了吧?以后我会节制一点,但是童童,你要理解一个禁欲太久的男人,也是不容易的。”

    童欣乐身子一僵,她知道邵正谦这是在解释。

    她点点头,“嗯,我也不是抱怨,我就是……”

    “嗯,我懂。”邵正谦没让她再说下去了。

    然后两人再次的分工合作。

    童欣乐上楼后,又回头看他,这人,每个月经期间,都让她喝红糖水,她又不是每个月都会痛。

    不过,他这是关心她嘛,她还是很开心的接受了。

    洗了个热水澡,喝了红糖水,邵正谦将空调的温度升到了28度,两人抱在一起睡了。

    童欣乐整个人被揽进怀里。

    她有些热,想推开他一些,然而,她才刚一开始动作,邵正谦就问了,“怎么了?”

    “你扼住我,我都快呼吸不过来了。”童欣乐小脸委屈的。

    邵正谦这才将手臂伸过去,让她枕着睡,另一只手收了回来,乖巧的放在他自己的身边。

    得到自由后,童欣乐舒服多了,转了个身,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邵正谦见童欣乐睡着了,他这才悄然的起身,先去浴室将两人的衣服给洗了,然后晾起来,这才拿着手机,到楼下客厅给沈燕回电话。

    “正谦,你跟乐乐回来了吗?”沈燕问着。

    “嗯,回了,您有事?”邵正谦客气的反问。

    “没有啥事,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你们得抽时间把婚纱照给照了。”沈燕一拐一拐的朝床上走去。

    她一是今天才到家的,安顿好了苏静跟闻倾,又帮她俩给请了一个照顾他们饮食起居的人帮衬他们,还给苏静留了一笔钱给她备用。

    医院给的钱,还有农家乐老板赔的钱,苏静都用来买房子了,她身上没现金了,沈燕就把自己卡上的钱都给了苏静。

    她现在也没钱用了。

    她脚又受伤了,想让胡姨帮她去买点消炎止痛膏来贴贴脚,她都不太好意思,总不至于让人家跑路,还得让人家掏钱啊。

    她就只好拿冰块一直冷敷,可是越敷越痛。

    偏巧她身上连现金都没有了。

    她回家这么久了,苏静也没打过电话来问她有没有安到家,她知道,苏静是挺忙,毕竟要照顾闻倾,还要准备重新上班的事情,忙到没时间关心她也是正常的。

    但是这人心啊,都是肉给长的,她替苏静做了这么多,也不图苏静什么,就只求她对她的关心多一点儿,真诚一点,那她付出什么也都值得的。

    可是今天,她给苏静卡后,苏静看到她钱包里的一叠钱,说什么不方便去取钱,让她再给点现金。

    然后她拿钱包给苏静自己拿,苏静就给她留了一张一百块跟一些零钱,其他的,她竟都拿走了。

    那一刻,她望着自己扁扁的钱包,就开始出神了。

    “嗯,知道的,您就别担心了,您回来了吗?”邵正谦难得主动问她的去向。

    “回来了,那边没什么需要我的了,我就回来了。”沈燕应道,听着邵正谦问她这样的话,她就觉得心暖。

    原来,有些东西,真的没法对比,一对比起来啊,那简直就是伤人心的很。

    同样的没有血缘,一个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另一个却是没有,她心里把那个从她肚子里出来的人当成宝,然而,对她真孝顺的却是这个她陪伴着长大的人。

    亲疏远近的关系,她好像弄错了好久好久。

    沈燕有点懊悔,也有点醒悟过来了,但是,是她一次又一次伤了邵正谦的心,也不知道,这心伤了,有没有那么容易给修补。

    应该是不容易的,乐乐的心,她不是就走不进去了吗?

    “您那边还需要什么吗?我明天中午抽空给你送点过来。”邵正谦声音放缓。

    其实他们母子之间,只要没有苏静在场,他们之间的相处,也不是非要针尖对麦芒,那么尖锐,那么非得扎伤彼此。

    这话,听的沈燕热泪盈眶,她生生的将眼泪给压了回去,可还是没忍住,抽了一鼻子,她赶紧又捂着鼻子,“不用,你上班忙,就不要来回跑了,妈这里啥都不缺,妈很好,你放心啊。”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