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冤家(3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1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噬帝重生画魂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封少,有点甜!

    两人到了医院,今晚值夜班的是齐桑。

    齐桑正急匆匆的从休息室出来,往那边的急救室赶,刚出车祸的病人才被推到急救室,这邵正谦就赶来了,还真是尽职尽业啊。

    “邵医生,乐乐,你们怎么过来了?”齐桑疑惑的问着。

    今天值夜班的医生,也是有处理这些应急状况的能力,可她也听说了,对方家属从打电话开始就要求邵正谦就位准备。

    这种要求特定医生的人,在青云市不是没有,可是很多人在求助邵正谦而吃了闭门羹之后,也就不敢直接要求邵正谦了。

    只是,不撞南墙不肯回头的人还不少呢。

    今儿又来一个,可邵正谦还真的来了,带着老婆。

    “出什么事儿了吗?我一个好闺蜜给我打电话,让邵医生救命,刚被送进来的是谁啊?”不问铁灵云,童欣乐是知道,她肯定激动紧张到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她都六神无主了,她还一直问,一直问,那她是真有毛病了。

    “车祸,广场路那边今天发生了一个惨烈的车祸,只有一个人受了严重的脑外伤,其他都是轻伤,家属报120的时候,就提了要求,要你去,可是我们没有答应,医院毕竟有规矩,而且,我们医院很多医生都有处理这种意外的能力,你可是我们金子招牌,要跟死神抢人的时候,才需要你。”

    这个时候,齐桑还能开玩笑。

    身为护士,生离死别都经常见,车祸这样的意外,对他们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事。

    需要认真严峻的对待。

    “我去抢救室。”听了齐桑的话,童欣乐拔腿就跑,不管受伤的人是谁,一定是铁灵云非常在意的,此时此刻,她一定要陪在铁灵云身边,给她足够的安慰才行。

    “哎。”齐桑被童欣乐的反应给弄懵了,这人怎么这么着急啊,她都不急,手术室医生都做好准备了,“认识的?”

    “嗯,她朋友的朋友。”邵正谦想了想回答道。

    齐桑:“……”

    难怪呢,这么狂奔。

    齐桑跟邵正谦也跟着跑了起来,追上童欣乐一起去电梯,然后上楼。

    电梯到达十六楼,门一开,童欣乐就看到了铁灵云,铁灵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距离电梯门不远的地方,整个人靠在墙壁上,似乎在咬牙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似的。

    “阿云。”童欣乐一脚迈出去,蹿到铁灵云的面前,“发生什么事了?”

    童欣乐心里认为是铁家人受伤了,能够让铁灵云这般难过的,出事的人,难道是铁灵心?

    “乐乐。”铁灵云看到童欣乐,下一秒,抱着乐乐,就在她肩上哭泣。

    她也不是那种痛苦,就是那种没有声音,眼泪珠子却不断的流泪。

    身子在剧烈的颤抖,可见悲伤与害怕都到了极致了。

    童欣乐也跟着难受,她抱着铁灵云情不自禁发颤的身子,紧紧的搂着她,“好了,好了,不哭了,邵医生我给你带来了,他妙手回春,一定不会有事的,啊。”

    童欣乐安慰着她,为了能够让她不要哭了,她甚至连情况都不知道,就给铁灵云打着包票。

    邵正谦都不住的摇摇头,他再妙手回春那也是要看情况的,如果已经死的了人,他再妙手回春也是抢不过阎王爷的。

    如果情况真的差到必死无疑的,他来了也救不了。

    看着两个女人就这么紧紧的拥抱着彼此,一个不断的安慰,另一个哭得不能自已。

    邵正谦回头对齐桑说,“我先进去,你找人看着他们。”

    “哦,好。”齐桑点点头。

    在抢救室门口,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大哭着,看到一个白大褂,就跟疯了般的抓着人家的手腕,“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邵正谦挑挑眉,这样的场面,他们真的是看太多了,实在是习惯了。

    有些人当场死在了手术室里,被推出来,向家属宣告死讯,有人当场就接受不了,直接晕过去,让医生抢救的都有。

    悲欢离合,人生大戏,在医院里要见证太多太多。

    邵正谦进去后,消毒做好了,直接穿了衣服进手术室,里面病人躺在手术台上,除了他,他们外科几个有名的医生都被请了过来。

    呵,看来此人来头不小啊。

    齐卫东没敢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也是知晓他的脾气的。

    他不置可否,当下就做了判断了。

    齐卫东没有坚持给他打电话,就证明这人受伤,并非严重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如果非他不可,肯定值班医生就给他打电话了,用不着走齐卫东那一边。

    之所以叫齐了这么多医生,看来,这人的身份地位在他们青云市排行在前五十,青云市的牛人很多,而排行在前一百的牛人,那在青云市,都是横着走的。

    他小时候就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在青云市排不到前十,只要比他人牛掰,那在他人的面前就跟土皇帝似的。

    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些人的优越感到底来自哪儿?

    好像觉得自个有钱了,那么那些等着你给钱的人就该为你服务一样,就该二十四小时都等着你的号令。

    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这个社会,人占大多数,鬼,毕竟是少数。

    “邵医生,你怎么来了?”最先发现他的是今晚值班的刘医生。

    “嗯,这是我老婆的朋友,她拜托我过来看看,情况怎么样?”邵正谦问着,同时,在做术前准备。

    这场手术,不管凶险还是不凶险,为了童欣乐,他接了。

    “原来是这样,你来了,我们就放心了。”刘医生笑了笑。

    随后,刘兴就把靳睿博的受伤情况给说了下。

    脑门曾遭受过强烈的撞击,应该已经有淤血了,需要做开脑手速进行清除,另外,除了大脑受伤之外,还有心脏那儿,胸腔肋骨被撞断了两根,有一个长长的玻璃刺穿进胸腔,直逼心脏,需要取出来。

    可这玻璃到现在还没有取,是因为几个医生担心大出血,旁边就是大动脉血管,取出来的时候,操作一个不慎,就会引发大出血,到时候,病人即便手术成功了,大出血也会要了他的命。

    现在这人的血型很稀有,别说他们市一院了,就是青云市的血库,储存的他这样的血型也是不够的。

    刘兴把情况说的很明白了,邵正谦当机立断,“我现在先做开脑手术,在这个空档,让外面的护士去找与他血型一致的人进来鲜血,另外,去血库申请储备血,有多少先拿过来用,时间要快,病人的身体素质还不错,这是一条命,咱们得救活了。”

    “好的。”刘兴立即去执行了。

    “通知关和了吗?让他立即过来一趟,给病人检查下神经各方面的问题。”因为是童欣乐朋友的拜托,所以,邵正谦对这次手术十分重视。

    其实这不是一场凶险的手术,只要保证了充足的血液供给,那这人就活下来了。

    “好。”有人立即去给关和打电话了。

    手术室内,所有的人在邵正谦的带领下开始分工合作,一开始的紧张跟忧虑,到现在瞬间没有了。

    邵正谦是他们医院的招牌,也是他们的定心丸,有他在,他们不怕外面的那些姓靳的。

    门外,靳家现任当家靳国豪携着莫玲守候在门外,莫玲披头散发,神情焦灼,刚才发神经的女人,就是莫玲。

    今晚靳睿博谈成了一笔大生意,靳国豪定了帝王殿第九层给她儿子办庆功宴,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她可从来没听说过,靳国豪为了靳家的谁在帝王殿设宴办席。

    靳睿博是靳家第一个享受此等殊荣的,她作为靳睿博的母亲,都异常的骄傲满足。

    一家人都准备好了,前往帝王殿。

    他们都到了,身为主人翁的靳睿博还没有到,就在开席的时间都到了,他们接到的却是交警的电话。

    说广场路这边有人飙车,靳睿博的车正好路过了这里,被那些飙车的混混给撞了,病人已经在往医院送了,那些被撞的混混已经被抓了。

    通知他们家属,也是以救人为先。

    然后他们到了医院,靳国豪派了自己的亲信去跟交警了解事情。

    莫玲知道,就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对靳睿博下了黑手。

    靳家就两个儿子,其他都是女儿,所以,在莫玲的心里,能够对靳睿博下手的人,就只有靳睿渊。

    那个让她恨了一辈子的女人所生下来的儿子。

    她不仅抢了她爱的男人,生的儿子还这么心狠,竟然这么快就朝自己的儿子下手,真是继承他母亲恶毒的心肠。

    莫玲发誓,现在先救儿子,等儿子好起来,她会让靳睿渊付出代价的。

    现如今,她才是靳家的女主人,那个女人的时代终结了,她是靳家的正宫娘娘,被靳国豪接了回来,那么,她儿子当上太子,自然是理所应当的。

    哪怕,靳睿博没到的时候,靳睿渊跟他们在一起的,可是杀人这种事,不一定靳睿渊就一定要在场。

    在莫玲的心里,已经认定了靳睿渊是杀人凶手。

    电梯那边,童欣乐陪着铁灵云慢慢朝抢救室靠近,等走过去,童欣乐才看到候在门外的一群人,都是靳家的人。

    铁灵云认识靳家的人啊?

    这时,靳睿渊带着身边的亲信这才姗姗来迟,许阳刚才没在他身边,又在广场路附近经过,所以,被交警问了两句。

    “哟,童小姐。”靳睿渊认出了童欣乐,毕竟,童家跟他们靳家的位置在青云市差不多,而他野心也比较大,加之,受了许阳的蛊惑,他现在是一心想要搞垮童氏。

    他打算在老头子今年年底过寿之前,以完成对童氏的收购作为大礼送给他家老头子。

    在计划没成功之前,他对童家的人都是很有礼貌的,毕竟不能一开始就翻脸。

    “靳总。”童欣乐不太喜欢靳睿渊,他在商场上太急功近利了些,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而她最看不惯的是他身边的许阳。

    真的是主子不讨喜,这找回来的狗腿子,更是不讨喜。

    “原来许先生在给靳总工作啊,难怪嚣张跋扈,这是后台够硬啊。”一番看似褒奖的话,实则贬义十足,童欣乐这一番话,将主子跟班都给讽刺了一通。

    在这里看见许阳,那简直就是冤家路窄啊,既然是冤家,她嘴里自然没好话。

    靳睿渊嘴里轻呵一声,脚一抬,就把许阳给踹在了童欣乐的面前,“你是如何得罪童小姐的,我不管,今儿给童小姐好好道歉。”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