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交易(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两人的脚步,就因为靳家的人炒作一团而停滞下来。

    童欣乐简直没想到,这靳家的人,现在是不管不顾,在医院这样一个需要保持安静的公共场合都能这般大吵。

    铁灵云也感觉蛮意外的,她没想到的是,景贤竟然要回的是这样的一个家。

    对了,他不叫莫景贤了,他现在叫靳睿博。

    路是自己选的,他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道,那么,不管前方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大概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吧。

    只是用自己的命去换所谓的荣华富贵,真的值吗?

    这个问题,应该没有标准答案。

    有人觉得值,有人也会觉得不值。

    任何一个问题,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她又何必去操这份心呢?

    那边的靳国豪被这两人的争吵闹得头疼,帮谁都不是。

    不管今天晚上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意外也好,人为也罢,这种时候,第一件要关心的还是靳睿博能否抢救回来。

    就算这件事真是兄弟二人的内讧引发的,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莫玲就这么说出来,在外而言,是她这个继母不得体。

    而靳睿渊,从他现身到这里表达了他对弟弟的关心,内心的真诚有多少,暂且先不论,面上至少是得体的。

    “来人,把太太带下去休息。”靳国豪揉着太阳穴说道。

    “国豪,我——”莫玲不想走,她想留下来,自己的儿子就在里面,生死未卜的,她这时候去哪儿都比不的留在这儿好。

    然而,靳国豪决定的事情是不容改变的,自然,莫玲的话,他压根就不想听。

    挥挥手,就让人带走她了。

    莫玲知道,自己刚才的冲动让他不舒服了,走之前,她拉着靳国豪的手说,“国豪,他可是我们的亲儿子啊,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

    “放心吧,已经让人去叫邵医生了,有邵正谦在,咱儿子不会有事的。”靳国豪拍了拍她的手,这个时候还能安慰她,还算是疼爱她的。

    莫玲是一个相当懂得进退的人,否则,今日的靳太太,未必是她来做。

    莫玲跟着服侍她的人走了。

    转弯的时候,铁灵云来不及撤离,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了。

    莫玲看到铁灵云的时候,刚平静下来的情绪,又忍不住火大了起来,她红着眼睛朝铁灵云冲了过来,她真是没想到,在青云市还能碰见铁灵云。

    这个时候,铁灵云出现在这里,一定不是巧合。

    莫非,睿博的车祸,与这个女人有关?

    “铁灵云,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莫玲冲过来,恶狠狠的逼问。

    童欣乐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这么凶神恶煞的模样。

    她童欣乐就从来没有怕过恶势力,遇上凶的,厉害的,她会比对方跟凶,更厉害。

    所以,不待铁灵云回答,她一伸手一拉扯,就把铁灵云给护在了身后,“你谁啊?我们在这里需要你批准么?这医院,你开的啊?”

    莫玲是靳国豪夫人的身份,在上流社会还没有公开,原本靳国豪是准备下个月她过生日的时候,给她大办一场生日宴,让她靳太太的身份,在上流社会彻底公开的。

    谁知道,今天为靳睿博办的庆功宴,还没有开始,睿博就出事了。

    莫玲想想就气,当然也很自责,是他们太掉以轻心了,没有想到,靳睿渊会这么狠。

    居然直接搏命。

    “我是谁?铁灵云,你告诉她,我是谁?”莫玲压根就不想搭理童欣乐,在她眼里,能够跟铁灵云成为朋友的人,也不过如此,没有搭理的必要,“铁灵云,我记得我有提醒过你,让你不要出现在景贤的身边,你这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莫阿姨,我就是青云市的人,离开你们后,我就回家来了,这也有错?我哪儿知道,你们也会到青云市来,我到现在才知道,景贤原来是靳家是私生子。”铁灵云推开挡在她前面的童欣乐,她的问题,她自己来面对。

    莫玲这个疯女人,谁知道她会做什么出来。

    啪的一声,莫玲一巴掌打过来,搭打在了铁灵云的脸上,铁灵云的头被打偏了,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忍了。

    她可以忍,旁边的童欣乐,可真的是压根不能忍。

    她其实也是个暴脾气,在家里,她对她二哥,向来都是能手的绝对不动口,所以,她伸手一推,直接将打人的莫玲给推到去贴墙壁了。

    “你还真是个疯女人,刚才那边,没狂吠够,是吗?这会儿还跑过来打人,你凭什么打人啊?”童欣乐真是要被这个莫玲给气炸了。

    当着她的面,居然都让别人打到了铁灵云。

    “你们俩简直目无尊长,居然敢对长辈动手。”莫玲没想到,自己会让人推,回过神来后,她就拿出长辈的姿态进行教训这两年轻人。

    “呵呵,长辈?你算哪门子的长辈,我知道你是谁啊?”童欣乐都被这女人给气笑了。

    不是年龄大点的人,都可以当她童欣乐的长辈的。

    倚老卖老的老年人,她可不喜欢。

    “你——”莫玲气急,“你到底是哪儿跑来的野丫头,关你什么事啊?”

    “莫阿姨,她是邵正谦的妻子,你们要找的邵正谦医生,是她的丈夫。”铁灵云直接将童欣乐最重要的身份告知她,她还没有说童欣乐是童家最受宠爱的女儿呢。

    童家,那可是这些年来,一直压在他们靳家之前的。

    铁家是落魄了,她现在既然已经成为了靳太太,是可以瞧不上她铁灵云,可是她还真别轻视了童欣乐。

    “邵正谦?”莫玲当然知道这个名字,虽然她不知道邵正谦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但是她刚才就听到靳国豪给院长打电话的时候,要求邵正谦必须亲自动手术,别的医生,他都信不过。

    能够让靳国豪唯一信任的医生,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所以,莫玲傻眼了,她真没想到,铁灵云在这里还能结交这么有身份,有地位的朋友。

    对了,铁灵云说她是青云市人,她在这里出现,不过是回家而已。

    还真是天意弄人啊。

    “我已经拜托我朋友,把邵医生给你们请来的,莫阿姨,我来这里,不是来跟你儿子再续前缘的,我是来跟您谈一笔交易的。”

    铁灵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童欣乐吃了一惊。

    这一番话,真的信息含量巨大。

    看来,让铁灵云情感坎坷的人,就是眼前这疯女人的儿子啊,难怪这个女人一看到铁灵云就发疯成这样。

    “你要跟我谈一笔交易?”莫玲倒是没想到,如今的铁灵云竟然这么的有骨气了,居然主动与她谈交易。

    “是,这边请。”铁灵云一改之前伤心恸哭的模样,面对莫玲,她就跟个女斗士一样。

    莫玲冷哼了一声,对其中一个服侍她的人说道,“去老爷那边,让他想办法确认一下,那个叫邵正谦的医生是不是在里面进行手术。”

    “是,太太。”其中一个人转身走了。

    童欣乐冷哼一声,这人这么不信任别人的啊。

    铁灵云倒是不介意,她转身朝电梯旁边的走道走去,这个时候,走道这边安静的不行。

    童欣乐也跟着过去了,她担心铁灵云再吃亏。

    三个人到了那边,莫玲就耐不住了,“你说吧,要跟我谈什么交易?”

    “我拜托朋友,欠下人情请来邵正谦,是想请莫阿姨,将我妹妹解雇,她叫铁灵心,现在在靳睿博的身边当助理,您可以去了解一下,至于她当时是怎么被你儿子弄到身边去的,这件事你去问你儿子。”铁灵云一口一个你儿子,将她与靳睿博之间的界线划的十分清楚。

    “你妹妹?你们姐妹俩还真是……”想说她们贱的,可是莫玲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毕竟,她们要是没撒谎的,邵正谦可是他们的人,她万一得罪了铁灵云,那她旁边的那个疯丫头会不会直接给邵正谦打电话,让他撤离手术室啊?

    不行,睿博的生命更重要,她这个时候就不要去逞口舌了。

    “莫阿姨,你要是答应了,我们就这样,你要是不答应的话,现在我就让我朋友撤走邵医生,你可以去打听看看,邵医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救的。”

    铁灵云这番话,真是冷酷无情到了极端。

    她这样做,就是想让莫玲知道,她对靳睿博真的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了。

    她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从那天靳睿博出现在她的厨房里,用灵心威胁她的时候,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无感了。

    再加上他们过去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反正他现在恨她恨得要死,以后就不要纠缠了,她最在意的就是铁灵心,只要灵心回来了,她就一点儿后顾之忧都没有了。

    到时候也就再也不用受靳睿博的威胁了。

    她刚才也是灵机一动,才想到这么个着。

    铁灵心不是不愿意辞职吗?

    行,不辞职,让靳家的人解雇她,她总该要死心了吧?

    “好,我答应你,你得给我记住了,管好你妹妹,别对我们家睿博起什么歪心思。”莫玲答应了,她不得不答应。

    她要不答应,邵正谦真的要从手术室离开了怎么办啊。

    另外,姓铁的女人,她都不喜欢,铁灵云不讨她的喜,那个她妹妹铁灵心也一样如此。

    所以,铁灵云这要求,还挺得她心的。

    “好。”

    两人算是一拍即合了。

    莫玲傲娇的走了。

    童欣乐简直傻眼了,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我就说呢,你刚才为何不让我劝灵心,原来你这是早就想好了办法?”

    “不是,这是刚才见到莫玲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办法。”铁灵云汗颜的笑了笑。

    她觉得这会儿有点累了,“我们走吧。”

    “你不等灵心啦?”童欣乐问着,既然都开口让靳家的人去赶灵心走了,她就不相信,她这个做姐姐的就放心留灵心一个人在这儿。

    “去楼下等。”铁灵云说道。

    童欣乐自然是陪着她一起的,两人坐电梯下楼去了。

    “真是没想到,跟你牵扯的男人,竟然是这靳家的私生子,靳家是个什么情况,你知道的并不比我少,毕竟爱过,你就真的忍心看着他去靳家这样的龙潭虎穴啊?”进电梯的时候,童欣乐碰了下铁灵云的胳膊。

    这女人,刚才还一副悲伤担忧人家的模样,这一下,冷漠的有些太不近人情了。

    到底她都经历了些什么啊?

    童欣乐想起,铁灵云的情感经历,还没有跟她细说过呢?

    或许,今晚是一个比较恰当的说话时机。

    ------题外话------

    这一对,写着写着有点与初衷写偏,不过没关系,看下去吧,格子觉得还是蛮可以看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