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恨极(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107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晚上十点。

    童欣乐坐在三楼的露天阳台上的躺椅上,旁边藤条做成的茶几上,她刚泡好的玫瑰花茶正淡淡的散发着香味。

    童欣乐从茶壶里倒出一小杯,慢慢的品着,吹着徐徐的夏风,专注的刷着手机。

    邵正谦给孩子洗完澡,哄睡觉后,还接了杨瑞婷的电话,告知了彬彬已经入睡的情况后,先去了二楼主卧找人,没找到,就直接上三楼来了。

    他当时让乔木御给设计这样一个露天阳台的时候,他当时想象的就是,童欣乐如今这样一个画面。

    她穿着短袖睡衣跟睡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露在外面,晃得他眼睛发热,他扭头,从三楼一个房间,拿了一条薄毛毯再出来。

    蓦地,一条薄毛毯就这样盖在了她裸露在外的大腿上,童欣乐诧异的抬起头,“彬彬睡了?”

    “嗯。”邵正谦躺在另一张躺椅上,与她肩并肩,“还没讲故事,头沾上枕头就睡了。”

    童欣乐点点头,又坐飞机又坐车的,很累。

    然后,她坐起来就要把毛毯给拿掉,这么热的天,谁都想要凉快,这三楼好不容易有点风吹来,这人还给她盖毛毯,怕是有毛病。

    就在她揭开毯子后,邵正谦也坐起来了,“这里风大,盖上,不然以后关节会痛。”

    “这么点风,你说风大?你要弱不禁风,早点回屋歇着去。”童欣乐一脸嫌弃的说着。

    “你这几天特殊日子,要照顾好自己懂不懂?不然,老了,有你吃亏的。”邵正谦蹙着眉头,这丫头,一点儿都不听话来着。

    “可我很热啊,这样盖着,我都等不到老了,我现在就中暑了。”童欣乐反驳。

    邵正谦被噎的无话可说。

    只好任由她胡作非为。

    童欣乐这时,去帮他倒了一杯玫瑰花茶,“今天你上班的时候有去看过那个姓靳的么?”

    “你说靳睿博啊?”邵正谦让她这个称呼给弄的差点没回过神来。

    “嗯,就是他。”童欣乐点头,她觉得这个靳睿博还是以前的名字好听,莫景贤,不过,就他那个母亲的心态歹毒了。

    姓不好,名好。

    真没想到,心肠那么歹毒的女人,居然还能取出景贤这样的名字出来。

    “我不算他的主治医生,所以没有去看,你想知道啊?那我明天上班的时候帮你问问。”

    也只能这样了。

    童欣乐知道他不是那种爱八卦,爱管闲事的人,也是因为铁灵云跟她之间的关系是闺蜜的关系,所以,他才会去关心下的。

    “你这几天少看点手机,多注意休息,时间不早了,不要喝茶了,早点回房睡吧?”虽然不能做什么,但是特殊日子,要精心照顾。

    所以,哪怕回房睡觉对他来说是个折磨,他也要陪着童欣乐早点睡觉。

    “等下,我等个电话。”童欣乐没有直接拒绝他说回房睡觉的提议。

    邵正谦疑惑的看向她,这么晚了,还要等谁的电话啊?

    才刚这么想着,童欣乐的手机就响起来了,童欣乐看到来电,笑着接起来,也没故意躲开邵正谦,“小翔哥,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后面吧啦吧啦,童欣乐说什么,邵正谦就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了。

    这么晚了,一声小翔哥,让他的胸腔内,气血翻涌,醋海澎湃,眼下十点半了都,算是深夜了,他这老婆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通电话,还讲得那么高兴。

    虽然没有躲着他,足以证明两人没有猫腻,可他就是觉得这内心,这怎么想,怎么都不是个味儿。

    好在,童欣乐确实没讲太久的电话。

    她跟秦远翔约好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的时间,就以不打扰他们为由为借口,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童欣乐就看到某人的脸色很黑,很不爽。

    她莫可奈何的笑了下,走过去,主动挽上某人的胳膊,开口解释,“嗯,干什么啊?我约小翔哥有事,上次有人针对我们童氏,给我哥制造了麻烦,我要把那个人给揪出来,你不懂商场上的这些暗箱操作,所以我让小翔哥帮个忙,在青云市,敢对我们童氏下手的,也就那么几家公司而已,我心里有数,可是需要证据。”

    “嗯。”干瘪瘪的,邵正谦心里不痛快,但是他也明白,他不过是个外科圣手,谁要是需要做手术啥的,他可以冲锋陷阵,但是商战,他确实不行的。

    第一次,他发现自己不能够给予童欣乐帮忙后,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当初专业选错了?

    他要是当初选择了商务管理,或者选择了从商,今天,他是不是就不用再吃别的男人的醋了?

    “好啦,别那么小气了,我也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你还吃什么醋啊?”虽然邵正谦为了她吃醋,她很开心,内心也得到了满足,但是醋这种东西,不宜多吃,而且她不需要他吃这些飞醋。

    因为压根就没有必要嘛,她的身心都是属于他的,从第一次见面,认识他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这点了。

    邵正谦扭头看了一眼,看到一张坦荡荡的脸,以及一双眼底深处都倒映着他的眼睛,他应该是满足了。

    可,大概都是男人的劣根性吧,总想帮自己的女人抵挡一切的风雨。

    做得到的自然是义不容辞,做不到的,也想拼尽力去试一试。

    最终,叹息一声,邵正谦摸了摸她的头,“好了,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童欣乐伸手过来,求抱,“抱我去睡。”

    邵正谦抿唇一笑,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童欣乐也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埋首在他怀里,空出一只手出来,在他胸前画着圈圈。

    邵正谦被她的小动作给勾的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他心痒难耐的说道,“你这是大姨妈走了?还是,想浴血奋战?”

    好半晌,童欣乐明白他那四个字到底是啥意思后,她伸手捶打了他一下,“邵正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

    “我坏吗?”邵正谦抿唇微笑。

    “不坏吗?”童欣乐伸直脖子反问。

    两人皆是沉默,然后彼此对视一笑,又笑了起来。

    “邵医生,你要记得,你是禁欲系的,别动不动,就这么不禁撩,你这人设要崩了,你们医院的那些医生跟护士会笑话你的。”童欣乐哪里知道,这人这么不禁逗,就逗一下,他就一副色欲熏心的模样,她只敢在嘴上说说他了。

    邵正谦埋首在她脖颈处深深的吸允了一口,“这人设崩了,也是因为你而崩的,他们不会笑话我,只会羡慕你有本事。”

    童欣乐被逗笑了,狠狠的推了他一把,“邵正谦,你脸可真大。”

    “没大没小,叫声老公来听听。”邵正谦脸一横,威胁道。

    他俩领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丫头,不是连名带姓的叫他,就是叫他邵医生来着,他其实挺想听她甜甜糯糯的声音,唤他老公来着。

    二十岁的时候,那天,他们从民政局出来,童欣乐就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一直欢天喜地轻唤他老公。

    勾引他的时候,挑逗他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叫他的。

    一次又一次,他当时真的明明禁不起逗,每一次,她在他身上作乱的时候,他都只能逃,落荒而逃。

    如若不逃,一定会塌陷,就像现在这样,恨不得狠狠的将她翻身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她,将她欺负的彻底。

    可是现在,哪怕他们都复婚了,他一直在期待她叫他老公来着,可是她一直没有认真的叫过。

    叫的最认真的,便是这声邵医生,要么就是他的称。

    “呵呵,不要。”童欣乐故意跟他作对,扭头就是拒绝。

    “为什么?”邵正谦倾身上前,整个人都贴在了她的身上,此刻他们已经回到他们的卧室里,童欣乐都翻过身去躺着了。

    邵正谦一贴上来,这样热的天气,必然是遭到她的嫌弃的,“你别靠近我了,什么为什么,累了,赶紧睡吧。”

    说完,童欣乐就闭上了眼睛。

    邵正谦:“……”

    邵正谦只得作罢,他拿过空调遥控器,将空调打开,调到了28度,然后帮童欣乐把各个关节用凉被给盖好了,这才躺在了她身边。

    童欣乐是真的累了,所以,她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就着了。

    倒是邵正谦失眠了,他双手叠加在一起,往后脑勺那儿一放,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脑子里一直在围绕着童欣乐为啥不肯叫他老公这个中心问题打转。

    睡在他身边的童欣乐,然不知他的纠结。

    当然也不知道,在这座繁华城市的一间咖啡馆里,许阳跟严雯已经在为了他们共同的目的,联合在了一起。

    *

    翌日。

    早早的,五点四十,六点不到,铁灵云跟朱瑶两人就从家里出来了,铁家私房菜之所以深受广大顾客的推崇跟喜爱,最基础的就是他们家的菜足够新鲜,铁灵云从来都不用过夜菜来做菜,这样,做出来的菜品,在口感上才会有保证。

    其次,是食品安健康。

    所以,她在经营的时候,就决定好了,要让顾客提前预约,他们采购的时候,就会按需按量来采购,这样可以极力的保证不浪费。

    就在两人走到小区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铁灵心从里面走了下来,她是从副驾驶走下来的,小区门口的路灯很亮,所以,铁灵云看到了她眼眶都红透了。

    她心下顿时一惊,莫非是靳睿博出事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邵正谦亲自做的手术,手术后遗症的问题,应该是最小的。

    况且,手术还那么成功,不是吗?

    “姐。”铁灵心走过来,才刚一开口,这眼眶里的泪珠就跟掉了线似的,止都止不住。

    “发生什么事了?”铁灵云瞧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沉声问着。

    其实,铁灵心不肯听她的话,她对这个妹妹有些失望的,她甚至劝过自己,不要再去管她了,她选择的路,她尽身为姐姐的力,阻止过了,可是她不肯听劝,那么她将来遇上什么事,她都得要自己扛着。

    至于她跟靳睿博,这辈子就这样了,有缘无份。

    她不会再走回头路,这辈子,被爱情伤到这个份上,她对爱情已经绝望了,她对自己的未来,都做好了规划。

    一个人过,或者收养一个孩子,再不济,去买个精子,自己生个孩子,然后跟孩子相依为命。

    男人,她真的是不想再碰了。

    “姐,靳总他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医生说,这是他自己不愿醒过来的,好多人都进去跟他说过话了,但是没有一点儿好转,所以,所以……”

    说到最后,铁灵心有些泣不成声了。

    “灵心,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那是他的事情,再说大一点,那是他们靳家的事情,你来找我,没有用。”铁灵云冷声拒绝了。

    铁灵心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姐,不管怎么说,你们相爱过啊,难道,难道,你就不想他醒过来吗?”

    “你想听真话吗?”铁灵云挑眉问着。

    铁灵心哭着点头,她知道,铁灵云不喜欢她在靳氏做事,但是靳睿博在里面,她就舍不得走。

    她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

    哪怕这个男人,是她姐姐曾经的爱人,她也是喜欢的。

    既然姐姐不要了,况且,靳睿博也说过,跟她姐姐是不可能了,那么,靳睿博的身边早晚都会有另一个女人出现的,既然如此,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姐姐,那么,为何就不能是她呢?

    所以,她从小就很听铁灵云的话,这一次,是真的反抗了。

    她想要自己争取下,她自己的幸福,就算争取不到,她也认了,可是从来都没有争取过的话,那她是不甘心的。

    “我不想被他纠缠,我也不想,因为他或者他母亲,再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青云市是我出生并且成长的地方,这里有你,我的家人,这里还有乐乐,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离开你们,所以,我要留在这里好好的生活,与你,与乐乐相聚。”

    “铁灵云,你还真是铁石心肠啊。”黑色轿车里,莫玲下车就听到铁灵云说的这番话,她简直都要被气死了,这个可恶的女人,怎么能这么狠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她儿子现在躺在医院里,医生做了各项检查都没有问题,可是偏生就是醒不过来,医生说有可能是病人主观上不想醒过来。

    她真的是不知道她儿子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在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了,她跟靳国豪在他耳边,说了多少鼓励,刺激他的话,但是,靳睿博就是可以无动于衷。

    别说手指了,连个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她一个人在病房里跟靳睿博说话,那是又哭又闹,还气不过的打了他两下,靳睿博仍然没个反应,像个活死人一样。

    医生说了,要是有办法的话,那要让病人早点醒过来,否则的话,就算每天给病人输液保命,也死无济于事了。

    健康的人在床上躺久了,一直不动的话,身体的各项机能都会衰退,怕就怕时间一久啊,这病人将来醒来了,四肢都瘫痪了,到时候就成为废人了。

    医生的话相当难听,但是却是事实。

    莫玲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决定来求铁灵云。

    只是,出面的人不是她,而是铁灵心。

    她按照铁灵云所说,亲自给铁灵心道歉了,并且,她也尊重靳国豪的说法,只要铁灵心愿意,那就继续留在靳氏好了。

    跟铁灵心这次谈话,她知道了铁灵心喜欢她儿子,这铁家的两姐妹,都喜欢她儿子,不得不说,她儿子魅力很足。

    她也想过了,青云市的豪门贵千金确实很多,但是,她们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她们颐指气使的模样,她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可是没办法,谁让她是靳国豪的续弦呢,在上流社会的人士眼里,她这个靳太太名不正言不顺,靳睿渊进出靳家,甚至连声阿姨都不叫。

    每次提到她,都是这个女人,在医院的时候,他甚至还说她是疯女人。

    所以,她要是要找个家世过于好的儿媳妇儿进家来,她不仅操控不了人家,指不定还要受气。

    但是铁灵心乖巧柔顺啊,而且很听话。

    她也是才知道,铁家过去也是名门望族,后来因为铁家的管理者不善经营,赔钱了,所以家道中落了。

    所以,铁灵心嫁给靳睿博,也不算是完的门不当户不对。

    况且,铁灵心这个女人好掌控,也听话。

    是以,她在跟铁灵心道歉的时候,还给铁灵心承诺了,如果她要是劝服了她姐姐来唤醒靳睿博的话,她可以成她跟靳睿博。

    铁灵心就是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动摇了。

    她知道铁灵云的生活规律,天不亮,她就要同店里的人一起出门买菜,所以,她跟莫玲这个时间就在门口来守株待兔了。

    听闻莫玲的声音,铁灵云一点都不意外,她扭头看过去,再不像从前那样,对着这个女人,那是一脸的讨好。

    从前,还是穷酸女人的莫玲,她用尽了力都讨好不了,更别说,现在成了富贵太太的莫玲。

    她就是倾尽一切都是讨好不了的。

    她明白这点,但是她更明白的是,她不打算讨好这个女人。

    她要跟她,还有靳睿博彻底划清界限。

    “我铁石心肠?靳太太,您是贵人多忘事啊,您是不记得您从前对我做的那些事了吗?要不要我提醒您一下,一件件,一桩桩,可不止铁石心肠啊,还冷血无情呢。”铁灵云挑眉,她现在可不怕跟莫玲争辩这些事呢。

    那些事,都是莫玲自己做下的,她的孩子,她亲手给杀死的,要知道,她亲手杀死的也是她的亲孙子。

    呵,她知道,她是不在乎她肚子里孩子的命,毕竟,在她看来,可以给靳睿博生孩子的女人太多了,少她肚子里的那一个算什么。

    当初的她,大概计划的是要一尸两命来着,如果不是她命大,如果不是那天朱挺正好在家里,她想,她可能就,真的死了。

    是以,她现在凭什么还要和颜悦色的对待这个恶毒的女人。

    只因孩子没成型,所以,杀人的罪名安不了在她身上,毕竟她没死,她活了下来,所以,她没有杀人。

    但是,在她内心里,她莫玲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

    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她恨她都来不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