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合作(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58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铁灵心被他的眼泪给震惊的整个人都呆了,很快,不用她在做什么,她就被靳睿博给放开了。

    她再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面色如常,似乎她刚才摸到的眼泪,都是假的,是她的幻觉而已。

    “你姐让你走,为什么不走?”靳睿博突然开口问。

    铁灵心诧异至极,“你……”

    她想说,他不是失忆了吗?

    他不是只懂得傻笑吗,可是这会儿,怎么会是这样的?

    “留下来是为了报答我?”靳睿博却没有顾忌她的震惊,他不知道门外的人什么时候会再进来,所以,他得迅速的找个人帮他。

    他知道,铁灵云最在意的就是她这个妹妹,所以,为了她好,为了弥补自己对她的歉意,他不该对拉铁灵心下水的。

    但是现在,除了铁灵心,他真的不知道他还能相信谁。

    所以,哪怕他明知自己不该这样做,却不得不寻求与铁灵心一起合作。

    “是。靳总,您让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铁灵心也是玲珑剔透的人,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不管是失忆,还是装傻,都是靳睿博故意而为之的。

    她不追问他这样做的理由,但是,她却会为了他将此事保密。

    靳睿博猛的将铁灵心的手抓在掌心里,“好,现在你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出去告诉我妈,鉴于我现在就认你,你告诉她,你想嫁给我,你不嫌弃我傻,就想好好照顾我。”

    “这……”铁灵心没想到,他要让她做这件事。

    他既然没有失忆,那么,他心里面肯定还是有她姐姐的,她原先想的是,趁着姐姐不原谅他的这段时间,替代姐姐好好陪着他,并报恩。

    她是喜欢他,她甚至可以在铁灵云的面前正大光明的承认她对他的感情,可是跟他结婚,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反悔了吧?没……”

    “没,没反悔,你以后怎么跟我姐姐解释呢?”铁灵心明白,这是他一时想出来的权衡缓和之际,她看的出来,他还是喜欢她姐姐的。

    而且是很喜欢,既然很喜欢,那么,他现在做这样的决定,一定是被逼无奈到了极点了吧。

    但是,他的无奈,她姐姐不知情啊,到时候解释起来会很麻烦的。

    而她,也有点担心这件事,会让她们姐妹生嫌隙,她不想跟她姐姐生分。

    这件事,她只是忌讳这唯一的一点。

    “你姐姐不会需要我的解释的。”靳睿博说着这话的时候,又红了眼眶。

    昨晚,铁灵云来了,她说的话不多,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昨晚,她来看他,带着她的男朋友,是来跟他告别的。

    而他,在她面前也故意隐瞒了自己早已醒过来的实情,也是想要让她达成所愿,过她自己想要的幸福快乐的小日子而已。

    至于他,对她有太多的抱歉跟愧疚。

    他确实也无颜再见她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醒来后,经历了什么,那个胆大妄为的靳睿渊,大概是真的恨不得让他死了算了。

    在他刚出手术室,趁着没人的时候进了病房来告诉他很多他从前都不知道的事情。

    他所遭遇的车祸,靳睿渊当着他的面承认了,是他的杰作,他甚至还说,他这次算是命大了,也可以醒过来继续跟他作对,但是下一次可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命大了。

    这件事,倒不是太意外,靳睿渊这么恨他,想要让他死,他也是理解他的。

    毕竟,他这一辈子养尊处优惯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备受宠爱,眼下,有人来与他抢他的东西,他恨不得他死也是正常的。

    让他震撼的是,靳睿渊竟然知道铁灵云的事情,还告诉他,铁灵云当年的流产,是他的母亲,莫玲为了让他收心回靳家与他争夺财产,所以痛下杀手,亲手杀了那个不成形的孩子。

    他当时差点就没忍住要从病床上一跃而起,他是拼了命的克制自己,才让自己没有变化,身体僵硬的像个木头人一样的躺在床上,承受着靳睿渊的各种凌辱。

    再然后,他就这么躺了两天。

    两天的时间,他想通了好多好多的问题,也制定了一个计划。

    直到铁灵心来了病房,他才想到了如何利用她,让他的这个计划成熟起来。

    现在,他没办法把这个完整的计划都告诉铁灵心,只能先让她成了他的妻,成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后,他才能慢慢的将计划告诉她。

    两人就这么达成了一致,随后,靳睿博躺床上装睡着了,铁灵心就出去了找莫玲说结婚的事情。

    “你想跟我商量什么?”莫玲反问着。

    她现在看着这个丫头,也来不了气了。

    她虽然不懂,为何儿子就认得这个女人,但是既然儿子只认她,那么,她就必须得对这个女人好点,她还指望着这个女人能够帮着她唤醒靳睿博。

    她不能就这么认输,她跟靳睿博这辈子吃了那么多的苦,眼见着就要苦尽甘来了,她不能接受这么一个打击。

    她那聪明伶俐又有才干的儿子,怎么能成为一个傻子呢。

    不能,这是绝对不能够的事情。

    “夫人,我想嫁给二少爷,二少爷现在这情况,我看来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了,可是我如果没有名分的话,这样待在二少爷的身边,名不正言不顺,我也不好跟我家人们交代,夫人,能否请您开个恩,我问过医生了,他说,二少爷这种情况是可以恢复的,只要照顾的好。”

    这些话,都不是靳睿博教的,而是她自己组织起来的。

    她不傻,不笨,而且,在跟靳睿博一起工作的时候,她还能帮靳睿博出谋划策呢。

    莫玲倒是没想到,她这心头的念想刚起,这铁灵心自己就主动提出来了,哪怕之前她看不上这个女人,可眼下,这女人不嫌弃靳睿博如今这样,要主动提要嫁给他,她自然是乐意的。

    甚至,她还是感动的呢。

    她拉着铁灵心的手,“心心丫头,你真的想清楚了,现在的二少爷可跟从前的二少爷不一样了。”

    “夫人,二少爷是心心的救命恩人,没有二少爷当初伸出援助之手,就没有现在的心心,所以,不管二少爷如今什么模样,心心都甘之如饴,请夫人成。”

    铁灵心一表自己的决心。

    “好,好啊,丫头,阿姨我今天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这件事了,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莫玲答应了。

    铁灵心笑了。

    她看了一眼病房,十分不放心,“那夫人,我进去陪二少爷了,我出来的时候,他就睡的不安稳,我怕他醒来没看到我,又会吵了。”

    “好,你先进去吧,好好照顾他啊。”

    莫玲笑了下,随后转身去了医生办公室。

    铁灵心进了病房,靳睿博看着她,她快步的跑过去,“靳总,夫人答应了。”

    “嗯,我妈就没有劝阻过你一下吗?”靳睿博问着。

    铁灵心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夫人让我确认想清楚与否,以及她说现在的你跟从前的你不一样了,这个,算不算啊?”铁灵心仔细的想了一下,说了这个片段。

    靳睿博抿唇冷笑了下,“没事了,先这样吧,你去跟医生说,带我转普通病房。”

    “好的。”铁灵心惟命是从。

    “这是你的主意,不是我的,你要有概念。”

    “……嗯,我知道了。”

    *

    靳睿渊办公室。

    “你说什么,你说靳睿博醒了?但是他失忆了,还变傻了,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咯。”靳睿渊一早从家里出门上班,刚到办公室,许阳就过来汇报了这么一个好消息。

    他出门的时候,他爸跟那个女人都没在家了,他这刚出院,又给靳睿博输了血,他爸对他倒是热络了好多,还命人在他这两天的餐食里,做的都是补血的菜。

    那个女人对着他还是程黑脸,好像他就该救她的儿子,理所当然的德行,让他看了就讨厌,不过,他暂时不跟她计较而已。

    他只是没想到,这屁股刚挨着板凳,许阳就能够带这么好的消息过来。

    “我让阿彪一直盯着那边呢,今天早上,咱们的靳二少醒了,但是他连自己是谁都忘了,靳先生都放弃了,莫玲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阿彪跟护士打听的结果就是,靳二少失忆了,而且跟傻子无异,醒过来,谁也不认识,看到人就傻笑。”许阳笑着说。

    ‘啪啪啪’三声巴掌声响了起来,靳睿渊双手重重的击打在一起,“太好了,咱们内忧外患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内忧了,以后这个人,我们不必费心盯着了,你现在赶紧抓紧时间去做业务上的事情,童氏是个大馍馍,这个急不得的,咱们慢慢来。”

    “是,靳总,我明白。”许阳点头。

    “明白就好,许阳,喜欢女人没什么错,但是对女人不必太过伤心,咱们男儿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等你成为人上人,还怕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靳睿渊劝着。

    许阳抿唇一笑,“是。”

    在他心里,赵希媛是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的女人,他爱她,为了她,他愿意奉献出一切。

    靳睿渊没谈过恋爱,他碰上的女人,无非只能挑起他的欲,所谓走肾不走心,一个不能让男人动心的女人,自然不能让男人奉献一切。

    但是,一个能够让男人动心的女人,她不需要争取,男人就会自动的交付一切。

    “行了,出去吧,今天你在公司守着,我去医院一趟。”

    他精心谋划,得到了现在这样的结果,他自然得去瞧瞧。

    “靳总,要不要我陪你啊?”许阳低眉顺眼的问着。

    “不用,你去按计划做事情,现在业内人士都知道,你完可以代表我,去吧。”靳睿渊十分满意。

    “好的,我让大力来接您。”说着,许阳就给他身边的助理打电话。

    靳睿渊心情很好的在等着。

    等他到医院的时候,靳睿博都已经从ICU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

    如今的靳睿博的身份摆在那儿,即便是普通的病房,那也是医院最好的单间病房,市一院毕竟是公立医院,它跟私人医院不一样,就算是最好的单间病房,可设施还是有限。

    不能与私立医院相提并论的。

    莫玲一脸憔悴的从普通病房里出来,看到靳睿渊的时候,她真的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靳睿渊也不生气,他走过来,主动的坐在莫玲的身边,“小妈,怎么不进去呢?”

    莫玲:“?”

    莫玲一脸的匪夷所思,这么长时间以来,靳睿渊对她可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的,从名分上来讲,他的确得叫她一声小妈的。

    但是从她正式进靳家门的那一刻,靳睿渊从来都没有开口加过她小妈。

    今儿居然叫上了,这人,到底是存了怎样的心思?

    如今,怕是得到了消息,知道她家的睿博成了废人了,没办法跟他争靳家一切了后,这人就收敛起了对他们的敌意了么?

    “小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呢?之前是我不对,爸昨天狠狠的批斗了我,不管怎么说,我跟睿博也是兄弟,他这样,我心里其实也是不好受的。我真的是想通了,人家不都说兄弟连心,其利断金么?靳家子嗣单薄,就我们兄弟俩,我们应该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的。”

    靳睿渊的这些话,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

    把莫玲都给说愣了,她脑袋晕晕乎乎的,她都分辨不清,靳睿渊现在的这话,到底是真心的想通了,还是他其实是为了来探听什么。

    可这明显的事实摆在那儿呢,有什么可探听的。

    睿博毁了,没有了战斗力,连靳国豪都要放弃了。

    也就在靳睿博转病房的时候,靳国豪打电话跟她说,买了一处宅子,等靳睿博出院后,让她跟靳睿博一起搬到那个宅子里面去住。

    莫玲当场就懵了,这是要把她给打入冷宫了么?

    她才刚当上靳太太不久,她只是拿了名分,但是靳国豪还没有来得及将她昭告天下,很多人只知道她是靳国豪的女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她如今是靳国豪名副其实的太太。

    靳国豪介绍她的时候,没有特别的说明,她自然也不好主动昭显她的身份。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在给她开玩笑,每次靳国豪要办宴会,昭告她的身份的时候,在那之前,就会有事情发生。

    一次又一次,就这么巧的给拖延到了今日。

    现在,儿子才刚刚出事,靳国豪就摆出这么一副姿态,莫玲的这颗心,真的是寒凉透骨啊。

    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靳国豪诱惑她的时候,真的是超级大方的。

    她家里不富裕,所以,靳国豪的大手笔,自然轻而易举的就俘获了她的心。

    她怀孕了,要给靳国豪生孩子,她的朋友就劝过她,说她就这样给靳国豪生孩子,就不怕遭到靳国豪的太太的猎杀么?

    当时,她真的是猪油蒙了心,年轻女孩对爱情的专一跟执着,以及对爱情的美好幻想,加上靳国豪贴在她耳边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彻底没了理智。

    孩子四个月了,靳国豪带她去做宝宝性别鉴定,在确定肚子里是男宝的时候,她被靳国豪拼尽力的给保护了起来。

    当时,她是晕陶陶的觉得靳国豪这是爱她,将她护在心尖上。

    这一刻,再回想过去,她才明白,靳国豪要保护的不是她,是他的亲儿子。

    当初,她这肚子里要是个女宝的话,她想,她在冷血无情的靳国豪眼里,大概什么都算不得的,估计,她跟孩子是死是活,得看命。

    逃得过靳夫人的追杀,就能活,逃不过,那就是死路一条呗。

    莫玲冷笑,她没想到,这人快年过半百的时候,她才将自己的一生给想明白了。

    还是怪靳国豪,他那虚伪的脸孔,在她面前隐藏了这么久,眼下儿子出事,他才暴露出了他肮脏的嘴脸。

    这人立即就要将她跟睿博都给赶走。

    “小妈,我进去看看睿博吧。”见莫玲就这么的在他面前发呆,靳睿渊也没耐心应付他了,他站起来就要进病房里面去看,看看靳睿博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样。

    “你别进去了,他连我都不记得了,更不会认得你,医生跟护士进去,他都会害怕躲避,你这一进去,会吓到他的。”莫玲心疼的很。

    为了让靳国豪这辈子可以注意到他们娘俩,对于靳睿博的教育,她完是按照靳国豪的要求跟标准来的。

    靳睿博一岁不到的时候,靳国豪就给请了外教,别的小孩子在读书学习的时候,靳睿博也得学习,人家小孩子不学习,要跟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靳睿博还是在学习。

    上小学了,除了学校里的所学的,靳睿博放学了后还的学。

    她这个做妈妈的,整天都在靳睿博的耳边,说着要让他给她争气的话,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让他要努力,不断的努力。

    在她的记忆里,靳睿博跟学习机器差不多了。

    在这样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下,靳睿博没被他们逼疯,已经是奇迹了。

    靳睿博遇上铁灵云的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是他人生最快乐,最充实的日子,她对这个儿子其实是有愧疚的。

    所以,在她知道靳睿博跟铁灵云谈恋爱的那段时间里,她明知道靳国豪不会让铁灵云那样的女人嫁给靳睿博的,可是看到靳睿博那么快乐,那么幸福,她这个当妈妈的,就有了私心。

    不管怎么样,先让儿子幸福一段时间再说。

    然而,这后来,她所做的事,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眼下,她才开始有些后悔起来,自己做的那些残忍的事情。

    她甚至后怕,如果有一天,靳睿博知道,他跟铁灵云的孩子是被她这个妈妈亲手给杀死了,他会怎样对她?

    以前,仗着靳国豪对她的好,仗着她是靳太太的身份,她陷入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里,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她想的比较多。

    “小妈,睿博真的这么严重?”靳睿渊挑眉问着。

    听到靳睿渊这般质疑,莫玲真的是火大,“靳睿渊,我知道,你输血给了睿博,我该感谢你,但是你告诉我,你这么质疑算怎么回事?你要不信就去问医生,你要再不信,就自己进去看,我儿子失忆了,变傻子了,这要不是确定了,我这个当妈的会这样说他吗?”

    莫玲实在是受不了了,朝靳睿渊吼完,发泄完,她就跑了。

    靳睿渊自然知道这是真的,莫玲如今这伤心欲绝的反应,让他更确信了这点。

    只是,他的双手还是放在了门把上,没有犹豫的,用力往下一压。

    ------题外话------

    莫玲,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

    把自己的儿子害得这么惨,就问一下,你到底怎么想的?

    (⊙o⊙)…

    明天见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