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我哥(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29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老铁私厨店内。

    铁灵云正在忙着炒菜,朱瑶跟朱挺兄妹俩都在店里帮忙,朱挺人长的还不错,他虽然不是那种大众都接受的帅,也的算是小众帅了。

    主要是朱挺身高够高,笑容可掬,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两侧还有深深的酒窝,别提有多增分了。

    “小瑶啊,你老板终于肯舍得花钱再请个人来帮忙了啊?那是不是这每天的十桌,可以给增加点了呀,你看吧,我愣是抢了好久,才抢到一张餐票。我们食客真的是不容易啊。”有个老熟客看到朱挺,拉着朱瑶问着,是不是老板多增加了人手,就可以多提供点服务,这样,他们食客也就不用等那么辛苦了。

    “知道你们不容易,但是我们老板啊,暂时没有想过要增加销售量,所以,不好意思了,沈阿姨。”朱瑶给他们这桌放下菜,笑眯眯的就走了。

    “这小帅哥长的挺帅的呢,小瑶啊,你跟他熟么?我有个外甥女,今年毕业,在外企上班,收入不错,给介绍一下?”另一桌的人,伸手将朱瑶给拉下来,她对人比较感兴趣。

    “何阿姨,他是我哥,你说我们熟么?”朱瑶笑着问,就在老顾客又要说话了,朱瑶语速飞快的说着,“不过呢,我有嫂子了,所以不好意思啊,何阿姨。”

    “啊?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啊?果然这年头,女人年龄稍大点就不好嫁人了。”何阿姨摇摇头,念念有词的说道。

    朱瑶很疑惑,不是说刚毕业么?既然刚毕业,这个女孩的年龄能大到哪儿去啊?

    不过,朱瑶并不关心。

    她还要进去拿菜呢。

    她不关心,有人关心,直接问道,“老何,你不是说刚毕业么?我有个侄子,咱们俩约约呗。”

    “得了吧,你那侄子成天游手好闲的,我那外甥女,人家可是博士后,你那侄子,配得上么?”何姓阿姨一脸嫌弃。

    那人就不吭声了。

    还没有走入内堂,听着两个老客户在那儿的斗嘴聊天,主要忍不住笑了。

    博士后也不见得能瞧的上小交警啊。

    这个年代,还真是看脸,认颜的年代。

    十二点二十,五桌满荡荡的客人,吃完了饭,有四桌老食客又让朱瑶给泡点茶出来喝,朱瑶去泡茶了。

    泡好茶,由朱挺给客人们送去。

    朱挺就被拉住在外堂陪那些老熟客打趣。

    今天来这里的五桌客人,除了一桌是新客人,吃完了饭就走人了,另外四桌都要闹着喝茶,这天太热了,他们又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不想顶着那么火辣辣的太阳就这么走出去了。

    朱瑶跟铁灵云坐在里面吃饭。

    刚才就让朱挺先吃过了,所以,朱挺在外面招呼客人,她们俩就在里面吃个安心舒心的饭。

    偏就在这时,铁家福子在接了铁灵心的说她要结婚嫁人的话后,他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但是铁灵心就跟吃了秤砣一样,不改初心后,他就一直给铁灵心打电话,一开始那个丫头怎么都不肯接。

    他就让人给铁灵心发短信,但是铁灵心也不回。

    而后,他再打,铁灵心就给关机了。

    他又给铁灵云打电话,铁灵云因为做事,私人手机都是关着的,订餐的手机,则是由朱瑶保管,而铁家福并不知道那个手机的号。

    所以自然是找不到她的。

    铁家福气不顺,所以,他就从家里出来,直奔铁灵云这里来了。

    “灵云,灵云,你出来。”铁家福的嗓门很大,一走近老铁私厨,就扯着嗓子喊。

    因为内心着急,所以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老铁私厨开店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公然上门的来闹过事,朱瑶是那种占理就不怕那闹事的人。

    她是老铁私厨的公关总监兼打杂的,所以这种事自然是要她出面去解决的。

    朱瑶放下筷子就要起身,却让铁灵云伸手给按住了。

    “这个人,我去就好,你别去。”铁灵云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

    “不是,灵云姐,我……”

    “他是我爸,过来找我,应该是家里出事了。”铁灵云神情淡定的说着。

    朱瑶:“……”

    铁灵云走出去,就看到朱挺在好好的跟铁家福说着什么,铁家福挥挥手,一副什么都不想听的样子。

    他老爸就是这样的,铁灵云都习惯了。

    只是,这里又不是铁家,也不是他身边那些习惯对他惟命是从的人。

    “朱挺,这边我来,他是我爸。”铁灵云走过来,还是将铁家福的身份说了出来。

    朱挺有点惊讶,再转身面对铁家福的时候,就显得更加的谦卑有礼了,“铁伯伯,好。”

    铁家福哼了声,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里人太多,家丑不可外扬,所以他低着声音说道,“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吧。”

    铁灵云左右看了看,便将铁家福带到了她后厨,后厨外面有供她休息的院子。

    那儿,很清净,是可以说话的地方。

    到了院子,铁灵云让铁家福坐,铁家福也不肯坐,心中焦急,“你知道灵心在哪儿吗?”

    铁灵云摇摇头,她不知道,可她猜的到,那丫头,肯定是将时间耗在医院里的。

    “哎,灵心说她要结婚嫁人了,嫁的是她那个出了车祸的老板,你柳姨让人打听了,那个人啊,车祸是救过来了,今天早上醒来的,可是人失忆了,还变成了个傻子,你说,灵心要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我怎么忍心呢?”铁家福红着眼睛说道。

    铁灵云:“……”

    铁灵云没吭声,主要是铁家福带来的信息太过震撼了,她倒是不意外靳睿博清醒过来的事情,这事,童欣乐已经跟她说过了。

    她是震惊,靳睿博的失忆跟傻子,还有,铁灵心要跟他结婚的消息。

    “灵云,你干嘛不说话啊?你每次回家,不是义正言辞的告诉我,要让灵心嫁的好,你会给她存丰厚的嫁妆,这桩婚事,不管怎么说,都算不得是好亲事吧,你说呢?”铁家福看着铁灵云,不知道她发呆在想些什么。

    “爸,我知道了,您先别急,等我联系上了灵心再说,好吗?”

    “我怎么能不急啊,灵心跟你一样,固执别扭的要死,她这可是下了决心的,我怕你也说服不了她,你要知道她在哪儿?不如你带我一起去找她吧,这件事得当面跟她说清楚。”

    铁家福着急的很。

    “爸,我现在还开门做生意呢,我晚上还有客人,我现在没时间,而且,我确实不知道她在哪儿,她晚上总要回家的吧,你回去等她就好了。”铁灵云劝说着铁家福。

    “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了都,你还想着做生意啊?”铁家福真是气不过。

    他这个女儿,比以前还铁石心肠。

    “我不想着做生意,难不成我指着谁养我啊?您跟柳姨吗?还是说,让柳姨帮我寻一门好亲事,让我嫁过去当少奶奶啊?”铁灵云讽刺的问着。

    她有时候是真不懂,她这个爸爸,在她母亲在世的时候,耳根子都不软,这柳舒柔一进门,她那个素来以铁汉闻名的爸爸,竟然软的不可思议。

    不得不承认,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她妈妈在世的时候,她这个爸爸啊,对她妈妈呼来喝去的也就罢了,在外面逢场作戏,还时不时的让那些女人找机会来铁家气她妈妈。

    她对那个家,真的是一点留恋都没有。

    她妈妈就从来没有享过福,就抛下她们姐妹俩走了。

    他爸爸不伤心就不说了,娶柳舒柔进门,那动作堪称神速。

    只可惜啊,柳舒柔这个女人不旺夫,跟她那苦命的妈妈不一样,她妈妈可是旺夫的很呢,偏偏,她老爹一点都不珍惜。

    铁家落败了,爱柳舒柔进门后的第二年就败落了,那速度也真是够神速的。

    要不是柳舒柔这几年都还在她父亲身边陪伴着,她甚至会觉得柳舒柔就是他们铁家的敌人派来的美女蛇,就是为了让铁家福尝尝跌落谷底的滋味。

    很显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柳舒柔都没没有抛弃她老爹,这两人还真是真爱啊。

    就是真爱又怎么样呢?

    她不喜欢柳舒柔,哪怕柳舒柔当初没有当她父母的小三又如何,反正能够在人家亡妻走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嫁进来的女人,她真的是不喜欢的。

    在她眼里,她就比那些闹事的小三好了那么一点点。

    “灵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柳姨是之前帮你找了一个年级大点的,但是你现在都这样了,你嫁过去,那老头子就没几年好活了,他死了,那他的钱不还是你的吗?”铁家福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呵,我哪样了,让你们这么嫌弃啊?”铁灵云冷笑,“我没让你们供,没让你们养的,又没在家浪费你们的粮食,我这是碍她眼了,想方设法的要把我嫁出去。”

    铁家福的脸色很难看,“好了,好了,这事不是都过去了么?咱们就别说了,倒是你那个妹妹,你就这么甘心啊?你不是说你最爱她的吗?”

    “我是最爱她,但是她是个人,不是物件,我只能建议,她长大了,她有判断是非的能力,也有对自己人生决定的权利,爸,如果对方拿出了让柳姨满意的聘金,你今天还会气急败坏的来找我吗?”

    被铁灵云这么一讽刺,铁家福的脸色更黑了,“你把你爸看成什么了?”

    “行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关心,我也不在意了,你先回去吧,灵心那边,我自然会联系她的,而你们呢,别做太过分的事情就好。”铁灵云说完,就把铁家福给送走。

    铁家福骂骂咧咧的,最后也只能走了。

    他是一个非常注重面子的人,跟铁灵云争吵,在家里如何吵都行,可这是在外面,自然不会争吵的。

    朱瑶泡了上好的龙井,端着茶走过来,就看到铁家福要走了。

    她诧异的看着铁灵云,铁灵云秉着家丑不外扬的说法,所以,她跟她父亲的关系,她并没有跟朱瑶他们细说。

    朱瑶跟朱挺自然不知道他们父女的关系,其实压根就不好。

    这些年,她的老铁私厨做的还比较好,铁家福跟柳舒柔就想着跟她缓和下关系,年幼的时候,想要倚靠他们的时候,他们对她都充满了算计。

    现在,她长大了,不需要倚靠他们了,她又如何能够傻的再送上去让他们算计呢?

    做梦去吧。

    “你居然把我们店的镇店之宝拿出来了,那种人,连我这里普通的茶叶都不配,你还拿这个,给你哥喝去,给我留点儿就行。”

    朱瑶:“……”

    那不是她爸么?

    她也是看在他这个身份上,才把这龙井给拿出来的。

    这是怎么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