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想听(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850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这么大的礼,就为了换一餐饭?

    这老爷子是太缺乏人陪伴么?

    不应该啊,老爷子这样的人,褚家的家主,那也是一个肩负着传宗接代大任的人,这类人,在位时,可不会痴心的只要一个女人,怕是只要是基因优良的女人,他都会拐回家给他生孩子吧。

    这类人,有英雄传奇般的魅力十足,可也有着肩负传宗接代的无奈,能被这样的一个男人爱上,想必不会有人要求,他非得清白了吧?

    就像古时候的皇帝一样,即便是皇后,她也不敢要求皇帝忠贞不二的对她,不仅不敢做这样的要求,甚至,身为皇后,还要尽心尽力的帮皇帝挑选入宫的女人,成嫔为妃呢。

    不得吃醋,不得嫉妒。

    褚驰烈就是这样的一个现代皇帝。

    据传言说,褚驰烈的父亲,载入褚家史册的亲生孩子,有一百零八个。

    哈哈,这么多孩子,一个女人生一辈子可都生不了。

    到了褚驰烈这儿,即便孩子的数量减半,那也是五六十个,这么庞大的数字,也不是一个女人可以办到的。

    褚驰烈在一百零八个孩子里,胜出当上了褚家新一任的家主,可以想见,这个男人,年轻的时候就有帝王般的谋略啊。

    而且,他不是以死亡为前提就卸任了家主的位置,可见这男人,年老时候的胸怀是如此宽广。

    这样的一个人,就是想想,都觉得那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英雄。

    童欣乐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见这样的英勇人物,有点像做梦。

    不知道为什么,她甚至突发奇想,“邵正谦,你说,你会不会是老爷子的私生子啊?”

    邵正谦愣了好半晌,最后无语的骂道,“……胡说。”

    童欣乐:“……”

    她这是胡说吗?

    邵正谦不是邵天的儿子,他现在是孤儿的身份,这突然冒出一个褚驰烈对他这么好,谁能保证,邵正谦的生母,不会对褚驰烈那样一个人心怀崇拜跟爱慕呢?

    就连他们这些晚辈,听闻了褚驰烈的事迹,都对他充满了崇拜之意。

    更别说是那些生于在褚驰烈是英雄的那个年代,想必每个女人的梦里,都有这样的一个盖世英雄吧。

    如果被英雄看上,那对任何女人来说,绝对是值得骄傲的。

    当然,她还是觉得自己的脑洞很大呐。

    毕竟,褚驰烈的战场在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岛屿上,人家有些占山为王,褚家的人偏偏喜欢海洋中的岛屿,在那里创建了他们褚家人自己的世界。

    褚家人对孩子特别重视,尤其是男孩子,况且,邵正谦这样的天之娇子,要是真的是褚家流落在外的孩子,褚驰烈怎么会放任这样一个好苗子在外被凡人给糟蹋呢?

    定然是会养在褚家的世界里,让他成为人中之龙的,即便不是褚家的家主之位,那也绝对是人上人啊。

    所以,还是她多想了。

    应该是褚驰烈这样的人,对帮助过他的人,都格外的感恩,更别说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邵正谦了。

    “好吧,我也觉得自己是胡说了。”童欣乐点头承认。

    邵正谦拉她过来,“你真的是胡说了,我要是褚老的孩子,这辈子我估计都没机会认识你,我很庆幸,自己是个普通的男人,与那个世界无关,否则,我这辈子将不会有爱的女人。”

    童欣乐:“……”

    童欣乐一双眼睛亮晶晶,这番深切的表白,比那句我爱你,还让她感动至深。

    什么叫,他这辈子都不会有爱的女人,这意思是,难道在没有她的世界,他就不爱别人了么?

    这种深情,这种唯一,童欣乐恨不得立刻奉献自己。

    童欣乐向来都是想到什么就做的人,她转身上前,挤进了邵正谦的怀里,将头紧紧的靠在他的肩头,“别胡说,人生漫漫,一个人真的是太孤独了。当然,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如果自己遇不上你的话,肯定不会爱的这么深。”

    邵正谦:“……”

    这言下之意啊,看来是就算没有他,也会有别的人。

    这话虽然没有他刚才的话好听,但是这话贵在实诚,也真心。

    邵正谦也不跟她计较了,这也没法计较。

    毕竟,他们说的都是如果。

    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存在,他只感恩让他们彼此在今生相遇相爱在一起。

    “乖,去楼上洗澡,我去厨房烧水,要吃冰西瓜么?我给你切点来?”邵正谦柔声的问着,这天气越来越热了,冰箱里储存了满满一箱的童欣乐跟邵彬爱吃的冰淇淋。

    童欣乐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喜爱吃这些冰冰的甜甜的东西。

    只要不是她特殊期,邵正谦都不会阻止她吃这些她爱吃的东西。

    “好啊。”童欣乐点点头。

    邵正谦笑,去了厨房。

    童欣乐跟着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个方盒子的冰淇淋,邵正谦瞧着她,无奈的笑,“一会儿还有冰西瓜吃,吃太多的冰的,对肠胃不好,尤其是这大晚上的。”

    “我放在那儿,让它融化,一会儿淋在西瓜上,我发明的新吃法。”童欣乐仰着脑袋,可爱的说道。

    “明天带你去买酸奶。”邵正谦看了一眼冰箱的上层,放酸奶的柜子,已经空了。

    “嗯,好啊。爱你哦。”

    童欣乐甜蜜的走了。

    邵正谦对有一个吃货老婆很无奈,不过是给她买点她喜欢的东西吃,就可以得到她的爱的告白。

    邵正谦烧好水,回到房间,房间已经没有人影了。

    他很自觉的端着切好的西瓜往三楼走去,童欣乐就很喜欢待在三楼,只要不下雨,她睡觉前都会在那儿待上好一会儿呢。

    他把西瓜放下后,吻了下童欣乐的眉角,“我去洗个澡,一会儿上来陪你。”

    “嗯。”童欣乐的眼睛还牢牢的盯在手机上,她正在追剧,她也是个小剧迷,追起来,可以整夜整夜不睡觉。

    现在是身边有了监督的医生在,所以,她不睡觉追剧的坏习惯,被硬生生的给阻止了。

    邵正谦洗澡很快,十分钟就上来了,他就穿了一条沙滩裤就上来了,头发都还死湿的,可见是真的很心急。

    他一来,就挤在狭窄的躺椅上,伸手关掉了她的手机,让她专注的盯着自己看,童欣乐让他给瞧的有些口干舌燥,这个人,以往都是要等他们回到房间才会这样发情的啊。

    今儿是怎么了?

    童欣乐推开他,这人不会是想在露天阳台上就做这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这里连个遮挡物都没有,万一别人也在家里的顶楼上乘凉,那他们可是现场给人免费的上演活春宫啊。

    她虽然大胆,但是胆子还没有大到可以接受这种事呢。

    “别这样,我再看一会儿,就回房。”童欣乐偏头,躲开他的亲吻。

    “我想吃你的西瓜新品。”邵正谦微微直起了上半身,像个小可怜一样的说着。

    “嗯,我喂你。”童欣乐很是知趣,她从躺椅上坐起来,要去帮他拿西瓜。

    “不用,你这里就有。”邵正谦像个无赖的痞子一样,指着童欣乐的嘴角。

    童欣乐:“……唔。”

    被人这样无赖的要求亲吻,童欣乐真心觉得这法子有点LOW来着,可是用这法子的人,却让她没法拒绝起来。

    所以,在被邵正谦亲吻了一阵,她就浑身发软,渐渐的回应起他了。

    邵正谦也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分明两人做了好多次,但是每一次,他只要稍微碰了她一下后,下腹就跟有火一样,热烈的蹿起来。

    到最后,除了童欣乐家的亲戚造访可以阻止,那就真没什么可以阻止得了他了。

    邵正谦的手,伸进她衣服里面开始作乱的时候,童欣乐的意识就开始迷离了,她伸手推开他的动作也越发的无力了。

    在童欣乐彻底弃械投降之前,她还有一丝理智的情况下,她哑着声音提醒,“正谦,去……去房间,别在这里。”

    在这里做,真的是太羞涩了。

    而且,没有安感。

    虽然他们这里是独栋的别墅,但并不是隐私特别好的,两栋别墅之间,遥遥相望,童欣乐白天在二楼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也可以跟隔壁邻居打招呼的。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岂敢跟他如此大胆的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叫我老公,我想听。”邵正谦今天是故意想让她弃械投降的。

    他拼命的去挑逗她,他对她了如指掌,所以,她的敏感点在哪儿,他非常的清楚,而且一击即中。

    童欣乐咬唇,这人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邵正谦一直耿耿于怀着,自打两人和好后,童欣乐还是不肯叫他老公,虽然她叫他什么,他都很喜欢,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老公这个称呼了。

    当然,亲爱滴,哈尼,甜心,他都不介意。

    童欣乐并不知道,她那平日里在人前一本正经的邵医生,还有着这么软萌软萌的想法呢。

    见她不为所动,邵正谦又使坏了一下,一根手指猝不及防的欺负了她。

    “啊。”

    童欣乐低叫。

    她看着邵正谦的时候,邵正谦有点受不了她那潋滟一般的水灵灵的眼眸。

    “我要忍不住了。”

    “老公。”童欣乐终是妥协了。

    邵正谦满意极了,他俯身一把将人给抱起来,也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三楼的储物室,他在那儿安置了一张沙发床,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今晚,让他明白了,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啊。

    童欣乐却是彻底无语了。

    只是下一秒,她的意识彻底涣散,整个人被她的邵医生给翻来覆去的折腾,完置身在水深火热里。

    激情褪去,童欣乐浑身软绵绵的任由邵医生替她服务了。

    她被一条白毛巾裹着,让邵医生给抱着去了浴室,清洗了身体,邵医生还算规矩,当然,他不规矩的时候,童欣乐会提醒他,她已经被他折腾的很累了。

    邵正谦自然会心疼她这个小可怜,然后就委屈自己,放过了她。

    洗好澡,邵正谦将她抱到了大床上,童欣乐是真的浑身发软,已经累得不想动了。

    邵正谦扯来凉被,给她盖着,又吻了吻她的脸颊,“乖,我去冲下澡,马上回来。”

    童欣乐软软的嗯了一声,在他还没有下床前,又抱怨的问着,“你说,为什么这件事结束的时候,女人会这么累,男人却还可以这么的神清气爽,还能做这么多的事情呢?”

    她就懒得什么都不想做了。

    可是邵正谦却还可以抱着她从楼上走到楼下,还帮她洗澡来着。

    “因为上天优待男人。”邵正谦给了一个欠扁的答案。

    这事,男人做了才神清气爽,女人做了得睡上一大觉才会觉得舒服。

    邵正谦下床的时候,一个抱枕被童欣乐给扔了过来,只是掉在了地上,并未砸到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