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礼物(3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60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邵正谦在浴室里,冲了不短时间的冷水澡。

    出来的时候,童欣乐已经困的上眼皮跟下眼皮一直在打架,可是她还是逼着自己强撑着等邵正谦出来。

    邵正谦看她那个辛苦样,无奈的快速走过来上床,将她搂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背,“怎么了?还不睡,等我啊?”

    童欣乐见他终于出来了,她安心的靠在他宽敞的胸怀里,眼睛闭了起来,“嗯,我就是要告诉你,你把我给你准备的礼物都拿走了,眼见着你的生日没几天了,我去哪儿给你准备新礼物啊?”

    撒娇,抱怨的声音,让邵正谦听了分外满足。

    “今年我的生日,你能回来,咱们还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礼物了,不需要再给我准备礼物了。”邵正谦满足的说道。

    童欣乐嘟着嘴,“原本也没给你准备啥稀罕的礼物,就是想把那声老公给留在你生日的那天,郑重的送给你的,结果,你今天就要去了。”

    邵正谦失笑:“……原来你之前一直不肯叫我,就是为了把这声称呼给我留着当生日礼物啊?”

    童欣乐:“……”

    童欣乐没吭声了,她一直不让自己睡觉,就是准备告诉他这件事,说完,她就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睡着了。

    自然,邵正谦也就等不到回应了。

    看着她甜美的睡颜,他将她放在枕头上,温柔缱绻的吻了她额头一下,“傻瓜,我还以为是你一直不肯原谅我呢,在惩罚我呢?我真多心了,你这可爱的小女人,真是让我想放下你都不行,真是只小妖精。”

    睡着的童欣乐,自然不知道,她那亲亲老公在她睡着后,已经给她封了妖精的称号了。

    随后,八月底,邵正谦的生日就这么到了。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年生日,她送他的是别墅的钥匙,邵奶奶很高兴,他感觉一般,所以,她送给他的,应该是开心跟快乐。

    奶奶高兴了,他自然也就开心了。

    这一天,懒懒的乐乐小公主,变成了勤劳的田螺姑娘。

    早上六点,邵正谦还在睡觉的时候,童欣乐已经起来了。

    今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因为邵正谦之前请假太多,所以,齐卫东怎么都不肯再给他批假了。

    所以,他今天还是白班。

    因为生日,可以提前一小时下班,这是老齐格外给他的优待。

    齐桑也没办法,帮他们俩争取这额外的一个小时,她可是恋爱都没有去谈,就在家里陪她老爸,聊一晚上的天的结果呢。

    为此,童欣乐还是挺感激她的呢。

    因为邵医生没有假期,要上班,所以,今天的生日,童欣乐也就没告诉邵彬了,免得他想要给他爸爸过生日,但是他爸爸却没时间。

    邵正谦赞成不告诉邵彬,是他想跟童欣乐过二人世界。

    早上,在邵正谦去上班前,童欣乐就做好了早饭,两人吃过早饭,童欣乐陪着邵正谦去上班,她就在邵正谦的办公室,用钢笔亲手写请柬。

    这钢笔,是她过生日的时候,邵正谦送给她的宝贝呢。

    她很珍惜这支笔,所谓的珍惜,她是拿出来物尽其用,不像其他人那样,因为珍惜某物,就把某物给珍藏起来。

    童欣乐就没有,比如,她小时候最喜欢的羽毛球拍,她就会经常带出去跟小朋友一起打羽毛球,她最喜欢什么,就会用什么。

    这次重新办婚礼,就是写给曾经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她都写了不少的请柬,看着厚厚的一摞,童欣乐都忍不住想,这些人每次见到她都要求她请他们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可是,她真怀疑,他们每个人都能来的吗?

    要不能来,她写了还不是白写?

    “你大学同学要请谁啊?”童欣乐问着邵正谦,她好预计给他留多少请柬。

    “不多,就两个导师跟几个同学吧,嗯,给我留十张请柬就好了。”邵正谦考虑了下,给了一个数据。

    高中的同学,他自然就不考虑了,童欣乐会代写的。

    “哦。”童欣乐点点头。

    将写好的请柬,她就放在了一边,她看着那一摞请柬,又无比纠结了起来,这些还只是同学,还好她的朋友不是很多,灵云算一个,陶曼跟秦远翔两人共用一张就好了,再请何薇跟李南,余海她都不打算请。

    嗯,省点也是省。

    主要是,她想到这些人要是都来的话,到时候他们俩的敬酒可是一大问题呢,就算一小杯一小杯的喝,那么多人呢,他们怕是得喝死。

    还别说,童家涉及的商业圈的朋友,以及邵正谦如今如此有名,他在医疗界,怕是也有好多人都会来的吧。

    就是想想,童欣乐都觉得要累死了。

    邵正谦空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瞅瞅她唉声叹气,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一个上午过去了,童欣乐也没写几份请柬出来。

    邵正谦也不怪,凑在她耳边,“没关系,晚上回去帮你写。”

    童欣乐扁嘴,她才不相信呢,邵正谦就跟刚解禁的和尚没吃过肉一样,两人回家的状态就是,逮着机会,邵正谦就会将她给拐上床。

    她哪儿敢指望他还帮她写请柬,他能把他自己负责的那部分写好就算了。

    中午,因为邵正谦过生日,自然他得请客吃饭了。

    来吃饭的人,今天稍微多了些。

    人多,邵正谦就没有去叨扰老霍了,而是去旁边的碧水城吃饭,那里的流水席做的不错,邵正谦也难得点餐,所以上午的时候,他就打电话在这边订了五桌。

    五桌的人坐的满满的,就连几个行政副院长都来了,童欣乐这才知道,邵正谦这人际关系还真的不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生日,这些领导都这么给面儿。

    邵正谦作为寿星翁,起身去敬茶的时候,自然是带着童欣乐一起去的。

    好在童欣乐今天穿了一件非常彰显气质的旗袍,将她的古典韵味美给彰显了出来,童欣乐的这身装扮,从她一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旗袍这种衣服,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撑住啊的。

    太瘦,太胖的人穿都不好看,要不胖不瘦的恰到好处,并且身材也得非常好的人才能将旗袍穿出味道来。

    童欣乐就有这样的本事。

    用齐桑的话说,童欣乐太会给人制造惊喜了,她很喜欢旗袍,但是真的把旗袍买回去,她却一次都没有穿过。

    因为穿不出女神的范儿来啊,可是童欣乐这穿出来,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段给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来了不说,简直亮瞎了众人的眼睛。

    简直了。

    齐桑等女人,对童欣乐简直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

    中午的应酬也好对付儿,因为童欣乐跟他们好些人都打过交道的,即便也有好多没打过交道的,可因为有齐桑,关和这样的熟悉的脸孔在,她也就不怕。

    最令她恼火的是晚上的跟褚老的见面。

    她都没想到,邵正谦约见褚老,竟然约的是在他生日这天的晚上这一餐。

    当然,约都约好了,她也不好反驳。

    而她之所以今天挑旗袍来穿,也是因为邵正谦多少暗示了她一点儿,穿旗袍显得端庄有气质,肯定会博得老头子好感的。

    大概,邵正谦都没有想到,童欣乐穿上旗袍来是这样的迷人。

    真的好诱人犯罪啊。

    今天早上,差点儿就没能按时出门。

    童欣乐本来想去换掉的,可是邵正谦宁愿自己受罪,也要老婆美美的出门,也算是挺无私的了。

    中午吃过饭,两点半了,两人才到了邵正谦的办公室。

    门外,已经等候了好几个需要看病复查的病人。

    邵正谦去忙他自己的了,就在这时,办公室来了一个快递,邵正谦不在,自然就是童欣乐帮他收了。

    童欣乐看到快递封面上寄件人上写的是苏静的名字后,她眨了两下眼睛。

    没有苏静的日子,这时间就是过的快,一个半月就这么过去了。

    当然,她不会完忘了这个女人,只是这段时间,确实是把她给抛诸脑后了。

    她一直以为,要等到他们结婚那天,苏静才会露面来继续给她添堵呢,结果,这邵正谦过生日,这女人就按耐不住了么?

    说来也很奇怪,沈燕这段时间,倒是也不提苏静了。

    除了她拐到脚要养伤之外,他们去沈燕的次数也频繁了许多,可是就这样,她都没听沈燕说过苏静什么。

    好像就是要把这人给忘记了似的。

    童欣乐收了快递,虽然好奇里面是什么,但是她也没有去打开。

    她把快递放好后,就去继续写请柬了。

    她眯着眼睛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不请苏静。

    哪怕苏静跟沈燕的关系不一般,又曾经是他们的同学,但是她却一点儿不想请她来参加。

    毕竟自己的婚礼嘛,她不想给自己添堵,也是理所应当的。

    邵正谦忙完了进来,已经三点半了。

    他看到桌子上那么大的快递盒时,他诧异的看向童欣乐,莫非这丫头,还让快递把礼物寄过来吗?

    这也太多此一举了吧。

    “你送我的?”邵正谦也不怕自作多情,笑眯眯的问。

    “你不是说我就是你今年生日最大的礼物么?我就没准备了啊。”童欣乐很直接。

    邵正谦:“……”

    邵正谦诧异的看向那个纸盒子,不是童欣乐送的,那他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他随手把箱子放在脚下,一脚踢到了角落里。

    童欣乐有些无语,这人也不拆开看看,难道不怕里面是易碎品,被他这一踢,里面的东西都成碎片了么?

    “是苏静送的,你不看看啊?”好久不曾提过这个女人的名字了。

    “她送的,我更没兴趣,一会儿清洁阿姨会来拿走的。”邵正谦听闻是苏静说的,他连眼神都懒得给。

    童欣乐却有兴趣极了,她走过来,笑着看向他,“说真的,我不在的这三年里,她都是怎么追你的啊?你怎么就这么无动于衷呢?”

    “什么意思?你这是想让我有动于衷?”邵正谦一把将人抓扯过来,放在大腿上单手抱着。

    “你试试啊。”童欣乐轻描淡写的四个字,饱含威胁。

    她大方的坐在邵正谦的大腿上,打开抽屉,找可以拆快递的工具,翻了一个遍,才找到一个剪刀。

    她手持剪刀,就要从邵正谦的腿上下去。

    可某人不让,童欣乐面露不满,“放我下去,我要拆礼物咯。”

    邵正谦只能放她下去,他不感兴趣的东西,童欣乐感兴趣,他也不能阻止她,不然,被她扭曲成做贼心虚就不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