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没说(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530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童欣乐拆开箱子,竟然是一大箱费列罗巧克力,一整盒专属费列罗的金黄色包装,这是一款象征着爱情的巧克力啊。

    当然,除了爱情,还有友情。

    可童欣乐宁愿相信,苏静这更倾向于第一种。

    她眼神眯了眯,讲真,她其实挺迷费列罗这款巧克力的,但是,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大概是不会再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了。

    她知道,这跟费列罗出品无关,她只是被苏静给恶心到了而已。

    当然,她的拒绝也只是暂时的而已。

    这一大盒都是从国外进口回来的,这可是一笔不菲的开销呢,这么燥热的天气,巧克力快递过来,里面用于降温的冰块都还没有完融化,可见,苏静送这份礼物是真的超用心。

    不仅用心,连时间都掌握的非常好。

    就像是她亲自护送过来,只不过叫了另一个人送到邵正谦的手里罢了。

    邵正谦会吃巧克力,她也知道。

    那这份礼物,还真的是蛮贴心的。

    “是什么啊?”邵正谦无意的问着。

    他确实是没兴趣的,就是发现童欣乐站在礼物前,发呆了一会儿。

    “高级巧克力,要不要我帮你剥一颗给你吃啊?”童欣乐回神,笑着说。

    “我吃的,你去超市给我买好了,这一盒给李娜他们拿出去,让他们分了吧。”邵正谦瞅了一眼说道。

    礼物收了,但是马上就借花献佛了,自己想吃,还让她去超市买,这别扭的哦。

    童欣乐还是很俗气的被邵正谦对这礼物的轻视给逗乐了,这一秒,她马上就释怀了,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也真是没法子。

    “想吃我就给你剥一个好了。”童欣乐这会儿反倒是不计较了。

    虽然送巧克力的人比较招人烦,可是这东西又不找人烦,它们实在是不应该就这样遭人嫌弃了。

    毕竟,东西还是好东西嘛。

    “我不吃,我要吃你买的,这个给李娜他们拿去分吧。”邵正谦却很坚持,同时拿起办公桌的电话,就拨了一个内线出去。

    没一会儿,李娜就进来了,一整箱费列罗就这么给抱走了。

    童欣乐耸肩。

    既然人家不要,她也不好劝说了。

    苏静大抵也不知道自己送的礼物会这么的遭邵正谦嫌弃的吧。

    还差点连累了人家巧克力本身。

    四点半。

    邵正谦换了衣服,准时下班,两人手牵手的离开了医院。

    跟褚驰烈约的时间是六点。

    所以,这会儿距离六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呢,邵正谦开车到了进口零食店,他挑选了一大堆各种牌子的巧克力,唯独没有要费列罗。

    童欣乐瞅见他别扭的样子哦,也是无语的笑了。

    她总觉得,这人是在学她来着。

    这样子,实在是滑稽至极。

    邵正谦选好了,放在柜台上,老板结算了,他就跟个大爷似的站在旁边,等着童欣乐结账。

    童欣乐无奈,掏出皮夹,拿钱买单。

    就她掏钱的动作,邵正谦被进口零食的老板给深深的鄙视了,自然,对方是用眼神给鄙视了。

    毕竟,人家是上帝,而上帝,是他们这样的人不能轻易给得罪的。

    几款巧克力,就用去童欣乐一千块,童欣乐啧啧称叹,这人,花钱的本事见长。

    买完了巧克力,上车后,邵正谦就要吃一颗,童欣乐老妈子一样,耐心十足的帮他拆了包装盒,又剥开包装纸,将美味十足的巧克力放进了邵正谦的嘴里。

    邵正谦含住巧克力的同时,卷了舌头,故意舔了一下童欣乐的指尖。

    酥麻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激荡了童欣乐身。

    童欣乐白了他一眼,邵正谦收了不正经,然后认真的开车,朝帝王殿驶去。

    童欣乐知道褚驰烈就是帝王殿真正的老板,是方言背后的老板,方言是听他办事的,难怪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

    褚驰烈能够如此信任的人,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相信方言的能力也是卓著的。

    不然,青云市的人,看见方言,怎么就这么望而生畏呢?

    褚驰烈要来,自然是方言亲自值班守候。

    邵正谦他们到的时候,褚驰烈已经来了,在他专用的包厢里等着了。

    邵正谦直接将车开了进去,停在了他的专用的停车位上。

    两人下了车,邵正谦还把那袋巧克力给带上,那一盒已经被他俩给打开过的,他也拿出来,直接交由方言,让他给冷藏起来,一会儿吃完饭,他要带走的。

    方言立即把这事交由服务员去办好。

    邵正谦一手提着巧克力,一手牵着童欣乐的手,两人就这么走进去了。

    走至大厅,童欣乐才反应过来,“第一次见面,我都没准备礼物,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童欣乐真是懊恼极了,她难得做如此失礼的事情出来。

    她懊恼的直接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

    可她也不敢打太响了,毕竟让方言知道她来见他老板,这第一次也不带礼物,太不像话了。

    “这就是礼物啊。”邵正谦扬了扬手上的口袋。

    童欣乐感觉自己要晕了,“这也算么?”

    “当然算啦,褚老最喜欢吃的零食之一就是巧克力了。”邵正谦笑着说。

    他没有故意放低声音,所以,他说的话,走在前面的方言,听的是清清楚楚的。

    他回过头来,邵正谦的淡定,跟童欣乐的紧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方言笑着解释,“没错,我们老板很喜欢吃巧克力。”

    听到方言这么说,童欣乐这才稍微放宽了心。

    可是,她还是很紧张。

    毕竟,褚驰烈在她的心里,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那可是如皇上一般的存在,就是现代的太上皇一样。

    邵正谦捏了捏她的手,小声的告诉她,“别太紧张了,褚老不吃人。”

    “哈哈哈。没错,我老头子啊,不吃人。”那边在包厢里等不及的褚驰烈,已经从包厢出来了。

    童欣乐因为紧张一直低着头走路,邵正谦也因为埋头在缓解她的紧张,所以两人都没有看到前方的褚驰烈。

    方言是看到了,可人家老板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他这打工仔自然得乖乖的闭嘴啦。

    童欣乐+邵正谦:“……”

    因为褚老突然现身,童欣乐脸蛋都红透了。

    邵正谦还算平静,“褚老。”

    童欣乐也跟着他叫了一声,“褚老。”

    “嗯,你们都很乖,走吧,饭菜都上了,先进去吃东西。”褚驰烈转身朝前走,去了走廊尽头的的大包厢。

    邵正谦牵着童欣乐的手跟了上去,童欣乐现在总算是想明白了,为何这里要被叫做帝王殿了,因为它的主人就是帝王般的存在。

    他带给客人的享受,自然也是帝王般的服务。

    这个名字,取的还真的是很贴切呢。

    而且,这里无论是服务还是装修的水准,也的确是让客人会感到物超所值,只要你舍得花钱,那服务就是绝对到位的。

    哪怕方言的地位在圈子里可以称作为大佬,但是他在工作的时候,还是非常履行职责的,他会惩罚服务不到位的员工,也不会放任客人在帝王殿过分肆意妄为。

    进入包厢,偌大的包厢,就他们三个人,童欣乐想到这是褚驰烈的专用包厢,专门用来跟邵正谦见面用的包厢,她也就欣赏了一下。

    这一欣赏可不得了,空间如此之大的包厢,K歌的圆弧形角落,台球桌,十分宽大的屏幕,一整套齐的家庭影院的设备,真的是又可吃饭,又可好好享受的地方。

    即便是在这里待上一个下午也是不会乏的。

    眼前仅仅只是童欣乐可以看见的,童欣乐看不见的地方,一闪门打开,进去就是室内桑拿,紧跟着还有室内的温泉,以及室内游泳池。

    真的是想怎么享受都是可以的。

    因为这里可以进来的就只有褚驰烈跟邵正谦,所以空间跟楼下向客人开放的空间比,算不得大,但是两个人一起共享,也是非常宽敞的。

    三个人坐在大圆桌上,每个人的空间都很宽敞。

    褚驰烈看着童欣乐,笑眯眯的甚是满意,一副就是在看儿媳妇儿的目光似的。

    童欣乐让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那天晚上,她说邵正谦是褚驰烈的私生子时,此刻,这感觉越发的浓烈起来了。

    不过,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的。

    虽然有这样的直觉,但是她也很清楚,这件事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就褚驰烈这样的,这邵正谦当真是他遗落在外面的私生子话,除非不受宠,才会放任其在外面自生自灭。

    可眼下,褚驰烈对邵正谦可以说是好得不得了呢。

    这要真是亲生父子的话,童欣乐完想不到,褚驰烈为何会放弃邵正谦这样一个超级优秀的儿子。

    童欣乐没让自己再想下去了,倘若再想下去,就是一篇长篇的皇子落难记了。

    “想什么呢?乐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童欣乐回神的那一秒,就听到褚驰烈特别慈祥的问着她。

    与她所听说的那个杀伐果断,杀人不眨眼的英雄传奇人物是大大的不同。

    她从来不知道,拥有着一双沾满鲜血的手的主人,年老的时候,居然可以配得上慈祥这样的一个词。

    看看那些在逃的凶杀案犯,从相片上看,就有一种让人看了就不舒服的五官,可是褚驰烈不一样。

    他五官生的俊朗,虽然不是那种漂亮的一塌糊涂的模样,可是这张脸,长在男人的身上,那就真的是恰到好处的。

    帅,有魅力,这样的一个男人,加上褚这个姓,想必,他年轻的时候,想要给他生娃的女人,数不胜数了吧。

    “当然可以啦,褚老。”童欣乐连忙收拾飘散远去的思绪,回道。

    “嗯,吃点菜,进来就看你发呆了。”褚驰烈也很直接,说出来的话,就是直接点出来而已,语气里却无一丝责怪。

    “好。”

    童欣乐拿起公筷,自己夹了一筷子的凉拌黄瓜,在这样炎热的季节里,她就爱吃一些这样的小菜。

    不知道是不是邵正谦提前跟褚驰烈打过招呼了,今晚的晚餐,都是以这些开胃小菜为主,凉拌居多。

    邵正谦在旁边,帮她舀了一碗粥,“配粥吃。”

    “嗯。”

    褚驰烈看着邵正谦一副疼宠老婆的模样,笑了开来,他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童欣乐,“乐乐啊,你这是捡到宝了啊,我这一辈子就没看过这么疼老婆的人呢。”

    “嗯啊,第一眼见到就知道是宝,所以,先下手为强呢,褚老,您都不知道,我为了追他,我可费了不少的劲儿呢,到现在,还一大堆的情敌。”童欣乐附和着褚驰烈的话说。

    她怎么会听不出来,褚驰烈对邵正谦,那是赞赏有加,满意到不行。

    褚驰烈对邵正谦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这一点,他们俩是一致的看法。

    童欣乐的话,让褚驰烈非常的开心,他爽朗的笑了起来。

    方言去让人将生日蛋糕给推了进来,一进门就听到老爷子爽朗的笑,褚驰烈这人的笑点可是非常的高,能让褚驰烈给笑成这样,那可真不简单呢。

    “是吧?那这小子的艳福不浅呢,可惜,没福气享受。”褚驰烈笑着说。

    童欣乐一脸尴尬:“……”

    什么叫可惜啊?

    他没享受到艳福,这就可惜了啊?

    童欣乐心里不乐意,但是也不敢跟褚驰烈生气啊。

    这个人,在他的那个世界,估计是让人给奉承习惯了的,大概也没谁敢在他面前生气来着吧。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幸福,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它的珍贵。”邵正谦看着褚驰烈,认真的说道。

    也只有失去过的人,才知道失去的痛苦,拥有过幸福的人,也才知道幸福的美好。

    “是是是。蛋糕来了,许个愿吧。”褚驰烈也喜欢折腾这些新花样。

    从前的他,也是不懂的,也就遇上了那么一个小女人后,他也开始想着方儿的讨小女人的欢心。

    所以,他何曾不明白邵正谦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

    只是,他作为褚家人,这辈子就没有享受这种幸福的权利。

    他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是谁说,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就一定是幸福的呢?

    人们只看到金汤匙带来的表面上的风光,可谁知道,这个含金汤匙的人,要为了那个金汤匙所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所以,金汤匙未必就一定是幸福。

    普通人,也未必就是不幸的。

    童欣乐站起来,帮邵正谦点蜡烛,邵正谦许了愿,邀请童欣乐与他一起吹灭蜡烛。

    褚驰烈也就纵容的看着他们俩。

    蜡烛吹灭,方言将刀递到邵正谦的手里,“邵医生,切蛋糕。”

    邵正谦切了下去,他也懂礼数,第一块先是给了褚驰烈,第二块,才给了童欣乐,最后自己也挑了一块。

    方言也有一块儿,剩下还很多,方言正要让人给推出去,就让邵正谦给阻止了。

    “方经理,蛋糕给我包装好,我一会儿带回去。”邵正谦厚脸皮的说道。

    他刚吃了一口,这蛋糕做的非常的好吃。

    “呵,喜欢吃啊?要不,我把做甜品的师傅让您带回去算了?”今天特殊开心的日子,方言也开上了玩笑。

    “那倒不用,以后想吃的时候,我带我儿子过来就好了。”邵正谦特别的实诚。

    “噗——”

    “咳咳——”

    两个特别激动的反应,第一个是褚驰烈的,他正在喝水。

    第二个是方言的,他刚含了一口奶油,然后就被奶油给呛到了。

    他俩真不知道邵正谦都有儿子了呢。

    看着他俩奇怪的反应,邵正谦一脸懵,“……我没跟你们说过吗?”

    褚驰烈跟方言主仆俩,同时翻了一个白眼。

    ------题外话------

    暑假还没有结束,格子要累瘫了,明年的暑假,让少爷去学画画算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