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开学(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96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看着他们无语的模样,邵正谦是真的有些郁闷了,他真以为他有说过,然而,看他们啦的反应,好像确实不知道来着。

    邵正谦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的摸摸头来着。

    褚驰烈现在是真后悔听了家里那小女人的话,什么叫不闻不问就是对孩子好。

    屁吧,他什么都没有调查,就是为了尊重儿子,可儿子倒好,一直不说,今儿要不是这样冒出来,他还真不知道,他都有孙子了。

    当然啦,这并非是他的第一个孙子,他都退位让贤这么久了,家里的分派斗争都结束了,活下来的褚家人,都是一个派系的,眼下的生活还算和平。

    和平的生活,自然是要繁衍后代的。

    所以,最大的孙子,在基地接受接班人的培训都好些年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莫名喜欢邵正谦一样,对邵正谦的儿子,他就莫名的期盼得紧。

    好像,那才是他该珍视,他疼爱的宝贝孙子。

    他这一刻,真的是超后悔,为了尊重邵正谦,没将他给查个底朝天。

    “咳咳,褚老,既然这件事,他都没告诉您,我跟他是二婚,您大概也是不知情的吧?”偏又在这时,童欣乐又给了他一记重锤。

    褚驰烈:“……”

    褚驰烈暗暗思忖,这两个人还真是两口子啊。

    装模作样的厉害。

    他当时怎么在再查邵正谦的过去时,就没把他的情感经历也给查一下呢?

    褚驰烈抚着自己的心口,这两人,今儿是想干什么?

    方言也真的是没话说了,他原本是想去查童欣乐的一切时,但是偏偏老板如此重视邵正谦,自然爱屋及乌的,也不会对邵正谦所重视的人,做出任何冒犯的举止来。

    所以,他自然也是没查的。

    可眼下,两人是二婚,到底谁受了委屈啊?

    “罢了,罢了,你们今儿就老老实实的把还瞒着我的事情都说清楚,除了是二婚,除了有个儿子,还有什么?”褚驰烈做足了心理准备。

    这都二婚了,又有个儿子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们俩这还有什么能说的。

    岂料,这两人还真能说。

    因为两人皆是二婚,褚驰烈还没想透,这童欣乐原来也是结过婚的人,好吧,都是二婚,那谁都不吃亏了,他也就不用替邵正谦再补偿点什么给童欣乐的。

    可童欣乐又说了,她也有个儿子,褚驰烈眼睛都瞪大了,这二婚也就算了吧,童欣乐给他孙子当个后妈,他还需要考察下呢。

    但是,他哪儿知道,童欣乐也有个儿子,这有自己孩子的后妈,那可一定是会偏心的啊。

    褚驰烈不是很满意,最不满意就是这点了。

    可他这反对意见还没有说出来呢,人家两口子又说了,“褚老,您一定也觉得很奇怪吧,这头婚跟二婚都是一个人,还有个共同的儿子,眼下又要复婚的,这当初还离个什么婚啊?”

    褚驰烈+方言:“?”

    这两口子,今天来真的不是耍着他们玩的么?

    就这么几分钟,褚驰烈跟方言简直是火里来水里去了一番啊。

    褚驰烈拿起酒杯,轻啄了一口,“好好好,好你们两个人啊,合着在我这儿唱了一出双簧啊?”

    邵正谦跟童欣乐对视一眼,两人抿唇相视一笑。

    这餐饭,吃的很欢快。

    童欣乐也才知道,那个令人畏惧的大英雄,真的是如此慈祥的。

    到最后,童欣乐还真是一点都不害怕褚驰烈了呢。

    吃完饭,褚驰烈看了下时间,站起身要走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这个电灯泡啊,就该告辞了,你们俩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夜,唱歌,看电影,泡温泉,游泳,你们想怎么玩都行,里面也有休息的房间,方言今天在这里值夜班,有任何事找他就好了。”

    童欣乐:“!”

    童欣乐简直不敢相信,就这个包厢里面,还有那么多东西呢。

    她左右看了看,真是看不出来啊。

    邵正谦则了然的点了点头,“好的,褚老,下次也让夫人来一躺青云市,我亲自下厨,感谢您们。”

    “好的,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亲自邀请她。”褚驰烈没有推辞。

    那个小女人固执的很,哪怕知道儿子这小时候过的不是很顺,可那小女人就是要守着对一个死人的承诺。

    愣是不肯跟他一道来青云市。

    不来也就算了吧,让儿子亲自打电话,或许,那个小女人就会有点改变的。

    “好。”邵正谦点点头。

    褚驰烈看了他们俩一眼,转身之前,想到了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孙子,“下次把小小子给带来给我看看啊。”

    “好的,褚老。”邵正谦点点头。

    褚驰烈走了后,方言也走了,让人撤销了一桌的残羹冷炙,上了一壶茶,一壶咖啡,两盘水果拼盘,还有各式点心糕点。

    真的是应有尽有,准备充分。

    这一夜,童欣乐极尽享受。

    以前是不知道帝王殿的底细,可现在,她不管褚驰烈从前是怎样的一个杀伐果断的人,可是现在在他们眼前的褚驰烈,就是一个慈爱的老人。

    而她童欣乐,是最俗气的人类。

    没道理可以享受的时候,却荒废了吧。

    再说了,她今天晚上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褚驰烈对邵正谦是真的好。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夜,放纵。

    一夜,疯狂。

    翌日。

    两个人收拾妥当后,离开帝王殿之前。

    他们发现帝王殿在大门口发布了暂停营业的消息,上面发布的暂停内容是,为了迎接本市一场举世瞩目的世纪大婚礼,所以歇业。

    世纪大婚礼那五个字,童欣乐自然是懂了,这褚老为了他俩的婚礼,还真的是尽心尽。

    要说她不感动是假的。

    这一次,因为褚老这个人,她对帝王殿真的是不排斥了。

    了解他是帝王殿的老板后,她也明白了,帝王殿在这里诞生的意义。

    褚老这一生怕是享受的都是帝王般的生活,既然现在会挣钱的人越来越多了,那么,谁愿意花钱买帝王的服务,那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方言适时走过来开口解释,“褚老一早就交代了下来,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布置,应该是来得及的,布置婚礼现场的团队,来自F国的皇家团队,当初他们听完褚老关于婚礼现场布置的设想后,就说最短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据说,夫人也有帮忙。”

    “是吗?谢谢啊,方经理。”童欣乐真诚的道谢。

    听了方言的这番话,不知为何,她对如今褚老身边的那个深的他心的夫人非常感兴趣。

    能够得到褚老如此深爱的女人,应该是不简单的,当然,能够容忍自己的丈夫,去跟别的女人生下几十个孩子的女人,自然是不简单的。

    童欣乐觉得,这要是换了她,大概是绝对忍受不了的。

    “童小姐,您该说谢谢的人是褚老,好了,我就不送你们了,你们慢走。”方言将人送去了停车场,才离开的。

    两人开车从帝王殿出去后,许阳跟着一众人也到了停车场。

    他看着童欣乐跟邵正谦两人停车的位置,可是帝王殿老板的专用停车位,他们竟然认识帝王殿的背后的老板么?

    这到底是童欣乐的面子还是邵正谦的面子啊?

    可不管是他们俩谁的面子,就这许阳,在他们青云市就是一个不得了的存在了,没人敢招惹的对象。

    许阳守着的这家帝王殿,青云市的权贵都不敢在这里放肆撒野,所有的一切,都得按照帝王殿的规矩来。

    一旦有人不守帝王殿的规矩,那下场势必很惨。

    之前曾有贵公子哥,看上了人家的服务员,硬是当众挑衅,做出了过分之举,违背了帝王殿的规矩,结果许阳直接让人卸了对方的胳膊,事后,那一家人却不曾找过许阳的麻烦,这就说明许阳的手段真的是相当的厉害。

    而后,再也没有人敢在帝王殿的地盘撒野了。

    许阳眯着眼睛,又想到刚才服务员说的,帝王殿从明天开始,就要暂停营业了,是为了一场盛世婚礼。

    他现在知道的,也就是他们靳家的二少爷跟铁家的二小姐有婚礼且是下个月,但是靳家可没这条件,在这里给靳二少办婚礼。

    再说了,靳二少傻都傻了,靳国豪是一个算盘打的那么精的商人,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傻儿子而折损那么多财产呢。

    所以,青云市除了靳睿博的婚礼之外,还有一场婚礼。

    而那场婚礼,有帝王殿的这样的场合来陪衬,想必一定是风光无限的。

    难道是邵正谦跟童欣乐?

    *

    时间地点都定好了,邵正谦跟童欣乐的结婚请柬也在青云市满城飞舞。

    真的如许阳所想,邵正谦跟童欣乐的请柬在被大家收到后,整个青云市都因此沸腾了。

    羡慕,嫉妒,眼红,什么都有。

    这一张结婚请柬一出来,实在是很打靳家人的脸啊。

    靳睿博跟铁家闺女的结婚请柬,在这两相对比之下,那场婚礼,基本上就不怎么够瞧了,如此被鄙视,如此被轻视,自然让莫玲心里不舒服。

    她想提高靳睿博的婚礼规格,但是靳国豪没答应,莫玲因此气得要死,一时失去了理智,竟说出,这样差的婚礼,不举行也罢。

    靳国豪当时也生气了,说不举行就不举行。

    靳国豪这一生都没有被人如此威胁过,这个莫玲仗着她先前生下了儿子,又仗着靳国豪对靳睿博的愧疚感,就这样为所欲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最终不落好也是正常的。

    而后,靳国豪还真的就对靳睿博的婚礼不闻不问了。

    莫玲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可是也没办法,她就算是想要拉下脸来去求靳国豪,靳国豪都不肯见她了。

    当然,靳家的这一变故,童欣乐自然是无所知的。

    她只知道,许阳在这段时间安分了不少。

    靳睿博跟铁灵心两个人,除了铁灵心每天在靳睿博的家里日夜照顾着之外,两人似乎也没有在为婚礼筹备着什么。

    铁灵云也在认真的过着她的日子。

    周一到周五,好好的炒她的菜,做她的饭,赚她的钱。

    周末,会跟朱挺去谈恋爱。

    朱挺不轮休的话,她会找时间以各种理由送宵夜,送水,送各种温暖,总之,让人明显就能看出来,她是非常的认真在对待这份恋爱,对待朱挺这个人。

    也许是铁灵云的太过认真了,童欣乐总觉得她跟朱挺之间的相处不是那么的自然。

    有种太刻意的感觉。

    大概真的是她太敏感了吧,因为她拿这事去问邵正谦的时候,邵正谦说他就完没她那样的感觉。

    童欣乐只好不再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了。

    因为好多事情都已经有长辈准备好了,两人的负责的婚纱也拍好了,照片也拿到了,现在就等着皇家婚庆团队要照片的时候,她把照片给发过去就好了。

    然后就是等着试婚纱了,其他就没她跟邵正谦什么事了。

    八月就这么过去了,九月就这么到了。

    九月一日。

    学校开学的日子,不管是大学,高中初中,小学,就连幼儿园也是这天开学的。

    赵希媛的肚子,已经步入了中期,有五个月了。

    做了好几次的产检了,每次产检结果都还好,他们一家人都很放心。

    赵希媛娘家的人知道赵希媛怀孕了,也是很高兴,但是童家对她保护的太好了,都不让赵希媛一个人回娘家。

    这段期间,连赵希媛的父亲跟家人都不是想要见女儿就能见到的,更遑论是许阳呢?

    许阳给赵希媛发短信要求见面,赵希媛想都没想就直接给拒绝了。

    这段期间,许阳真的是抓心挠肺,每天都在研究童氏,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抓到童嘉晟的痛脚,给他以及童氏来一次致命的一击。

    他越想实现这个愿望,心中也就越急切。

    越急切,反而越不好策划。

    童氏,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字号公司,是从一家小作坊开始的,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也确实是有它的本事跟根基。

    要不是色欲熏心,要不是恨童嘉晟恨得要死,他也不会接这么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做。

    等了好久,总算是等来了九月一日这天。

    许阳从夏凤那儿又哄得了一个送夏冉冉来幼儿园报名的机会,当然,前提是又给夏家送了不少的东西。

    买东西的那点小钱,许阳倒是不介意,只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去见赵希媛就是好的。

    这天早上,他早早的就出发去接夏冉冉了。

    夏凤想着夏冉冉有许阳接送,也是比较放心的,她急着去开店,就把夏冉冉交给许阳了,然后又交代许阳一些注意事项,还要拿学费给许阳,让许阳给拒绝了。

    夏凤自然是不会跟许阳客气的,这么些年,孩子被养这么大,许柔就从来都没有拿过一分钱回家,许阳这段时间给的钱,买的东西,就当是替他姐姐给拿的赡养费了。

    夏冉冉刚下车,就看到邵彬也从童欣乐的车上下来,邵正谦今天也来了,他是下午的班跟晚上值夜班,所以,上午他有时间,也跟着过来送孩子了。

    童欣乐想到他晚上要值夜班,就不想他来,有这会儿时间,还不如在家里好好睡个觉,可邵正谦要送儿子,儿子也要他送,她就没一点儿招了。

    “童彬。”夏冉冉也顾不得跟小舅舅打招呼了,小跑上来,叫着童彬,一个暑假没见,她真的是太想他了。

    “冉冉,我改姓了,我改来跟我爸爸姓了,以后叫我邵彬。”小彬彬一本正经的说着。

    “原来他是你的爸爸呀。”夏冉冉古灵精怪的瞅了邵正谦一眼,小小声的说着,“好吧,邵彬就邵彬,可是我还是觉得童彬更好听。”

    邵正谦:“……”

    锁好车的邵医生听了,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觉得邵彬好听。”邵彬嘟着嘴,有点小小的介意。

    大家都是跟爸爸姓的,他爸爸姓邵,他自然就得姓邵,他觉得好听就好了。

    “好嘛,好嘛,你说好听就好听咯。邵彬,这个送你的。”夏冉冉从书包里将她昨晚加班捏的小泥人递给邵彬,“开学礼物。”

    “谢谢,可是我都没给你准备你的开学礼物呢。”邵彬有些不好意思。

    “阿姨准备了一个小玩具,昨天没来得及跟彬彬说,冉冉,这个小布娃娃,是彬彬送给你的开学礼物,希望你喜欢。”童欣乐拿出一个小布偶出来,递给了夏冉冉。

    夏冉冉看到那么可爱的小布娃娃,一双小眼睛都亮了,她好喜欢哦,但是这个小布娃娃,很贵的。

    她姑姑带她逛街,去了那家小店,她就挑上了这个布娃娃,原本姑姑也是要给她买的,但是当她姑姑拿过去问老板的时候,老板说要五百多的时候,姑姑就把布娃娃给扔了。

    还跟老板大声的争吵了两句,最后姑姑拉着她就走了。

    她虽然还不太懂姑姑跟人吵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个小布娃娃肯定要很多钱才能买到,而她捏的小泥人,不过几块钱就可以买到橡皮泥。

    所以,她不敢要。

    “谢谢阿姨,但是我不要,这个布娃娃太贵了。”夏冉冉非常懂事的拒绝了。

    童欣乐:“……”

    童欣乐一愣,是啊,这个小布娃娃要价五百八十八,当时她去那个玩具精品店的时候,一眼就瞧上了这个小布娃娃,这个娃娃的眼睛很像冉冉的眼睛,亮亮的,黑黑的,好似会说话。

    她就没有犹豫的买了这个娃娃。

    那个孩子,第一次认识的就让她心疼。

    哪怕许阳那么讨厌的人是她舅舅,但是她是她,许阳是许阳,不需要混为一谈的。

    她直觉觉得夏冉冉也会喜欢,谁知道,这丫头竟然不肯收。

    夏冉冉是很喜欢,她看的出来。

    只是,这丫头太懂事,太敏感了。

    童欣乐拉着夏冉冉的手,“冉冉,你听阿姨说,娃娃再贵也是有价的,可是你用心捏的小泥人,送给彬彬,那是无价的,以后你长大就明白了,阿姨喜欢你,当时看上这个布娃娃的时候,就想着你了,你要不要的话,阿姨家也没个妹妹啥的,放回去也变成没用的废品了,你喜欢,你拿着还能让你开心呢,你就当帮阿姨了。”

    夏冉冉听的似懂非懂的,可最后,她接受了这份礼物,“谢谢阿姨。”

    “不客气。”童欣乐摸了摸夏冉冉的头。

    “童小姐这么喜欢我们家冉冉啊?是不是打算给两个孩子订娃娃亲啊?”许阳走过来,流里流气的问着。

    童欣乐瞪了他一眼,直接骂道,“龌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