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记下(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2335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赵希媛直接去了市一院,邵正谦安排他们医院的妇科医生帮赵希媛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没事后,童欣乐也就彻底放心下来了。

    这件事,童欣乐记下了。

    邵正谦还有点时间,准备送他们回去,童欣乐拒绝了。

    许阳这会儿被困住,所以他们应该是安的了。

    邵正谦想了想,点点头,就让童欣乐自己开车了,他叮嘱她路上当心点。

    童欣乐点点头,她想了想,这件事还是要告诉童嘉晟一声。

    人生还真跟拍电影似的啊,媛媛这边有个讨人厌的许阳,她哥那边,有个让人心里不舒服的严雯。

    上次严雯跟许阳在咖啡馆见面的事情,被他们知道后,对严雯那个人,童嘉晟自然也是有所察觉的。

    这件事,他们最后还是告诉了童嘉晨。

    三人商量了之后,又联合秦远翔,开始对许阳还有严雯下套,就看这两人到时候跳不跳了。

    许阳,他一定要为今天的莽撞而付出代价的。

    童欣乐眯了眯眼睛。

    赵希媛回家后没多久,童嘉晟也就到家了。

    童欣乐把这事告诉他之后,他会还没有开完,但是,他立即暂停了会议,就从公司往家里赶了。

    车速很快。

    平常慢慢开,四十分钟的车程,他今天就用了一半。

    童欣乐将人交给大哥,今天赵希媛确实是受到了惊吓,所以,让大哥在房间里多陪陪她是好事。

    杨瑞婷是一个敏感多疑的人,所以,他们回来的时候,赵希媛的脸色不好,她就担心了。

    随后,这童嘉晟也赶回来了,这应该是在外面发生大事了。

    童欣乐从赵希媛他们房间出来后,杨瑞婷让童启发把小彬彬给看好,就来问童欣乐,“到底怎么了?今天在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啊?”

    “没有,有人喝了酒,差点追尾我们的车,还好正谦反应快,嫂子受了点惊吓,不过,已经在市一院让医生给检查过了,放心吧,妈,没事。”童欣乐不想让杨瑞婷担心。

    许阳的疯狂,跟赵希媛又没有错。

    哪怕杨瑞婷也是理解体贴的人,可是有些事,她不认为,非得要让杨瑞婷知道。

    杨瑞婷点点头,这年头就是这样的,你不去惹别人吧,总有些人就是会有意无意的冒犯过来的。

    天灾人祸,没办法避免的事情。

    “那媛媛请好假了吧?”杨瑞婷心里落定,只能说,以后出门的时候要更小心了,总不能就因为这样就不出门了吧,毕竟,这一个月一次的产检还是要做的。

    “嗯,请了,总之,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出门。”童欣乐说道。

    杨瑞婷并未做他想,点点头,很认同童欣乐的说法。

    “好了,我去准备午饭,你去陪彬彬吧。”杨瑞婷转身去了厨房。

    营养师还是留了下来,陈晓舟介绍的人,还是挺靠谱的。

    就算现在赵希媛不爱吃,等到坐月子的,还是需要的。

    营养师做的一人份的营养餐还是继续在做的,赵希媛为了身材不至于走形的太离谱,她还是会吃些那些淡盐少味的东西。

    现在,营养师给她准备的东西,也减了不少的分量,保证母子营养均衡就可以了。

    赵希媛接受起来其实也不是那么难。

    童欣乐去外面给邵正谦回了一个电话。

    告知他,他们已经安到家,让他放心。

    结束跟邵正谦的电话后,童欣乐想了想,又给秦远翔拨了一个电话。

    秦远翔没接,但是隔了一分钟,让陶曼给她回复了一条短信,“正在钓鱼。”

    童欣乐如此聪慧的人,自然是明白的。

    秦远翔的套下下来了,秦远翔在青云市除了那块地的项目之外,别的也没什么够吸引人的眼球。

    他们双方商量了下,也打算拿这块地皮来吸引靳氏上套。

    之前的靳睿博才帮靳氏拿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政府项目,所以,靳睿渊这时候是心慌的,他虽然让靳睿博躺在了床上,但是靳睿博不过是失忆而已,他的一些能力跟手段肯定还在。

    日后重返靳家,是早晚的事情。

    靳睿渊想要真正的除掉这个隐患,除了要靳睿博的命之外,他最应该做的就是拿出成绩,让靳国豪信服他。

    这种杀人的事情,策划一次就很不容易了,这一次没有成功,再有下一次,必然是不会那么容易的。

    首先,靳睿博这边的人肯定会有防范意识了,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傻,其次,现在不是古代,杀人毕竟是要偿命的。

    成功的摧毁一个人,是不把自己给搭进去的就让那个人再也没办法阻拦自己。

    所以,除非是走投无路,否则,不会有人傻的动不动就选择跟对方同归于尽的。

    既然如此,靳睿渊此刻需要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来向靳国豪证明自己的能力跟眼光,所以,秦远翔的这个招合作伙伴的想法一旦发出去,不怕靳睿渊不来。

    为了能够给靳氏创造价值,哪怕他知道,他们童氏也在其中参与,他们也不会介意的。

    如果他们的目的再狂妄一点,想要吞并他们童氏,那么这次的合作,他们更加不会放弃,因为这是深入了解他们童氏内部情况的最好的时机。

    这样好的机会,靳睿渊不是傻子,他自然不会放弃。

    而童欣乐之所以想出这样一个诱敌深入的办法,无非也是那几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秦远翔这个时候不方便接听电话,应该是靳睿渊找到他了。

    或者是,秦远翔主动去找的靳睿渊。

    不管怎么样,对许阳的惩罚,现在开始。

    还有靳睿渊,竟然敢对靳睿博做出这样的事情,害得铁灵心跟靳睿博被迫结婚,让灵云难受,这个男人,就活该被她这么的报复。

    童欣乐收拾起自己的戾气,转身回去陪儿子了。

    此刻,明一咖啡馆里,秦远翔跟靳睿渊相对而坐。

    今天秦远翔难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到陶曼这边,想要陪陶曼吃顿午餐,他现阶段大概是人生最闲的阶段了。

    等他跟陶曼结婚了,大概也会像他父母那样,两个人常年累月的各忙各的。

    只是,他的父母很恩爱,谁有空,那个人就会飞到另一个人的身边去陪伴。

    他其实不太确定,未来的他跟陶曼之间,能否在忙碌之余,会这样的思念着彼此。

    他能保证的就是,尽最大的力,做一个好老公。

    就像现在这样,没事的时候就来陶曼的公司坐坐,等着她,与她共进午餐或者晚餐,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去过夜。

    都要结婚了,他们之间确实是需要习惯正常夫妻该有的程序。

    就在这咖啡馆,他被人偶遇了。

    当然,这偶遇,也是他默许,等待了一段时间的。

    靳睿渊一直以为他派人跟着他,事实上,他得同意让人跟,那人才有机会跟的上。

    倘若他不同意的话,那人就是费劲了心思,也别想。

    所以,当靳睿渊主动坐在他的对面,问能否聊聊的时候,他点了头。

    靳睿渊就坐了下来,开始跟他畅谈起关于那块土地的事情,他表达了他的兴趣跟渴望,并且他在这之前,都让人准备好了策划书,只要秦远翔今天肯听他详细解说,就会对他们的策划书感兴趣的。

    正如靳睿渊所料,秦远翔对他的解说的确是很感兴趣,表示可以看看他们靳氏的策划。

    靳睿渊自然很高兴,直接给许阳打了电话,让他立即送策划书到这边来。

    结果,这才知道许阳出了车祸,被困交警分队。

    靳睿渊脸色当即就变了,他今天是出门不利吗?

    在电话里,他真是想好好的骂许阳一番,但是又想到今天是他偶遇人家秦远翔的,原本,许阳今天也在休假。

    这假还是他自己批的呢。

    真的是平时用惯了许阳,人家休假还找他。

    只是那个策划书,他不相信公司的其他人,因此让许阳保管,这会儿要用到那策划书,找他也是自然的。

    “你人有事没事啊?”身为老板,哪怕气急败坏,心里焦急,也要关心下下属的。

    “没事,就是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身,对方很赖。”许阳这心里也是有气。

    他正愁找不到地方发泄心中的无名之火呢,那司机就冲上来,打了他,他也就不跟他计较了,这人竟然还狮子大开口的,要他赔两万。

    不过就是撞坏了他车屁股后面的一个灯而已,然后摩擦了下,他那个杂牌车,就是整车丢进4S店去保养,人家还未必乐意呢。

    这人居然敢这么敲诈他。

    难道说,他开了一个宝马,就活该被敲诈么?

    听听那人对交警说的话,什么宝马都开得起,赔两万怎么啦?

    还说他扣呢。

    他就是扣呢,对付这种癞子,他就得扣。

    两万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钱,可是自然是钱,每一分每一毫都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又不是抢来的。

    凭什么就要这么给他了。

    要跟人要钱,态度还这么横的,还真是少见。

    “他么的,你是我的私人助理,这种小事,那种小市民,需要你亲自去应对么?叫律师过去,你去把策划书带过来,在广场路这边的明一咖啡,速度点,听到了没?”

    “是,靳总。”

    许阳恭敬的应了声。

    他先打电话叫了靳氏的律师过去,然后他撂下的态度很明确,他不会给对方这两万的,总之,他的律师马上过来,有什么事跟他律师说。

    对方那人的脸色有点变了,这人还叫了律师呢。

    当时,他冲下来大人,无非也是因为气急了,这会儿看到人家有钱,也是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说这有钱人啊,都是争分夺秒的去赚钱的,不会浪费时间在他们这样的人的身上,所以,适当的要个价,这事也就过去了,自己还能赚点呢。

    他觉得自己要价两碗不高啊,可这人怎么就不舍得给呢。

    他手腕上那个金表,可都不止这么多。

    他也没狮子大开口啊。

    然而,他哪儿知道,许阳这是心里有气,他这稍微过了一点儿,许阳就会抓住他这点,然后无限的扩大。

    所以,这压根就是他自个倒霉。

    “等一下,我们再好好商量下呗,别叫律师啊。”那人走过来,放低了姿态。

    “你给我那几拳,我会记着的。”许阳答非所问的说着。

    那人:“……”

    那人被许阳眼里的狠厉给吓到了。

    这一秒,他就有些后悔了,他这样一个普通人,怎么就跟人家有钱人过不去了呢。

    他想道歉来着,可是许阳赶时间,已经走了。

    那人连连叹气,跑到交警的身边去问,人家告诉了他,他也不懂,青云市的靳家,到底代表的是何种尊贵。

    这人就是这样,你高高在上,但是也是有人不明白,你所处的高高在上的位置,也不明白身份地位的象征。

    毕竟,在这世界上,有些人为了一家人的生存,就已经用尽了力,哪儿还会去追星,关注那些所谓的富豪排行榜,关注身份地位所带来的是什么。

    他们生活的简单,性格冲动。

    许阳匆匆的赶回去拿策划书,又巴巴的送过去,但是还是迟了。

    秦远翔接到了陶曼的电话,说她忙完了,可以现在去吃饭了。

    秦远翔温柔的应了声好,然后他站起来,抱歉的对靳睿渊跟许阳笑笑,“抱歉了,靳总,许助理,我女朋友忙完了,我要去陪她吃饭了,至于策划书,这样吧,烦请你们明天送到秦氏去,到时候我看看。”

    靳睿渊还能说什么,人家给了机会,又不是直接拒绝,只能笑了笑,然后应了,“好的,秦总。秦总还真是一个温柔耐心的男朋友呢,这么忙,还要陪女朋友吃饭。”

    “就是太忙了,难得空闲下来,就得好好陪着才是,不然,找女朋友干嘛呢?”秦远翔也与他们周旋着。

    “是是是,说的是,陶小姐这样的女朋友,这年头已经不多了。”靳睿渊继续吹捧。

    陶曼这样的女人,确实不多。

    人长的漂亮,还能干,这样大女人,一般男人都不好驾驭的,也就秦远翔这样的,才能玩的转。

    “谬赞了,我先走了。”秦远翔谦虚的说着。

    许阳叫来了服务员买单,秦远翔见状,“我这单,我女朋友帮我买过了,出门急,钱包没带。”

    他的手机是用来打电话跟联系人的,偶尔上上网,玩玩游戏,所以,他没有下现在很是时兴的各种支付端APP。

    靳睿渊+许阳:“……”

    这是一个用女人钱都用的这么坦荡还充满极度魅力的男人。

    那是他们怎么都学不来的。

    秦远翔这一走,两人反倒是重新坐了下来。

    许阳又替自己叫了一杯咖啡。

    他知道今天因为自己耽搁了,所以靳睿渊很不高兴,他们精心做的策划书,他很有信心可以让秦远翔喜欢,哪怕是童氏也会喜欢。

    本来今天就可以敲定合作的事宜,但是他来迟了,生生的给推到了明天。

    这生意就是这样,有时效性的。

    推迟了,不稳定的因素也就增加了。

    自然靳睿渊就不高兴了。

    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向靳国豪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有些急于求成了。

    眼下,原本可以一下就敲定的事情,让许阳给拖延了,他自然不会给许阳好脸色了。

    许阳这会儿有点后怕,他之前,要是真的撞上了邵正谦的车子,那么,他估计就完了,童嘉晟哪儿还会给他们机会啊。

    到时候,没有了靳睿渊给他支持,他在青云市,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你又去找那个女人了?”靳睿渊知道他心尖上有一个女人,上次,他还看到他们俩人在公开场合里纠缠呢。

    他只是没想到,那女人是童嘉晟的老婆。

    之前,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是现在,既然吞并不成,要合作,那他们就得有个良好的合作态度。

    他不允许许阳,再去觊觎童嘉晟的老婆。

    许阳自然是不会承认的,这个时候,承认这件事,无疑是找死。

    “没有,我姐夫他差点钱,我给他送钱去。”许阳这时才想到,他一个人把夏冉冉丢在幼儿园的事情。

    他心里咯噔了下,怕是夏凤再也不会给他机会接近冉冉了吧。

    靠近不了冉冉,不能光明正大的去幼儿园找赵希媛,他真是有点懊悔。

    但是,他今天这冲动的一出,他想,赵希媛可能对他无比的失望,以后,怕是连电话都不肯接了吧。

    这一刻,他真的是超级后悔。

    他之前怎么就能那么冲动去撞他们的车呢。

    他虽然想要撞掉的是赵希媛肚子里的孩子,但是,那孩子不止是童嘉晟的啊,也是赵希媛的,要是那孩子真的没了,赵希媛得多恨他,这辈子,他都没机会了。

    可现在,就算赵希媛肚子的孩子还在,他也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许阳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呵,你对你姐夫倒是好,你姐都不要的男人,你还真替你姐去赎罪啊?”靳睿渊才不相信,不过,他现在对他的个人私事不关心。

    “好了,你给我收下心,准备下,明天我们要去秦氏集团的,这个合作,是能成功,要是失败了,许阳,别怪我对你不仁。”

    许阳:“……是。”

    他很清楚,这一次,他真的是硬着头皮也要修复跟童嘉晟的关系了。

    真是天要绝他啊,他这一次,还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赵希媛生下他们的孩子了吗?

    还有严雯,幸好,那女人喜欢童嘉晟的紧。

    他这边不能有所动作,但是严雯可以啊。

    “行了,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你下午早点回去休息。”靳睿渊瞅了他一眼。

    他在心里默默的叹气,女人是祸水啊。

    这一个两个都是,还是古人有先见之明,这女人窝,英雄冢啊。

    秦远翔是这样,现在许阳也是。

    还是他这种对女人就停留在表面的兴趣上,而不会对女人交心的人很好。

    至少不会为情所困。

    两人到了快餐厅,刚叫了饭,靳睿渊就接到靳国豪的电话,提前走了。

    剩下许阳一个人的时候,许阳拿过旁边的手机,给赵希媛发短信,说他错了,解释他刚才就是鬼迷心窍,才会那么冲动,让她原谅他。

    许阳不知道的是,他发的这些,都让童嘉晟给看到了,他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手机卡也给卸了,童嘉晟让童嘉晨在他回来的时候给赵希媛带一张新卡回来。

    有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他再也不会给许阳任何接近赵希媛的机会,包括他们之间的联系,他相信,赵希媛也不会再愿意与他联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