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哭诉(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6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找莫玲要聘礼,不过是不想让她好过而已。

    哪怕她一直想着不跟莫玲打交道,但是莫玲这种带人上门拿走聘礼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侵略。

    她瞧不上他们铁家,他们铁家风光的时候,她带着儿子还过着那种东躲西藏,不见天日的日子呢。

    这样的女人,她凭什么这么的高高在上。

    心狠手辣的简直令人发指。

    “你真的要去找那个女人要回聘礼啊?”朱挺问着。

    他是担心她,毕竟莫玲那个女人曾对她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他担心,铁灵云去找那个女人,见到那个女人后就会联想起过去那些不好的事情。

    他会心疼。

    “是。我了解灵心,这个婚,应该不是她自己要退的,就算是她自己要退,那也不是她心甘情愿的,所以,这聘礼该他们赔偿给灵心,我是她姐姐,我自然要为她讨回公道的。”铁灵云坚定的说着她要讨回聘礼的理由。

    朱挺:“……”

    朱挺没说话,他不确定,这人是在说服他,还是在说服她自己。

    不管任何理由,他其实都不会反对她所做的任何决定,他要去讨聘礼,自然也会陪着她,从今往后,他是她的男朋友,他就要履行男朋友的职责。

    任何人,都别想再伤害他的女朋友了。

    “好,你想什么时候去,告诉我,我陪你去。”朱挺点点头。

    铁灵云扭头,感动的看着他,这个人,当初就给了她无比多的帮助跟温暖,此刻,更甚。

    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向往好的人,好的生活。

    哪怕,她心里还没有彻底忘记靳睿博,但是,她相信,忘记他,是早晚的事情。

    不然,为何有人会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呢?

    靳睿博有那样一个妈,那他的世界,就是让她排斥的。

    “嗯,明天就去,这种事,拖不得。”铁灵云笑了笑。

    “好。”

    朱挺就一个字,然后开车载他们俩回家休息。

    自然还是各回各的房间,他们俩交往至今,也有点时间了。

    这年头,男女朋友从交往到深入接触,有些就用一个星期,有些三天,有些甚至当天确认关系后,当天晚上就去开房了。

    但是他们俩,到现在,他还没有拉过她的小手呢。

    倒是她,有时候会主动挽着他的胳膊,但是也没主动与他十指紧扣过。

    他们回来的时候,朱瑶自然是睡觉了,进屋后,他就问她,想不想吃点宵夜啥的,她拒绝了,然后他也就没食欲了。

    两人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翌日。

    铁灵云还是继续开门做生意,朱挺去上班,他今天白班。

    铁灵云现在,不管发生多天大的事情,她都不会放弃挣钱,赚钱好像是她现在生活里的重中之重。

    她现在的资产,朱挺已经知道,这是他当一辈子的小警察都赚不来的。

    他也想过跟别的同事一样,去弄点副业啥的,但是他一个既没文化,又没学历的人,也不懂得怎么进行副业创收。

    以后跟她在一起,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小白脸。

    不,小黑脸才对,他人太黑了。

    朱挺出房门的时候,他的早餐,已经做好放餐桌上了,他吃完就可以直接上班。

    这种贴心的细节,他心里很温暖。

    他妹妹是不会早起给他做早餐的,他的瑶瑶是那种有十分钟睡懒觉的话,就绝对会睡够十一分钟的人。

    他也是挺无语的。

    所以,每天早上的早餐,都是灵云帮他做好的。

    晚上。

    他下班直接去了店里,吃过饭,朱瑶在店里收拾,然后关门回家,他们俩就去找莫玲了。

    莫玲跟靳睿博被迫搬出了靳家,住在外面靳国豪给安排的房子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请了专门的佣人照顾他们母子俩。

    按理说,这样的日子,普通人好多都过不上这样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的日子,莫玲是该满足的,但是莫玲这人,就是贪得无厌。

    她没有过过靳夫人的日子也就罢了,可是眼下,她过过了,享受到了好多人艳羡的目光,现在一朝回到从前,她真的是抑郁不已。

    当铁灵云跟朱挺辗转从靳家转到他们这里的时候,佣人给莫玲通报,莫玲听到铁灵云的名字,还以为她是来还钱的。

    自然就让佣人给开门让她进了。

    当莫玲看到铁灵云不是一个人来的时候,她嘴角微扬,“哟,灵云啊,这还真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啊?你这眼光是不是一下就太差了?”

    莫玲开口就是一通羞辱讽刺。

    “靳夫人。”铁灵云故意这样叫她。

    她也是故意讽刺她的,莫玲如今都不在靳家住的,这将来靳夫人是谁,还不知道呢。

    果不其然,铁灵云故意这样叫,让莫玲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这人,还真是会抓痛脚,别人哪儿痛,她就专门踩哪儿。

    一点儿余地都不留。

    她很清楚,今日被铁灵云这般对待,也是她咎由自取。

    “少废话,一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块的聘金,我也不要多了,你们还我一百九十万好了。”莫玲觉得,她这样说还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呢,这是给她儿子面子。

    “靳夫人,我今天来不是还聘金了,而是来讨要被你们给拿回去的聘礼的。”铁灵云很直接。

    饶是莫玲这般淡定的人,也震惊的从沙发上给站了起来,“铁灵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呵,我当然知道,而且无比清楚,这次退婚,吃亏的人是我妹妹,你们还强词夺理的把给予的聘礼给抢回去了,靳夫人,不要欺人太甚了。”面对着莫玲,铁灵云就跟一个奔赴战场的女战士一样,不畏缩推拒。

    “当时说要嫁给睿博的人是你妹妹,现在留书说退婚,然后一走了之的人也是你妹妹,你他么你现在告诉我,吃亏的是她,铁灵云,你真的不是来搞笑的?”莫玲眉毛飞扬,一副冷哼的模样。

    “靳夫人,二少失忆变成傻子这件事,您是不是瞒得很辛苦啊?”铁灵云也不恼,她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然后轻描淡写的问着。

    莫玲看着她不请自坐,听着她嘴里的话,她眼睛都瞪大了,这女人,竟然用她儿子来威胁她,“谁告诉你,二少是傻子了?”

    “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据说吃饭都要人喂,这不是跟傻子无异了么?一个二十八岁的成年男子,连饭都不能自己吃,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铁灵云一口一个傻子的说的很畅快,莫玲的脸色变化的非常快。

    “铁灵云,你敢,我告诉你,睿博不管变成什么样,他都是靳家的人,靳家在这是什么身份,你惹不惹得起,你可要考虑清楚咯。”莫玲让自己镇定,她告诉自己,她绝对不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糊弄了。

    “我是不敢招惹靳家,但是莫女士,您要自己考虑清楚,您跟二少可真要跟靳家还沾上关系的话,那您们怎么从靳家搬出来了呢?有时候啊,自欺欺人是好事,可以让自己跟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用担心,可是傻子是什么呢?很多时候都是被愚弄的对象,您要知道,二少是傻子的消息一旦被媒体知道,我想,您跟二少,就真的永远没有回到靳家的机会了。”

    “你——”

    莫玲伸手指着铁灵云,她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铁灵云这丫头是一个狠角色呢?

    铁灵云一副不想与她浪费时间一样,她站起来,又挽着朱挺的胳膊,“靳夫人,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您好好想想清楚吧,三天后,二少的病情跟就诊记录就会让媒体曝光的。”

    铁灵云说完就要走,走了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了,忘了告诉你,靳总是很牛,但是二少手术那天,不也没请来邵正谦医生吗?如果没有我打的那通电话,二少大概不止是失忆变傻,估计连醒都醒不过来呢,您说,就冲这个,您还要拿走我妹妹的聘礼,您是不是太扣了?太扣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哦,好好记住这句话吧,这天底下不是所有的好事,都让您一个人给占了。”

    莫玲:“……”

    莫玲简直要气晕了。

    她真的是要被这小丫头给气晕了,这人,竟然光明正大的闯入她的家里来,这样赤裸裸的威胁她。

    她不会让铁灵云得逞的。

    她拿起电话,就要给靳国豪打,可是靳国豪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她又给家里的打,家里的电话是佣人接的,告诉她,靳总跟大少爷出门应酬了。

    莫玲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好啊,真的是太好了。

    这么晚,出去应酬,这样的鬼话,骗谁呢?

    把她从靳家赶出来,怕是想要让她给别的狐狸精腾位置吧?

    莫玲简直要气炸了,她气得将手上的手机直接扔到了地板上,好在地板上都铺了地毯,手机掉下去也无损。

    二楼,靳睿博在楼梯的拐角处,又转身上楼去了。

    铁灵云一来,他就站在那儿了,他听到了她跟他母亲部的对话,也听到了她一口一个傻子的说他。

    他没有生气,因为他承认自己就是个傻子,要不是傻子,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他母亲欺凌成那样,他不知道不说,还被蒙在骨子里,还一直以为自己眼瞎,喜欢上了一个不值得他爱的女人。

    最后的结果却是,是他辜负了她,不是她。

    反而,她为了爱他,承受了太多太多不好的东西。

    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回到房间后,就给铁灵心打电话。

    那是一个除了他,包括铁灵云都不知道的电话号码。

    铁灵心此刻刚回到酒店,看到是他的电话,她就接了起来,她今天很累,所以,躺在了沙发上,调皮的唤,“老板,有什么事吩咐啊?”

    “有没有给你姐打电话?”靳睿博直接问着。

    “还没有,我还没想好,怎么给她解释,我突然要退婚的理由。”铁灵心低声说,别人,她是可以随便的糊弄下。

    但是她姐,她的那些借口跟理由,她都不觉得可以糊弄,毕竟,她姐对她的了解,比她自己还多。

    她真的是怕说漏嘴了,会坏了靳睿博的大计划。

    “嗯,都是我不好。灵心,你姐刚才来了,我妈去你家,把那些聘礼都带回来了,她来替你要那些聘礼的。”靳睿博说着。

    其实,他不在意铁灵云是如何威逼他母亲的,就算把他母亲气得原地爆炸,他也觉得那是莫玲咎由自取,他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他只是觉得奇怪,铁灵云的性子,应该是对那些身外之物没那么感兴趣才是。

    他后来找人查了,他母亲给铁灵云的那笔钱,她就没有用过。

    她这些年所有的开销,都是她自己挣来的。

    “我姐被我爸给逼的,我姐讨要这些聘礼,是为了让我离开铁家,得到真正的自由。”铁灵心收到了铁灵云发的微信内容,所以,她知道这件事。

    她想阻止的,但是她没有。

    毕竟这一联系,她姐就会问她很多问题,她可没她姐那么聪明,她怕自己一个回答不好,就会让靳睿博的计划被她姐给问出来了。

    当然,她知道她姐也不会跟别人说,但是这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谁知道,那个疯狂的靳睿渊,要是知道靳睿博没有失忆,也不傻,会不会做出更疯狂的举动来。

    “你想离开铁家么?”靳睿博问。

    “嗯,想,我爸那个人太传统,当年,我姐就是被他给逼的离家出走的,我姐很能干的,你想啊,一个初中毕业的女人,可以做到像她今日这么成功,她是不是很能干啊?她要不能干,你也不会喜欢她,是不是?”铁灵心问的很自然,很随意。

    她跟靳睿博之间,话说开了后,她也就把喜欢他的事情,慢慢的放下来了。

    这一次,她趁着退婚事件,一是出来散心,二是替靳睿博见一个网友的。

    靳睿博的意思是,劝服那个网友回青云市去。

    靳睿博说,那个人是青云市本地人,而她来的这个F市,是那个人出生的地方,也是他最重要的人离开这个世界的地方,所以,他留在了这里,默默的陪着一个死去的人。

    靳睿博还告诉他,那个人要陪着的是,他死去的女儿。

    靳睿博将这些事告诉她,是让她再得到机会见到那个人后,也不要表现的什么都知道,总之,他就提醒了她一些注意事项,至于其他的,还是要靠她自己随机应对。

    铁灵心在处理这方面,还是有点能力的,毕竟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这些。

    所以,她领了这个任务。

    趁着结婚,她从靳氏辞职了,现在不结婚了,她也不打算回到靳氏去了。

    没有靳睿博的靳氏,也就没有她愿意留下来的理由了。

    “嗯,只是,你姐这辈子都不会再接受我了。”靳睿博说的有点苦涩,当年的事情,对她的伤害太大,他知道后,也是打击过度。

    他都没办法原谅自己的疏忽,更别说是灵云了。

    “不会的,我只认你这一个姐夫。所以,老板,你要加油,不可以放弃的,我姐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你要真放弃了,那可就真的是一辈子懊悔啊。”铁灵心替他打气。

    靳睿博被她给气笑了,“什么叫你只认我一个姐夫,那个朱挺挺好的,他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他能够给你姐想要的平淡生活,你姐现在要的是一份安心,踏实的日子,我这里刀光剑影的,还真的不适合她。”

    铁灵云有赚钱的能力,所以她在挑男人的时候,可以完不在乎外在的条件,可以线意的按照她自己的喜好来。

    这点,挺好的。

    好多女人都做不到,想要长的帅的,可对方没有钱,犹豫不肯嫁;想要有钱的,可是对方年龄大的足以给她当爷爷了,又觉得太吃亏,也不肯嫁;想要可以下厨的,但是缺点太多,还是不行。

    总之,自己期许的人,在现实里没有那么多完美的男人给她们挑选,自然就对男人越来越失望了。

    可是灵云不一样,因为她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干,总之,在挑选伴侣的时候,只要按照心意,挑喜欢的就成。

    只要她喜欢,他就会给她祝福。

    “总会过去的,老板,我相信你。”铁灵心又给他鼓励。

    “好了,那个人,你先在网上跟他聊着,不要主动提见面的事情,等他愿意见你了,让他主动提,知道吗?”靳睿博想要结束电话了。

    “嗯,知道了,老板,晚安。”铁灵心明白他这是要休息了。

    “好,晚安。”

    靳睿博挂了电话。

    顺手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然后他就直接去床上躺着了,大约十分钟后,他房间的门就从外面推开了。

    莫玲瞧见房间里的灯又黑了,叹息着摇摇头,她开了一个暗灯,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靳睿博,心里叹息着,“儿子啊,儿子,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为什么会这样啊?”

    莫玲哭了。

    也就只有靳睿博睡着的时候,她才能靠近他,才能这样跟睡梦中的儿子说上两句。

    靳睿博不记得她,就记得铁灵心,现在铁灵心那个女人都抛下他跑了,更加没有人能够靠近他了。

    每天佣人们都把饭送到房间门口,就赶紧推门出去。

    靳睿博吃餐饭,会弄的满房间都是。

    佣人们也只敢趁他睡着了,再轻手轻脚的进来收拾房间。

    以前的靳睿博,是多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啊,房间要弄的干净整洁,还有香味,可是现在,在满是饭菜味儿的房间里,他也睡得着。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受了欺负,她让铁灵云那么威胁,给靳国豪打电话,还找不到人,现在都没有人帮她出头,甚至都没有人能够倾听一下。

    她心里难受,实在是没忍住,就还是跑上来了。

    如果房间的灯亮着,她就不进来,如果黑了,她就来靳睿博的床边说个两句。

    虽然靳睿博现在已经接受她是他妈妈这件事了,毕竟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多年,她还有他从小到大的照片作证,以及出生证等等,所以,她是他妈妈这件事,是他甩不掉的事实。

    莫玲自然不知道,于靳睿博而言,如果可以,他真想甩掉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

    莫玲哭诉了好长的时间,靳睿博是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

    他这个妈,从来都只看得到别人的错,对于自己做的那些,她却一点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让铁灵云流产这件事,就因为她觉得她的出发点是为了他,所以不管不顾他这个儿子在没了孩子又失去了心爱的女人会有多么的痛苦。

    这样残忍的母亲,打着爱他的名义,他不想接受。

    所以,靳睿博不想听了,就干脆让自己直接睡着了。

    ------题外话------

    咱们的旧人要重新回来啦,亲们还记得他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