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没醉(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008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翌日。

    童欣乐被折腾的腰酸背痛的从床上起来,她揉了揉自己可怜的老腰,这才发现,时间都不早了,邵正谦自己都开车去上班了。

    她下楼后,早餐都做好了,吃过早餐,就自己叫了一个车过来送她出门。

    今天不是周末,但是早在一个星期前,铁灵云就准备好了,这段时间到她结婚那天,都不做生意了,打算随时听候她的差遣来着。

    童欣乐很感动,这确实是好闺蜜才会做的事情。

    等她到达礼服店的时候,童欣乐被狠狠的数落了一通,她们这些可都是伴娘啊,这人才好吃主角,居然试礼服这样的事情都能迟到。

    “不好意思。”童欣乐也知道自己不像话,在这心里,把邵正谦给狠狠的骂了一通,都是他害得,让她被笑话。

    “没事,大家都跟你开玩笑呢。”铁灵云穿了一套粉色的伴娘礼服,是无袖的及膝裙子,穿上去很俏皮,很可爱的。

    她一共给他们挑了三套伴娘服,与她的三套婚纱相称。

    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要求褚驰烈请过来的团队连伴娘服都要设计,所以,她在青云市线上线下的店,用心的找了一遍,这才找到这么一家礼服店。

    价格稍微贵了点儿,但是她真的是超喜欢。

    这笔钱,她则是自己支付的,毕竟是她找的伴娘团。

    她没有要婚庆公司提供的人选,而是找了灵云,真真,美娜,还有她那对双胞胎姐姐,欣萍的尺寸,都按照欣安的来。

    五个伴娘,足够了。

    就他们五个人的三套伴娘服,都花了她不少的钱。

    她自然不是舍不得这笔钱了,反正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了,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婚礼的规格既然已经都被抬高到这份上了,那有些钱,就是得该花。

    三套衣服,四个人换装,然后走台,童欣乐替她们拍照,就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而且,设计师还挺厉害的,没有人需要更改尺寸,都刚刚好。

    这就免了修改的麻烦。

    试好装后,这些伴娘服会有一个人过来拿,所以,他们五个人直接去吃午餐去了。

    真真跟美娜知道铁灵云就是老铁私厨的老板后,表现的很想吃她的手艺,不待灵云回复,童欣乐就没好气的说道,“行了啊你们,灵云休假,成天做饭也累啊。”

    而且是做那么多人吃的。

    虽说有钱赚吧,但是她觉得还是会很累的。

    真真跟美娜自然不是真的要铁灵云现在就去做了,而是利用与乐乐关系,跟铁灵云套了一个近乎,毕竟她俩真的是太笨了,就从来没有在网上抢赢过别人。

    “等乐乐的婚礼结束,我帮你们预留位子,你们到时候过来就是了。”铁灵云承诺。

    “灵云,不需要这样的,让她们自己在网上抢,抢到就有得吃,没抢到,自然就没得吃。”童欣乐仰着脑袋说道。

    “乐乐,你——”真真跟美娜瞪着童欣乐,她俩今天可都是请假过来的,结果这么不受她待见的啊。

    “哈哈,走了,今天想吃什么啊?”童欣乐问着。

    “乐乐,你们去吧,我出去见个客户。”童欣安挂完电话,就对童欣乐说道。

    “不是吧,姐,你这刚回来,不是说要休息一段时间的吗?”童欣乐蹙眉问着。

    “是以前的同学,我就是过去给个意见,我又不打离婚官司,放心吧。”童欣安说道。

    童欣乐嘟嘴,但是童欣安坚持要走,她也没办法。

    “乐乐。你姐可真是雷厉风行啊,我好佩服她哦。”杜美娜崇拜的说着,她最喜欢女强人范儿了,他们公司也是好多女强人啊,女强人,御姐这样的,都是她的偶像。

    “少花痴了,美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蕾丝咧。”杨真真嫌弃的说道。

    “我姐是真女人啊,她喜欢男人的,而且最喜欢英雄了。”童欣乐强调。

    一行人出门后,四个女人,三辆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最后车队停在了天府渔庄的门口,老板热情的过来招呼,四个女人,要了两条鱼,外加炒了几个别的菜。

    满满的一桌。

    这一吃就是两个小时。

    吃过饭后,铁灵云就回去了,童欣乐也没留她,她跟真真她们还有别的安排。

    只剩下三个人后,杨真真提议,她们三去逛街。

    童欣乐点头应了,毕竟还要去给孟雨买点东西,不能空手去。

    三个人,直奔本市最大的孕婴超市。

    她们还分了任务的,杨真真还是负责给孟雨带四罐孕妇奶粉,杨真真跟童欣乐就负责小宝宝出生后需要的东西。

    童欣乐特别有经验,所以,她一次性要了六袋大包装的纸尿裤,小号的。

    杨真真则买了两套宝宝服。

    好了,一切准备妥当后,他们又去了商场,给孟雨还有家里的老人,买了些进口水果,以及给老人家吃的营养品。

    逛了两个地方后,邵正谦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童欣乐负责去接他。

    今天齐东海要加班,就为了十月六日跟七日休息,所以没空去。

    杜美娜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受约束,因此她要去哪儿,也是很自由的,不需要问谁的意见。

    所以两人就先行去孟雨家了。

    童欣乐接到邵正谦的时候,邵正谦已经两手都提了菜,童欣乐惊喜,“邵医生,你这上班时间还去买菜,不怕被领导骂啊?”

    本来邵正谦说下午没事的,可是关和突然有事,所以邵正谦替他顶了一个下午。

    童欣乐也不介意,邵正谦从前更忙呢。

    现在,邵正谦能够做到这样,她觉得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了,她这个人,不会太贪心的。

    “这是老霍一早帮我买的。”邵正谦说道。

    “可是这些菜看上去好新鲜哦。”童欣乐疑惑的说着,早上买的菜,看上去就跟才买的一样。

    “老霍的本事,好了,你下来,我来开。”邵正谦将菜放到后面,站在驾驶室没动。

    童欣乐没下车,直接从驾驶室爬到了副驾驶,邵正谦上车,深情款款的看了她一眼。

    看的童欣乐超级不好意思,“你干什么啊?”

    “没有,就是觉得一天没见,太想你了。”主要是二十八号,童欣乐就要搬回家里去住去了,到时候他就是一个没老婆没儿子的可怜人了。

    想想就觉得自己好惨哦。

    哪怕没有老婆,没有儿子的日子就过几天而已,但是有过幸福的人,再去过那样的日子,别说只有几天了,就是一天,都觉得难过极了。

    “少来,邵正谦,我可警告你,你今天晚上要是再坚持当禽兽,我跟你保证,我明天就搬回去。”童欣乐是真的要被他给折腾的散架了,这人当真是一点儿都不体恤她啊。

    邵正谦看她如临大敌一样,认真得不得了,“行了,拴好安带。”

    童欣乐听到这模棱两可的答案就不高兴了,“我权当你答应我了啊。”

    邵正谦苦笑,他不答应能成吗?

    这人都威胁他,明天就要搬回去了。

    邵正谦开车比较快,到达孟雨家的时候,刚六点半。

    张贺跟张婆婆都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孟雨是少吃多餐的主儿,所以,她等不到他们,已经吃过了。

    张贺一直等着他们来了,陪他们一起吃。

    邵正谦抱歉极了,“不好意思,张老师,今天同事有点事,我给他顶班了,不然肯定能早点来的。”

    “说这些干什么,你真的早来了,难不成我还真让你下厨做饭啊?”张贺去开了酒,却问的是童欣乐,“乐乐,这正谦喝点酒,你允许吗?”

    “孟雨老师允许,我就允许。”童欣乐吃着菜,爽直的说着。

    张贺轻笑着摇头,“这情商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啊。”

    张贺说完,就倒了两小杯酒,“来,意思一下,就好了。”

    邵正谦没有拒绝,在喝之前,还是用眼神示意了下童欣乐,童欣乐直接偏了脑袋,她没有那么跋扈,好不好啊?

    她简直觉得这对师生在抹黑她来着。

    童欣乐他们没有喝酒,吃饭很快,吃完了,三个女生就去了孟雨的卧房看她去了,桌上就剩下张贺跟邵正谦,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谈心。

    孟雨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她们过来的时候,就把电视给关了。

    “小雨老师,真是辛苦您了。”怀孕对女人来说都很辛苦,但是有的女人辛苦的要好点,而有的女人则要辛苦好多。

    “没事,给自己的男人生孩子,那不叫辛苦,乐乐,你应该比我懂。”孟雨笑着说。

    童欣乐笑着点点头。

    嗯,那个时候,哪怕是她一个人在外面生孩子,她心里面充斥的还是幸福。

    “对了,你们三个也真是,你们人来了,对我跟你们张老师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你们还买那么多的东西来。”孟雨指责他们,她真的是承受了他们太多东西了,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那些都是要用的,孕妇奶粉,你现在的体质就适合喝,尿不湿跟宝宝服,都是孩子出生后要用的,尿不湿而且消耗的很快。”杨真真说。

    孟雨笑了,“说的好像你都生过孩子一样。”

    “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杨真真一耿直,就说了一番粗鲁的话。

    房间里一阵静谧,杨真真回过神来,“那,那啥,孟老师,我不是那意思。”

    “嗯,我知道,你别不好意思。”孟雨温柔的笑道。

    都说毕业后才会发现老师的温柔慈爱,这话果真不假。

    读书的时候,孟雨老师人虽然年轻,但是她真的是不怒自威呢。

    好多人都不敢招惹她的。

    “小雨老师,那小号的尿不湿就不要买了,中号的我会在宝宝出生的那天再送来的,您这宝宝的尿不湿啊,我就给承包了。”童欣乐说。

    孟雨其实长他们没多少,抛开师生关系不说,她们叫她一声姐就够了。

    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这师生关系是改不了了。

    “那怎么行呢?”

    “那绝对行。”

    三个女生的异口同声,孟雨只好领了他们的情。

    “你们的婚礼,我会去参加的,我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了,下床走动走动,医生都这样建议,就是你们张老师,我婆婆,还是很紧张。”

    孟雨说这些话,不是抱怨,而是幸福。

    因为在意你的人才会这么的紧张你。

    晚上九点,四个人离开了孟雨的家。

    杨真真送杜美娜回去,童欣乐开车回星河湾。

    分开前,杨真真跟杜美娜对她齐声说,婚礼那天见了。

    童欣乐微笑着点点头。

    邵正谦坐在副驾驶,回想着张贺以过来人的口吻跟他说的那些婚姻内的夫妻相处之道。

    每一条都很受用。

    难怪张贺的婚姻这么的幸福。

    婚姻里,夫妻两个都情商很高的话,这段婚姻,必然是幸福的。

    其实,邵正谦明白,张贺今天跟他说的那番话,也是因为知道他们家现如今没有一个人会在他婚前告诉他婚姻之道。

    沈燕,毕竟是一个女人,她可以站在女人,站在妻子的角度在婚前去叮嘱女儿如何经营婚姻,可是儿子,好多都只能从父亲的身上学到经营婚姻的方法。

    他没有父亲,张贺就替代了这个角色。

    不是以父亲的口吻跟他说那番话,而是以一个长者,一个过来人的身份。

    他并不觉得自己没有父亲很可怜。

    他也没有告诉张贺,其实死去的邵天,为医药业做了不少贡献的邵天并非是他的父亲,他不想张贺为他担心,毕竟,他现在是要照顾老婆,还要迎接小宝宝的人。

    他哪怕是父不详的孩子,但是他身边太多真正关心他的人,他还是觉得很满足了。

    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他因为别人误导他的误会,就对童欣乐做了那样的事情,童欣乐如今还能回到他的身边,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他今天陪张贺,喝的有点多。

    头有些晕晕乎乎的,然而意识却非常的清楚。

    车外,童欣乐跟杨真真还有杜美娜说的那些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杨真真跟齐东海的婚期也敲定了,在圣诞节那天。

    杨真真那女人,就是有点儿崇洋媚外,连挑个结婚的日子,都要挑国外的节日。

    不过,齐海东喜欢就行。

    童欣乐上车来,瞧见他的脸蛋通红,十分不认同,“你今天心情好,喝多了,我可以理解,但是张老师是要照顾孕妇的人啊,你把他给灌醉了,你让他怎么照顾小雨老师啊?”

    邵正谦抬头,就看到童欣乐嘟囔个嘴,为了小雨老师怪罪于他。

    “张老师没醉,他酒量好着呢,我也没醉。”邵正谦笑眯眯,老婆的抱怨,让他幸福感爆棚。

    “还没醉呢?我看你就是醉得不轻。”童欣乐无奈的说道,认命的探过身子,帮邵正谦拉好安带。

    邵正谦却不规矩,趁她不备,就在她脸上偷了一个香。

    “坐好了,不许乱动了。我开得慢一点,你在车上小睡一会儿吧。”童欣乐叮嘱他。

    邵正谦乖巧的应了声。

    童欣乐见他这么乖,主动奖励了他一个吻,也是吻在脸上的,然后闭着眼睛假寐的邵正谦,咧开嘴唇笑了。

    童欣乐这才慢悠悠的上路。

    回到家,两人洗了澡,晚上,邵正谦就跟孩子一样,吵着要泡澡,还要她帮忙清洗。

    童欣乐虽然诧异,但是也听从了他。

    帮他洗了澡,扶着他去了床上,还将他们的婚纱影集拿给他看。

    这几天,他们晚上睡觉拱被窝之前,翻看婚纱照是必备活动之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