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暂别(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8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今天晚上,邵正谦说话算话,童欣乐没有遭罪,而是被邵正谦给紧紧的搂在怀里入睡。

    一觉醒来,她的脖子感觉都要断了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邵正谦精力很旺盛,每天晚上都要两次,在这样高强度的运动之下,童欣乐是真觉得老腰受不了,每一次她求饶的时候,心里都会想,他这样就不怕精尽而亡的么?

    身心备受折磨的童欣乐,真的好期待二十八号早点到来,她想逃离魔掌,却让邵医生给扭曲成,她是想要早点跟他举办婚礼,早点嫁给他来着。

    她真的是好郁闷,他们都已经领证了,在法律上,她早就嫁给他了,好不?

    婚礼,无非就是长辈想要走一下形式而已。

    二十八号这天到了,邵正谦左磨蹭右磨蹭,一直磨蹭到晚上才肯送她回童家。

    送她回童家后,他还不肯走,要不是她家长辈都坚持,婚前的这一个星期,未婚夫妻不能见面,否则,邵正谦肯定会赖到让杨瑞婷开口,让他留下来过夜。

    他是真不想走,最后还是杨瑞婷直接赶人了,“好了,正谦,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邵正谦见最后一丝希望都落空了,只好站起来告辞。

    这个点儿,的确是太晚了,邵彬都在自己的房间睡着好一会儿了,童欣乐坐在客厅陪他看电视,一直哈欠连连的。

    这几天累坏了,她很想睡觉了,他知道。

    可他就是舍不得走。

    杨瑞婷要是不开口,他能赖到明天。

    “好的,妈,我先走了。”邵正谦只好告辞了。

    童欣乐站起来要送他,被杨瑞婷给叫住了,最后是陈晓舟出去送的。

    “就这么几天都不舍得分开,那之前你们分开的那三年,不也过来了吗?”杨瑞婷觉得有点无语。

    童欣乐其实是理解邵正谦现在的缠人的,就是因为之前他们莫名的分开的那三年,如果没有那三年,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缠人。

    当然,或许也不会补办这场婚礼。

    总之很多东西都会变得不一样的。

    “那还不是因为分开这三年嘛,他这才缠人了点儿,没事的,他还不是走了。”童欣乐笑。

    “哎,妈这也是为你们好,上次你们结婚的时候,虽然没有这次这么盛大,但是好歹那也是办了婚礼的啊,当初妈就让你回来住,你当时不肯,你爷爷也就惯着你,还说儿大不由娘来诓我,怎么样,后来不是就出事了吧,怀着孩子呢,还要跟人离婚,也就你,能够做出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事情。”

    杨瑞婷对她是真的无奈的很。

    自然也宠的紧,想到从前,她受的那些委屈,那些罪,她这个做妈的,心里都过不去呢。

    好在,现在都过去了,家里的喜事也是越来越多了。

    明年春天,媛媛肚子里的孩子就能出世了,嘉晨也在收心了,欣安也回来不走了,到时候想办法,让欣萍也回来,他们这一大家子就真的不分开了。

    “那都是过去了,妈,您现在说这样的话,也不怕不吉利啊?”童欣乐翻了一个白眼,她困的很,一直连打哈欠。

    “困了就去睡觉,年轻人要懂得节制。”杨瑞婷看了她一眼,她脖子上的吻痕不要太明显。

    童欣乐:“……”

    呃,过来人,什么都懂,她也就不解释了。

    她露在外面的肌肤,也就脖子上有一块浅浅的印记,其他深深的印记在她身上,被衣服藏起来的地方。

    那人就是喜欢给她种草莓,而且,他种下后,还会仔细看,来回摸,想到邵正谦那些说不出来的嗜好,童欣乐自己都没辙。

    他喜欢这样,也没办法嘛。

    自己男人的一点小爱好,也是夫妻间的情绪,又不会伤到她,只会让她更刺激,她也就不会太过苛责的。

    “困了就去睡觉吧,后天还要给你奶奶祭拜,这个星期,你也不会闲着的。”杨瑞婷说道。

    “嗯,知道了,妈妈晚安。”

    童欣乐是真的很困了,进了房间后,她简单的冲了个澡,就跳到大床上去了。

    准备入睡前,妈妈的使命感又出来了,她下床来,去隔壁看邵彬有没有踢被子,那家伙睡觉果然是不老实的,又踢了被子,她给盖好,然后固定住,这才回房间去睡觉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

    太阳晒屁股的时候,童欣乐还翻了个身,然后压到了人,她蓦地惊醒,然后从床上给跳了起来。

    童欣安转过身来,嘿嘿的笑着,“吓到了吧?以为是你家邵医生偷偷翻墙进来了?”

    童欣乐无语,“他才不会呢。”

    邵正谦知道,长辈不让他们俩婚前一个星期见面也是为了他们好,让他们日后的婚姻一帆风顺,不要再有离婚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这形式要不要,都不会让他俩分开,但是长辈们既然有这样的心愿,他们也自然是要配合的。

    “他怎么就不会啊?我听二哥说,昨天十一点半了,你家邵医生还赖在家门不肯走呢。”童欣安笑的很邪。

    “二哥嘴巴好大,你好八卦。”童欣乐起来下床,准备去梳洗。

    梳洗完后,她的床铺,童欣安已经顺手帮她整理了。

    “谢谢四姐。”童欣乐真诚的说道。

    “得了吧,去吃早餐,妈给了任务,她今天要去见朋友,让我们俩好好陪着大嫂。”童欣安说道,与她一同出去。

    早餐是包子配稀饭。

    童欣乐吃了两个包子,一碗稀饭。

    发现肚子太饱后,才蓦地想起,她今天的热量又超了,应该吃一碗稀饭就够了。

    童欣乐下去吃早餐的时候,赵希媛已经在餐桌上吃了一会儿了,童欣乐都吃完了,赵希媛还没有吃完。

    随着月份的增加,赵希媛的胃口好了很多。

    童欣乐放下碗筷,“大嫂,预约四维彩超了吗?”

    “嗯,就是你蜜月结束后的那个月的二十四号,医生说月份大点更好看。”赵希媛点点头。

    “嗯,你最近有感觉到胎动了吧?”

    “是啊,好神奇呢,乐乐……”

    一说到肚子里的孩子,赵希媛那简直就打开了话匣子啊,诉说这段感受的时候,乐乐会适时的插嘴,或是迎合她,或是提前告诉她,还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当然,第一次怀孕的女人,都会因为没有任何经验而对肚子里的小家伙十分好奇。

    育儿书,生产书,都会买一大堆回来。

    其实没什么大作用。

    还不如多听听过来的人经验传授,但是每个小家伙又是不一样的,所以听一听就知道了,最后还是得需要自己去感受,去总结。

    童欣安就知道,她们俩有共同的话题,一个生过孩子,一个正要生孩子,一个需要传授经验,另一个需要学习经验。

    所以,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她拿了包,“我出门了,你们俩就待在家里吧,我晚上回来吃晚饭,中午就不回来了。”

    童欣乐:“……”

    童欣乐简直无语凝噎。

    好在家里有陈晓舟。

    三个女人也不会太无聊。

    严雯是十点上门来了,她说马大哈的童嘉晨把资料给忘记在家里了,所以她奉命过来帮他拿。

    佣人自然不疑有他,就给严雯开门了。

    严雯进了门后,也不着急去帮童嘉晨拿东西,而是问起了赵希媛,“大少奶奶在哪儿呢?”

    “在后花园,跟老太爷他们说话呢。”佣人如实说道。

    “哦,那我过去打个招呼。”严雯说着就直接去了后花园。

    只是,她人来到后花园的时候,看到童欣乐也在亭子里,脚步就停了下来,她原本想要转身就走的。

    可是,走在前面的佣人已经过去打了招呼说她来了。

    她只好强颜欢笑的上前,与她们一一打招呼。

    “童爷爷,乐乐姐,媛媛姐,晓舟。”严雯每个人都叫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童欣乐口气不是很好,她不喜欢她,表现的特别明显。

    对她哥有企图的女人,她也喜欢不起来。

    “童副总有个文件落在家里了,我过来帮他拿一下。”严雯说道。

    她今天之所以忍不住到家里来,无非就是因为她听她母亲说了,杨瑞婷要出门应酬,今天一天都不在家。

    反正童爷爷在家里也是养老,童家的事情,他也不管的。

    所以,她想过来刺激下赵希媛,或者,心狠点,给她在家里制造点意外,哪怕就算不能成功流产,能让赵希媛受点惊吓也是好的啊。

    她的如意算牌打的很好,反正童嘉晨现在也在忙,而且,童嘉晨马大哈惯了,将东西遗忘在家里,又不是一次两次。

    她哪儿会知道,这么好杨瑞婷不在的机会,童欣乐这个死对头又在。

    她原本是想听许阳的,按捺住,等到最好的机会,但是眼见着赵希媛的肚子越来越大,可是每天在公司远远的看着童嘉晟满脸幸福的样子,而且每天中午,童嘉晟都不嫌麻烦的开车回去陪老婆吃饭的好老公模样。

    她就气得要命。

    要知道,以前的童嘉晟,赵希媛没有暴露怀孕,没有跟童嘉晟和好之前,童嘉晟都是陪着她吃饭的。

    可是现在,她连靠近童嘉晟,童嘉晟都对她防备至深。

    最可恶的是,童欣乐结婚也没有发请柬给她,发了请柬给她父母,而且她父亲手上的请柬,写得不是家,而是邀请的是她父亲跟她的母亲。

    她听说,这次举办婚礼的帝王殿,会专门派人仔细查阅请柬,一张请柬最多进两人,有些请柬注明了身份的,也是需要核对的。

    所以,到最后,她进不去。

    她也意识到,童欣乐压根就没有想过请她。

    她何尝不知道,童欣乐这样做,无非还不是为了赵希媛。

    所以,归根结底,赵希媛才是那个该她讨厌的人。

    没有赵希媛,她会有本事将童家的人给哄的好好的。

    “有吗?我刚做了卫生下来,没有看到他的书桌上有任何文件啊。”陈晓舟疑惑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不止书桌上,房间的角落都没有。

    童嘉晨也不知道抽什么疯,最近都让她去他房间做卫生,她是看在他没有为难他师父的份上,所以就由着他一回。

    期限是一个月。

    她又不是专业的佣人,等这边的合约到期了,她还是想要回到医疗上去的。

    “或许别的地方有呢,陈小姐,要不麻烦你上去再找找。”严雯坚持的说道,既然都找了这么一个上门的理由了,那就不能再更改了。

    哪怕真的没找到,她也要坚持这个理由。

    临时变卦别的理由,会让旁人更加的误会。

    “要不,严小姐您直接给二少爷打个电话吧,我记忆里还算比较好,反正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我保证没有文件。”陈晓舟对自己还是蛮自信的。

    “没有就算了吧,我回去再打一份好了。”严雯笑了笑。

    “既然是可以再打一份的资料,你这样来回跑一趟,不是很浪费时间吗?严小姐,你可是副总身边的秘书呢,怎么做更节约时间,你难道不懂?秘书课,你都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啊?你的专业课是优秀么?”童欣乐咄咄逼人的问着。

    一个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问的严雯哑口无言。

    严雯的脸蛋有点红,她不过就是这样而已,竟然遭到童欣乐这样的怀疑,甚至质问她的学习方面了。

    她当然是优秀的,她是严震的孩子,她父亲是市长,从小到大,父母对她的栽培,都是最好的。

    她就不明白,样样优秀的她,到底哪儿比不上赵希媛了?

    被童欣乐如此逼问,严雯眼眶有点红,开始装起了柔弱。

    “乐乐姐,我……”

    “行了,你别跟我解释,我现在还没有回去工作,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再有下次,定不轻饶。”童欣乐很果断。

    “嗯,谢谢乐乐姐。”严雯笑了笑,但是她的笑,不曾达到眼底。

    以前,她是想过要讨好童欣乐,但是自打她一次又一次为了偏帮赵希媛而这样对她后,她就不想再讨好她了。

    “那你走吧,现在可是上班时间,我们童氏可不养闲人,况且,你是凭自己的本事进入童氏的,不是靠的你爸爸,所以,既然你都这样刚正不阿了,我们自然也不走裙带关系,你在童氏,会待的比较心安理得。”

    严雯嘴角微扬了下,心里却觉得讽刺极了。

    “乐乐姐说的对,对了,乐乐姐,你跟正谦哥是不是请柬发漏了啊,我都没有收到请柬呢,我怕到时候没有请柬,我进不去。”

    童欣乐脸色垮了下来,她是有意不发给她的,她就是不想她来。

    但是严雯还是有本事,居然都猜得到,没有请柬的她,到时候怕是进不去。

    严雯跟苏静不同,她不让苏静去,就不让苏静去,邵正谦会随她,沈燕现在也很照顾她的心情,苏静没有请柬这件事,沈燕知道了,也从来不曾为苏静开口说过什么。

    但是严雯这里不一样,她不让她来,只能做得不动声色,不能太过直接,毕竟,她老爸跟严震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铁的。

    老爸的面子不能拂。

    到时候,严雯要去了,被拦在外面,她可以说当时请柬写的太急了,就出错了,她道歉就可,帝王殿定下的规矩是铁一般的规矩,这严家也只能忍气吞声,最后,反正严雯去不了。

    可严雯竟然提前知道了,还让她多给一个请柬,这丫头本事不小嘛。

    “雯雯啊,到时候跟爸爸妈妈一起来就是了嘛。”童鸿理笑呵呵的说着。

    “童爷爷,您不知道……”

    “严雯,放心,明天请柬就会到你手上。”童欣乐直接打断了严雯要跟童鸿理说的话。

    “那好,那就谢谢乐乐姐了。”严雯点点头。

    这人之前让她添堵了不少,今儿总算是掰回了一成。

    “不需要,你就是去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严雯没说话了,其实能不能改变什么,不是童欣乐说了算的,那天真的确实是好机会,但是呢,她不会那么傻,当众做出有损自己跟他们家的事情来。

    自然,权当是赵希媛逃过一劫了。

    “童爷爷,我还在上班呢,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严雯对着他们笑了一下,然后就这么离开了。

    资料没有拿到,她也不生气。

    赵希媛看了童欣乐一眼,童欣乐抿着唇,表情严肃。

    赵希媛想让她别那么生气,可是碍于童鸿理在这儿,她不想拿这些事去烦他老人家。

    再说了,童嘉晟跟严雯本来就没什么事,是这小丫头一直在自作多情。

    还拿着她跟童嘉晟的过去,觉得她才是最配童嘉晟的良人。

    “乐乐,你干嘛一直都不喜欢雯雯啊,我可听她爸爸说,她一直视你为偶像呢,可喜欢你了,小时候就很喜欢缠着你,你小时候就不爱搭理人家。”

    童鸿理只是这么好奇的一问,其实他觉得严雯还蛮可爱的,小时候胖乎乎的,长大了,不胖了,也变得漂亮了。

    “人跟人之间的喜欢是讲究缘分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也说不上来,大概就是我跟她缺乏了这份缘分吧,您说呢?爷爷。”童欣乐笑着反问。

    “嗯,大抵只能这样解释了,要不是知道你小时候就不喜欢她,今天你这么针对那丫头,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你妈叫你回来住,被迫跟正谦分开,这是把气撒人家小丫头的头上呢。”童鸿理公开戏谑她。

    童欣乐俏脸一红,“爷爷,瞧您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当然不是了,好了,我累了,回房去躺会了,你也别带你大嫂晒太久的太阳,你妈教条的很,做什么都规定好了时间的,真是辛苦媛媛这孩子了。”童鸿理说道。

    这个家,他老早就不管事了。

    唯一管的,就是他的乐乐丫头,现在他的乐乐丫头,堪称人生大赢家啊,成功打败了情敌,又赢得了正谦的深情,小彬彬还那么的听话。

    眼下,也根本不需要他操心了。

    他只需要安享他的晚年,然后去下面跟老伴相聚,告诉她,他没有辜负她的重托,这一家子,每个人都挺好的。

    “不会的,爷爷,您别这么说。”赵希媛赶忙说道。

    在她看来,杨瑞婷是最好的婆婆了,在杨瑞婷的身边待着,比在她自己的家待着都还舒服。

    “晓舟,麻烦了。”童欣乐对陈晓舟说道。

    “不会,这是我该做的,师娘。”陈晓舟还是习惯叫她师娘。

    童欣乐郁闷的很,她觉得叫她嫂子都比这声师娘要好,可偏偏这丫头,就是不容易改口,看来还得让邵正谦跟她解除这层师徒关系才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