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禽兽

作者:格子虫 |字数:9942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童欣乐坐了一会儿,邵正谦就端了一壶茶过来,“你们喝茶,童童,过来帮我剥几颗蒜。”

    “哦,好。”

    童欣乐立即答应了,然后就跟着邵正谦去了厨房,把客厅给腾了出来。

    剩下两人后,铁灵心知道这是童欣乐跟邵正谦再给她制造机会,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了,开口说道,“林先生,你有能力开创一片天,干嘛非要委屈自己在这儿了,你是青云人,就该回到青云那片广阔的天空去,不是吗?”

    “我不觉得待在这儿就是委屈。”林逸夫闲散的说着,他整个人都往后靠了过去。

    “靳总现在是给不了你什么,但是他说了,以你之名开创的公司,所有的资金都由他出,你就负责管理经营,得到的利润,你们五五分,这样优渥的条件,傻子才会拒绝呢。”

    铁灵心用了激将法,也是知道林逸夫跟童欣乐之间是认识的,所以,她说话才会稍微的不客气。

    “白给钱的事,当然是不会拒绝了,你不是当童欣乐是姐么?你去问问,在你那个尊贵的靳总到来之前,我在青云市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的林氏,是怎么没的,麻烦你们主仆俩好好的做做功课再来找我谈吧,当然,我真不希望再见到你。”

    林逸夫是真很不客气。

    自打那天交换了电话之后,铁灵心跟靳睿博就已经轮流打电话给他,说过两个人之间合作的事情。

    只是,他们俩所说的,都被他给拒绝了而已。

    可是他们俩很显然没有放弃,不然的话,今儿在这里就不会见到铁灵心了。

    可是这丫头,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说服他的机会,但是他不给机会,就是不给的。

    铁灵心看着他的狂妄自大,“林先生还真是狂妄的很。”

    童欣乐适时走过来,“灵心,这位林先生,是真的有狂妄的资本的。”

    铁灵心:“……”

    童欣乐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

    毕竟,她小童欣乐好几岁,而且,确实如林逸夫所说,在来找他谈判之前,她所做的功课不多。

    靳睿博倒是做了功课,可是很显然,他做的功课,应该也是不够的。

    至少他们所提出的条件,不能一语中的打中靶心。

    在她看来,已经是非常诱惑人心的条件,可人家就是不心动。

    她这下是真没辙了。

    见她总算是安静了,林逸夫抿唇笑了一下。

    童欣乐坐下来,看着他,很认真的问了一句,“真的没想过回去啊?”

    “你想我回去啊?”林逸夫笑着反问。

    “如果我说想,你就肯回去吗?”童欣乐可不傻,这人在逗她呢,她听的出来。

    “我想再陪陪孩子。”

    林逸夫悠悠的说着,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落在两个女人的耳朵里。

    邵正谦把料炒好,那些肉跟菜都切好了装盘,在厅内比较尴尬的时候,适时出现,打破了这个让人不快的氛围。

    “可以上桌来了。”邵正谦摆好了电磁炉,又把鸳鸯汤底的锅给放好。

    林逸夫率先起身帮忙端菜,童欣乐跟铁灵心也跟着过来,铁灵心走至童欣乐身边的时候,童欣乐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

    铁灵心朝她笑笑,表示她又没事。

    他答应的话,他们皆大欢喜,他要不答应的话,对她来说,大不了想别的办法就是了,她还是相信靳睿博的能力的。

    不过,刚才那句话,林逸夫说的轻飘飘的,可是砸进人的心里,却是能激起千层浪的。

    那一瞬间,铁灵心就知道她被林逸夫秒杀了,她没办法再咄咄逼人的逼他回青云市,只是为了帮靳睿博。

    她想,她该回青云市了。

    可是,靳睿博不会答应的。

    然而,就算靳睿博不答应,她都觉得,她没办法强悍的去逼林逸夫什么。

    她这人就是这样,容易心软,难怪她姐都不放心她出门,说这样的她,容易被坏人欺骗。

    太容易相信人,也太容易被人感动了。

    靳睿博帮助过她,搭救了她,她就想要以身相许,即便以身相许不成,她也想要心意的帮他。

    此刻,林逸夫将他这柔软的一面,展露出来,她又心软了。

    她不忍心再去逼迫他什么了。

    四个人围坐在餐桌上吃火锅。

    铁灵心基本上没再主动说过话了,都是童欣乐说什么,需要她附和的时候,她就附和两句就好了。

    林逸夫倒是很自在的跟邵正谦还有童欣乐闲聊着。

    童欣乐跟邵正谦原本想去看看孩子的,林逸夫拒绝了,理由是他们新婚蜜月期,看孩子还是等下次好了。

    两人接受了他的心意,答应以后还会来的。

    林逸夫嗯了一声,替可可感谢他们对她的关爱。

    她是死了,但是还有这么多人都在惦记着她。

    吃火锅耗时是比较久的,加上时不时的闲聊,煮煮歇歇的,吃个两三个小时是非常正常的。

    铁灵心吃的很快,她填饱了肚子,就主动离开了。

    童欣乐见挽留不住,只好任她去了。

    她将人送走了回来,对林逸夫说道,“你们俩刚才谈的不是很愉快啊?”

    “还行吧。”林逸夫眯着眼睛,好像喝了酒一样,似乎不记得似的。

    “你少装,这丫头啊,在帮靳睿博做事,我问你啊,靳睿博是不是想要找你跟他合作啊?”童欣乐很直接。

    林逸夫也没藏着掖着了,“是啊,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想要开公司,要用我的名,说是公司的一切资金他来出,让我负责经营跟管理,公司的利润还要与我五五分成。”

    “这不是好事么?”童欣乐反问。

    这么好的条件,靳睿博都敢开,那是真的想跟林逸夫合作啊。

    “是好事啊,但是你不觉得对方太傻了吗?这样的亏都能吃,可人家年轻不懂事,犯傻,让我这么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去占便宜,我做不出来,还是算了吧,这样好的事情,多的是人干,不差我。”林逸夫夹了一个鸡爪来啃。

    “说不定人家就看上你林总了,才肯给这么优厚的条件啊,换做别人,他指不定就不肯给这么优厚的条件了呢?”邵正谦给了一个正解。

    童欣乐在旁边点头附和,“就是,就是。”

    邵正谦要说的,就是她要说的。

    林逸夫笑,“邵医生,你这样的夸奖,很好听,我喜欢听。”

    但是,他就是不当真。

    他不想聊这个话题了,他已经拒绝铁灵心了,也拒绝那个叫靳睿博的人了。

    童欣乐见他一副真的没兴趣的样子,童欣乐出于关心,拍了他一下,“其实吧,你这人经营公司的能力真的很棒,自己创业固然没问题,但是太累了,有个人合作也挺好的,再说了,我还等着我们以后再搭档的,要不是聘请你来童氏太委屈了,你这个人才,我都打算跟灵心抢了呢。”

    林逸夫笑,就知道,童欣乐这明里暗里都在帮那个丫头。

    对童欣乐来说,她帮的不是铁灵心,而是铁灵云。

    她猜,这个铁灵心啊,要是没把人给请回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青云市呢,她知道,铁灵云这表面是云淡风轻,但是心里却是担忧到不行。

    所以,她明知道不该开这个口,给林逸夫压力,但是她还是开了这个口。

    “他要当我的合作伙伴,他得让我看到他的实力才行。”林逸夫松了口。

    童欣乐想了想,于是把靳睿博这个人的所有一切都说了出来,包括,他跟她的闺蜜谈过恋爱,两人被他母亲棒打鸳鸯,最后分开了。

    这个靳睿博是靳国豪的私生子,靳太太死了后,靳国豪才把儿子接回家里,嫡子靳睿渊自然就不高兴了,兄弟俩内斗起来了。

    内斗才刚打响,靳睿博就遭遇车祸住院了,是邵正谦帮他做的手术,手术后,邵正谦让人投诉的事情,童欣乐就没有说,但是靳睿博失忆了。

    靳睿博失忆这件事,不管是帮邵正谦,还是帮铁灵云,她都觉得,她应该好好的了解下,靳睿博到底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失忆。

    她怀疑是假的。

    尤其是,铁灵心这边突然就不结婚了,还以散心之名行找帮手之实,她就更加确信这件事了。

    她猜,靳睿博会反击。

    他能够找到林逸夫,是他眼光好,有本事。

    而她相信,林逸夫要是答应帮靳睿博了,那么,他们俩在青云市与他们童氏都不会是必须竞争到底的死敌。

    可靳睿渊就不同了,他身边的军师是许阳,许阳与他们童家有仇,那人又各种刁钻,肯定会用各种阴谋诡计,让靳睿渊来针对他们童氏的。

    如果靳氏让靳睿渊得逞了,掌管了,那么,靳氏将会成为童氏的一个劲敌。

    而她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林逸夫要是可以的话,帮她求证下靳睿博失忆这件事的真假,倒是非常可行的。

    童欣乐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与想法,并且请求林逸夫帮她这个忙。

    林逸夫欠邵正谦一份情,况且,他一直很欣赏童欣乐的直爽与鬼精灵。

    所以,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行吧,既然是帮你,那我自然就不会拒绝了。”林逸夫答应了。

    童欣乐很高兴,以凉茶代酒,敬了林逸夫一杯。

    林逸夫走了,邵正谦打电话叫来了客房服务,收拾他们的饭后残局,他们俩人则去二楼,洗掉身上浓烈的火锅味儿。

    童欣乐先洗,换好衣服后,她就躺床上看电视。

    邵正谦洗完了过来,将人直接压在了身下,嘴唇就覆了上来。

    童欣乐正在追电视剧,看得正刺激呢,邵正谦就来打扰她,她当然不干了,脑袋左摇右晃的躲着他的亲吻。

    邵正谦不高兴了,趴在童欣乐的身上,脚一勾,就把床尾边的遥控器给勾到了脚下,然后电视黑屏了。

    让他的脚给关掉了。

    童欣乐气死了,气得她张口就咬在邵正谦的肩膀上。

    她当然不会用力咬,只不过是气不过,发泄一下罢了。

    邵正谦抿唇邪魅的笑了下,俯身在她耳边抱怨着,“童童,你自己算算,我们蜜月都第几天了,我们做蜜月里该做的事儿,才做了几次?其他时候,不是在玩,在闹,就是在路上,你知道我多想吗?”

    邵正谦说着,还拉过她的手,放在他那备受委屈的位置上。

    他还做出一副超级心酸痛苦的模样来博取同情。

    末尾,他还借用了一句网络用语,“难道这样对我,你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当然不痛啦。”童欣乐回。

    下一秒,她就受不了让他委屈,主动交付了自己。

    邵正谦自然是接受了她的奉献。

    所以,刚好了没两天的童小姐,又一次周身散架了。

    事后,她躲在被角里,嘴唇颤抖的道,“邵正谦,你就是一头禽兽。”

    她从来都不知道,当年瘦弱的邵正谦,如今依然瘦弱,但是他在这件事上的爆发力真的是超强的。

    估计就没几个女人能够承受他这样大的需求量。

    刚刚,他简直让她水里来火里去的,死去活来了好几遍。

    她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死在他的身下了。

    可最后,他瘫在她身上的时候,却说了一句,“真想死在你身上。”

    他么的,到底谁要死在谁的身上啊?

    邵正谦笑了笑,活力四射,他伸手过来要抱她,“乖,你得理解一个禁欲太久的男人,所以,让男人尝过禁果后,就要时不时的喂一下,不能冷太久,冷太久,就是这样的后果啦。”

    这就是邵正谦的解释。

    童欣乐做出呸的动作,可她实在是呸不出什么东西来。

    “那你这恢复期,未免也太长了吧?”童欣乐痛苦的很。

    邵正谦闷笑了下,下腹某个地方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童欣乐不知道,她这副样子真的是太勾人了,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就是莫名的让他想要欺负她,狠狠的欺负他。

    这样想来,他真是挺禽兽的。

    可是男人在某些方面,不禽兽点的话,好像就不太男人了吧。

    “辛苦了,抱你去冲一下。”邵正谦刚才就下床在浴缸里放好水了。

    童欣乐累的不想动,可浑身都黏糊糊的,连床单都感觉被他们的汗水给打湿了,要是不洗一下,她根本就没法睡。

    浴缸里,童欣乐被放下去,水温刚刚好,泡进去的时候,童欣乐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放松,她的四肢在水里,也慢慢的舒展开来了。

    邵正谦让她先泡着,他则转身快速的去更换了床单被套枕套,衣柜里,这些都有准备了好几套新的。

    足够他们更换的。

    换好床上用品后,邵正谦又折回去,水里的童欣乐太诱人了,她眯着眼睛,完沉浸在舒服的享受之中。

    他上前一步,挤了旁边的沐浴乳,涂抹在童欣乐的身上,帮她揉搓。

    他的手刚放上来的时候,童欣乐还觉得身子一抖,怕他又禽兽上身了,她刚才真的是快要被他给撞断了腰,这会儿好不容易才舒服了会儿,真的是承受不了他这么快就卷土重来的攻击,所以,他必须得给她缓缓。

    她需要缓缓。

    而后就发现邵正谦的手还算规矩,是真的在帮她洗澡,甚至还帮她按摩来着。

    “嗯,好舒服。”童欣乐情不自禁的发出一身喟叹。

    有个医生做老公就是不一样,身上的穴位,他都懂,哪儿不舒服就按哪里,会让她好受很多。

    听着她舒服满足的声音,邵正谦只是笑了笑。

    然后,更加卖力的帮她按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