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很像

作者:格子虫 |字数:983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两人在管家的带领下,去了他们的房间。

    褚家的别墅很大,房间自然很多,但是他们是新婚夫妻,自然住一个房间就够了。

    管家领着他们到了之前就打扫好的房间,管家就走了。

    两人进屋后,房间里的一切,设计的都是超现代化的。

    新的木制地板,纯白的墙面,贴上浅色系的清新小花贴纸,跟墙壁的背景颜色合二为一,看上去,好像是小花们自己嵌入墙体一样的。

    超级大的实木床位于房间的正中央,一侧是长而宽的梳妆台,上面放着的各种瓶瓶罐罐,小而精致,童欣乐被吸引了眼球,那些瓶瓶罐罐看上去好像都是新的。

    然而没有牌子,也没有任何说明。

    童欣乐将瓶底给翻了过来,发现上面贴着特殊的胶布,胶布上还写着字,玫瑰,茉莉,樱花,梅花,这样的字样。

    每一个瓶子都一样的,应该是从专门的工厂里加工定制的。

    童欣乐打开一瓶玫瑰的,盖子掀开后,童欣乐发现这是香水瓶子,她喷了喷,就是玫瑰花的清香味道。

    “这是香水。”童欣乐欣喜的说道。

    “嗯,这个郑姨会自己制香,她常年用的香水,都是她自己手工制作的。”邵正谦点头,关于郑心怡,褚驰烈跟他聊天的过程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她。

    他对她的爱,她会什么,他们之间从认识到相爱的过程片段,褚驰烈都会断断续续的讲给他听。

    所以,他跟郑心怡虽然没怎么见过面,他们的婚礼上,他是第一次见郑心怡,但是他从褚驰烈的口中,对这个女人,了解的还蛮多的。

    “哇,她好厉害啊。”童欣乐佩服之至。

    “这些都是她送给你的。”邵正谦说道。

    童欣乐喜欢的很,可以自己制香,这个女人,怕不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吧。

    不然,现代人哪儿会这种玩意啊。

    邵正谦收拾行李箱,帮她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你先去洗澡吧,洗完澡就差不多要吃饭了。”

    “嗯。”

    童欣乐拿了衣服就去浴室了,她也知道,不能浪费时间在这里研究这些香水了。

    两人洗好澡后,下楼来都七点了。

    餐厅的大餐桌上,摆满了满满一桌的菜肴。

    他们到跟前,童欣乐就细心的发现,一桌菜,没有一样是海鲜。

    也是,之前,她接连吃了好几天的海鲜,都吃腻歪了。

    不是海边出生的人,真的是不适应每天吃海鲜的日子。

    童欣乐微微扭头瞅了身边的邵正谦一眼,知道一定是他打电话的时候提前说了的。

    的确是邵正谦打电话提前说了的,买菜的时候,郑心怡特别注意,没有买那些海鲜类产品,就连基本的虾蟹都没有买。

    而她就靠着猪肉,牛肉,鸡肉,羊肉,兔子肉,还有蔬菜,就让褚驰烈给做了满满一桌的菜。

    当然,佣人也有帮忙准备材料,可是下厨炒的,却是褚驰烈自己动手做的。

    “坐。”褚驰烈开口。

    两人这才依言坐了下来。

    “好丰盛啊,褚老,郑姨,谢谢您们二位,今天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童欣乐诚恳无比的说着。

    “慢慢吃,就当是吃年夜饭一样。”褚驰烈说道,“你们郑姨啊,忐忑了一整天,就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就什么肉都买了些回来,什么菜都买回来了,反正留着也没啥用,就部都煮掉,吃不完也没什么。”

    褚驰烈这样说,是不想他们有任何的压力,不是说,他亲自下厨做的,就要他们部都吃完。

    “嗯,只要不是海鲜,她都会非常欢喜的。”邵正谦笑了笑,看了褚驰烈一眼,又看了看他旁边的郑心怡。

    郑心怡的眼神在他们落座后,就一直放在邵正谦的身上。

    看过去后,一时不察,她便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流露,放任了母性的情感。

    邵正谦的眼神望过来的时候,郑心怡来不及收回她眼底的温柔与歉意,邵正谦看到了,十分诧异,然而,等他想要再确认一下,自己刚才是否有看错的时候,郑心怡又把情绪收了回去,让他看不出什么来。

    所以,邵正谦以为他刚才不过是走神,看岔了而已。

    加上褚驰烈在旁边一直在跟他们聊天,主动跟童欣乐谈天说地的,邵正谦再看一眼郑心怡的时候,她的眼神,所有的温柔都只对着褚驰烈在绽放。

    她回头看他们的时候,眼底,平静如水。

    邵正谦便不再做他想了。

    晚餐吃得真的有点久,桌上的汤汤水水,还有些热菜,佣人都拿去厨房热了好几遍了后,四个人才吃完了这顿晚餐。

    用了三个办小时之久。

    从七点,一边吃一边聊天,一直吃到十点半。

    十点半,养生的郑心怡都延迟了睡眠时间。

    从餐厅出来后,四个人就都各自回房了,也没有再聊天了。

    褚驰烈定了二十八号启程回孤岛,所以,给他们两天时间,让邵正谦带着童欣乐在京城好好的吃吃喝喝,转转。

    邵正谦自然是答应了。

    褚驰烈给他们安排司机跟保镖,让邵正谦给拒绝了,他们就要了一辆出行的车就够了。

    褚驰烈也没有再反对了。

    童欣乐吃饭的时候,吃出了汗,所以回到房间,又进了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换了干爽的睡衣。

    她跳到床上来的时候,主动往邵正谦的怀里钻,邵正谦下意识的搂紧了她像泥鳅的身子,童欣乐双手袭击了他的脖子,“怎么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就见你心事重重的。”

    “没事。”邵正谦否认了,他都弄不清楚的事情,他现在告诉童欣乐,一点意义都没有。

    童欣乐瞧见他不愿意说,也没逼着他说。

    晚上邵正谦想要亲热一下,童欣乐碍于这里是褚老的家,在别人的家里,做这种事,童欣乐觉得有点别扭尴尬,自然是不肯答应的。

    邵正谦争取了下,可是童欣乐誓死不从,他也没辙。

    只好放弃了。

    旅途劳累,两人刚才又一番你推我搡的小运动,时间也不早了,所以也就早早的睡下了。

    在别人的家里,童欣乐都不能安心入睡。

    所以,早上天一亮,童欣乐就醒过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山顶纬度比较高的关系,天亮的程度,这要在城市里的话,至少得是八点了,可童欣乐把手机掏出来看,发现才六点半呢。

    长这么大,除了读书住校那会儿,她还很少在七点之前起床呢。

    既然都醒了,童欣乐也就不睡了。

    她去洗手间洗漱完,换了外出服,雪纺纱中袖衬衫,搭配的是杏色的九分裤小脚裤,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清纯干净,大方典雅。

    她在洗手间里,梳头的时候,替自己编了个小辫子,让她原本就充满活力的年龄,又减龄了些。

    看上去,愣谁都想不到,这人竟然是一个三岁多孩子的妈妈,明明看着,就是一个学生妹嘛。

    女人都喜欢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而且装扮的越年轻越好,童欣乐自然也免不了俗。

    她不喜欢浓妆艳抹,却喜欢清新淡雅的浅妆,当然跟裸妆差不多,让人看上去,跟素颜差不多了。

    她推开门出来,邵正谦也起床了,把床铺都整理好了,还提前换好了衣服,简单干净的短袖T恤,一条修身的休闲裤。

    将他笔直修长的两条腿展露无遗,衬得他越发的高大挺拔俊朗。

    这个优秀且完美的男人,是她的人,就是想想,童欣乐也觉得无比的开心。

    她情不自禁的就展露笑颜,邵正谦抬头看到她笑的跟个花痴差不多了,内心也是饱满富足的情绪,一泻千里。

    “怎么了?”哪怕知道她此刻必然是想到他了,才会笑的跟个花痴一样,但是他还是要谦虚一点的才是。

    “没什么。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啊。”童欣乐自然是不会把她内心所想的如实托出啦,人家魏姐说了,你喜欢他,那么爱他,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呢?

    嗯,话没错,让大猪蹄子知道你多喜欢他,多爱他,他就该嘚瑟,就该不理你了,让你时时刻刻的惦记,想念。

    不说的话,还要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才会博得对方的关注。

    她觉得这话是有点道理的,毕竟魏姐是处在三千佳丽并存后宫,这后妃啊,要是不用点手段,怎么博取后宫中心,皇帝的注意力呢。

    这个方法是适用在特殊的场合,特殊的时期,但是她觉得,在现代,他们一对一的爱情里,还是应该让对方感受到彼此浓烈的爱意的。

    不然的话,一直只有付出而没有回报的爱,容易让人寒心。

    “你都起来了,我还能睡得着么?”邵正谦反问,“是不是在这儿睡的有点不习惯啊?”

    邵正谦是知道她的,她不是认床,也不是认环境,毕竟不是在可以放肆任性的长辈家里,这场合,童欣乐睡不好也属正常。

    “嗯,有点。”童欣乐点头,她没有否认。

    邵正谦的眼睛就告诉了她,他明白她的。

    既然明白,她又何必藏着掖着呢。

    “就几天而已,到时候就好了。”邵正谦安慰着,毕竟他们之前是答应了要给褚驰烈过生日的,现在突然反悔的话,有点不地道。

    “嗯,我知道,没事的。”童欣乐笑着说,也就昨天晚上而已,再说了,她觉得自己烦躁,也不完是因为这里是褚家。

    月底了,她家的亲戚要找上门来了,在亲戚来之前,她也会觉得烦躁,睡不安稳。

    童欣乐等他洗漱完,两人一起下楼。

    郑心怡已经在忙早餐了。

    褚驰烈年轻的时候睡的都是囫囵觉,所以,这年龄大点了,生活也平静了,他自然就养成了爱睡懒觉的习惯。

    当然,他这懒觉也跟年轻人不一样,不会睡到大中午去,睡到八点倒是会的。

    这对童欣乐他们来说,完不叫懒觉,但是对习惯早起的郑心怡来说,就叫懒觉了。

    还是那种,她怎么哄,怎么威逼利诱,那人都不肯早起的大懒虫。

    就跟小孩子似的。

    以往,他们家的早餐,都是佣人在他们各自起床后,替他们准备好。

    然而,这两天,郑心怡说了,不用他们准备。

    女主人都发话了,他们自然就不敢在厨房瞎折腾了。

    郑心怡对厨房是不太有天分,但是难得跟儿子相处,她这个做妈的,即便不能认回儿子,但是她也想为儿子媳妇儿尽一份她做母亲的心意。

    况且,他们都生了孙子了呢。

    婚礼那天,她看到了小彬彬,知道那就是邵正谦的儿子,她的孙子,她真的是异常的激动,甚至在当天,褚驰烈劝她相认,她良久都没有反驳回去。

    想认吗?

    自然是想的啊。

    但是,从前是担心被人说成说话不算话的人,所以逼着自己不去认自己的孩子,另外,她也觉得,孩子在褚家管不着的地方活着,挺好。

    褚家太乱了,也太血腥了,孩子在这里长大,太残酷。

    优胜劣汰的生态法则,在褚家,真的是跟血淋淋的大自然一样决绝,残酷,不讲究一点人情,人性,只讲应该还是不应该。

    现在,除了担心认回孩子,会让褚家的那些还藏有狼子野心之人兴风作浪之外,她也担心邵正谦压根就不会原谅她,不肯接受她。

    毕竟,她是一个从他记事起,就不曾在他生命里出现过的女人,哪怕她生育了他又如何,从未尽过一天养育的母亲,谁规定孩子要认这样的母亲的?

    所以,她只能是默默的关心着他们。

    然后做一些天下母亲都会为孩子们做的烹饪,以此,来填补自己空虚的内心。

    她用电砂锅熬了一锅地瓜粥。

    然后又拿出煮蛋器,煮了好几个鸡蛋。

    最后又拿出煎饼锅,准备煎饼。

    童欣乐听佣人讲,夫人在厨房亲自给他们做早餐,就跟邵正谦一起寻了过去。

    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郑心怡发出一阵阵害怕的尖叫,邵正谦加快了脚步走过去,童欣乐自然也跟着小跑了起来。

    邵正谦人高腿长的,跑的自然快很多了。

    童欣乐进去的时候,邵正谦已经帮郑心怡关了火,然后握着郑心怡的手,一起拿到自来水龙头下去冲洗。

    那画面,其实蛮和谐的。

    如果郑心怡表现的不是那么激动的话,她肯定不会加深之前的怀疑,然而,她看到了,看到了郑心怡在看着邵正谦的时候,那副感动至深的表情。

    童欣乐都能感觉的到,郑心怡对邵正谦的态度不一般,邵正谦自己也不笨,自然也能感觉得到。

    他关注的是郑心怡被溅起来的油烫伤了的手指,凉水得冲久点,不容易起泡。

    他是这样想的,但是郑心怡的眼神,真的是太专注,也太炙热了点儿,让他想要忽略都不行。

    他让水龙头里的水继续流着,回头看向郑心怡,问着,“郑姨,是不是觉得我很像你记忆中的某个人啊?”

    邵正谦的直接打了郑心怡一个措手不及,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这样盯人,是有不妥。

    她被问的神情有些慌乱,可是这到底是不能说的。

    “没有,不好意思啊,正谦。”郑心怡柔声道歉。

    “怎么样了啊?”这时,还穿着睡袍的褚驰烈得知消息后,急吼吼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从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以及睡袍的带子都没系好,就可以看出,在他得知郑心怡被烫伤后都心急火燎到什么地步了。

    人家正主都及时赶到了,邵正谦自然也就退开了。

    他离开的时候,让管家去找点烫伤药膏给郑心怡用下,然后就带着童欣乐先离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