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禁闭

作者:格子虫 |字数:948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嗯,介绍一下,我叫褚小艺,小哥哥,小姐姐叫什么啊?”褚小艺伸出手,特别友好的说着。

    “我叫童欣乐,这是我老公邵正谦。”童欣乐说道。

    “心怡阿妈,好久没见你了,本来是想去京城看看你们的,想到你们马上要回来了,就没过去了,对了,我跟小哥哥小姐姐是在海边玩的时候认识的,小姐姐人很好哦,就是小哥哥有点严肃,也太冷漠了点儿,不过也是,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的。”

    褚小艺讨人喜欢,不无道理,她很会说话,是个鬼灵精。

    她从小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把人哄的很开心。

    比如说吧,褚家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也就她,会叫郑心怡为心怡阿妈,就冲着她对郑心怡如此的尊重,褚驰烈对她就疼爱有加。

    “原来如此啊。”郑心怡笑着说,然后看了邵正谦一脸严肃的样子,大概也猜到了,肯定是小艺的病犯了,然后就让他不高兴了。

    “嗯啊,小哥哥,之前让你不高兴了,我敬你一杯酒,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就原谅我了,好吗?”褚小艺笑眯眯的说着。

    “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敬酒就不用了。”邵正谦回得还是很僵硬。

    见邵正谦是真不太喜欢褚小艺这活泼的小丫头,郑心怡只好先把她给劝回去,“好了,小艺,你先回座位上去吧,马上寿宴就开始了。”

    “嗯,好。”褚小艺乖巧的应声走了。

    “看吧?误会闹大发了吧?好在人家小丫头不跟你计较。”童欣乐凑到邵正谦的跟前。

    这小丫头可是褚家的人呢。

    他还对人家的态度那么差。

    就冲着褚驰烈给他们俩的婚礼,赞助了那么多,在童欣乐看来,今儿在场的褚家人,他们彼此之间,都该友好相处的。

    “我拒绝她进我们房间拍照本来就没错,她有资格计较么?”邵正谦不以为然的说道。

    童欣乐:“……”

    “小艺是不是为难你俩了?”郑心怡问着。

    “也不算为难,就是提的要求有点奇葩。”邵正谦直接说道,“不过被我们拒绝了。”

    “嗯,还好你们拒绝了,不然,你们要没了什么东西,还真就找不回来了。”郑心怡感慨的说道。

    “掉东西?”童欣乐不是很理解。

    “小艺六岁的时候,就习惯性的偷东西,一开始,大家以为她那个是坏习惯,先是开始教,讲道理,后来不听劝,就开始打,打的身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可是她还是不改,家里不缺她吃,不少她穿的,她偷的也不是钱,反正是顺她眼的东西,相框啦,毛巾啦,人家的奖状啦,她都能偷回来,之后,带她去医院做检查,才知道,她这是一种罕见的怪病,有人是后天早晨的,有人是先天的,小艺应该是先天的那种。”

    “既然有病,就应该关在岛里,不让她出门才是。”听完了郑心怡的讲述,邵正谦一点都不同情。

    他不奇怪褚小艺有这样的怪病,毕竟所有的知识都是无止境的,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只是,既然是有病了,病人的家属就该做好监管的责任。

    褚小艺这样的,不仅没有好好监管,还放任她出去祸害别人,那就真的有点不对了。

    “不是,她这几年有好些了,何况,她今年都二十五了,跟雷影订婚了,两人就差个婚礼了。”郑心怡也没想到,邵正谦对褚小艺,可以说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知道邵正谦不想说到小艺这孩子,郑心怡也就不说了。

    童欣乐瞅了邵正谦一眼,她虽然奇怪邵正谦干嘛对褚小艺这么看不惯,不过,她相信他有自己的理由。

    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她把郑心怡的话给接了过去,“郑姨,没想到那小丫头都二十五啦?真是没看出来呢,我还以为这丫头顶多十八岁了。”

    郑心怡笑,“她是娃娃脸,好都人都会把她年龄给猜错的,这就是她一直拖着不跟人雷影办婚礼的原因。”

    “哦。”童欣乐点点头。

    尴尬的气氛没了,午餐吃的还算顺利。

    褚驰烈就没有出现过,褚老大也就出现过一次,也就没来过了。

    看样子,褚驰烈的生日,就是想让邵正谦在这边陪着他就可以了,哪怕会有很多人来给他过寿。

    可是他毕竟今年都六十六了,生命还有多长,谁都说不清楚,所以,他让邵正谦来陪着,童欣乐更加怀疑,他跟邵正谦之间的关系。

    虽然两种猜测,都挺多疑点的。

    午餐后,郑心怡被褚小艺的娘给叫走了。

    方言这个时候过来了,他是奉命在这儿好好陪着他们俩的。

    方言跟两人就打了声招呼,褚小艺挽着雷影的手就过来了。

    “邵医生,乐乐姐,要不要去岛上丛林那边去玩玩啊?那边可是原始森林哦,好多珍禽走兽呢,指不定还有野人呢,有没有兴趣啊?”褚小艺看着童欣乐双眼发光,就知道,小姐姐这是对她的邀请兴趣浓厚。

    就是她旁边的邵医生,一点都不可爱。

    还是那么严肃,还是那么冷漠。

    “我挺有兴趣的,就是邵医生大概是没什么兴趣,这些日子,我们长途跋涉的,又是爬山,又是下海的,累到他了,还是算了吧,让他好好休息。”童欣乐是挺想去的,但是她知道,邵正谦不想去,尤其是不想跟褚小艺他们一道去。

    她自然是要站在他那边的。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乐乐姐,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咱们俩好像哦,孤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哦,岛上丛林非常的好玩,你可以见识到褚家儿女的豪情,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是狩猎高手,要真的不去的话,那可会遗憾呢。”褚小艺非常卖力的劝说。

    童欣乐真的很激动。

    她想去,非常的渴望。

    邵正谦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童欣乐,然后又快速的朝褚小艺看过去,发现她脸上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嘲讽的笑。

    他心里不舒坦极了,这女人,指不定在使什么坏呢?

    带他们去岛上丛林去探险啊?

    以他看啊,这女人就是想要报复他们一下,大概只想报复他,谁让他之前让她不舒坦了,她得报复回来,让他不舒坦一次。

    这女人看来,还真的是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她跟你不像,我们还有事,不奉陪了,方言,我们走吧。”邵正谦直接利落的拒绝了,拉着童欣乐的手就走。

    童欣乐自然得依着他。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她得时时刻刻跟邵正谦在一起。

    她被拉走的那一秒,褚小艺也伸手拉住了童欣乐另一只手,她继续劝说童欣乐,“乐乐姐,是不是岛外面的女人,都像你这么low?”

    这是反话,无非是想刺激童欣乐,逼迫他们去。

    褚小艺很有自信,只要他们去了,她就有办法让他们吃苦头。

    而她,睚眦必报。

    就如邵正谦所想的那样,她心意的报复回来,仅仅就是因为先前,他们让她不舒坦了。

    这个世界上,让她不舒坦的人,她自然就要讨回来。

    她知道,这种心理不正常,不健康,可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只管自己一时爽就可以了。

    童欣乐对褚小艺所有的好感,在听到她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后,就荡然无存了。

    她之前一直都觉得,这个丫头顶多是被宠坏了,可眼下,她觉得这丫头不止宠坏了,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了。

    “褚小姐,我们对LOW的定义有偏差,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顶着一张娃娃脸就想为所欲为,你的邀请,我们非常感激,但是拒绝是我们的权利,走吧。”

    童欣乐深呼吸一口气,她这是完看在褚老头跟郑心怡的面子上,才没有说更过分的话出来,否则,她是不会给她任何面子的。

    最后两个字,童欣乐对着邵正谦说的,语气里,饱含了多层意思,以及她对他看法的认可,这个小女娃,真的是有些不可理喻。

    夫妻之间的恩爱,夫妻之间的包容跟妥协,她居然用low来形容,多少夫妻从恩爱走向敌对,就是有这些外人,以及打着关心旗子的‘家人’在从中作梗啊。

    不然,只有夫与妻之间,不掺杂任何外人的话,两个相爱的人,对彼此的包容与妥协,是幸福的表现,是相处之道。

    可是让有心人给中间撺掇一下,有可能这就成了两人吵架的导火索了。

    见他们要走,褚小艺是气得要死,当即就要上前拦着他们,结果,雷影眼明手快的拉着她,“走吧,小艺,十三哥,十五哥还在等着呢。”

    褚小艺不想听雷影的劝,她此刻,已经被猪油蒙了心,她想的是,这是她的地盘,这个岛姓褚,她是老头子最宠爱的女儿,她就不相信,他们之间要闹崩了,老头子会偏帮这两个外人。

    她也想要看看,在老头子的心里,她可以被宠到什么地步。

    褚小艺想岔了,可她身边的雷影却清醒的很,不管小艺这么冲动是为何,他不敢赌,也不能让她去做引火烧身的事情。

    多少双眼红的眼睛盯着他们啊,她这不是特地让别人看笑话的吗?

    雷影死死的拉着褚小艺。

    方言也看到褚小艺不想善罢甘休的样子,他走过来,挡在褚小艺的面前,“小艺小姐,这两人是褚老的贵客,希望你能明白。”

    “方言,你不过是我阿爸身边的一条狗,凭你也想训我?”褚小艺看着邵正谦跟童欣乐就这么走了,气极了,她气红了眼,内心的火,更是翻山倒海般的煎熬着她。

    她要不让那两个人对她俯首称臣,她就不叫褚小艺。

    听着褚小艺对老爷子身边如此重视的人这样出言不逊,在场的人,每个人的脸色都有变化,有人就是抱着纯粹看戏的念头,想看褚小艺自己是怎么作死的。

    而有人平时拿了褚小艺不少的好处,自然也替褚小艺捏了一把汗,怕她把人给得罪了,到时候阿爸发威起来,他们统统都要遭殃。

    “小艺小姐,有时候一条得宠的狗可能比一个不受宠的人的命要好,劝你谨言慎行。”

    说完,方言走了。

    褚小艺气得啊一声在原地尖叫。

    这些人,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她红着眼睛看着那三个人,就这么远去了,她恨的牙都咬紧了。

    那边,褚老二的房间里。

    他的私人管家跑过来,将发生在内厅的事情告诉了他。

    “你说,老爷子带来的贵客,得罪了小艺?”褚老二眯着眼睛,慢慢的询问。

    “是的,而且,方言还为了两那个人,把小艺小姐给训了一通呢,很护着那两个人。”水碾将得到的情况给汇报了出来。

    “呵,是吗?”褚老二手指敲在桌面上,敲得咔咔作响。

    “水碾,小艺的事情不管她,她要作是她的事情,你再去把那两人的底细给查个清楚再说。”

    “是,主子。”水碾应着。

    水碾没有多话,哪怕褚小艺之前一直攀附着他们这边,前一段时间,褚小艺让人发来那两人的照片,让他们给调查的时候,主子也帮忙了,不过并未用心调查。

    其实倒也不是不用心,毕竟跟老爷子有关的人,他们家主子都很用心,只是呢,查来查去,除了邵正谦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救过老爷之外,两人再去其他瓜葛而已。

    现在让再查清楚一点,莫非,他家主子还怀疑什么吗?

    主子的心思,他们做管家的自然不能妄自揣测,照做就可以了。

    褚小艺在午餐的时候惹得邵正谦跟童欣乐不高兴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褚驰烈的耳朵里,褚驰烈真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做出这等没分寸的事情来。

    他原本想亲自去处理这件事的,但是碍于,太多往日的朋友前来了,为了家里自己孩子做的丑事就这么抽身离开,实在是不太好。

    于是,他直接转告褚老大,让他关了褚小艺的禁闭。

    三天不给饭吃的惩罚。

    这惩罚有点重,毕竟小艺是女儿身,以前也就是儿子顽劣不听话的时候,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褚老大知道小艺是褚驰烈比较疼爱的女儿,怕他这会儿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稍后就会后悔,想开口帮忙劝劝的。

    岂料,这不劝还好,这一劝啊,褚驰烈就更火爆了,“还有她那个妈,把那女人一并关起来,三天不给饭吃,定时喂水。”

    下令完后,褚驰烈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出去与他过去的旧友谈笑风生。

    褚老大又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身为家主,必须得做到绝情冷血,才是合格的家主,即便要偏帮,也要偏帮到合理的地方,不能太明目张胆。

    褚小艺这小丫头,错就错在,她居然敢公然挑衅他亲自带回来的两个人。

    他不管褚小艺先前跟这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她对他带回来的人不礼貌,那就是对他这个阿爸不尊重。

    褚小艺的母亲没有及时的管理好自己的女儿,那也就是说,她们娘俩,觉得他这个阿爸,男人没有用了,老了,管不了她们了,是吗?

    那他做出这一切,维护的是自己的威严。

    褚老大自知劝不了了,就让炎鹰去办的。

    褚小艺哪儿知道,她不过是稍微出言不逊了而已,又还没有做什么,她那个素来疼她疼的要命的阿爸,竟然关了她紧闭。

    这两个人,就真的让他这么在意吗?

    在意到为了他们,这么狠心的惩罚她?

    那两人就待三天而已,她却要被关禁闭三天,这明显就是不让她出现给那两人添堵。

    这简直太过分了。

    褚小艺还在想着,要怎么出去,她眼底的蠢蠢欲动,让她阿妈陈可琴给看出来了,她一巴掌打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巴掌,打的褚小艺人都懵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