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义子

作者:格子虫 |字数:9289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她抬起头,怨恨的看着陈可琴,“你疯了,你打我做什么?”

    “你说我打你做什么?我还以为你跟你阿爸带回来的贵客是认识的,还想着,你好好讨好他们,让你阿爸高兴,然后对咱们娘俩更好,结果,你敢老虎的嘴上拔毛,你活腻歪了,是不是?”陈可琴咒骂道。

    这些年,在褚家,她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虽然不是褚驰烈最得宠的女人,但是好歹,她无功无过,从给褚驰烈当女人的那一天起,她还没有受过这样严重的惩罚。

    关禁闭还要挨饿,身体要差一点,都熬不下来,出去都得大病一场。

    可她这女儿倒好,还埋怨上人家那两人了,是不是?

    “我干什么要讨好他们?他们又不姓褚。”褚小艺吼着自己的母亲。

    从懂事起,她的这个阿妈就软弱无能,只知道教她一味的讨好,奉承,说要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可是她偏偏不肯听她的话。

    不听话的结果,就是打。

    后来,她叛逆,偷东西,被打的再厉害,也不改,反而获得了阿爸的关系,继而得到了阿爸的宠爱。

    这还真的是讽刺,以前好好的时候,她按照阿妈说的做褚家的乖女儿的时候,褚驰烈一年半载都想不起他们母女来。

    后来倒好,一个月会专程去看她两次,连带的她母亲也都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褚驰烈会让她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

    在郑心怡这样专宠的情况下,褚驰烈还能一个月去他们那儿两次,怎么能不让人嫉妒他们呢?

    所有的女人都嫉妒郑心怡,所有的孩子也都不嫉妒郑心怡,毕竟郑心怡是专房了,也专宠了,可她做人还是挺有见地的,她不生孩。

    不生孩子,却受宠的女人,招人嫉妒是嫉妒,但是不招人恨。

    听到褚小艺的辨嘴,陈可琴被气急了,反手又想打她一巴掌。

    然而,褚小艺也不打算承受了,她一把捏住了陈可琴的手腕,“阿妈,我二十五岁了,我不是孩子了,早就过了那个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年龄了,我奉劝你,要关三天的禁闭呢,只是定时送水,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褚小艺将陈可琴给甩开,她还叫她阿妈,可是她的态度,却完没把她当成阿妈来对待。

    陈可琴恼怒至极,可是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怎么样,真的冲过去,跟自己的女儿撕扯吗?这要是传出去,估计就不止三天了。

    想了想,陈可琴忍了,躺回到床上去,唉声叹气。

    早知道,莫名的会引来这么一场灾难,她刚才中午的时候,就该多吃点。

    要饿三天啊,她真怕自己承受不住啊。

    都是这个小扫把星,居然连累了她。

    *

    邵正谦跟童欣乐吃晚餐的时候,没看到褚小艺,才知道褚小艺因为中午的事情而让褚驰烈给罚了禁闭。

    童欣乐有了点恻隐之心,不过在看了邵正谦一眼后,也就收了这点恻隐之心。

    方言坐在他们旁边,低声说了句,“活该。”

    童欣乐抬头看了他一眼,案例说,像方言这样的,应该是不会这样说话做事的。

    不管怎么说,褚小艺都是褚家的小姐啊,他帮褚驰烈做事,褚驰烈的儿女,他或多或少都该尊重他们才是。

    可是方言这样说了,可见褚小艺还真的是不太讨人欢心的。

    再看看坐着的褚家人,褚小艺好像没来,也不影响他们的心情,甚至,褚小艺的事情过后,这些人对他们反倒是尊重了好多。

    褚家人在外面都是耀武扬威的样子,不受别人欺负,不看别人的脸色,但是回到褚家,再厉害的人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再厉害的人,对他们也是相当尊重的。

    这种感觉,童欣乐有点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甚至,她现在都有点闹不明白了,褚驰烈这寿宴摆三天,这一回来就不得空,他为何非要坚持带邵正谦来参加他的寿宴。

    反正,邵正谦是坐得住,也待得住的。

    她自然也是随他的。

    关于方言的那声活该,没有人回应。

    方言也就没再多说了。

    吃过饭,两人去别墅外散步,方言自然是陪着他们的,以及褚驰烈拨给他们用的四个暗卫。

    童欣乐也不想再说褚小艺的事情来闹心,可是她还是有点小郁闷的,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招惹到了褚家的小公主呢。

    两人饭后在岛上的节目,有方言跟炎鹰提前安排好,也不会无聊。

    两人先是去海面上的大渔船,跟着出海到有很多鱼的地方看他们钓鱼,在这期间,两人也都尝试了下海钓的感觉。

    这里的鱼真的是很多,童欣乐一个啥都不会的人,都能钓很多鱼上来,可见这里的鱼是又多又傻,否则,怎么会连她都能钓起来呢?

    童欣乐不是一个不自信的人,但是她不会盲目自信,不懂就是不懂,不会就是不会。

    两人钓了两个小时的鱼,满载而归,不过,海鱼的味道很重,他们都没有要,都留在了渔船上。

    方言送他们回去,在看到他们进入了房间后就走了。

    两人洗了澡,换了衣服,聊了会儿天,郑心怡跟褚驰烈回来了。

    褚驰烈喝醉了酒,郑心怡在隔壁的房间照顾了他一整晚。

    第二天,褚驰烈醒了还是去照喝不误,之前一直介意他喝酒的郑心怡在这三天也不吭声,反正他喝醉了,她就照顾他。

    第二天,邵正谦跟童欣乐依然是作为褚家的贵宾被照顾的,褚家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么两个人了。

    大家看到他们,都会客客气气的跟他们打招呼的,叫邵医生跟邵夫人。

    两人上午坐在褚老大特地给他们安排的车辆上,围着岛的中心,逛了一圈。

    童欣乐才知道,这孤岛有多大。

    而且,褚小艺说的岛上丛林,他们在车上也看到指向牌了,车辆经过的时候,童欣乐看到那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以及那么大一片一望无垠的森林。

    在那里面,真的有珍禽走兽么?

    “那岛上丛林,却是是没怎么开发的,也的确有很多珍禽走兽,不过,比不上原始森林。”方言开口解释道,作为私人管家的他,也是进去过的。

    岛上丛林,只有褚家的人能够走进去,也不是所有的褚家人都能进去的,这外姓人一旦进去,容易迷路。

    之所以保留岛上丛林这一个地方,那是为了以防将来有外地的侵入,褚家的人可以从岛上丛林这边逃生,然后卷土重来。

    所以,褚小艺让邵正谦跟童欣乐去那边,可见,用心险恶。

    童欣乐知道褚小艺的用心后,她对这小丫头更加没有好感了。

    希望这个女人,在被关了禁闭后,可以收敛一点。

    好在,她出来后,他们应该也就离开了。

    就是不知道这丫头,还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在岛上玩了一天,童欣乐跟邵正谦两人都蛮开心的,他们还拍了很多照片,除了日常生活的现代化,这个岛,童欣乐用肉眼,也没发现它跟别的岛屿的不同。

    回到皇宫别墅后,晚上,褚老大给他们重新安排了用餐的地方。

    今晚的用餐,褚驰烈带着郑心怡过来作陪,褚老大一个人过来的,他没有带他的妻妾来。

    他们到的时候,褚驰烈特地为邵正谦邀请的客人已经到了。

    “邵医生,居然在这儿见到了你?”邵正谦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京城第一医院的院长魏书明看到他,就站了起来。

    邵正谦自然认识这个魏书明,他还没有毕业,这人就到学校里来挖他了,提了非常多的诱惑条件,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这人心里应该是非常的不高兴了吧,此刻见面,还能笑成这样,热情成这样,真是太假了。

    童欣乐并不知道邵正谦的内心戏,她对眼前这个魏书明,也是一点都不熟悉的。

    但是很显然的,今天这一桌的客人,褚驰烈是为了邵正谦请来的,都是他们医疗界的领军人物。

    因为除了之前第一个站起来叫是邵正谦的魏书明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认识邵正谦的。

    邵正谦还是那个千年冰山不化的态度。

    童欣乐都懒得吐槽了,她在郑心怡叫她过去坐的时候,她就很自然的坐在了郑心怡的身边。

    邵正谦也坐在她的身边的位置上,然而很明显,一桌的谈话气氛,都跟她还有郑心怡无关。

    他们两个女人就负责吃好了。

    “邵医生,待会儿得好好的喝上一杯啊,还是老齐那老小子有福气,这样一个医学天才让他给截获了,而且你还对他如此衷心耿耿啊。”说话的还是那个叫魏书明的人。

    “魏院长,这正谦当然是我们医疗界的香饽饽了,谁都想要啊,老齐这是踩到了狗屎运,才能有这样一个人才巴心巴肝的跟着他。”另外一个人,是魏书明的走狗,借着魏书明的关系,在京城第二医院做行政副院长。

    已经另外两个,他们都喂魏书明马首是瞻,帮着魏书明说话,明里暗里都在说他不知好歹,连魏书明的邀请,都拒绝了。

    而他之所以拒绝魏书明,也是因为当时,他刚知道没多久,魏书明是青云市人,二十几年前,他是药业局的人,后来转到卫生局,还跑到京城第一医院做了院长。

    可见,这人是多有手段的人啊。

    要知道,京城第一医院,可是首府医院啊,院长的位置,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

    但是魏书明什么背景都没有,就靠一个药业局普通的职员,慢慢的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知道做了多少违背良心的事情。

    而另外这三个老男人,看着一脸肥头大耳的模样,吃的满面油光,这几年的日子,可真的是过的相当舒心啊。

    从他进这个房间,看到魏书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褚驰烈答应他的事情做到了。

    他说会帮他把当年涉及到邵天制药厂假药一案的主要人员都帮他聚集在一起,今天就帮他实现了。

    他感激的看了褚驰烈一眼。

    褚驰烈对着他只是微微一笑。

    “魏院长,我这个义子啊,得你谬赞,来,我敬你一杯吧。”褚驰烈举杯,对着魏书明说。

    魏书明则是脸色大变,露出一副惊恐至极的模样,看了一眼褚驰烈,又看了一眼邵正谦,再回到褚驰烈的脸上时,他才知道,褚驰烈并没有说谎话,“褚……褚老,您说,正谦是您义子啊?”

    魏书明一时间脸色都有点白,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而跟他来的另外三个人,一时之间也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是今天早上到的孤岛,中午的时候,还跟很多人一起吃法,晚餐,他们四个就让褚老大派人请他们来,说是褚老要带他们见一见褚老最重要的客人时,说是跟他们同行,他们确实没有想到此人是邵正谦。

    当看到邵正谦进来后,魏书明还能淡定的应对。

    可听到褚老这么一番介绍后,他假装的淡定也有点崩溃了。

    他问这傻话的时候,脑袋也有点当机了。

    偏偏,褚老笑眯眯的嗯了一声。

    “怎么?魏院长,正谦是我义子,你很诧异吗?”褚驰烈将手中的酒给喝进了肚子里,然后平视着他们。

    “……”

    魏书明带头,跟另外三个人,赶紧将褚驰烈敬他们的那杯酒,都给喝了。

    不止喝了一杯,褚驰烈敬酒,别人最起码都是要喝三杯的,所以,他们又连喝了两杯。

    三个人重新坐下来后,邵正谦也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一杯酒,举了起来,“魏院长,陈副院长,毛主任,还有这位朱院长,我得敬你们一杯。你们啊,都是我前辈,将来,我要跟你们学习的地方还很多,来,我先干为敬。”

    邵正谦仰头就喝,豪爽的很。

    四个人真是面面相觑,这还没有吃什么菜,就先喝了这么多杯酒,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的时候,为了上位,不断的应酬,这身体啊,都留下了病根。

    现在的生活,风平浪静,他们也懂得身体健康才是人的根本,所以他们非常的爱惜他们自己的身体,毕竟,谁都渴望长命百岁嘛。

    谁知道了,这临老了,眼看着没有几年,他们就要光荣的退休了,这会儿麻烦好像上来了。

    这一连几杯酒下去,待会儿胃肯定得痛。

    这邵正谦要是在别的场合敬他们,他们未必肯赏脸喝,但是这是褚驰烈的地盘,而且人家都说了,两人这是义父义子的关系,邵正谦这面子,那可是蹭蹭蹭的就上了好几层啊。

    话说,眼前这邵正谦,跟几年前还是学校里的学生可不一样,如今要老辣好多啊,他们甚至从他脸上都瞧不出他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又是如何看待他们四个的。

    他们四个被单独请到这里来吃饭,他们真的不蠢,自然明白这是为何。

    还不是当年邵天假药案一事啊,虽然他们真不是害死邵天的凶手,但是,邵天为什么会跳楼,假药是导火索。

    这孩子之前就为了这件事找过他们,魏书明甚至都还记得当时是怎么劝他的,说那件事过了那么久了,当时的详细情况,他人老了,过了这么多年,好多细节都不记得了。

    他没想到,当时邵正谦那么小的孩子,竟然会将邵天假药案的细节记得那么清楚,他一直坚信自己的父亲是被冤枉的,他相信父亲的人品。

    他当时还嗤笑,一个人的人品如何,不是他说相信就相信的,要翻案,得有证据。

    他当时信心满满的,毕竟当年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而知道那件事真相的人,现在要么出事,要么就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