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作妖

作者:格子虫 |字数:976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再说了,这件事,他魏书明就是个边缘人物,内部到底是如何操作的,他压根就毫不知情,他只是奉命带人去查邵天的药品公司,查到了假药,就连抓人都不是他。

    但是邵正谦那天说了什么,他说,当年诬陷过他父亲的人,他一个都不放过。

    现在想来,他浑身都开始打哆嗦了。

    邵正谦所说的不放过,他想要干什么?

    以前的邵正谦,他一点都不用怕,也不用担心,他的才能让他高傲成那样,他也不甚在意,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邵正谦这么有手段,竟然能巴上褚驰烈,竟然能跟他成为义父义子的关系。

    那有了褚家的帮助,邵正谦想做什么,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他们现在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么?

    心慌慌的坐下来,魏书明都感觉到自己的腿都颤的慌。

    “正谦啊,你这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真是没想到,你有个邵天那样伟大的父亲,如今还找了褚老做义父,该我们敬你跟褚老才对,老魏,老陈,老毛,来,我们一起敬正谦跟褚老一下。”朱院长端起面前的酒杯招呼着几个同僚。

    四个人一起又敬了褚驰烈跟邵正谦,两人都接受了。

    郑心怡知道这件事,褚驰烈仔仔细细的跟她讲了这件事,她才知道,正谦在外面都经历了些什么。

    是啊,当时褚驰烈隐瞒了邵青的死讯,以为她对邵青忘不了,其实褚驰烈不知道的是,她对邵青只是感恩,并没有爱情。

    但是那个时候,她对褚驰烈也还没有如今这么强烈的爱,所以,她也不想解释给他听,他爱误会就误会去吧。

    褚驰烈跟她挣扎够了,在彻底征服了她之后,就跟她提过要把孩子接回来,但是她很强烈的反对了。

    褚驰烈问她,难过邵青死了,也不把孩子接回来。

    她很肯定的点头,因为她相信,邵青死了,他也会给孩子一个很好的安排。

    邵天是邵青的亲哥哥,自然会对孩子很好的。

    事实证明,确实是如此,哪怕邵天娶了妻,可是邵天会帮正谦找一个最适合给他做妈妈的女人。

    所以,她现在的想法就是,褚驰烈要帮正谦报仇是可以的,但是不需要再告诉正谦,他另外还有父母的事情。

    褚驰烈拗不过她,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她,到了现在,她心里也是明白的。

    况且,正谦都长大了,不需要父母也是可以一个人好好的过日子。

    再说,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有乐乐这样可人的老婆,还有小彬彬那样可爱的孩子,还是别进入褚家这么一个让人添堵的地方。

    看看,褚小艺,正谦都对她那么不喜欢。

    他真要是知道自己是褚家人,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关于正谦替邵天报仇这件事,她觉得,正谦没有错,而且这孩子重情重义,让人感动。

    双方敬完酒,褚老大又来插了一脚,他站起来,魏书明四个人赶紧站起来。

    褚老大笑着说,“你们坐啊。”

    “不敢,不敢,褚先生。您别给我们敬酒,该我们敬您才对。”魏书明赶紧跟个哈巴狗似的说着。

    “哪儿的话,你们到我们孤岛来做客,就是我们的贵客,再说了,你们可是我这个义弟的前辈啊,以后他在你们那边,还得需要你们多多照顾呢。”

    褚老大这官方的话,说的那是杠杠的。

    说的对面四个人简直一身的汗,额头上的汗珠都浸出来了。

    但是人家敬酒,他们不能不喝啊。

    “褚先生,这是当然的,何况,正谦真是人才,谁都想要争抢的香饽饽。”魏书明是头儿,自然这些话都由他来说。

    “那他是不错的,好,我先干了。”褚老大仰头喝了酒。

    四个人又是三杯。

    褚家喝的酒,都是烈性的洋酒,这菜都没吃一口,光喝酒,别说是如此烈性的洋酒了,就是白酒,一连下肚这么多杯,也没几个年轻人受得了。

    更别说是他们这些步入老年的老年人了。

    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老毛,他其实好多年没有喝酒了,应酬的时候,实在是推拒不了,会喝上两杯,但是也没有谁是往死里给人劝酒的。

    这两年,劝酒出了不少事,好多人也收敛些了。

    今儿要是在褚家喝趴下了,褚家人也没有什么损失的。

    “邵医生,我这胃是真不行了,痛的厉害,你帮我看看吧。”老毛痛的满头是汗,他还强忍着去拉邵正谦的手。

    邵正谦淡淡的瞅了一眼,“我这也没带药箱啊,我就是给你看准了,我也没办法啊,我还在放长假度蜜月呢。”

    “炎鹰,带毛主任去找医生吧。”褚老大直接发话了。

    “是。”炎鹰走出门外,叫了两个人进来。

    老毛被带走了,剩下三个,也想走,这要是再来一轮敬酒,他们今儿就真的要喝趴在这里了。

    “那个,褚老啊,我们都不能喝了,其实大家都上了年纪,还是身体要紧,酒这东西是好,可真的不能贪杯。”魏书明对褚驰烈说道。

    他用身体这个理由,无非就是想在座的两位女人,可以劝说下她们的男人,毕竟,在关心男人身体这方面,女人要比男人更上心。

    如果女人发话了,不让喝了,基本上男人还是要听的。

    但是,童欣乐跟郑心怡都不为所动。

    她俩继续聊她们自己的,压根就不上套。

    魏书明焦灼的很,想跟邵正谦求饶,但是眼下这个环境,无法说当年的事情,再说了,当年的事情,他就是一个马前卒,他也是听人办事的啊。

    这些年,他之所以能够步步高升,也是因为自己听话,不听话,也没有他现在这样的位置啊,他兢兢业业,战战兢兢的就是为了熬到退休就好了。

    “魏院长,我阿爸就是喜欢喝酒,他这人啊,还喜欢贪杯呢。”

    褚老大的话,让魏书明三人彻底傻了。

    接下来,自然是没菜吃,只能喝酒。

    毕竟主人都没有招呼吃菜,人家专心致志的敬酒,他们除了接招,要么就只能像老毛那样,喝趴下了,然后被带走。

    人家三人轮流来,褚家人就是这样,他们喜欢主动敬酒,可敬了酒后,他们自己就喝一杯,那些被敬酒的人,为了讨他们的欢心,就得喝三杯。

    这不是褚家的规矩,而是行内的规矩。

    跟褚家人喝酒就是这样的。

    所以,他们必须得遵从,毕竟这都来了褚家的地盘了。

    三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明白,从一开始收到褚家的请柬的那种兴奋,骄傲的感觉,眼下这些令人开心的情绪都没有了,剩下的尽是懊悔与担心。

    最终,一顿晚餐,三人都被灌趴下了。

    三人被抬走了。

    褚驰烈看着邵正谦,两人对视一眼,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褚驰烈跟褚老大走了,因为郑心怡在,童欣乐也就没提这茬。

    一直等到两人回到房间,邵正谦难得请求了她,想要抽一支烟。

    童欣乐找来了烟给他,邵正谦拿了烟就要去阳台,童欣乐伸手拉他,“就在这儿抽吧,不要去阳台了。”

    邵正谦看了眼她,就听她的,坐了下来,将一支烟快速的抽完。

    邵正谦准备开口,童欣乐却抢了先,她拉起他的手,“这四个人,我不知道他们在咱们爸假药案的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今天看了那四个人一脸心虚羞于面对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们不管遭遇了什么都是罪有应得的,所以,喝死他们也是活该,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他们在咱爸假药案的事件里,也没起什么作用,就是给人当了马前卒,只不过,我之前去京城找过魏书明,在他邀请我去京城第一医院的时候,我问过他,他是帮谁办事走到今天这个地位的,他没有说,他这是包庇罪,所以,我就今天报复下他就算了。”

    “嗯,我知道了。”童欣乐点点头,也不想他再去回忆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她知道,那件事过去那么多年,但是留在他心里太久太久了。

    邵正谦将她抱到大腿上来,“童童,来这里,寿宴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主要是为了见这个四个人,用这种方式给他们提个醒,才会让他们方寸大乱。”

    邵正谦继续解释。

    他之前没说,确实是心里愧疚的慌,毕竟,他们的蜜月还没有结束,他就在为复仇而布局了。

    还光明正大的又利用了下褚驰烈。

    他救了褚驰烈一命的情,褚驰烈早就还完给他了,还是加倍奉还的,现在真的是他倒欠他一份情了。

    “我理解,你现在对我不必感到歉意,因为在之前的蜜月,我真的过的很开心,而且,你还让我有机会来见识了下孤岛,这可是孤岛啊,一般人可进不来的。”

    童欣乐兴奋开心的说着。

    邵正谦见她是真的开心兴奋,这心里对她的愧疚才稍微减少了一点点。

    “想不想回去了?”邵正谦问。

    “明天是褚老的生日,于情于理,我们都该跟人说一声生日快乐再走吧?”童欣乐虽然也想走了,毕竟孤岛虽然好,但是她还是感觉有点格格不入。

    “明天其实是他的官方生日,对外公布的,他真正的生日是闰九月三十,这辈子想要再过一次,都是不可能的。”邵正谦突然说道。

    童欣乐:“……”

    还有这样的,那九月三十就是生日嘛。

    她为那些生在闰月的孩纸们,真心感到不公平,有的人,真的就像褚老这样的,出生后,这辈子都不能过第二个农历生日了。

    Z国人好多都喜欢过农历生日。

    “所以,我们不需要特地去说,他们后天也要回京城,他俩习惯了京城的生活,在这里,已经好多东西都不习惯了,比如太吵。”

    “嗯啊,好啊,我们回吧。”童欣乐点点头,答应了。

    邵正谦笑了笑,他想,这次回去后,他的生活必定会再次发生变化的,哪怕不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他相信,当年那藏在背后的人,除非死了,否则,必定是坐不住的。

    只是,他确实蛮佩服那个人的,那么多人为他卖命,还替他保守秘密,他在控制人心这一块,还挺有本事的呢。

    不过,他再有本事去控制人心又如何,褚驰烈三个字,加上义父义子的关系,就是摧毁人心的催化剂。

    他不想浪费时间,打算速战速决,所以才用这种方式。

    哪怕是欠了褚驰烈,如今又欠上褚老大了,他也在所不惜。

    邵天的养育之恩大过天,他被冤枉,还得了那样一个坏名声,让他坐视不理,是不可能的。

    别说过去了这么多年,一切就可以息事宁人的话,在他这里,邵天死了,被这些人,这件事给逼死了,那么,就永远别想息事宁人。

    这账,晚了这么多年,也该结了。

    “嗯,你去洗澡,我去收拾东西。”邵正谦做着安排。

    “你真的认了褚老做义父了?”童欣乐走到厕所门口,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回头问他。

    “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的?”邵正谦反问道。

    童欣乐:“……”

    这么看来,这事就是真的咯。

    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呢?

    “认下了,那以后就得这么叫。”童欣乐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邵正谦点头,就连褚老大都认了他这个义弟,他在扭扭捏捏的,也实在是有点太矫情了些。

    “好,你以后可是多了一个身家背景都雄厚的义父跟义兄,邵正谦大少爷,以后小妞还得指望你多多关照了哈。”童欣乐想逗他开心点。

    今天这四个人,太让人添堵了,喝酒的时候还不怕死的提到了邵天,感觉他们对死者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

    “对了,你大姨妈没有来吧?”邵正谦直接转移了一个超重点的话题。

    他都懒得回应她那开玩笑的话了。

    义父义兄,毕竟是多了一个义字的,他没那么傻,不会真的就把自己当成那么一回事。

    只是利用这个身份,给一些忌惮褚家的人看而已。

    “……你别吓我啊。”童欣乐唬了他一眼。

    不过,这内心里还真是心慌慌的,按理说,二十八号就该来了,上个月是二十六号来的。

    晚两天也挺正常的。

    晚三天的时候都是少之又少的。

    童欣乐故作镇定的去浴室洗澡。

    结果,邵正谦这个乌鸦嘴,她澡刚洗完,她的大姨妈就来了,还来势汹汹的,弄的她刚洗干净的大白腿,一片触目。

    她什么准备都没有,只好敲门叫邵正谦帮忙了。

    邵正谦特别贴心的帮她拿了卫生棉,还帮她把卫生棉贴到了一条崭新的小内内上,给她送了进去。

    童欣乐拿到一条贴了卫生棉的小内内,内心真是甜蜜到要炸掉。

    这人,也真是不忌讳啊。

    翌日。

    因为他们要提前离开孤岛,所以童欣乐起床后,就去了郑心怡的房间,告诉她这件事。

    郑心怡也知道邵正谦办完了他自己的事,自然是要离开的,他们也会走,只不过,他们小两口是回青云市,而他们则是要回京城去的。

    “郑姨。”童欣乐叫她。

    “昨天这正谦叫的都是义父,你们是不是也该改口叫我一声义母更为亲切啊?”郑心怡笑着说。

    “义母。”童欣乐爽快的改口,脸蛋有点微微的红。

    “哎。”郑心怡开心的应着。

    就在两人说的正开心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哇,救命啊,杀人了,强奸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